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 pm - Wednesday 14 April 2021

高雄市府預算大砍的背後:小刀出鞘?◎新一

週四 2014年02月27日, 5: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1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兩個禮拜前,高雄市泛藍議員,只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沒有經過理性的實質討論程序,便大砍市府2014年的57億歲入,以及2.8億的活動經費。議員看緊市府預算本是該盡職責義務,但此次泛藍議員的非理性統刪動作,卻讓人高度懷疑,此舉是否是金小刀選舉歸位後的第一刀。


圖說:高雄市議會國民黨議員,狂刪市府57億歲入,以及2.8億活動經費,很不尋常(取自東森新聞)。

事實上,此次高雄市府預算大砍的事件,遠非議員監督預算的理性作為(註一),同時更可能進一步傷害馬邦伯無能惡治下的國民黨議員的低迷選情,但為何高雄市 國民黨議員依舊如此蠻幹呢?除非,此舉蠻幹有助於國民黨市議員選情的整體拉抬,否則相當難解釋此些喜好在街頭掛出布條看板說,某某建設與預算的功勞是自己 爭取的地方政治人物,怎麼會大砍預算支出,而得罪預算將落實之處的選民呢?!換言之,看似失分的戰術,理當包藏著戰略縱深的佈局,否則怎能解釋議員在選舉 年大砍預算而得罪選民之舉措呢?!

此次,高雄市府預算統刪57億歲入,以及2.8億的活動經費,比起台北市刪減14億、新北市刪減41億、台中市刪減3.5億、台南市刪減0.14億的情形,實是異常,並透露出濃烈的金小刀氣味。

金小刀的先發制人?

金小刀的專業是政治傳播,政治傳播中有一重頭戲即是「議程設定」(agenda-setting),因為,掌握「議程設定」即握有先發制人的「軟權力」 (soft power)。通常,政治學或公共行政專業談論議程設定時,在意的是影響議程設定的因素,傳播學者則著重媒體本身的議程與公共議程之間的互動,亦即媒體與 民意形成之間的關係。


圖說:金小刀是馬邦伯政權中最神秘的操盤手?(取自T台)。

因此,金小刀的政治傳播專業,擅於利用媒體創造出看似強烈的民意,以掌握話語設定與議題討論權,並回過頭來以議題話語的陷阱,讓對手深陷其間不可自拔。一 旦政治對手陷入,民眾透由媒體見到急於撇清或解釋不清而滿頭大汗之時,一方面可增加民意負評,更可讓民眾忘卻晾在一旁的政客,可能是更無能或更為惡質。譬 如,2010年的高雄縣市合併後的第一次市長選舉,陳菊便深陷凡那比颱風肆虐時,到底陳菊小盹了幾分鐘的腦殘爭議之中而疲於解釋。

合理懷疑,為了轉移馬英九執政失敗而淪為攻擊焦點,必須採取「先下手為強」(pre-emptive strike)的手段,以扯後腿的方式讓競爭對手跌倒,並透由媒體進行「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亦即掌握要討論哪一項議題的權力。 一旦當高雄市議會國民黨議員以攸關高雄市發展的預算開刀時,「高雄市的預算與財政」問題,便成了被討論與關注的議題。此時,高雄市政府便可被擠上舞台,讓 無能惡治的馬邦伯不再是唯一舞台上的主角,藉此轉移或緩解該為執政不力而提出解釋說法的馬邦伯與國民黨政權。更何況,不針對具體預算項目進行刪除的「歲入 統刪」,讓市政府必須承擔具體「歲出預算」刪除或減額之責,破壞民主問責政治(accountability)。

金小刀的斬首策略?

再者,一旦政治檢討與討論的主角從為馬英九的無能惡治,轉移至高雄市政府或預算問題之後,藍大於綠的台灣媒體,以及恰巧安插進電視談話性節目的馬金兩大愛 將—羅智強與鄭麗文,讓媒體透由看似客觀中立的政治討論,進行政治圍剿與污衊。因此,高雄市財政的高負債問題,絕對在接下來的日子中成為藍營名嘴「討論」 的議題。畢竟,預算跟財政是專業性強的議題,一般閱聽受眾難以輕易辨明是非;因此,可預見的,隨著2014年度市府可支使預算的窘迫,勢必讓高雄市政府在 今年陷入預算跟財政缺口的侷促之中(註二)。屆時,藍營名嘴或媒體將在電視上煞有介事的討論預算財政,並在評論過程中偷渡各項政治污衊,一舉讓高雄市政府 深陷解釋不完的困境之中,國民黨將輕易坐收漁利。

復次,選取高雄為主攻對象,有其政治算計。首先,高雄市長期以來的財政負債問題,將是最佳突破口;同時,高雄市是全台灣城市中蛻變幅度最大者,城市行銷的 成績斐然突出,幾乎全國都知道高雄市的改觀,因此若能讓高雄市的蛻變印象蒙塵,則連帶會讓其它綠營縣市的執政也將受到質疑。

高雄市是綠營執政最主要的龍頭縣市,金小刀採取直搗黃龍的斬首策略,讓黨派屬性不強的中間選民對民進黨產生遲疑,則金小刀的選舉奧步將告功成。事實上,民 進黨高雄市黨部主委王聖仁,早在馬英九金小刀系統的陳美雅、陳麗娜、黃柏霖、李雅靜等議員刻意延宕預算審查時,即曾對外發出警告指稱,金小刀早已出鞘,選 取高雄進行政治佈局與圖謀。

金小刀對台灣的重傷害?!

姑不論,金小刀是否是高雄預算非理性亂刪事件的主謀,此種寧願玩死高雄都要贏得選舉的變態,如同鄧小平「出兵摧毀香港繁榮都要收回香港」的態度一般,是讓 台灣「政治競爭」不往優質方向去,而是往墮落奔去的主要推手。此外,金小刀跟馬邦伯這二人組對台灣最沈重的傷害,乃是其特殊的「屎糞危機處理」手法。正常 人身上沾糞之後,是快速清潔身上的糞,但小刀式卻採取逆向思考的方式:在別人身上抹糞,讓大家身上都有糞。然後,媒體進行看似客觀中立的藍綠身上糞便報導 檢驗時,「藍綠都一樣」、「政治很骯髒」的印象,便可深植腦海人心。

於是,一旦「藍綠都一樣」的印象塑造時,國民黨便可穩佔上風,畢竟黨產與基本盤(地方派系、軍公教、鐵票)皆已事先囊括,在握的勝券只在一步之遙。這是為 何明明洪仲丘案是國防「布」搞鬼,而執政的是馬邦伯,且國防部又是國民黨性最深藍之地,但1985還是要倒掛「藍綠一體」的旗幟;這是為何,明明教育部史 觀微調向中國看齊,但高雄市某個監督市政的公民團體還必須說:「教育成為政治犧牲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民進黨今天不用見獵心喜,因為阿扁時代也做過一樣的 事情。」似乎這種把藍綠各打五十大版的自我標榜之後,自身便客觀跟中立了。阿扁時代的課綱調整,只是把中國為本位的課綱,逐步正常化到以台灣為主體,調整 幅度嚴重不足已經很可悲了,但公民團體竟發此言,足見台灣民間團體有多麼「奧高尚」跟「假掰」。是故,「藍綠皆爛」的緊箍咒摧念之下,縱使藍的使性惡搞, 綠的也佔不了多大便宜的主因。

政治被污名化之後,誘使了年輕人本質性地遠離政治與厭惡政治,也讓民間團體陷入自身關注的議題總排不進政治議程中的困擾中,並深為所苦。因此,政治首先是 學會區辨爛蘋果與毒蘋果,然後從扮演好選民角色,並在投票過程中利用爛蘋果淘汰毒蘋果。最後,如果深覺「藍綠都爛」,更應帶著捨我其誰的心情,討論政治、 參與政治、投入政治,並重新定義和奪回政治(註三)。但此種自然、簡單且健康的正常思維,在台灣竟然還要大費唇舌說明,可見台灣的「去政治化」荼毒,有多 嚴重。


圖說:許崑源以「不爽,多選幾席」的鴨霸回嗆,在網路上流傳甚廣。台灣地方政治人物的低劣水平,是台灣民主深化最大的障礙之一,卻也最被忽視的(三立新聞)。

是故,金小刀式的逆向「屎糞危機處理」,讓政治成為本質性很骯髒的東西,藍綠都一樣爛之時,馬邦伯在媒體包裝下的乖寶寶與好學生形象,亦就順理成了污濁政 治年代中的最佳託付者了,並讓台灣陷入深沈的主權、民主與社會三大崩壞之中,不可自拔。崩壞不可怕,可怕的是,冷感與冷漠;而這種「屎糞危機處理」的操 作,造成的社會效果即是政治冷感與冷漠的蔓延,而這正是金小刀之流的政治傳播與媒體操作,給台灣社會最大的沈重的傷害啊?!

※ 註一:〈2014大選的「底特律幻影」〉的文章,即對高雄財政問題進行詳細的剖析與具說服力的闡釋(連結

※ 註二:市府總預算雖 有1326億之譜,但其中法律詳定的法定支出即高達1122億元(經常門部份,公務人員的人事支出(含退撫)、中低收入戶補助等社福支出,還有各種「專款 專用」的中央補助與回饋金,加起來就達1021億元;而資本門部份,中央補助與回饋金配合款達92億元、災害準備金9億元…以上加總,法定支出超過 1122億元);換言之,真正市府可支用的預算,只有204億元,其中資本支出餘124億元。不計入已砍的2.8億活動經費(在經常門),國民黨團所砍的 54億,就佔這124億元的44%,逼近一半!2014年高雄市的發展,怎麼可能有所作為呢?

※ 註三:可參見筆者〈打破「越崩壞,越保守」的循環:奪回政治吧!!〉一文。

新一 Feb 27, 2014
新一
目前是教育工作者,曾經幹過記者、教過書、作過研究,喜歡田野調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1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