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7 pm - Saturday 17 April 2021

​羅文嘉:土地與母親

週日 2014年03月09日, 3:3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9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我已經離開政治圈數年,政治議題與政治線記者,我能避則避。不是因為我不再關心政治,或是突然厭惡起政治,只是想清楚界定自己的角色和關懷,過去那些你爭我奪、恩恩怨怨、歡喜悲傷、得意低沈,譬如東風、讓它去吧!

在鄉下耕作日子,簡單安靜;在城裡書店日子,忙進忙出。鄉村的人與事,是重拾人情溫度的熱烤爐;田野的一草一木,是平衡都市生活的調節器。

因為重新接觸土地,感染他的氣息,捕捉他的節奏,仰賴他長出作物,寄望他完成夢想,才深深明暸古人說「土地為萬物之母」的真諦。也才明白,在客家村落的田野裡,為什麼都有一處用大石頭立起的「田頭伯公」,每月初一、十五,農家會手提一籃清果,跨過田溝、穿過田埂,走到伯公前,燒香膜拜。這正是對土地的尊敬與愛惜。

人們追求所謂現代化,拼命擴增都市、發展工業,放棄自己的農業,改用進口貿易取代,結果是:在都市裡人的生活品質有更好嗎?吃的食物有更健康美味嗎?荒廢的田地,被當作有毒廢器物的掩埋場;清澈的灌溉水,早被沿線工廠無情污染;田溝裡的泥鰍、田螺、鱔魚、蛤蜊,都只變成一種回憶,再也不被發現。

人們用自己的雙手,與自認為的專業,追求快速便利,大量生產,結果破壞了生態,也摧毀了自己生存的環境。今天的田間,看不到昔日處處可見的泥鰍、田螺,誰能保證,這樣的環境又能允許人們生存多久?

參加了一場反核記者會,遇見許多過去工作場合的老朋友,站在鏡頭面前,像昔日一般高喊口號,坦白講,我已經不太適應。只是,核四廠安全與偌大核廢料處理的問題,早已讓我們的土地,曝露在極高的風險危脅下。人若死了,或許一了百了,但核輻射對土地的汙染,又豈是一年兩年、一代兩代的事。

想一想,我們可以讓孩子活在這樣的巨大風險下嗎?我們要留給後代子孫,這樣的家園嗎?


羅文嘉:核輻射對土地的汙染,又豈是一年兩年、一代兩代的事。資料照片

2014年03月08日00:00 蘋果日報
羅文嘉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9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