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0 am - Thursday 19 July 2018

彭明輝:「炒地皮」超越藍綠的共犯

週日 2014年03月09日, 1:4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9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要了解台灣政治與經濟發展的真相,最佳的入門課題就是「誰在炒地皮,如何炒地皮」。只要看懂這一件事,藍綠背後的許多真相就會一一浮現。

如果能將低單價的農地與林地變成高單價的高鐵特區或商業區,就能一本萬利。但是要達成這個「營運」目標,需要行政單位與立法單位的配合。專職炒地皮的核心集團叫做「地方派系」與「金主」,他們在各項選舉中出錢出力來買通藍綠的政治人物,控制行政權與議會,以便用納稅人的錢在他們的土地上投資公共建設,讓地價暴漲。同時,他們設立建設公司,向公股銀行、農漁會等金融機構進行超額低利貸款,以便擴大操作槓桿與獲利率。此外,他們也夥同黑道,以恐嚇候選人、圍標等手段,來排除「營運」過程的各種阻力。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寫了一本《金權城市:地方派系、財團與台北都會發展的社會學分析》,詳盡分析這個共犯結構。還有人把這複雜的利益關係網絡畫成圖,貼在臉書上。

「金主」經營官商網絡的方式是「藍綠通吃」,而且逐漸發展出市場公定計算式:一場選舉裡,如果藍營勝算八成而綠營勝算兩成,金主的政治獻金就會是八成給藍營,兩成給綠營。他們的盤算是:我的「生意」是一輩子的,下一屆換黨做的時候我的生意可不能停,所以藍綠都不能得罪!

不過,時間久了之後,黑道深體其中滋味,開始從「打手」變股東與主謀,直接進入地方議會與國會,參與或主導炒地皮,因此有人形容地方議會「三黨不過半,黑道一大半」。每逢選舉,藍綠候選人掃街時都會有黑道坐在開到的吉普車上,狀似護法;有一段時間,地方議會的正副議長超過一半是黑道。現在黑道上癮了,把它變成家族事業,許多議員和立法委員的席位甚至變成是世襲的。

電視上藍綠名嘴唇槍舌劍,立法院藍綠推擠一團,一旦談到炒地皮,藍綠一團合氣。台北來的土地掮客曾經給我一張新竹地方議會還沒對外公佈的都市計畫區草案圖,裡面每一塊地都有藍綠議員和黑道議員的名字,人數多到讓你相信這個案子議會一定會通過。這個遊戲規則是這樣:議員們已經跟計畫區內的農民簽好合約,必須以每坪一萬的價格讓售,否則罰款以天價計;我則拿出每坪五萬的現金給議員,以便議員幫我跟農民改簽合約;之後議員會照既有的共識表決通過該案,以便讓土地價格漲到每坪十萬以上,一旦土地上的公共建設完成後每坪可以漲到三十萬以上。而議員呢?其實一毛錢的現金也沒出過就每坪淨賺四萬,而且每個人畫地的範圍大概都在數百坪到上千坪之間,所以一轉眼就可以賺數千萬到上億。這種藍綠的共業,你在電視台上都看不到。

「經濟發展」是地方派系炒地皮慣用的藉口與煙幕彈,我親身經歷的新竹濱海工業區開發案最誇張。台北的立委、財團聯絡好一批新竹的地方政治人物,準備要出資數億買下香山上千公頃的山丘地,再用都市計劃把它改為商業用地和住宅用地。他們同時勾結省政府,說是要在香山填海設置工業區,而填海所需土方就由政府向該山區地主購買。這下子不但挖平山丘林地的經費由省政府出資,而且土方還可以賣錢,更不愁土方無處可去。真的是一石三鳥,「公私兩便」。剩下的問題只有三個:這上千公頃的山林地如果開發出來,不但是生態的浩劫,而且還會將新竹市的對外聯絡道路癱瘓,而且全省工業區土地早就供應過剩而滯銷。媒體不敢認真報導這個案子,因為裡面有黑道議員插股;環保團體忍受黑道恐嚇,歷經無數次環評會議,終於因為拖延太久,台北的立委與財團不願再耗時間等待,該案才在環保署被封殺。這個案子在最膠著的階段時,行政院副院長指示環保署長找我們談判:環保團體可以在三個濱海工業區預定地中任挑一個數百公頃的範圍當生態保護區,剩下的地方照原計畫開發。我從這一課裡了解到中央與地方綿密的利害關係,所以後來看到總統候選人的選舉座車上赫然坐著黑道議長,也不感到訝異。

上面的挖山填海案發生在民進黨羽翼未豐的年代,綠營人士站在環團這邊。後來,新竹高鐵特區案裡,不但藍綠與共,甚至連大學都捲進去共同分配利益。為了遮人耳目,縣府請交大去規劃「國家型計畫」,校方因而獲得一大塊免費的校地,許多教授因為事先知道規劃案內容,就集體出資去炒農地以便等待變高價建地;等到內政部認真想要了解該案徵地的必要性時,歷任的藍綠縣長一起站出來捍衛該案。其實,高鐵特區號稱要引進的各種產業,都跟周邊既有科學園區產業重疊,而且附近科學園區的土地也是供應過剩而滯銷,根本沒有開發的必要。

類似這樣的案子全省到處都有,所以一條345公里的高鐵卻設了12個站,光是大台北就有南港、台北、板橋三站。異曲同工地,一個小小的台灣竟然有六個院轄市,其中台北和桃園還幾乎比鄰而居,而中國大陸卻只有四個直轄市,這也都炒地皮有密切的關係。這麼荒唐的事,藍綠誰曾反對過?

其實,別說那麼多,光是看看王金平和柯建銘有多要好,想一想他們主導的密室協商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利益交換,以及立法院的藍綠委員為何要縱容這樣的惡質文化,你就該知道「藍綠惡鬥」是多麼虛假的一檔爛戲。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超越藍綠,慎選最佳的候選人,尤其要認真考慮優秀的第三黨候選人和獨立候選人。還有呢?支持公正客觀的媒體,勇於對操弄藍綠對立與仇恨的媒體說不,甚至給他們噓聲。當然,也不要縱容藍綠網軍、五毛黨和無腦群眾,不需要跟他們浪費唇舌,但是記得給他們「噓」聲。

2011年的代表字是「讚」,2013年有「十大惡人」票選,希望2014年的代表字是「噓」,讓我們大聲對操弄藍綠仇恨的媒體,對不起第四權的媒體,以及藍綠網軍、五毛黨和無腦群眾大聲說「噓」!


彭明輝:電視上藍綠名嘴唇槍舌劍,立法院藍綠推擠一團,一旦談到炒地皮,藍綠一團合氣。資料照片

2014年03月09日00:02
彭明輝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98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