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 a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演藝圈裡天龍人的偏見與歧視(管仁健)

週五 2014年03月14日, 11:0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6 Comments
  • 1441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其他有關演藝圈天龍人相關文章:出發,旅行,然後回憶:我要抵制庾澄慶了

1901873_618619734873411_1208436871_n

好友張之豪被外界定位為外省第三代作家,他在臉書上回溯自己的族群觀念會被「開天眼」,就是來自於一九九○年代張小燕主持的《超級星期天》。這節目是由綜藝大姊大的小燕姊擔綱,旁邊則搭配了庾澄慶、吳宗憲、卜學亮、黃子佼與曾寶儀等副主持人。那時吳宗憲剛從台語男歌手轉型為排名很後面的副主持人,但吳宗憲很會搶話,而且很好笑,應該是那節目裡唯一好笑的主持人。

然而每次節目裡只要吳宗憲一講話,庾澄慶就會打斷他、訓斥他或虧他;偏偏庾澄慶就是個怎麼看也很難讓人笑的主持人,因此他與吳宗憲每次對話,永遠就只能展現出一種「我瞧不起你」的優越感。張之豪說:「雖然不能期待從綜藝節目裡學到知識,但吳宗憲每次都顯現出他比庾澄慶更博學多聞,或至少更認真做功課。」庾澄慶反應慢、口才差,缺乏幽默感,觀眾一眼就能看出,吳宗憲比他更適任主持人;因此庾澄慶唯一還能自以為是的「笑點」,就是靠著不斷取笑吳宗憲的口音,或是不經意地表現出對台語、台語歌、台灣人與台灣人的生活習慣的某種瞧不起。所以,張之豪的結論就是:

「那些看電視經驗對我來說,是一堂又一堂的課程。張小燕和庾澄慶不斷在展示,一個無知的外省人是可以多麼無視於自己的無知,只憑優越感就毫無理由地看不起人。吳宗憲明明就是節目裡最認真、最努力、最好笑也最優秀的主持人,但卻因為省籍,在節目裡無端被其他主持人踐踏;並且那些踐踏他的人,恰恰就是最懶惰、無聊、根本就沒資格在綜藝界裡混飯吃的人。張小燕與庾澄慶算是真正幫助我磨利了我對人的觀察視角,從此我再也不能也不會在聽東西、看東西時,不察覺到自己隱藏的偏見與歧視了。」

其實張之豪這位外省第三代,在1990年代所看到的演藝圈天龍主持人,已經隱藏收斂很多了。倒回二十年前的1970年代,我這個外省第二代,看到的是就是更醜陋也更直接的偏見與歧視。1973年1月27日,小蔣為了禁絕台語,由文化局執行了「127大屠殺」,停播了台視的《生死戀》、《青春鼓王》、《佛祖》;中視的《薔薇處處開》、《難忘七號碼頭》;華視的《俠士行》(錢來也)等收視率極高的台語節目。但禁台語連續劇也就算了,文化局竟還要求三家電視台,執行國民黨文工會對國語連續劇應說「標準國語」的要求。

年輕的鄉民或許不懂,國語連續劇說的當然一定是國語,為何還要說「標準國語」?原來老三台裡華視因為開台最晚,能演國語連續劇的電視演員,幾乎都被台視與中視簽約為基本演員,根本不能跨台演出。華視只好大量吸收日漸式微的台語片演員來演台語連續劇,結果台語連續劇收視率高、廣告滿檔,其他兩台也陸續跟進。雖然政府已限制每天台語節目播出比率不得超過16%,但三台在廣告商的協調下,錯開了台語連續劇的播出時間,黃金時段三家電視台轉來轉去,隨時仍都有台語節目可看。

另外華視因為白天有空中商專與行專的教學節目可播,讓台語節目的播出時間也得以增加,所以文化局才會直接將限制比率16%,改為限制時數一小時,而且晚間新聞之後就禁播台語劇,讓華視在這次禁播中受災最重。既然這些演員不能演台語連續劇,乾脆把即將上檔的《望你早歸》以及《阿塗伯》等台語連續劇,以原班人馬改演國語連續劇,這樣廣告就不會流失。但「台式國語劇」播出後效果卻極差,因為預定的台語片演員,用國語根本說不清台詞。

例如《阿塗伯》原本是由演員金塗演的喜劇,劇中幾位中年的台語演員,費力的念著國語台詞,觀眾聽得都快睡著了。後來也不知怎麼的,喜劇慢慢就變成了悲劇,或許是因為悲劇的台詞可以慢慢講,這樣台語演員才能演。但沒想到這麼一改,收視率反而高升,成了戒嚴時代的最真實「悲喜劇」。

雖然文工會希望台語演員以國語演出連續劇時,一定要說「標準國語」。但當時台視有部國語連續劇《台北人家》,扮演下女「阿桃」的張琴,故意在劇中講著誇張的台灣國語,在講國語的高級外省人家中幫傭,鬧出了很多笑話,結果配角變成了主角,台視還為她量身打造了續集《再見阿桃》。

同樣是不標準國語,台語演員說的就要被「糾正」,但外省演員模仿本省下女講的,兩蔣鷹犬們卻視之為「劇情需要」,放任外省演員在國語連續劇裡用不標準國語糟蹋台灣人,製造族群階級等於品味標準的刻版印象。這些高級外省人對待不標準國語的雙重標準,其無恥還真是難以形容。

回頭再談庾澄慶,其實庾家是雲南的世家,父親庾家麟當年娶了京戲名伶張正芬,好友顧正秋帶著同居人前財政廳長任顯群出席婚禮,還被《大華晚報》拍照登出來。王八好做氣難受,小蔣看得到卻框不到,憤而將任顯群羅織入獄。庾澄慶在舞台上會以這種「高級外省人」的姿態霸凌他人,憑藉的是階級優勢(不只是籍貫優勢),會在鏡頭前表現這種低俗卻自以為是幽默的幼稚行為,關鍵還是在於個人品味與父母教養。

當年演藝圈跟政壇一樣,高級外省人裡還是有比較級與最高級,庾家麟來台後只是國代,國大裡這樣的老賊(資深民代)上千,連老蔣、小蔣甚至蔣緯國、陳誠都是國代,庾家麟這種只有虛銜卻無官位,來台後只能玩戲子打發時間的老賊,還不算是真的高級外省人。演藝圈真正喊水會結凍的高級外省人是陶大偉與王小隸,因為陶一珊與王昇才是兩蔣時代的東廠欽差掌印太監,但在陶大偉與王小隸身上,反而看不到庾澄慶那種低級趣味,可見關鍵還是個人品味與父母教養。

雖然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電視節目裡不會再有這麼「白目」的高級外省人了。甚至在張菲半退隱,張小燕失去黃金時段後,只有躲避賭債而藏匿十多年的豬哥亮因禍而福,復出後不但順利登上當年永遠上不了的螢光幕,收視率也還算高。但張之豪在文末回應網友時卻提到,電視上的豬哥亮老了、鈍了,完全失去歌廳秀時代的「利」,以前的豬哥亮絕對完勝現在的豬哥亮。

其實這現象也不難理解,雖然周末黃金檔的綜藝節目,已經可以完全使用台語,甚至用語也葷腥不忌。就算NCC會罰錢,號稱愛台灣的電視台,為了拚鄉土劇收視率,還是敢演出玉米插肛門,所以照理說豬哥亮是可以將當年的全套歌廳秀搬上螢光幕了。但歷史就是愛跟我們開玩笑,當年豬哥亮是靠著流利的台語,在台上猛「虧」(國語應該說是只有到吃豆腐的程度)年輕貌美、身材曼妙的女星,例如像是朱慧珍、李芳雯等;這些女星也索性「豬吃老虎」,假裝聽不懂豬哥亮的黃腔,或故意回應一些「二二六六」(七零八落)的台語,觀眾樂此不疲,票房始終不衰。

無奈的是豬哥亮被迫失蹤後,這些在台上因不懂台語而常常被「虧」的女星,為了繼續演藝事業,忽然都改行去演鄉土劇了。相反的這幾年豬哥亮主持電視時,面對來打歌宣傳的年輕女星,即使是來自中南部鄉下,父母都是台灣人,也是真的完全聽不懂豬哥亮在「虧」她什麼了。豬哥亮即使勉強用國語跟她們對話,大家也只會覺得他老了、鈍了,粗淺的台語教學橋段也不好笑,當效果與笑果兩者都不再有時,豬哥亮的時代就很難再回來了。

每當我在電視上,看到豬哥亮只能用台語猛「虧」楊秀惠、王彩華這兩位中古女星時,雖然她們依然還是我這宅男始祖眼中的女神,但演藝界如此現實,宅男始祖女神終究難敵宅男女神,因此即使豬哥亮寶刀未老,也給了他全無拘束的舞台,但身旁站的已不是當年假裝聽不懂台語的少女,而是如今真的聽不懂台語的正妹,造化如此弄人,豬哥亮也無力回天了!關於戒嚴時代演藝圈裡的故事,臉書上無法詳述,還請網友們參閱拙作《你不知道的台灣•影視秘辛》。

補充說明:

各位網友:臉書的文章無法寫太長,所以無法面面俱到。我替戒嚴時代的豬哥亮與解嚴初期的吳宗憲說公道話,只是要突顯當年兩蔣語言政策的荒謬。因此,我們要譴責的是這種霸凌弱勢的惡行與心態,而不是集中火力去攻詰某個藝人。(他們也是殖民政策下的犧牲品)

同樣的,對於豬哥亮與吳宗憲長年在舞台上霸凌女性,至今依然死性不改的性別沙文主義,與族群沙文主義同樣應受譴責。尤其是吳宗憲在面對台語腔更重的許純美,砍起來照樣也是刀刀見骨。所以,我要提醒年輕卻激動的鄉民們:

「人類的文明,常是由自己的愚昧與別人的苦難累積而成。我們討厭被歧視,但遇到比自己更弱的人時依舊歧視他。我們討厭被壓迫,但遇到比自己更窮的人時依舊壓迫他。我們討厭恐怖主義,但我們執行反恐怖主義時手段更恐怖。」

  • 6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416 views

6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6First« PrevNext »Last
  1. 簡單嘛~~蔣經國也很哈他~~哈不到就看哪個倒楣鬼約他還順便上報的~就把他抓去關阿

  2. 演藝圈的支那豬很多

  3. 演藝圈的支那豬很多

  4. "父親庾家麟當年娶了京戲名伶張正芬,好友顧正秋帶著同居人前財政廳長任顯群出席婚禮,還被《大華晚報》拍照登出來。王八好做氣難受,小蔣看得到卻框不到,憤而將任顯群羅織入獄" 請問小獎是什麼關係????

  5. 演藝圈的支那豬很多。

  6. 演藝圈的支那豬很多。

Comments -49 - 0 of 6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