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 pm - Saturday 25 October 2014

反服貿 學術界當領頭羊

週三 2013年08月28日, 6:2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4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0828182124學界篇》經濟面利益奉送,政治面偷偷摸摸
鄭秀玲原只是好奇而進行分析,沒想到服貿造成的產業衝擊太大,只好站上第一線;

決策過程保密到家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讓學術界吹起反對聲浪。
由於服務貿易協議橫跨六十四個產業別,因此不僅經濟學界跳出來反對,資訊、人文社會科別的學者也紛紛表達反對立場。由學術界發起的反服貿連署,三天內破萬人響應。

研究之後才知事情大條

串起這群學者的核心人物,就是在服貿協議簽署前一天發文呼籲暫緩簽署的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我其實是先看到郝明義發出的聲明,才開始注意這件事。」率先跳出來向政府下戰帖的台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說,因為看到郝明義的憂慮,身為經濟學者的鄭秀玲,好奇這項協議到底對於產業有什麼衝擊,因此邀集研究生開始進行分析。
原本是無心插柳,沒想到研究結果相當驚人,開放的六十四個產業別涵蓋千種營業項目,加上簽約條文中,台灣幾乎全面開放不設限,衝擊之大讓鄭秀玲驚呼,「怎麼簽了這種協議!」也因為害怕台灣各行各業在開放後受到傷害,鄭秀玲才會站上第一線。
除了經濟學者擔心服貿協議對產業的衝擊,整個簽署過程嚴重違反民主程序,也讓其他領域學者感到憤怒。
這次同樣站出來反對服貿協議的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說,看到服貿協議簽署過程根本是個大黑箱,因此相當氣憤。「郝明義聯絡上鄭秀玲後,鄭秀玲又打給我。由於我們之前在『反媒體壟斷』運動中相識,彼此有很深的互信基礎和合作默契,她打給我之後,我們三個就這麼兜在一塊了。」

不說清楚,政府只暗箭傷人

「我最受不了的是服貿協議中違反民主程序那部分,馬政府一再強調事前要保密,事後又要大家全盤接受,任何一個有民主素養的人都會覺得荒謬至極。」黃國昌氣憤表示,之後又看到媒體強調應該比照美國的《TPA法案》(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 TPA)設定授權期限、限期包裹表決,因此立法院得要趕緊通過服貿協議,更讓他怒不可遏。
「《TPA法案》雖然有限期通過的規定,但是它也同樣規範了事前的溝通協商程序,要求必須與產業界、國會溝通,要做到這些才能有後面的限期通過。」也因為對於這樣誤導性言論相當憤怒,黃國昌立即寫了一份聲明,讓鄭秀玲在七月二十五日的服貿論壇上發表。
在那之後,因為鄭秀玲站上第一線,導致她成為政府攻擊的目標,黃國昌忿忿不平的說,「那時她也打給我,問我該怎麼辦。我告訴她『沒怎麼辦,就是請政府公開出來說清楚』。」
可惜的是,政府高層不願與學者公開辯論,對此黃國昌也痛批,「政府面對學者良心的建議如此汙衊,甚至只願意躲起來發新聞稿回應,我也受不了了!」
「之後郝明義打算辭掉國策顧問,前一天他打給我,我們談了很久,討論辭不辭職能帶來怎樣的效果。」黃國昌說,辭職前,郝明義也先將辭職信寄給他,「看完之後我是又激動又感動。後來我建議他在立法院公聽會當天宣布辭職,他也接受了。」宣布辭職後,郝明義帶著行李直奔機場回到美國。
不過即使回到美國,郝明義仍掛心反服貿協議的進展,「我大概每兩、三天就會接到他的電話,詢問相關進度。前陣子龍應台說服貿協議未開放出版業,因此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談出版業的政策。郝明義看到報導後氣得打來痛批『龍應台怎麼變這樣』。」
除了學者,不少組織也參與了反對服貿協議的行列。例如七月十七日成立的「反對黑箱服貿協議」粉絲頁中,便聚集了許多關心網路言論資訊與資訊公開透明的人。而這些人的加入,也得從郝明義說起。

透過網路讓更多人瞭解

「推動網路中立性立法」發起人楊孝先說,由於之前曾和郝明義合作推動「希望地圖」而有了交情,因此這次服貿協議一事,郝明義也寫信向他徵詢意見,試圖在網路上做些努力。
「後來我介紹郝明義一個以推動資訊透明為主的網路社群──『零時政府』,雙方便開始針對服貿協議議題進行討論,並且成立『反對黑箱服貿協議』粉絲頁。」同時針對個別產業的問題,製作較淺顯易懂的投影片,讓社會大眾更瞭解服貿協議的危機。
從「對出版業的憂心」,一直到反服貿協議的跨學者、組織串連,一切都可以從郝明義的〈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說起。目前鄭秀玲已開始一系列座談,邀請更多不同領域的學者參與討論,讓民眾瞭解服貿協議的危機。只是當反服貿協議漸漸成為社會共識後,馬政府還要霸王硬上弓嗎?●

新新聞
2013-08-28 14:42 新新聞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Loading...
  • 74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