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am - Wednesday 26 June 2019

228潘木枝醫師受難故事「多桑的百合花」音樂劇首演◎林冠妙

週六 2014年03月01日, 4:1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0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28潘木枝醫師受難故事「多桑的百合花」音樂劇首演


歐陽文畫作:「血染車站廣場」,描繪他在嘉義車站親眼目睹陳澄波等人被公開槍決的情景。

年復一年的228紀念儀式,從去年的「共生音樂節」開始有了新的記憶方式,一群來自台大「濁水溪社」、政大「野火社」、陽明「有意思社」、師大「台文所」等學生社團,在228關懷總會理事長陳儀深的指導下,自行討論、籌備了兩屆的「共生音樂節」,以「音樂」等藝術展演的形式紀念228,以「共生」期許未來。

「2014共生音樂節-毋通袂記:1947島國的傷痕」,228下午在自由廣場舉行,今年特地舉辦了228紀念短劇的劇本甄選比賽,在7點的晚會首演得獎作品,嘉義228受難者潘木枝醫師的故事-「多桑的百合花」。

多桑的百合花香 好刺鼻

潘木枝,1902年出生,日本東京醫專畢業,在嘉義市開設「向生醫院」,1946年以最高票當選市參議員,擔任副議長。1947年228屠殺事件中,本來沒有在「嘉義市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的談判代表名單上,後來議長因故去不成,有人開著車到醫院門口等「木枝仙」,3月12日前往嘉義水上機場與中國國民黨政府談判,旋即被拘捕,沒有經過公開審判,3月25日與其他談判代表被綁在嘉義火車站前,公開槍決。

潘木枝被抓後,次子潘英哲也頭部中槍,橫死街頭,被人扛回家,三子潘英三親眼目睹了父親被槍殺的那一刻,父親被射殺後,他衝上前去抱住爸爸,可能很痛,爸爸放聲大叫,叫到下巴都掉下來了,他還親手將爸爸的下巴推回去,看著他在自己懷中嚥下最後一口氣。潘木枝的遺體放置在醫院裡,四周擺滿了百合花,七子潘信行曽在接受口述訪查時說,他很討厭百合花的香味,因為聞到花香,會讓他想起爸爸慘死的情景。

「這百合花的香味,不管時攏在提醒我,那個安怎嘛無法度忘記的1947年,四界攏係百合花的香味,很香,很野香,我很怕百合花的香味,好刺鼻」。(摘自劇中台詞)

「多桑的百合花」是由施珮君編劇、林志遠導演,導演在接受民報訪問時表示,228的發生,是一個外來政權來到台灣,遇到問題卻不想處理,就像大人和小孩吵架,不講道理,而直接拳腳相向,讓人屈服。陳儀原本要透過「228處理委員會」處理各地的動亂,後來為何翻臉,因為他知道中國軍隊要來了,有靠山,就不溝通了,直接以武力對付。

林志遠導演娓娓道出心中感觸,當年那些免費醫治烏腳病的王金河、謝緯及不但不收錢,還安排病人住旅館的潘木枝醫師等人,現在都到哪去了?那個時代無私奉獻、不求回報,對照現今汲於名利的人們,是很大的對比。

他希望以戲劇的方式告訴大家那個時代曾經發生的事,透過「戲劇治療」面對當年的悲劇,反覆的思索,從不同的角度切入,體會不同的感受,慢慢找到釋懷的方法,而不是假裝沒事,既然沒事,為什麼不敢講出來?

嘉義228公開槍決 殺雞儆猴意味濃

「2014共生音樂節」召集人、政大歷史系林楷翔同學說,台灣的年青人關心中國的六四,更該關注台灣自己的228,而有人質疑「共生」一詞有輕易和解之意,他解釋「共生」是一種未來的想像,是在歷史真相被釐清、轉型正義被落實、歷史教育還原歷史全貌的條件下,台灣才能走向和諧共生的社會。

陳儀深理事長在看過「多桑的百合花」彩排後表示,嘉義的228很特別,相較於其他縣市被五花大綁的無名氏,嘉義是醫生、議員等社會仕伸,被分成三批在火車站公然槍決,教訓、報復的性質非常明顯。嘉義的「處理委員會」跟軍方的談判是認真的,且有多次的談判,結果是在被騙、被背叛的情況下被扣留,然後公開槍決、曝屍,這樣的「殺雞儆猴」,對嘉義的政治文化有很大的影響,後來嘉義的選舉常是無黨籍當選,感覺嘉義人有點反骨,多少跟這種經驗有關。

陳儀深希望透過「多桑的百合花」,讓大家反省國民黨政權的本質,以及台灣社會的成熟度,其實當時台灣社會的反抗,就是對政府施政的不滿,既不是共產黨,也沒有明顯的台獨旗幟,台獨是在228之後才有較清楚的想法,228之前的主流想法是要回歸祖國,他語重心長的問,台灣要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今天的我們,準備好了嗎?

林冠妙 2014-02-28 14:2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02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