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 am - Wednesday 03 June 2020

文林苑我所看到的人性◎天地有政氣

週日 2014年03月16日, 2:5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自拆組合屋 王耀德:不平等抗爭的唯一選擇
2014年03月14日14:07

文林苑都 更案中,被強拆屋的王家人之一王耀德,今上午帶隊拆除組合屋,他隨後發布聲明指,強調拆除組合屋令人傷心,但事件已惡化到無法承受,因此必須果斷下此決 定。他強調,自己不願打腫臉充胖子,不顧一切的放任戰線延長,一力擔下所有難以承受的傷害,最終走向不歸路,他做不來。

擁有2/3組合屋 土地所有權的王耀德,在聲明中指,過年前法院一審裁定,組合屋的存在為無權占有,他認為王家已完全處於劣勢,等著被打贏官司的原告(樂揚建設)提出天價般 的損害賠償,在此危急存亡時,仍有人主張抗爭,加上都更受害者聯盟持續運作的慘痛代價,將完全由他和父親王廣樹承擔;這焦土作戰的代價,他直呼「極度不平 等」。

聲明表示,2月底反擔保金借款目標雖達陣,他心中恐慌卻到了最高點,「一群人未經我同意,擅自幫我向另一群人借一筆我可能要花上 20年才能償還的款項,將這筆錢存進法院,然後以不負任何責任的保證,好像法院是他們開的、法官是他們管的姿態昭告天下,這筆反擔保金一定會返還?」

王耀德說,他很抱歉,因為他沒辦法為了提供都更盟抗爭空間,而樂意背債上千萬、甚至上億,今天若他沉默未來只有三條路,一是像乞丐一樣向社會募款賠給建商,二是向建商跪地求饒放一條生路,最後是走投無路投河自殺。

自文林苑遭強拆以來,王耀德說,有人為了反抗現行制度而來,有人替弱勢發聲,有人為公平正義而來,也有人挺王家,這些他都看在眼裡,他會記得每一顆願意幫助弱勢的善心。

他 表示,家族人員幾乎都願意退一步海闊天空,唯獨他老爸獨排眾議,只為了提供在王家被強拆時、給予全力援助的都更盟足夠的抗爭空間,不能對不起那些援助過他 們的人,對這點他是相當佩服。 遺憾的是,戰況的嚴重惡化和不平等的抗爭代價,讓他再也無法沉默以對,衡量所有狀況後,拆除組合屋變成他唯一的選擇。

(轉貼到此)

文林苑事件是兩年前所發生,建商強搶民地的案子,如果把王耀德比成洪仲丘,當王耀德被司法11次敗訴所凌虐,就跟洪仲丘跳著剝皮八式飽受煎熬的感覺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王耀德可以選擇,洪仲丘則是非要活活跳死不可。拿王耀德打的文林苑官司來比,他已經連輸11次了,我很難想像洪媽媽能撐到第幾次,把洪案一條人命判六個月的,兩次還是三次。王耀德的官司,連輸11次,那就很接近韋小寶看到前鋒營賭錢賭輸回來報告,韋小寶問:為什麼賭輸?前鋒營:小的想已經連開13次大,這第14次絕無可能再開大,

錯了,這第14次還是開大

爵爺,你..你怎麼知道?

欸,別說連開14個大,要連開24個大的,我都看過。

韋小寶隨手拿出骰子,要幾點就丟幾點,不管是一點兩點,至尊還是彆十,通通例不虛發,這分明就是進到人家開的賭坊,遇到老千了。王耀德要是不離場,再多輸個幾次,小命都輸掉也不希奇。

這篇其實沒啥新的心得要跟大家分享,就是把兩年前寫的文林苑文章,挑一篇有點代表性的,可以顯示我又如何未卜先知,鐵板神算的,給自己加油打氣一下,閒言休贅..

文林苑事件唯一的贏家

2012/04/02 18:41

日昨看政論節目,主持人董智森和名嘴陳揮文要幫郝龍斌緩頰,陳揮文說郝龍斌依法行政做得太好,太對了,不拆才要叫他下台。卻在CALLING電話問他是依哪個法,是依照憲法嗎,之後閉了嘴。而董智森說,輿論最矯情,當初郝龍斌搞都更獎勵,大家不是都誇讚, 咄!看過這篇一年多前寫的北市都更兩倍容積獎勵 救經濟?要掰再去掰。還有,今天以及明天,這批人照樣會跳出來說,油價漲得對,電價漲得太好了,輿論真矯情;過去喊漲不也是都誇讚。這是人性,心理防衛機轉啟動,罵不死他,罵也沒用,不如加入他,還能分點好處。在白曉燕命案,有個女子給陳進興強姦完,就當他的禁臠,白天外出買吃,打探消息,晚上被姦,是俗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典型徵兆。剛剛看了下午的新聞,和聯合網眾格主的文章,好險沒看到有人給馬總統漲油價電價,搞惡性通膨,率獸食人,搶奪老百姓實質消費力的強盜行為拍手鼓掌,但是,還是有好幾篇,對文林苑事件背後所代表的真實含意,仍舊纏夾不清,這裡只好就所看到的一些謬誤,簡短加以批駁,

網路瘋學生版 理性論三方小錯一 篇署名由成大都市計畫學系大三學生張志祺所寫的「文林苑事件/學生觀點:三方小錯造成悲劇」,不僅點閱的人多,分析文林苑事件始末,用詞淺顯易懂,理性 地從法律、社會各層面探討文林苑都更案,光是一天之內,已經轉載超過1萬3000多次,除了引發正反意見在臉書上交鋒,甚至連北市府官員也注意到這篇文 章,對於文章內容多所稱許。

我看了,這是一篇爛文章,建議大家別去看。其中談到王家的部分,簡直可以說是建商說帖的學生版,文章說王家說不參加不行,還要去開會投票,現場給人家36比2,95%強姦5%的才算,絲毫沒有半點憲法與人權素養,我說這叫

有的學生抗暴,有的學生幫兇。

還有這篇文林苑事件的最大輸家, 這位格主長居民主先進的歐美國家,可是這一會兒,他也胡塗了,他說這個事件,我們輸掉的是法治?欸,這是斯文版的陳揮文。我認為,我們真正輸掉的,其實是 憲法的根本精神。是人性的道德感與價值觀,是從盧梭,傑佛遜以降,所倡導的天賦人權啊,一早我在查詢『自由的代價,在永恆的警醒』這句話是誰說的時,從維 基百科傑佛遜傳,看到以下一段話,

傑佛遜相信,人皆擁有「某種不可轉讓之權利」。也就是說,無論政府是否存在,人所擁有,不可創造、奪取、或轉讓的基本權利永存。傑佛遜對於自由的解釋最受重視,他將之定義為「正當的自由為,在其他人據相同權利劃定之範圍內,依我等之意願暢行無礙。我並未加述「合法範圍內」,因律法通常不過是專制獨裁者之意圖,而律法的確就是這樣侵犯個人權利。

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翻成白話,真正的自由,就是相關的兩造,把身分互換,可以依自己意願暢行無礙之謂。這句話很困難嗎?

你的自由,若是搶我的房子,那我是不是也能搶你的房子?

因此,傑佛遜認為,因為財團有龐大的勢力,所以當財團與人民的權力發生衝突時,政府理所當然要站在人民的一邊。從文林苑事件,我們看到郝龍斌的台北市政府,是站在誰的一邊呢?

至於社論-預售屋制度是「居住不正義」的導火線,那就根本不值一駁,為賦新辭強說愁的,我把它叫做看到駱駝,以為是馬背腫。這次的文林苑事件,真正的原因,就是當郝龍斌一聽營建署決議叫他排除王家之後,發揮軍頭之子,大帥的本色,啥?排除王家?沒問題,我馬上派1000個兵去把王家永久排除掉。

有個網友在拆爛王家吃大餐 郝龍斌心痛還是肚子痛?看 了這段話「左想右想,總覺漏了一段,因為鳳天南逼鍾家剖了小三子,要縣太爺關死鍾阿四,成功的土匪強盜去鍾家土地,好給他新娶的姨太太蓋新房,大功告成之 後,正在自家豪宅設宴款待京城派來的侍衛,這段怎麼可能漏,怎麼會漏?啊哈,果不其然,歷史總是會以驚人的相似性重演著,」留言說,

漏了這一段啦:價值兩億或五億祖產被拆的呼天搶地,而祖墳被判佔據國有地的,月繳幾拾萬保費的卻一聲不吭,清廉愛鄉的在野黨死到那裏去了?

我回答他:『有一種會在旁偷偷的說:鳳老爺這次也幹得太過火了..梁文傑:都更是非 要長期判斷 (註) 每個都更案對與錯要經過長時間判斷,謹慎以對。王家被拆後,梁文傑在臉書發文,指台北市中山大同區有三件類似的案件,每一件都金額龐大,都有多年的恩怨情 仇,需要花非常多時間分辨雙方真實與謊言。他話鋒一轉還說,文林苑案拖了好多年,王家一定曾向選區所有議員、立委陳情,這些人對案情了解一定比他深很多, 很多事也不是他一個「外地人」能知道的。他說,若時光退回廿年前,他會看了「懶人包」就去現場和警察衝撞,但他現在不會。

嗯!在野黨還沒死,只是逐漸老了。

在金庸飛狐外傳裡,有兩種鄉愿,一種被動消極,如上所述,另外一種主動積極,在金庸的飛狐外傳中,胡斐幫佛山鎮鍾阿四慘死的小三子出頭,要剖鳳天南獨子的肚皮查找鳳凰肉。周圍的鄉紳,你一言我一語:

「唉,哪有甚麼鳳凰肉?」「鳳家很有錢,怎麼可能偷吃你甚麼東西!

胡斐說:「我先開了鳳天南獨子肚皮,找不到鳳凰肉的話,就肯定是你們家的小孩偷吃的。我再一家一家小孩的肚皮逐個剖開來查。」

鄉紳們立時住嘴。今天,我沒有胡斐一般的高 強武藝,只好聽任這些鄉紳或是名嘴,格主與學生,在那邊胡謅一通,放言高論。把簡單的事件,東拉西扯,妄圖亂人耳目,惑人心智,卻也不用怕自家的房子,被 胡斐一家一家,逐個剖開拆光拆爛。這種人,不,這兩種人,是一般的鄉愿,他們就是文林苑事件裡,唯一的贏家。咄,是在任何事件裡,也總都能贏的贏家,

畢竟,他們又有啥好輸的呢?.

故事愈來愈完整,隨著主角們逐一出場,歷史果然總會以驚人的相似性重演著,這裡,我們把郝龍斌惡行惡狀強拆王家的強盜行徑,比擬成鳳天南收買的縣太爺威逼鍾家強取土地,本來鳳老爺出價五兩銀子,鍾家不賣。「那給你十兩,不能再多了」鍾阿四說:「鳳老爺,你給我一百兩我也不賣,銀子會使盡,但有這塊地皮,努力刨刨土,種點菜,總有一口飯吃」

這一段,鄉紳們說,呀,鍾家真是貪得無厭,還要100兩銀子咧。

郝龍斌聽營建署要排除王家,隨即刨了王家後,正在設宴慶功,卻給胡斐一般的仗義學生逼到出面道歉,承認自己有錯。然後,一看到胡斐走 了,回頭就痛下殺手,殺光鍾家滿門。喔,這裡是馬英九在四月一日,一口氣調漲汽油三塊錢,哈,剛剛殺了台灣一堆小屁孩,看到他們大排長龍在叫跳,好玩,好玩!

馬基維利說:統治者殺人,要一次就給他死。鳳天南的故事,還沒說完…還有,在現實世界裡,沒有胡斐。

(轉貼到此)

這篇文章在兩年前貼出後,台灣社會陸續發生幾件事,第一,是央大認知所所長洪蘭看到文林苑,嚇得寫了一篇【別讓我們生活在恐懼之中】,不過馬總統一點都不鳥。

第二是陳文茜也寫了一篇【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談的是居住正義,年輕人買不起房的事,可是在文林苑事件當下,她卻是痛罵年輕人真沒公民素養的唷..(按:陳文茜的公民素養?)

第三,寫作【文林苑事件的最大輸家】的這位格主,原來也是寫作【洪案的死刑和無期徒刑】的那位華裔旅德人士,這種人的心態還蠻有趣,蠻值得探究的。

第四,社論-預售屋制度是「居住不正義」的導火線,則是讓我拿來戳破在報上大聲說:「已經有人住的房子,還會有人買嗎?」承審吳乃仁與洪奇昌台糖售地弊案法官的大雞規,從而使這兩個民進黨真正犯了倒楣罪的大老,臨進大牢前被緊急發回,這可說是台灣爆爛司法史上史無前例的事,值得大書特書,給自己再加計一筆。

這裡補充說明一下,文林苑王家房子還沒給拆,建商就把地劃成美輪美奐的大樓,預售屋也全賣個精光。我在台灣阿Q新作【文林苑王家終於醒了!王家已是棋子!】留言說:人還活著,器官就都被分光了,好像在演【絕地再生】,王家真正該明白的是台灣人只是馬英九這個國民黨政府的人彘,連棋子都不是。

第五,梁文傑說「都更是非 要長期判斷」,則是感謝BlackJack兄幫我做了註解,請參【舔梁文傑也不是這樣舔的:談永和大陳義胞村267億都更】。

第六,就是說王家要兩億還是五億,結果現在變成是建商要的(兩億或五千萬),洪媽媽也差點被抹成要一億,真的拿了一億的江媽媽,江國慶的冤案怕是永遠難見天日囉。

最後,鳳天南的故事永遠講不完,而有滿腔熱血,台灣的年輕人啊,咱這裡從來不乏鍾阿四與鍾四嫂們,但是過了兩年,我可以肯定的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胡斐。

.

後記:剛看【讀「文林苑」案王耀德先生聲明有感】 給那位格主留了一個都更的案例,轉貼來這,也給來我這兒的網友見識見識,大家別以為王家要是乖乖簽約不就好了?殊不知台北土地在馬英九跟郝龍斌搞啥美河市 太極雙星炒地皮後,已經進入老子說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的情境裡,王家的例子是他人以強暴脅迫或他法強取王家房產,這個呢,注意喔,這可是簽了合約 的..

都更信託2年後…房子得法拍!都 更信託學問大,住戶一不察易吃虧。有住戶指控有業者為推動信義區松山路、永吉路一帶的都更案,先借錢給住戶並以信託方式,要求對方擔任都更案的申請人,強 調2年內免利息。未料2年時間一到,住戶想要賣屋還錢,發現房子產權不在自己手中,僅能面對房屋即將被法拍的命運。對此,瓏山林建經公司顧問王台生以律師 出國,不願多作回應,強調簽約過程一切合法,雙方也是你情我願。

再說一遍,這個還是有點兒人味有簽約的,王家那個連簽約的都沒。

2014/03/15 23:4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