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3 pm - Sunday 25 October 2020

克里米亞將歸向俄羅斯?

週六 2014年03月08日, 4:2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5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俄羅斯國防智庫的總監普可夫(Ruslan Pukhov)認為,普丁的目標並非促使克里米亞與烏克蘭分裂,而是讓克利米亞儘可能取得自治權,同時讓烏克蘭保有名義上的管轄權。

2014-03-07 Web only 文/經濟學人

聽起來相當有可能;如果俄羅斯無意干預烏克蘭其他地區,也不打算吞併克里米亞,各種妥協都有可能成真。在此同時,普可夫所提出的最後結果,亦突顯了美國和歐洲最不能接受俄羅斯政府的地方;俄羅斯可能會將克里米亞變成又一個「僵化衝突」之地,就像外聶斯特河、南奧塞提亞、車臣等地一樣。

這些地區並沒有明確獲得承認的政府、沒有法治又缺乏人權,政府、黑幫和企業間的界線亦十分模糊。基本上,那就是烏克蘭衝突的核心:大部分烏克蘭人希望脫離貪汙的黑幫政府,走向美國和歐盟所代表的法治自由派民主政府。

外交關係教授內克森(Daniel Nexon)認為,俄羅斯的政治組織本質有如帝國。俄羅斯解決區域治理問題的方式,基本上就是指派總督,負責管理地區性或種族子群。俄羅斯處理外交關係的方式亦是如此,利用雅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等委託人,提供安全保證以換取利潤豐厚的協議。

這對美國和歐盟來說是個十分棘手的問題。頑固的威權國家是一回事,但普丁的俄羅斯有著將相鄰區域變成法外之地的強烈傾向;普丁用沒有佩章的部隊佔領克里米亞,不肯承認這些軍隊是俄羅斯人。他拒絕承認基輔的新政府,創造外交真空,讓他得以無視國際常規。他不願承認俄羅斯其實已經佔領了克里米亞,這就是典型的普丁,普丁的俄羅斯也是靠著這類手段壯盛。

但美國和歐盟不是。美國和歐盟是開放的法治社會,其政治組織保障主權之地得以施行法治;因此,這些新出現的「僵化衝突」區當然是個問題。當俄羅斯佔領了克里米亞,卻又沒有真正地聲稱主權,那已經傷害了國際秩序。讓克里米亞成為俄羅斯放在烏克蘭口中的馬銜,讓普丁得以控制烏克蘭的走向,實在不是合適的解決方案。(黃維德譯)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201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5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