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7 p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愛嫖妓五毒俱全的國民黨國父孫中山

週五 2010年04月30日, 9:3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2 Comments
  • 1050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日本姓氏美籍國父孫中山—–淫棍篇

堂堂”中國”的「國父」難道可能是玩弄女性的淫棍嗎?不可思議吧?可以用一個比較流行的話來應對他,「看上的女人搞光~~」,而且基本是搞完就扔。加之時常嫖妓,是他最大愛好。用偉人頭銜光環籠罩的「國父」身上有太多太多見不得人的隱私,因為要為尊者諱而已,如果拿來放在陽光地下暴曬的話,這位孫「國父」五毒俱全,臭氣熏天!(筆者可笑與之拿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豔照門」女主角比對,可謂異曲同工之妙耳)

在日本落魄的時期,孫中山的好友章炳麟(章太炎)曾經問他一生中最感興趣的事情是什麼(一說是其他人問的。)?孫中山的回答是這樣:1革命,2讀書,3女人(woman)(另一說法是1革命,2女人,3讀書。)。總之看來女人是他人生3個嗜好之一,簡直是喜歡玩女人的公開宣言。孫中山酷愛嫖娼。生前就去過台灣,還去過台灣三次,有一次住在梅屋敷裡面,就是一個日本的旅館,叫做梅屋敷旅社,就住在這個房子裡面。現在台灣還留下一個條子,孫中山在這個旅館裡面寫的一個條子,用中文寫的,叫做「此地,有花姑娘否。」(這個地方,有沒有花姑娘。)什麼意思啊?他要叫妓女來陪他,所以才問此地有花姑娘否。這個可是他留在台灣嫖妓的直接證據,沒有冤枉了他,有憑有據不容抵賴。但是可以知道的是他常住長跑的日本和南洋可謂嫖跡遍各處,宣傳他的革命事業,募集革命資金,其實是公私兩不誤,革命與嫖妓互為表裡,缺一不可,反正大嘴一張嫖資進袋。更令人搞笑的是孫中山在日本嫖妓有時候居然有日本政府來買單(不是日本政府請客,而是他拿著日本政府提供的「革命資金」去吃喝玩樂。)或者日本友人來付款。(筆者少時曾經接受教育言道:那時中國人沒有地位,是東亞病夫,當年孫中山先生在南洋的時候,為了躲避當地的員警,所以找個日本妓女來陪伴他矇混過關之事云云。現在反思出另一個隱含秘密,其實孫中山找日本妓女是駕輕就熟的。在床上不是抗日英雄就是親日漢奸,哈哈!)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還迷倒和玩弄過所謂的「革命女青年」和當地的日本女FANS、南洋女子FANS團?甚至有很多女子有幸幫他生下私生子女?並有他人撫養長大?可惜我不是類似修理陳冠希電腦的人士,無從得到證據,不能瞎說。那要等孫中山的硬碟曝光了,呵呵。當然這樣的風氣也不能全怪「國父」,那時中國留日學生數萬人,十九都在東京一帶鬼混。不是留學生的中國人那就是大多像「國父」這樣的革命者或者是因「百日維新」事件被迫流亡日本的人士,總之都是失意者,不去喝酒嫖妓,如何打發鬱悶的心情?想想孫大「國父」搞的10次起義,居然統統失敗,心情頹喪可知一般,如果不在女人床頭髮洩,何以再次提起革命勁頭?本又是他的喜歡之嗜好。時常嫖妓能有利於保持活力,增強革命信心,何樂而不為?但也有例外的革命者,誰?就是所謂寡廉鮮恥的大「漢奸」—汪精衛。汪人品高尚,是真正的「道學君子」。從不嫖妓,更沒有玩弄女性的嗜好,為了革命幾乎放棄成家(28歲尚未結婚,不是沒有女人看上他,而是時刻準備犧牲,怕耽誤了女方。),為了保護親友而聲明斷絕關係(與兄長斷絕關係)。在革命最低潮時,以骨幹之身做刺客之軀(決心一死)。1910年3月31日深夜,黃復生和喻培倫前往甘水橋埋炸彈,留下汪精衛和陳璧君兩人。陳璧君知道這將是他們兩人最後的一夜,明晨8點,只要載灃按老習慣這個時間出門,就是汪精衛和他同歸於盡之時。陳璧君拉著汪精衛的手輕聲哭泣,汪精衛本想找一些話安慰她,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知道陳璧君深愛著他,他也喜歡上了這位有個性的南洋女子。汪精衛努力壓下和自己心愛之人的生死離別之情,只是拉著陳璧君的手默默無語。半晌,陳璧君抬起頭來,說:「明天你就要當烈士了,我沒有別的送你,我陪你睡一夜吧。」汪精衛心頭一震,握緊了她的手,又鬆開。安慰陳璧君許之只要不死就與之結婚。可謂真實的謊言也。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待汪精衛出獄後立即兌現承諾與陳璧君結婚,人生只此一妻恩愛彌久。如此君子之高尚,在人生之最後一夜,依然不肯爽一時之快,而孤留殘花一朵。如此品格操守比之孫中山對待女人態度何如?待以後汪精衛所謂「投敵叛國」時,居然有如此多人死命跟隨,甚至代他而死,難道是為了貪圖榮華富貴?命都代死了,何來享受富貴乎?不是汪精衛人格高尚魅力焉能有如此神力?

再來看看孫「國父」的「自留田」情況如何。一個有在名的四位妻妾,分別是:

元配盧慕貞(1885年結婚,1915年離婚)享壽八十六歲。為了擁新婦而拋老妻,何其殘忍。這個女人幫他生了3個兒女,同時渡過患難之夫妻,甚至沒有照顧過她和子女(全由孫中山之兄孫眉照顧)。不用任何的憐憫,一張破紙恩斷義絕。孫中山的忠在那裡?信在那裡?恥在那裡?誠在那裡?義在那裡?愛在那裡?

二「妾」陳粹芬(1891年開始與孫中山同居,1912年秋離開孫中山)享壽八十九歲。(詳細內容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查詢)實屬典型的始亂終棄的經典例子。用完了就甩,反正什麼名分也都沒有給,反到是已經被拋棄了的盧慕貞心地善良給了她一個妾的名分。有點荒誕的莫名其妙。可悲啊,最讓人心碎的是拋棄者無所謂,而被拋棄者卻心甘情願為孫中山犧牲。有點像如今的某些娛樂明星的腦癱FANS一樣徹底中毒無法清醒,自我感覺還好的很呢!由此可見孫中山玩弄女性之手段高明,用革命的名義玩弄女人,精神洗腦的厲害。佩服佩服~~夠狠毒!

三妻大月薰(根據日本教授久保田的研究,孫中山於1898年在橫濱的中國城,首次遇到宮川富美子的母親,美麗的女子打動了孫中山的心,1901年孫中山要求宮川富美子的祖父答應把她的母親嫁給他,她的母親當時才14歲。其祖父生氣的拒絕了,因為這個女孩太年輕,而當時孫中山已經36歲了。後來孫中山直接向該女求婚,於是兩人就在橫濱以簡單的儀式舉行了婚禮,不久孫中山獨自前往東南亞及美國,於1905年回到日本看妻子,1906年他們的女兒出生了,但孫中山在女兒出生之前就因事離開日本,從此再也沒有回來。宮川富美子的母親後來改嫁兩次,但仍保持與孫中山書信往來,於1970年去世,享年82歲。宮川富美子於出生後不久,由另一個家庭收養撫育。孫中山在美國的親友們也曾說,孫中山在日本有一個女兒,但不知其姓名,是一個日本籍太太所生的。這位東洋夫人的名字叫大月薰,在她死以前,曾留下錄音帶和口述紀錄。大月薰的父親原是和中國有貿易往來的商人,孫文因藏匿在大月薰家裡而與大月薰相識相愛;四年後孫文向大月薰求婚,並舉行婚禮,當時大月薰還只是橫濱高中女中的學生,年僅15歲。宮川富美子生於明治39年5月,富美子的名字中「富美」的另一個漢字寫法是「文」字,這是倣傚孫文的「文」所取同音字。宮川富美子生下後,立刻被送去做養女,她自己則是在昭和30年從當時住櫪木縣的生母大月薰那兒知道真正的身世。這段秘密之所以被久保田教授證實,是因為他在神戶華僑歷史博物館等地做研究時發現了錄音帶,錄音帶出現的一個人名字「溫炳臣」,溫炳臣這個名字,只有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專家才知道,溫炳臣也就是孫文的同志,而且是少數清楚孫文在橫濱所有行止的人才知道,從錄音帶裡足見大月薰與孫文有關係。《讀賣新聞》報導,現年78歲滿頭銀發的宮川富美子,目前和兒子媳婦一同住在橫濱市西區南淺間町32之10號,閒居在家。她在17日晚間,接受《讀賣新聞》記者訪問說:「我從母親那兒知道自己是孫文先生的女兒,但因為顧慮到孫文家族的立場,因此沒有公開。」 )看看這個畜生禽獸的行徑,自己已經36歲,已有一妻一妾,居然對一個14,15歲的女孩痛下淫手,如此幼小女孩孫中山這個畜生都不放過。還是人嗎?我已經懶的嘛他了,孫中山根本不算人。1898年時女孩才12歲,30多歲的老男人就這樣盯上了?留心了?是不是誘姦幼女?畜生啊!畜生啊!1901年孫中山居然好意思開口問女孩父親要人,可見這個孫中山厚顏無恥到什麼地步了?看來又是通過一番陰謀詭計才結婚的,但之後玩了又甩了,害的那女孩又嫁了2回男人,生的女兒也甩了,反正甩給別人就是了,不用付任何的責任,還不能讓別人知道,要別人隱名埋姓,看來日本人真的都是正人君子,這樣屈辱也能接受。以後在中國凡是誘姦幼女的男人都有了崇高的理由了,學習孫中山!。拿他與他的敵人所謂「竊國大盜」袁世凱比較下,袁世凱是有比他還多的妻子,也有外國籍妻子(3位朝鮮籍妻子),但袁世凱一個都沒有拋棄,全部帶回家,並未虧待。甚至有3位風塵女子,袁世凱有的是結識與青樓之中,在落難之時恰恰是那位妓女幫助了他,袁世凱得志以後不相忘,坦坦蕩蕩迎娶回家善待之,比之始亂終棄玩完就扔的孫中山如何?人品道德還要比嗎?看來大清國都是培養品格高尚的人,而孫中山的革命黨看來根子就是爛根。

四妻宋慶齡(1915年22歲的宋與49歲的孫中山結婚)享壽八十九歲。孫中山在那棲棲遑遑期間,想不到政壇失意,卻情場得意。宋慶齡從美國畢業後,於1913年8月29日抵達橫濱,第二天就由父親和姐姐陪著去拜訪孫中山,這是宋慶齡長成後首次會晤她所仰慕的革命家。19年前,慶齡還在繦褓中時「見過」孫中山,她當然完全記不起來孫的模樣。宋慶齡見到孫中山,極為興奮,她也加了父親與姐姐的行列,協助孫中山處理英文信件。在1914年10月25日,他在東京竟然和比他年輕二十六歲的美女宋慶齡結婚了,新娘二十二,新郎四十八,雖是老夫少妻,而情愛甚篤,在孫出任臨時大總統期間,慶齡的大姐藹齡曾是孫總統的英文『女秘書』。就筆者所知,藹齡可能是轉型期中國,女秘書這項行業的老祖宗了。在那風氣閉塞的時代,亦見孫大總統之『摩登』也。迨孫亡命日本時,藹齡仍隨侍在側。不久藹齡因與孔祥熙結婚而去職,乃改介剛自美國學成歸來之二妹以自代。殊不知慶齡剛抵日本,行裝甫卸,席未暇暖,新上司竟忽然向她求起婚來(此故事是宋慶齡晚年親口告訴史諾夫人的)。一位黃花少女,抵擋不了一位老總統的求愛,她也就私許終身了。可是當她返滬稟告父母時,宋家上下像遭遇了大地震。宋嘉樹夫婦更是震怒驚駭,破口大罵孫中山,宋母淚眼婆娑地勸導慶齡說:孫已有妻室,兒子孫科比你還大,兩人年紀相差懸殊。其父宋耀如大怒不允,然姑娘心有所屬,海枯石爛不能移也。1915年6月,孫中山將元配從澳門接到日本辦理離婚手續。最後宋慶齡以私奔方式潛返日本,投入孫郎懷抱;梨花海棠,也是當年哄傳國際的韻事。當孫宋的婚事為頭山滿所聞時,頭山不免大驚說:『不是要同姐姐結婚嗎?怎麼換了個妹妹呢?』《頭山滿晚年談話》。這個可是瞠目結舌的消息,難道孫中山和宋藹齡也。。。?我是沒有陳冠希的硬碟,沒有證據,只能猜想了。頭山滿何等人?是孫中山在日本的鐵桿好友,孫在日本的一切一切,頭山滿都是瞭若指掌的,他居然有這樣的說法,難道是孫中山看到宋慶齡更漂亮而故伎重演?反正孫老淫棍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這個畜生,騙了朋友的錢,還拿朋友的女兒來「充用」革命事業,真的頂級厚顏無恥之徒,這個世界還有無恥卑鄙嗎?已經很無恥的楊振寧還是等老妻死亡後,才擁娶新歡的,到還勉強。可孫中山呢?年輕漂亮能供他淫樂才是最主要的。原來泡女秘書玩女秘書是孫中山發明的!以後再有誰玩女秘書出事的都可以高尚的說–我是學習孫中山!在這場婚事的當初孫中山的友人亦紛紛表示異議。孫卻道:「不,如能與她結婚,即使第二天死去亦不後悔。」說這樣的話,孫牛皮終於說漏嘴了,革命是只是說說的,女人才是最喜歡的。革命是孫中山一生靠來謀生的牛皮,更是為了方便玩女人的手段而已,可以說一個定性詞—孫中山–以權謀性!他只是一頭天天交配的公海狗。

 ”中華民族”神化下的「國父」,號稱佔領道德品格制高點的「偉人」,居然如此「偉大」,為之追隨倣傚的楷模榜樣,其他全世界的華人還唧唧歪歪作甚?可笑耳~~~

孫中山—吹牛篇 孫中山可謂中國百年來第一吹牛大王,牛皮幫的首任龍頭幫主。從他開始牛皮一輪接著一輪,釀造吹牛洪流,真的滔滔不絕,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首先先自抬身價吹噓自己是醫學博士,可又拿不出博士證書,更無法說明在那個大學有此博士學歷。看來當年大清朝還是正人君子滿天下的時代,他說什麼別人就相信了,也沒有去給他去上網驗驗證。他比現在的假博士要成本低廉,現在的假博士還要去找馬路上「辦證13500XXXXXX」辦個假證,或許還要費盡腦汁造個博士履歷。

其次孫文就憑著那三寸不爛之舌糾集鼓動一群無知青年與地痞流氓黑社會分子幫會成員開始造反作亂(孫文本人就是「洪門」組織內職稱為洪棍的幫會打手)。可是他所謂的起義(造反),既缺乏有效組織,又沒有充足的人員武器糧餉供應,就這樣鼓動他人上路送死,被大清政府軍輕易剿滅後,他就又一次在他的同志和世界各地華僑中間吹噓只要你們用命你們捐錢下一次必定成功。把所謂革命成功以後如何如何吹噓的天花亂墜,害的他的同志白白送死了一次又一次,華僑們的血汗錢一次又一次白白給他糟蹋和揮霍。他真的是意猶未盡的搞了十次這樣的起義,他到毫髮不傷,別人卻死傷遍地,也沒有一次搞出些什麼名堂,都被大清政府不傷皮毛的輕而易舉平息騷亂。一個吹牛大王居然要搞這樣大的革命事業,會成功嗎?坦率的說他就是個拿石子砸他人玻璃窗的小混混。

最後在大清政終後,他以他以往吹牛神功累積的衝天名氣,趁亂弄了個總統噹噹。不過做總統還是不能靠嘴的,還是要回到實力,無奈只得讓賢袁世凱。這樣也好,他可以再一次重操舊業啊,接著吹更大的牛。1912年8月,孫中山剛從臨時大總統的位置上下來。他入京跟新任總統袁世凱密談多次,正與袁處於蜜月期。此時的孫中山認為中國要富強,首先要「人盡其才,地盡其利,貨暢其流」。而欲「貨暢其流」,修鐵路乃第一要務。因此他在與袁氏密談時,提出這樣的方案:他願專任修鐵路之責,保證在10年內修築鐵路20萬里,請袁在同一時期訓練精兵百萬以強中國。到此時袁世凱終於一眼看穿原來他的本事就是信口胡吹的吹牛大王。其後,袁在背後說孫中山是個「大砲」。「孫大砲」之名由此而來。(直到今天,中國鐵路總里程不過是8萬公里,孫中山當年立下宏願說在10年內修20萬里即10萬公里鐵路。)袁世凱是實幹家不是吹牛家,在他手裡全力支持詹天佑修造完成京張鐵路,建立警政系統員警學校,開辦大學,編練新軍,建立現代化軍隊等等實績。再看看這個孫牛皮做了什麼吧。他被袁世凱任命為鐵路督辦後,坐的慈禧太后的專用花車到全國去名義為視察鐵路實為公款旅遊,一路上大擺排場,流水宴席,一邊繼續吹牛造勢的演講,一邊請客吃飯。大半年下來遊遍大半中國,花費幾百萬鉅款,一尺鐵軌都沒有鋪上。就知道遊山玩水狂吃海飲了,說不定孫牛皮還天天最喜歡喝花酒嫖妓去了,哪有心思修鐵路啊。袁世凱看不下去了,要追查賬款了,是不是孫牛皮舊病復發了,又開始貪污錢款了(在所謂革命期間大量的華僑捐款日本政經界捐款都經過孫之手,但從來沒有公開用度賬目,反正在他手裡是一筆糊塗賬,孫貪污捐款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一夜之間孫牛皮馬上翻臉,逃之夭夭,繼續去鼓吹完成革命事業,這次革命對象不是滿清了,而且提拔他的袁世凱了。

結尾看看這位孫牛皮鼓吹的牛皮集—《建國方略》。鐵路不去說它的吹噓的長度了,就看看那地圖你就會被嚇死,鐵路分佈的密度可以說讓當今的美國都要為之汗顏。在青藏地區主要支線居然要建設9條之多,在諾大的無人區你設計這樣多鐵路做什麼?難道是為了工程建設中撈油水弄回扣?何況吹了一生一尺鐵路也沒有修成。還有吹噓的公路建設就不提了。還有所謂的北方大港東方大港南方大港的建設,他連海灘都沒有去下過一粒砂石。反正只要吹就可以了,世界強國在他嘴裡一吹就建成了,這個到很符合現代憤青的口味,他本來就是個拿著美國護照(夏威夷出生證明)的中國憤青。看看他在強國不得志的時候在家鄉廣東干的怎麼樣?他可以說是禍害了廣東的父老鄉親,在廣東收刮無度,害苦了廣東人民,釀出所謂「廣州商團叛亂」,一心要造福廣東人民並為之嘔心瀝血的陳炯明實在看不下去,又弄出了所謂「陳炯明叛變」。反正孫牛皮說什麼都是對的,反對孫牛皮的就是錯的。這位孫牛皮只有嘴巴而沒有手腳,只有牛皮沒有實績,到臨死了,不知道是良心發現還是一吹到底的喊出了最後的牛皮—-和平,奮鬥,救中國!

==================================================================================
孫中山主政的廣州市(1923-1924)(轉)—-人民公敵抑或革命先行者

孫中山於1923年2月返抵廣州後,到1924年11月才離粵北上。在其離粵前夕,由廣東各界人民策動組織的「各界救粵聯合會」在香港發出通電,指控孫中山「禍國禍粵」十一大罪狀:搖動國體,妄行共產主義,縱兵殃民,摧殘民治,破壞金融,抽剝民產,大開煙賭,摧殘教育,蹂躪實業,破壞司法,剷滅商民團。〔華字1924。11。15〕

這粵人控告孫中山禍國禍粵的十一大罪狀,是過大半世紀以來被國人忽視的史實,也是統治者摧害人民的暴行中,被當權政府掩蓋(cover up)起來的史實。1923,24年間,北京政府徒具其虛名,實際上為直系軍人曹錕,吳佩孚所操縱;廣州方面,則有孫中山憑依滇桂軍的勢力,建立大元帥府。在海外中立的香港《華字》日報把南政府與北方政府作一比較:

北京政府非法而尚有法;南方政府護法而實無法。凡到過北京的人,大概總要承認。即未到過的,衹看北京報紙的言論新聞,何等自由。昨日罵黎菩薩(指黎元洪),今日罵高凌蔚,其餘批評政府,和監督政府,更觸目皆然。可憐廣州的言論界,戰戰兢兢,不敢出一大氣,報館則常時被封停版,記者則常怕槍斃和監禁。茶樓酒館,高標「莫談時事」,稍一不慎,就加以逆黨的名號,不死於明誅,必死於私劍,用種種的暴力來箝制民口,使人民敢怒而不敢言,道路側目,約法上言論自由的條文那裡去了?

北方軍閥互相打架,絕沒有拉夫充兵,並肆行屠洗的慘劇。可憐在號稱三民五權護法政府都城的廣州市,日驅市民作炮擋子,大半一去不復返。故常見『披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千雲霄』的慘劇,約法上人民身體自由的條文那裡去了?尼庵僧堂,本屬法團私產,盡被沒收。可憐僧尼多無家可歸,約法上信教自由的條文那裡去了?剝奪人民生命財產之自由外,又於人民精神上加以種種損害,明開煙禁,公包雜賭,務使禍流數代。試問北京城裡有這種黑狀麼?。。。。南方政府壞在暴徒手;而北方政府則壞在官僚手。〔華字1923。9。20〕

換句話,北京政府是一個庸碌無能的腐敗政府;而廣州政府卻是一個殘酷無法的暴力政府。這是《華字》在西關屠城血案事件發生前一年,對孫文政府的評語。(1924)10月廣州屠城血案事件發生後,美國總領事簡慶斯(Douglas Jenkins)說:『廣州市民給孫中山的殘酷態度駭啞了,人人對孫個人痛恨切齒』〔美5777/Canton 171,1924。10。18,廣州〕。

下面對廣州政府的殘酷政策,試就其三個特色作一分析:

(一).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以鐘錫芬案為例:鐘是廣州市參事員,因反對沒收寺觀庵堂廟宇為公產變賣的提案,被市長孫科扣留,指為附逆(指附陳炯明),趁機勒罰五萬元。結果,經人從中調解,罰款一萬元,始獲釋放〔華字1923。5。31,6。18〕。粵籍國會議員馬小進在北京發言反對孫中山變賣三院,致使「盲人老人乞丐流離失所」,亦被指為附逆;馬氏致友人函中說:

小進此次反對中山變賣三院,固屬迫於公義,亦即所以愛中山,乃毀我者,故造謠言,謂為受陳派鉅金收買。小進讀書廿年,一無所能,惟自問操守二字,尚足自信。此次南旋,始終未見陳派一人,訴諸良心,無慚衾影。〔華字1923。6。15〕

孫政府不但以莫須有,「附逆」的罪名來鎮壓異己,而且用之為勒索稅款的手段,把廣州弄成一個恐怖世界。例如,1923年8月下旬,廣州各銀行,及土絲各大行商曾開秘密會議,一致反對政府新增辦的營業牌照稅,決定不肯申報,但即被政府探得其事,馬上接到大本營命令,大意說:『聞該行等密議反對,此時政府軍餉緊急,該商等應勉為其難,為各行倡率,今若此則無異附逆行動,請力勸諭各行眾遵行』。各行商接函後,大為惶恐,因為「附逆行動」,嚴重的可判處死刑。各行商遂改變前議,衹得申報服從。〔華字1923。8。31〕

(二). 「以黨治國」

孫中山倣傚蘇俄,實行「以黨治國」,使「有組織有權威之黨,乃為革命的民眾之本據」(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中之語)。可是,這個「黨治」施行於民間,實際上的效果如何呢?我們可以從一位署名「香山老人」致香港《華字》報社的函中,窺見到一些真相(香山即今中山縣)。老人的函中說:

余自辛亥(1911年)至今,避亂海外者凡六次,以年垂七十之人,生當亂世,實屬不幸。十二年來之紛擾,以今年為最慘。省城與別縣吾不知。予香山人試言香山怪狀。石岐有國民黨分部,各鄉鎮有分區,一般強徒,藉此包官府,包土匪,無所不為。尤甚者,迫人入黨,謂本黨系大元帥作總理,入黨則受大元帥保護,否則屬逆黨,屬亂民,必遭殺戳。始則少年血氣之輩,如蟻附羶,近則農夫粗工,亦受驅迫。

餘年老居鄉,不問世事,本無入黨之必要。六月時為勢所迫,卒之一家十三口,除小孩外,入黨者八人。查入黨費富者十元,中人家六元,貧者二元。予初擬納費而不註冊,該分部長不允,謂每年仍要納常費,予不得已遵繳八十元,但非吾所願也。吾香山之如吾被迫者,不可數計。聞諸三點會雖猛,亦未常加人以暴*力。廣東尚長此以往,恐永無安寧之希望。〔華字1923。11。30〕

  「香山老人」的遭遇固然是地方黨人憑勢敲詐人民的不法行為,但是在政府權威所在的廣州市,《華字》報導黨治的情形說:『粵京以黨治國,非黨人不能任官職。而番攤公開,鴉片公賣後,攤與煙均為黨人辦理,固不待言。今某大學籌備處某科長,又兼任鴉片公賣處局長,。。。是為粵京學界之敗類,彼等則曰黨治之成績也』。〔華字1924。5。17〕
 孫中山口唱「民權主義」,而其違背民權最基本原則的行為,莫甚於破壞司法獨立,實行「黨化司法」,強迫司法人士入黨。

(三). 愚民手段
1923年孫中山因向新寧鐵路索款三十萬元不遂,於7月中旬下令徵收該路為軍用,並援引美國在歐戰時期收管民有鐵路為先例〔士蔑1923。7。20〕。美國歸僑李洞云致函《華字》,說明歐戰時期,美國政府為便利軍事運輸起見,確曾收管民有鐵路,但對鐵路公司的每年收入,照數依法償還。李在函中說:

(美國政府收管民有鐵路辦法)在西報上固常見之,即金山(指美國)華文各報,亦屢有登載。(大元)帥府中人,既曉援引美例,必深知無疑。今之車腳補回與否,一字不提,但云收歸國有,則非遵依美國先例辦理可知矣。或曰:闊人衹知要錢,美例不美例,管他甚則。不過,帥府群彥欲捧出那位西式自由神,嚇嚇四邑(指廣東省台山等四縣)金山伯,而不知其舞文弄墨,實無異於欺詐取財也。〔華字1923。7。26〕

根據英國的報告,孫政府於1923年內,強徵廣州的總數,達一億二千萬元之巨〔英10294/188,1924。8。14,廣州〕。1923年10月美國總領事簡氏報告廣州的情況說:

孫政府在廣州繼續拉夫,平民怨聲四起。各種各式的苛捐雜稅,更促成社會之不滿,罷市工潮之頻發。雜稅中包括魚販,黃包車伕,戲院,酒店,飯館等等。魚稅引起魚場罷市,現已調解復市。飯館稅引起全市大小飯館閉門停業,但政府堅持徵收此稅,至今仍在談判中。海關經紀人的工會被罰款十萬元港幣,該工會認為政府非法罰款,實為藉口抽取軍餉之用,現工會會員如碼頭裝貨工人等,正在罷工中。〔美5246,1923。10。1,廣州〕

六個月後,簡氏又報告說:『廣州的煙館賭場繼續做繁榮的生意,孫政府所謂的禁煙局,實際上是抽煙稅的籌款機關。賭場大都為軍隊所包辦,政府衹得賭場的一小部份收入。孫中山政府以不合法契據為藉口,而沒收的私產,共值約一千五百萬港幣。但迫得以低價變賣,因買者恐孫垮台後,其產權將不為新政府所承認』。〔美5416,1924。3。12,廣州〕

在西關屠城事件發生前三個月,即1924年7月14日裡,香港《華字》對孫政府有下面一段的評論:

廣州市本來是一個莊嚴璀璨的市區。但自孫政府執政以來,便弄成一個恐怖的世界。從前他們未有執政之前,天天的攻擊人家怎麼樣不好,怎麼樣黑暗,怎麼樣野蠻,而自家則大吹特吹他們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怎麼樣好處,怎麼樣救國,怎麼樣代人民求幸福。我們腦筋單簡的人民,一聽見這良好的主義,莫不歡天喜地的表同情於他。以為他們是先覺的智者,確具有三頭六臂,拯人民出水火,而登衽席上的能力。所以出力的有人,出錢的有人,幫著他們,以為他們執了政權,則我們一般人民,必定得無窮的幸福了。而不知他們自執有政權之後,所幹的事,大大不對,我們不獨不能得享有絲毫的幸福,反被他們壓迫到不能出氣。

孫政府在廣州的成績,除了破壞地方,荼毒人民之外,絕對沒有一點的好處。重征租稅哪,苛抽雜捐哪,強拉伕役哪,變賣公產哪,雜賭公開哪,鴉片公賣哪,白晝殺人哪,擄人勒贖哪,以及壓抑輿論哪,大興黨獄哪,凡此種種所為,別人所不敢幹的,他的則優為之。日出不窮,猶未已也。搜括人民的脂膏,剝削人民的骨髓,以飽他們的私囊,供給那一班吃人不吐骨的凶狼兵士,而至於掘無可掘,抽無可抽,日暮途窮的時候,則又連他們向日所持以欺世盜名盜利的三民主義,也想犧牲不要,而欲試驗共產主義的政策,朝三暮四,可知他們實在沒有一定的宗旨,一定的方針,而且沒有一點的人格。

(四). 結語
黃炎培所描述陳炯明主政下的「一歲之廣州市」,與這個孫中山所統治下的廣州市,相隔不過兩年,廣東人民的處境,竟有如由天堂墮入地獄之比,真令人浩嘆!

國民黨人說,陳炯明想做廣東王,所以在廣東做些好事;但是孫中山要武力統一,爭取全國民主,以廣東為革命根據地,所以廣東人民不免受些犧牲。 我們試問,二十年代廣東人民付了重大代價,中國人民究竟得到些什麼好處? 東征北伐(主要是得俄援之助)軍事上算是成功了,但是結果還不是落得一個腐敗專的國民黨政權,又喪失了外蒙古的主權,卒而引致了1949年的共產革命。『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結果『目的』與『手段』分離不開,這是中國人民必須記取的沉痛歷史教訓也!

(愛嫖妓五毒俱全的國父孫中山 全文完博訊www.peacehall.com)

(2010/04/30 發表)
本文地址:http://qzone.qq.com/blog/11624873-1215853459

  • 2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506 views

2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1. 台灣綠淫沒事只會汙衊?叫女人的證據為何不po上?台灣偏綠的時代一些淫棍,柯林頓搞了多少幼齒女人,也無損於對美國的貢獻,由其經濟方面,私生活跟名人有何關連,在大陸孫中山古蹟維持完美,公認孫中山是革命先行者。對民族多所建樹。

  2. 搞革命的人過著可能沒有明天的日子,壓力哪怕藉由性來發洩也是他的本事,做大事的人不拘泥小事,憑老孫推翻中國五千年君主專制建立亞洲第ㄧ共和,愛嫖妓也無損於他在歷史上的千功偉業,綠淫人士別酸溜溜,連嫖妓這檔事也能考究至此,佩服~佩服…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