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8 am - Thursday 04 June 2020

​黃國昌:給洪家及公民1985按讚

週一 2014年03月10日, 1:1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7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洪仲丘案的第一審刑事審理在3月7日宣判;在18名被告中,就當初聯手把即將退伍的洪仲丘關進禁閉室的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督導長范佐憲、士官長陳以人等7名被告,法院認定成立「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罪」,判處8個月到3個月不等之刑期;就於洪仲丘死亡當天上午對其施以過度體能操練的陳毅勳,法院雖認定其成立「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罪」而處有期徒刑6個月,但未認定成立「上官凌虐軍人致死罪」;就洪仲丘死亡結果承擔罪責者,則為死亡當天下午負責體能操課之管理士李念祖等5人,法院認定成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課處5個月到6個月不等之刑期。其餘5名被告,獲判無罪。

此判決出爐以後,引起輿論譁然,大多數意見批判法院將「故意凌虐之犯行」與「死亡之結果」進行不當切割,對於各個被告所科處之罪刑,亦顯屬過輕,甚至不及虐狗所受的制裁,湧現「人命不如狗命」之悲嘆譏嘲。在網路上更是噓聲四起、罵聲一片。各家媒體調查,均一面倒地呈現「無法接受、判決太輕了」的民意結果。不過,在另一方面,也有認為判決結果並不令人意外,稱讚三名合議庭法官的勇氣,獨立認事用法,不受民粹左右。

被害人親屬無法接受此一判決結果,表達高度失望與不滿,本在情理之中,外人即使無法感同身受,也不致難以理解。不過,令人注目的是,洪家事後所展現的理性態度與高度視野。雖然在聆聽宣判的第一時間,洪家親屬或因情緒激動而曾高聲指責「司法最黑暗的一天」;但是在事後的正式聲明中,洪家不僅沒有指責承審的合議庭,反而肯定三位法官的認真與努力。更令人欽佩的是,當初在追究真相時,洪家雖然知道普通法院的審判體系可能較軍法體系給予較輕的制裁,但依然將「改革軍審制度、照亮軍中人權」置於優先的目標;在判決結果出爐之後,更公開呼籲「不要將普通法院的審理結果當成不應進行軍事審判制度改革的理由」,率直地指出「在軍事審判系統看到的是一場戲」、「至少在普通法院系統,我們與法院、被告真正對話,真正進行程序」;仲丘的姐姐洪慈庸也強調從來沒有想過透過民粹影響判決。

同樣地,在追查洪案真相出力最多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雖然也對判決表示失望,但不僅沒有企圖運用其所累積的影響力,號召民眾上街聲討承審法官,也不會動員民眾干擾案件上訴及後續判決,反而能夠採取更高的視野,一方面指出「部隊文化和制度,才是這整起犯罪的肇因者」,一方面將焦點放在「推動司法制度的改革,促進社會整體的進步」。

在面對一個如此令人失望的司法判決,這些「政治素人」或「法律素人」所展現出的成熟態度與寬闊胸襟,實已遠遠超越許多「政壇老將」或「法律專家」,沒有想要利用高漲的不滿情緒,沒有不當責難承審的法官,而能清楚地點出問題的癥結一方面在於當初軍事調查的不備和採證的不足,一方面在於與法官就「共犯結構下之拘禁凌虐與死亡結果是否存在『相當因果關係』」以及「在法定刑度範圍內所應課予被告的刑罰程度」的問題,抱持不同看法,並在尊重現行制度透過上訴尋求救濟之同時,能將視野放在整體制度的改革之上,不僅令人動容,更令人佩服。

司法裁判本應接受公眾監督,將公眾對特定判決的不滿,一律貶抑為「民粹式的人民公審」,不僅是沒有體認司法的公共性格,恐也多少摻雜法律專業的傲慢。論其實際,對於「過去歷史事實的認定」、對於「是否存在因果關係的判斷」以及對於「特定之罪應課予何種程度之刑方屬適當」等問題,法律人並沒有什麼特別過人的能力,所繫仍不脫社會生活所累積之經驗與追求正義實現之價值。在另一方面,在未了解判決原委與問題癥結之前,政治人物經常輕率地對司法判決提出過於廉價的批評,恐也值得檢討反省,特別是在自己成為當事人時,恣意高喊「政治迫害」來煽動群眾情緒,更不可取。

我國司法目前面臨的最大危機,在於人民的不信任,其成因甚多,非在此短文所能詳述。無論如何,提昇台灣司法裁判的品質、促進人民對司法的信任,都是大家應該共同努力追求的目標。面對洪案一審判決的結果,如何繼續推動實質有意義的司法改革,才是真正值得省思的課題。誠如公民1985聯盟的參與者柳林瑋醫師所言:「洪家真的值得尊敬」、「洪仲丘不再只是洪家的孩子,他是整個台灣社會的孩子」,我們應該「讓他的犧牲留下更多正面的制度改革」!


黃國昌對洪家人尊重司法的態度表示讚賞。資料照片

2014年03月10日00:03 蘋果日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7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