07:47 am - Friday 01 August 2014

「倡民權,爭平等」的非武裝抗日運動政治家 – 蔣渭水

週五 2012年03月09日, 5: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3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有「台灣孫中山」之稱的蔣渭水不僅是位領導「倡民權,爭平等」的非武裝抗日運動的政治家, 也是一位受歡迎的醫師以及成功的商人(經營春風得意樓)。但他卻非豪門子弟,年少時當過乩童,也在宜蘭市政府做過工友。二十一歲(一九零九年)考入台北醫 學院,從此不僅接受了現代教育, 也產生了「政治熱」。

活躍於日治時代臺灣民族社會運動中的蔣渭水,是具備知識與行動力的先行者。伴隨著戰後臺灣民主化、自由化的軌跡,其人其事也逐漸地被臺灣人所認識、瞭解,成為我們共同的記憶與文化資產。

蔣渭水不僅具備傳統漢學與現代知識的雙重學養,在臺灣文化協會、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與臺灣民眾黨中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蔣渭水個人對於左翼社會主義路線與右翼民族路線之間的思索與轉換,不僅顯示出其認知與意識型態上的複雜性,更為探索當時臺灣知識份子知識涵養與政治選擇的範疇上,具備著指標性的意涵。

本研討會嘗試從蔣渭水與臺灣社會運動與農民運動的發展、文學著述與翻譯作品等範疇進行探究,希望透過從蔣渭水個人生平的各個面向,一步步地逐漸瞭解、認識日治時期臺灣知識份子的生命圖像。

http://140.119.61.161/jiang/subject.php

蔣渭水 出生在一八九一年二月八日,一九三一年八月五日亡,字雪谷,宜蘭人,父鴻章,以相命為業,所以幼時曾任乩童,但發覺乩童之工作並未替神傳達旨意, 反而誤導來求神開導的人,因此對神明永不回頭,以後對迷信、惡習更是抨擊。 兄來福以拳技聞名,弟渭川。十歲受業於宜蘭宿儒張鏡光,十七歲入宜蘭公學校 (小學),只讀了三年即考入台北醫學校,一九一八年此校改稱為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為台大醫學院之前身。在校期間接受了現代醫學教育,同時也產生了「政治 熱」,在學時領導校內外學生從事一些充滿民族意識的反抗行為,在異族統治下此種行為是具有勇氣並受到同學的愛戴,曾因毆打日人而被禁足兩星期;也曾在艋舺 舉行學生大會,與和尚洲水湳庄舉行柑園會議,痛斥日本當局的壓迫,並鼓吹民主革命。一九一一年身為醫生的孫中山先生所領導的辛亥革命成功,消息傳來使得當 時集全島優秀青年於一爐的醫校學生洋溢著民族意識,學生之中又以蔣渭水表現得最為熱烈。一九一五年以總平均第二名的成績畢業。次年他在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 開設「大安醫院」(為今之延平北路義美食品)。設立醫院所得的一切,完全奉獻出來從事台灣人的民族自救運動與文化運動。 對台灣民族自決思想及反帝反殖民地的台灣民族解放目標十分強烈,時常邀集醫學專門學校及台北師範學校等校之學生到他的醫院討論有關台灣目前的殖民地受苦情 形,以及為追求解放的進行方法。在學期間常著文痛批日本暴政,又曾密派同志翁俊明和杜聰明,組暗殺團赴北京擬刺袁世凱。其方法是以培養的病原細菌,投入僅 由達官所能享用的自來水水源中,但未能成功。

蔣渭水一九二○年成立文化公司,多次參加議會請願運動,成立台灣文化協會,治警事件入獄,在一九二七年成立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政黨「台灣民眾黨」,組織台 灣工友會總聯盟等多項為台灣人無條件的獻出。在入獄後由熱心的民主運動者變成了一位革命鬥士。以「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的口號來解除內部的紛爭,免得 讓統治者漁翁得利。

台灣的蔣渭水、菲律賓的黎剎、印度的甘地、中國的孫中山是近代亞洲最傑出的革命家,其中蔣渭水與甘地較相似,皆主張和平的民主革命,以無私的奉獻從事政治運動。

徹底的特質和不妥協的精神

他是具有最純潔的理想主義精神者,一生受日人拘捕、囚禁十餘次,也都沒有改變其為台灣奮鬥努力的立場,也就是一生具有「徹底的特質和不妥協的精神」,不妥 協可說是敵我分明,無中間地帶,也就是造成政治家與政客的分水嶺。這句原本是蔣渭水對蔡惠如的讚譽,後來大家認為最具有「徹底的特質和不妥協的精神」就是 他本人,所謂「徹底的特質和不妥協的精神」在此說明漢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即是妥協的原動力,舉例如言之,林獻堂在一九三○年接受總督府評議會的評議委員,這 就是妥協,又如蔡培火在交涉過程中與總督府小林保安課長變成好朋友,這也是妥協及無徹底的特質。在金錢方面,他將大安醫院的收入全部投入社會運動,大安醫 院也變成當時同志的集合所、食堂、旅社。眾所周知他是台灣工友總聯盟的「產婆」但在各種場合,他卻不以領袖自居,在拍照時也從不坐在中間位置,在各種運動 上,他都站在最前線上,表現最積極,且為實際的中心人物,但卻處處避免以「英雄」、「領袖」自居,蔣渭水這種無「頭目思想」、無「領袖慾」、無「英雄主 義」的做法與修養,使他成為公認的領袖。他受到全體台灣人的激賞,被尊稱為「台灣人的救主」。

蔣渭水的本土運動 : 由於與生俱來的鄉土感情,對鄉土所受歧視與壓迫的不滿,以及期待鄉土改革與進步的殷切,蔣渭水不僅毅然決定拋棄世俗生活,致力於喚醒島人的工作,為台灣政 治社會運動鞠躬盡瘁。從一九二一年蔣渭水響應議會請願運動後,漸漸成為一個本土運動者,當時所謂的本土運動,是指以民眾為基礎,以台灣為基地所從事的抗日 運動而言,他的背景、個性、職業、認知以及客觀情勢發展的需,終使蔣渭水成為本土運動的擎天柱。蔣渭水所領導的民眾黨也成為本土運動的主要團體。本土運動 不僅要如文化協會的啟蒙民眾、喚醒民眾外,尚有組織民眾、訓練民眾,其所做的不僅如議會請願運動、文化協會等所曾做的更加深入而擴大,並對島內外的大事提 出具體批判與主張。其最終目標是為台灣人全體在政治的、經濟的、社會的解放。就其主張、關係及本質而論,它是一種徹底而不受隸屬的民族運動,所以本土運 動,亦即是台灣人的民族運動。蔣渭水他是台灣民族運動、台灣本土運動的推動者,也是這運動的犧牲者。

蔣渭水終其一生,以漢民族的血統為榮,但更以做一個「台灣人」而自豪,他從未說過他是「中國人」,這點是他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相同的地方(她說她是菲律賓人,但以擁有華裔血統而自豪。)新加坡李光耀亦同。

總督府當局對台灣政治社會運動的「第一指導者」- 蔣渭水,他俱有能「煽動民族反感」的強烈民族運動者,視為眼中釘,便利用分化與孤立來對付,平日派有二名特務坐鎮文化書局監視;到民眾黨被禁止後增派四名 特務;到蔣渭水的大眾葬時更派出八十名警吏。

蔣渭水在一九二一年春天經由林瑞騰先生的介紹在宴席中認識了年長他十歲的林獻堂先生。席中得知林獻堂將要上京(東京)替台灣人謀福利。次日蔣渭水就特地到林獻堂所居住的太陽堂向他表示敬意。
一九二○年七月在東京的「台灣青年」刊物出版後的四個月,亦即在十一月蔣渭水在台北設立了「文化公司」,他認為有第一流文化的民族,才能創建第一流的國家,這就是設立文化公司的基本原因,該公司從事戰後的思想、文化研究、推廣海外的新聞、雜誌、書籍的閱讀,讓社會群眾尤其是知識份子了解及研究世界上的民族解放問題。進一步他更為積極的邀請李應章、吳海水、何禮棟(以上負責醫學專門學校),及謝春木(即謝南光)、盧丙丁、蔡朴生(以上負責師範學校)為推銷員,廣泛的向在學的學生推銷閱讀「台灣青年」等。這就是「文化公司」所進行的知識份子啟蒙工作,也就是在十一個月後所成立「台灣文化協會」前的暖身活動。
文化公司成立後的第二個月(一九二一年一月)在東京的台灣人向日本國會發起第一次「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消息傳來對蔣渭水等在島內的進步份子受到了無比的鼓舞。因而要創立一個島內的民族運動及啟蒙運動的核心組織,於是計劃成立「台灣文化協會」。
到了七月蔣渭水將文化公司進一步醞釀組織文化運動團體的意願向台灣議會設置請願的龍頭林獻堂提出,並獲得贊同。如此就展開了一項史無前例波瀾壯闊民族解放運動的「台灣文化協會」。以自己的大安醫院為籌備處,邀請吳海水(醫專學生)、林麗明(彰化人,台北紅十字醫院醫師)、李應章(醫師請參閱p176)、林瑞西(醫師)、林仲樹(東京留學生,返台後就職電力會社)等同志一同起草創辦計劃書(趣意書)、大會宣言及會則。
在趣意書中提到 「…想及台灣的前途,實不堪寒心。我們於此大有所感,乃糾合同志組織台灣文化協會,以謀提高台灣文化。…」。 蔣渭水也在「五個年中的我」中提及「…台灣人有媒介日華親善…招來世界和平…握著世界和平的第一關…我們負有這麼大的使命,本會就是要造就遂行這使命的人才而設的。然而現時的台灣人病了,這個病不癒,則是沒有人才可造的,所以本會目前,不得不先著手醫治這病根,我診斷得台灣人所患的病,是智識的營養不良症,除非服下智識的營養品,是萬萬不能治癒的,文化運動是對這病唯一的原因療法,文化協會就是專門講究並施行原因療法的機關。」

在二○年代的台灣人抗日解放運動,充滿各種意識形態,有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到自由主義。但台灣人的民族意識有相當的紛歧,雖經日人統治數十年但原屬於漢民族的意識牢不可破,因而視中國為祖國的感情,也不易拭清。又目見台灣統治進步,經濟發展,而所景慕的祖國卻內爭、戰亂不已,故在日人統治之下暫行享樂。但在台灣文化協會設立後促使民眾將他們潛在的民族意識覺醒過來,對革命也有所期待,使民心大大的轉向。文化協會經常宣揚「…我們應喚起漢民族的民族自覺,把台灣作為我們的台灣,自行統治,團結一致,排除屈辱站起來。…」

台灣文化協會成立大會在一九二一年十月十七日,特別選定由將會較少受到日警干擾西方人開設的天主教台北雙連靜修女學校舉行。到會者有醫學專門學校、師範學校、商工學校、工業學校等學生及島內知識份子共三百餘人。大會進行順利當場推舉霧峰林獻堂為總理,蔣渭水為專務理事,又有理事四十一人,評議員四十四人,並設本部於台北。這是第一個島內台灣人非武裝抗日民族運動的結社團體。
文化協會會員從當初就以各階層的台灣人來參加。包括農民、勞動者、學生、上班族、醫師、律師、地主、資產家,甚至有不少的御用紳士也參加在內,均為同一目標而築成統一戰線。創立大會時全員總數有一千○二十二人,其中,醫專學生四十九人,中央研究所農業部學生(後來的高等農林學生)三十人,台北師範學生一百三十六人,台北工業學生三人,台中商業學生六十六人,這些學生積極份子都在會中起了骨幹作用。其中積極份子有:
台北 蔣渭水 王敏川 蔡式穀 連溫卿 石煥長 鄭明祿 謝春木 高兩貴 黃細娥 周桃源 陳增全 許天送 鄭耀東 蘇璧輝 劉蘭亭 邱德金 陳世煌 王萬得 莊孟侯
新竹 林冬桂 黃運元 楊良 戴雙喜 曾圭角 吳廷輝
台中 林獻堂 林幼春 蔡惠如 李應章 洪元煌 林篤勳 賴和 許嘉種 林資彬 鄭松筠 蔡年亨 林伯廷 黃呈聰 林糊 黃周 林碧梧 張信義 吳石麟 林梅堂 林子瑾 林水來 林麗明 陳英方 吳鬧寅 莊海兒 吳清波 黃鴻源 王傑夫 林根生 施至善 林伯棟 陳朔方 蔡炳曜 蔡江松 蔡梅溪 陳滿盈 謝廉清 蔡先於 謝文達 葉清耀 林階堂
台南 蔡培火 陳逢源 韓石泉 黃金火 王受祿 林茂生 簡仁南 陳瑞明 劉子恩 劉青雲 江萬里 劉虎 王章麟 吳三連
高雄 吳海水 楊振福 洪石柱 劉歲和 石錫勛
東京 林呈祿 楊肇嘉 等

蔣渭水在一九二五年元旦向民眾大力推銷台灣民報,他說「從這維新的元旦起,大家都要來購讀台灣民報!因為台灣民報是台灣人的民報,是台灣三百六十萬同胞公有底唯一言論機關,是台灣人的靈魂,是台灣人思想的先導,是維新的工具,是自覺覺人的利劑。所以要盼望成為台灣人的,一人就要有一本。這不但是開你智識、廣你見聞,也是盡為台灣人的一份子任務。…希望人人在這維新新元旦的時候,去加入文化協會。這文化協會是提攜台灣要到那極自由、極平等、極文明底地位去的工作。文化協會不是文化協會人的文化協會,乃是台灣人的文化協會。所以若是台灣人,就有加入文化協會的必要,而文化協會,所要做的文化事業很多很多: 如設文化講座、開立圖書館和私立學校…希望各地方的同胞,急起設立讀報社,這讀報社,於啟發地方民智上,具有很大的效力的。而且組織的手續也簡單,而經費又省,創立是很容易,對於官廳,並不用著什麼手續,各地方若有多少的有志同胞,就會辦得起來。」

  愛情之所以為愛情,是因它必然伴隨著痛苦與煎熬,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沒有任何一個女人願意與她人共事一夫。然而在以男性為中心的家庭結構裡,男性必須負擔所有的家計,士大人官宦之輩必須遊宦四方,商人更得常年在外奔波營生,基於生理需求及身在異鄉的情感寄託,納妾便成了社會允許的行為。

  數千年來,男人納妾是很正常的,父母替他挑選大太太,也就是元配,至於他可以自己物色小太太,也就是妾。元配夫人不能反對丈夫取小太太,否則就是犯了「七出」裡的善妒反妾之罪;若是元配沒有辦法生下兒子,也是犯了「七出」,還得主動替丈夫尋找適合的小老婆,來完成傳宗接代的使命。

  納妾雖是社會允許的行為,但以「妾」的名義進入夫家的女性,在食、衣、住、行各方面卻有著種種的限制,不可能與正室相提並論,對自己所生的孩子也沒有實質的教養權。她們的社會地位不高,永遠只能以附屬的身分,出現在丈夫的身邊……她們在夫家的地位,猶如次等的女性。

3063妾身不畏革命-阿甜與蔣渭水
  然而有一位侍妾出身的女子,卻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不是運氣,更不是偶然,無寧是她的智慧、才華、與寬敞的胸襟所致。在1920年代後期至1930年代初期的台灣民族運動中,出身醫生的蔣渭水是屬一數二的人物。他設立了推行文化運動的「台灣文化協會」,創辦了「台灣民眾黨」,在政治運動的場域裡非常活躍,深受眾人愛戴,被後人稱為「台灣的甘地」。在蔣渭水為了革命大業四處奔走之際,身邊總有著一個嬌小的身影如影隨行,人人稱這位叫阿甜的女子為「蔣夫人」。其實蔣渭水的元配姓石,而這位本名陳精文的柔美女子,是蔣渭水的姨太太。

  在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裡,蔣渭水全力投身為台灣人爭取權益的革命事業,陳精文始終隨侍在側,而且不只扮演「成功男人背後那個默默支持的女人」。她除了替蔣渭水分憂解勞,必要時也會挺身而出,若是抗日革命同志有人被捕入獄,陳精文會主動出面探監幫忙,打點一切,只可惜歷史上有關她的記載非常少,我們只能從少數的文獻當中,略為拼湊出她的身影。

  1923年,蔣渭水因發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積極成立「台灣議會期成同盟」,不見容於台灣總督府,被判了四個月的徒刑。在服刑期間,陳精文曾寫信給蔣渭水道:「早起接到你的信一封,事事都知道了,你以外十三人的內外衣,已經寄去了,請你免介意。我要與你面會,不知道警官怎樣呢?你在內的時,是靜養的好機會,保守自己的身軀,以外的事,請暫放心,這是我所希望的,你請,我親手寫的。阿甜。」據說蔣渭水在看了這封信後,久久不能自已,一再拿出來反覆閱讀,可見他對陳精文的思念之情。

  1931年蔣渭水積勞成疾,因病去世後,年僅三十二歲的陳精文也遁入空門,歸隱台北慈雲寺,度過了平靜的下半生。蔣渭水逝世時,曾有人問年紀輕輕的陳精文為什麼不改嫁?陳精文只是淡淡地回答道:「如果有人比渭水更偉大,我就嫁給他!」由此可以看出她對蔣渭水的用情之深。

文 陳昭如 / 圖 蔣朝根提供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Loading ...
  • 103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