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7 am - Saturday 31 July 2021

美歐誤判烏克蘭局勢前因後果

週三 2014年03月05日, 10:0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8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週一,烏克蘭頓涅茲克,警察與俄羅斯的支持者對峙。

去年11月,美國駐烏克蘭大使正在時任烏克蘭總統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辦公室里,焦急地等待一個有望拉近烏克蘭與西方關系的決定,然而他等來的卻是一名帶來壞消息的工作人員。

據當時在場的一位人士說,亞努科維奇辦公室主任列沃奇金(Serhiy Lyovochkyn)對美國大使皮亞特(Geoffrey Pyatt)表示,他不敢相信,他剛剛見過總統,總統告訴他,烏克蘭將暫時擱置擬議的歐洲協定。

皮亞特問,亞努科維奇總統計劃如何向4,600萬期待與歐盟(European Union)達成新協定的烏克蘭人解釋這一突然變故。


尤利婭﹒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
前總理
2月22日,亞努科維奇被推翻後,前總理、現任祖國黨(Fatherland)領袖的季莫申科從監獄中被釋放。預計她在德國接受背疾治療後將參加總統競選。


維塔利﹒克利奇科(Vitaly Klitschko)
前拳擊冠軍
這位前拳擊冠軍是烏克蘭抗議運動最知名的領袖之一。他說他將參加總統競選。


奧列格﹒泰尼波克(Oleh Tyahnybok)
自由黨(Svoboda)領袖
自由黨領袖,因表現出反俄羅斯觀點而在俄羅斯受到廣泛批評,反對亞努科維奇政府的主要抗議運動領袖之一。


維克托﹒ 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
前總統
這位前總統於2月22日經投票被罷免。亞努科維奇退出擬議的歐盟協定,傾向於拉近與俄羅斯的關系,引發了親歐洲的烏克蘭人的抗議。


阿爾謝尼﹒亞採紐克(Arseniy Yatsenyuk)
總理
2月28日,這位反對派領袖的總理提名獲議會確認。


奧萊克桑德﹒圖爾奇諾夫(Oleksandr Turchynov)
臨時總統
烏克蘭議會議長、臨時總統。他是祖國黨第一副主席。


謝爾蓋﹒阿克肖諾夫(Sergei Aksyonov)
新任命的克裡米亞總理
俄羅斯人團結黨(Russian Unity Party)領袖,該黨在地區議會中的三位議員之一,新任命的克裡米亞總理。


謝爾蓋﹒ 塔魯塔(Serhiy Taruta)
新任命的頓涅茨克州長
鋼鐵大亨、新任命的頓涅茨克州長。頓涅茨克市近幾天發生了親俄羅斯的示威活動,一些活動人士揮舞俄羅斯國旗。

圖片:烏克蘭危機的關鍵人物

列沃奇金稱,他也不知道。他表示,他認為烏克蘭沒有備選方案,除非是莫斯科郊外的一座別墅。

這番對話明確顯示出,美國將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備選方案。在那之前的兩年時間中,奧巴馬政府曾力求讓歐洲在指引這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政治和經濟西化過程中扮演主角,而由美國擔任配角。

如今,流血事件已經發生,戰爭一觸即發,俄羅斯人已被激怒,在這種更加棘手的時刻,美國被推到了前面。

眼下烏克蘭恰恰陷入了奧巴馬政府曾希望避免的東西對峙局面。一位高級美國官員說,美國如今成為主角。

很多歐洲外交人士感覺,盡管在外界看來美國近幾周采取了強硬行動,但美國人讓他們獨自應對烏克蘭問題的時間太久,美國更傾向于優先考慮自己與俄羅斯的關系。

美國官員稱,白宮決定依靠歐洲來增強與烏克蘭的關系,是因為一項意在讓國際伙伴在面臨諸多全球挑戰時擔負起更多責任的外交政策。這些官員表示,通過分擔責任,美國在經歷10多年耗資不菲的海外戰爭后可以專注于國內事務。

奧巴馬政府內部最初也有人懷疑亞努科維奇是否真的想與歐洲拉近關系。政府決策者中幾乎沒有人認為烏克蘭應該是美國的一項責任,因為烏克蘭問題對俄羅斯和歐洲比對美國更重要。

從戰略上講,奧巴馬政府決定把主導權讓給歐洲,是因為擔心如果俄羅斯把歐盟協定看作是大國“大博弈”競爭的一部分的話,在烏克蘭事件上沖在前面可能會禍及自身。

即便是在俄羅斯的軍隊不斷進入克里米亞之際,美國政府官員周一仍表示,如果美國從一開始就起到更大的作用,也不知道結果是否會有所不同。美國政府一名高官說,真相是,亞努科維奇離開了,新政府遠比舊政府更親西方;對俄羅斯來說,這可不是一個勝利。

歐盟和烏克蘭之間的對話可以追溯到烏克蘭從蘇聯分離出來的時候,但近年來,兩者之間的會談一直聚焦於經濟和政治協定,也就是“聯繫國協定”(Association Agreement)。2012年,烏克蘭和歐盟倡議簽署一項協定,如果這項協定最終簽署,將令兩者關系更加緊密。

美國此前認為亞努科維奇可能是在虛張聲勢,直到2013年年中他開始采取更加具體的措施,方才改變了看法。奧巴馬政府一名高官這樣描述美國政府當時的想法:如果烏克蘭真的要走近歐洲的話,美國最好確保它能成功。

美國和歐洲的官員們稱,為了拉近亞努科維奇與西方的關系,同時又不觸怒俄羅斯,美國和歐盟決定分工合作。前述奧巴馬政府高官說,美國想要歐洲人把亞努科維奇帶到歐洲,而美國的任務是確保他真的能夠走到這一步,同時俄羅斯又不會摧毀烏克蘭的經濟。

歐盟的任務是爭取在2013年11月的最後期限前簽署協定。美國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合作,讓基輔同意進行艱難的經濟改革。


2009年,拜登與亞努科維奇會晤。

奧巴馬政府最不愿看到的事就是讓烏克蘭成為美俄關系的另外一個引爆點。美俄關系已經問題重重,一方面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支持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另一方面俄羅斯還決定向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泄密者斯諾登(Edward Snowden.)提供庇護。

在2013年頭三個月裡,俄羅斯開始通過削減進口自烏克蘭的商品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其拒絕簽署協定。接著,俄羅斯又針對主張與歐洲接觸的烏克蘭寡頭政治集團打響了貿易戰。

美國政府內部的不安情緒也一直在增長。美國官員稱,政府分析人士私下里警告政策制定者說,對基輔的經濟困境和來自俄羅斯方面的壓力,歐盟沒有給予足夠的注意。

去年9月份,歐盟的緊張情緒開始表露出來,當時,曾與歐盟進行就一項類似的貿易和政治協定進行談判亞美尼亞決定退出,同時在莫斯科的壓力下承諾加入俄羅斯關稅同盟。

歐盟的官員們認為,亞美尼亞——該國也面臨著來自俄羅斯的經濟和政治壓力——是一個警訊,於是加緊了與烏克蘭聯絡的步伐。歐盟領導者曾表示,有信心簽署協定,他們認為,亞努科維奇已經走了這么遠,不會再改弦更張了。

美方官員稱,去年秋天歐盟官員告知他們,簽署聯系國協定之后歐盟將開始向烏克蘭提供直接援助,為美國幫助烏克蘭達到IMF的要求爭取更多時間。

去年10月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舉行的獨聯體國家元首會議上,亞努科維奇最后一次為與歐盟簽署協定做了強有力的辯護。當日,他還與普京舉行了一次簡短會晤,美方官員相信就是從那時候起俄羅斯開始向烏克蘭施加更大壓力。

一些外交人士說,歐洲內部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分歧也削弱了歐盟對烏克蘭決定的影響力,因為一些歐盟成員國擔心會惹惱俄羅斯。許多歐盟國家認為,未能簽署聯系國協定的根本障礙不在于俄羅斯的壓力,而是烏克蘭拒絕(至少是暫時性的)歐洲提出的讓在獄中服刑的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到柏林接受治療的要求。

美國官員認為,去年11月初在索契舉行的一系列會晤中,俄羅斯官員勸說亞努科維奇徹底放棄“西進”策略。

亞努科維奇的顧問向美方官員表示,在其中某次會議上俄方給烏克蘭代表團看了一份材料,說明了烏方如果繼續推進與歐盟的聯系國協定,該國經濟可能受到的損害。美方官員說,材料列出了具體的財政損失以及航天、國防等行業可能受到的沖擊。

雖然歐洲高層官員幾乎每周都與烏克蘭官員進行會晤,但美方沒有與烏克蘭有過高層接觸。

但是在去年11月18日,也就是派亞特與Lyovochkyn在基輔的總統辦公室意外進行交談幾天后,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給亞努科維奇打了電話,表示美國可以幫助烏克蘭抵御來自普京的壓力。

一位高層官員說,拜登曾在2009年訪問過烏克蘭,與亞努科維奇相談甚歡。拜登直率的風格很受亞努科維奇的歡迎。

一位高層官員透露,拜登在訪問休斯頓時與亞努科維奇進行了這次通話,拜登傳遞出的信息是,美國準備與IMF和歐盟合作,向烏克蘭提供度過經濟難關的必要支持。

亞努科維奇沒有回應美方遞出的橄欖枝。2013年11月21日,烏克蘭政府宣布擱置與歐盟的聯系國協定,并將責任推到歐盟不愿意向烏克蘭提供足夠經濟支持上面。

美國官員們表示,他們相信亞努科維奇正在尋找最簡單的融資方式,無論附加條件如何。美國和歐盟官員們表示,他們並不準備提供更多貸款以便與俄羅斯開出的150億美元相匹敵。

美國官員試圖說服亞努科維奇這是一筆糟糕的交易。俄羅斯將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向烏克蘭供應低價天然氣。之後,供應價格將上調,而且烏克蘭將被要求增加購買量,從而加重對俄羅斯的依賴。

一位瞭解電話內容的高級行政官員表示,拜登在電話中警告亞努科維奇說,他的行動滯後,將自己置身絕境。

美國官員稱,亞努科維奇有時會做出回應,有一次他在接到拜登的電話後取消了政府反抗議法的部分內容。但一位高級行政官員稱,他的回應總是十分勉強、三心二意、拖拖拉拉。

拜登在華盛頓提出,如果亞努科維奇決定鎮壓抗議者,將對其實施制裁;他在12月6日的電話中直接傳達了這一信息。但歐洲內部意見不一,反對冒險將亞努科維奇逼入絕境。

美國官員稱,轉折點出現在1月16日,當時亞努科維奇正在推進的法律實際上禁止和平抗議、宣佈所有反對派活動違法。美國國務院官員和情報分析專家警告白宮稱,烏克蘭可能會捲入內戰。

美國官員稱,1月份最後一週,在白宮戰情室(Situation Room)召開的會議上,拜登敦促美國政府明確,如果亞努科維奇與反對派達成協議,美國將提供怎樣的金融救助。官員們稱,拜登的立場得到美國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克里(John Kerry)的支持,也得到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認同。

瞭解相關討論的官員稱,幾天后,克里在慕尼黑召開的安全會議間隙與歐洲高級官員碰面,並傳達了奧巴馬的意見:準備好錢。

2月份,歐盟外交部長與美國達成共識,稱如果局勢惡化他們將迅速採取行動,稍後他們通過了制裁決定。

2月份第三週,克里在巴黎參加會議,當時法國、德國和波蘭的外長決定飛往基輔,促成亞努科維奇與反對派領導人之間的協議。美國對此表示懷疑,但克里和拜登同意在幕後提供支持。

最後,美國官員稱,他們相信亞努科維奇對權力分享提議感到惶恐,所以他一走了之。與此同時,很多街頭抗議者怨恨美國,因為美國表示希望與亞努科維奇合作,而非讓他下台。

奧巴馬政府正嘗試緩解與俄羅斯在烏克蘭未來問題上的僵局。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表示,這次美國不會再把主導權讓給歐洲。

Adam Entous發自華盛頓 / Laurence Norman發自布魯塞爾
2014年 03月 04日 17:2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8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