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4 am - Wednesday 05 August 2020

台湾英靈 潘木枝◎台湾氫年

週六 2014年02月22日, 5:5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37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February 28,2013 11:32

潘木枝先生 台灣醫師,嘉義人。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今東京醫科大學)畢業。
取得醫師資格,先在東京仕事,後回到故里台灣台南州嘉義市開設民營「向生醫院」。
性情慈善仁厚,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潘醫生都免費治病,深受群眾愛戴。
1946年以嘉義市東區最高票當選嘉義市議會參議員(東區第二高票是許世賢醫師)。
二二八事件時,擔任地方代表,旋即遭到軍方禁錮,25日沒有經過公開審判,遭槍殺於嘉義火車站前,同時被殺的還有畫家陳澄波等多人。
受過日本近代化法治社會薰陶出來的台灣人如仁心仁術的潘木枝先輩,對於不經公開審判竟可槍決人犯的惡行,在臨死前終於看清中國國民黨的本質….

嘉義市人,畢業於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之後在東京長谷川內科醫院實習,歷時3年。1935年返台,在嘉義市開業,主持「向生醫院」。

終戰後,1946年嘉義市參議會成立,潘木枝當選市參議員,他參加東門區的競選,以最高票當選(次高票是許世閒),競選期間,沒有積極活動,反而在醫院為患者看病,而且還為另一位候選人林文樹助選,結果兩人雙雙當選。

228事件中,代表嘉義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與陳復志等共12人,前往嘉義水上機場要塞與被困在該處的國府軍談判,因而被拘捕,於3月25日與其他和平談判代表一同被綁赴嘉義市火車站前(現在台汽客運嘉義站的地方)槍斃示眾。

一位在嘉義市開設電器行的洪老先生,在接受訪問時,談到潘木枝,說:潘木枝做人真好,對貧苦的患者常常義診,他常常說:『患者將生命交給我,我一定要全心全力為他治療好,不可太重金錢,對貧苦的患者不重視。』他很看重少年人、228事件發生時,有很多嘉中、嘉農的學生要去攻佔機場,他知道這個消息,就要趕過去阻擋,勸他們不要太莽撞,不然犧牲是沒有價值的,他說:『為了和平,不願看到任何一方使用暴力。』可惜那些學生在途中就被軍隊用機槍射死在南門噴水池了。他為了這件事,難過了很久」。

曾經在嘉義地區擔任牧師的黃武東,在其回憶錄中,有一段對潘木枝的回憶,引述如下:
「赴機場的代表中,以副議長潘木枝(按:潘不是副議長,副議長是林文樹)說話最多被帶回嘉義監禁時,他還天真的以為會經過法院公判,還說將在公判時討回公道。直到槍殺的前一天,一名守衛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寫字告訴他,明日即將行刑,請他把遺言寫在香菸盒上,他願意轉達其夫人。潘木枝才知道事態嚴重……」。

受過日本近代化法治社會薰陶出來的台灣人如潘木枝,對於不經公開審判竟可槍決人犯的中國政治,似乎只有在臨死前才看清….

潘木枝留妻遺書:(以香蕉菸包裝紙反面書寫)

「素霞賢妻如面:余已絕望矣!謹書此為最後遺言,望賢妻自重自強。

一、潘木枝家全賴賢妻一人,賢妻要自保身體,切不可過悲。二、吾母老矣,望汝孝養。三、子女切要撫養,使其成人,木枝是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四、余一生使賢妻苦痛多矣,望賢妻恕我,我每日每夜仍在汝身邊,保佑汝們。五、家門要自重,切不可自暴自棄,再祈保重身體。夫 潘木枝遺」

行刑前,潘木枝已被拷打負傷非常嚴重,但他還是維持了台灣人最後的尊嚴。
這是在中國國民黨的野蠻暴政下,「沒有國家」的台灣人的悲哀~~
潘木枝死後,屍體一直暴露在槍決地點。隔了一夜,他腳上所穿的皮鞋竟然不翼而非,被看守現場的支那鴨山兵偷走。

受到他照顧的朋友和親戚,知道潘木枝被槍決,都紛紛拈香來祭拜他,當時香非常稀少,祭拜他的人只好一個接著一個,用別人拜過的香來祭拜,有些人用到香火已盡,還在用香根祭拜……。潘木枝有7個兒子,其中次子潘英哲,事件中躲在阿里山,也被支那國民黨殘殺。(摘錄自李筱峰,1990,《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千の風になって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眠ってなんかいません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秋には光になって 畑にふりそそぐ
冬はダイヤのように きらめく雪になる
朝は鳥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目覚めさせる
夜は星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見守る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死んでなんかいません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37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