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 am - Sunday 25 October 2020

台灣距自主國防愈來愈遠◎新新聞

週三 2011年06月15日, 2: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9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0318144430
【封面故事】台灣距自主國防愈來愈遠

拉艦案後遺症,軍方喪失勇於承擔任事精神

曾經,我們的海軍表現出滿滿的企圖心和創造力。但是現在,整個國軍一切自保為上,「凡事找老美,一切走軍售」,坐等美國釋出的軍備,這樣的建軍模式,台灣距自主國防只會愈來愈遠。

崔力行

民國八十年,我國向法國採購六艘噸位較大、性能較佳的拉法葉級巡防艦。這樁突破美國長期壟斷鉗制台灣國防武器來源、並在歐洲實質發展政治外交關係的重大軍事採購,事後發現裡面牽涉龐大的佣金,流向巴黎、台北甚至北京的政治高層口袋。
雖然放棄韓國蔚山級巡防艦,改購法國拉法葉級巡防艦,純就軍事和外交層面,是極佳的轉折。但結果顯示確有骯髒的金錢糾葛,加上八十二年底負責軍事採購的海軍上校尹清楓浮屍海上,是否與拉法葉案有關,迄今不清不楚。此一當年重大轉折,反而造就了台灣政壇與社會紛紛擾擾二十年的重大篇章之一。
我方根據當年採購拉法葉艦簽訂合約裡的排佣條款,向法國索賠,經過長年訴訟終獲勝訴,如果順利將可獲得數百億元新台幣的賠償。然而拉法葉案對國家的傷害,恐怕不是這「區區」幾百億所能彌補。有形無形中,它斷送摧殘了這一整個世代職業軍人原來擁有的銳意進取和自信自尊。加上政治人物操弄檢調,司法追查弊案揭起的腥風血雨,更讓整個國軍喪失勇於承擔任事的精神態度。
試從六艘拉法葉艦八十年代陸續返國服役之前、之後,海軍的種種面貌,分析觀察海軍軍人體現在建軍備戰上的行為模式,不難得到這個結論。

空有匿蹤,武器戰力不足

祇要稍微注意國軍發展就知道,六艘法國造的拉法葉艦,從民國八十四至八十七年間陸續回到台灣服役,到今天為止,原來什麼樣,十五年來還是什麼樣,幾乎看不到什麼性能提升。最為人詬病者,是軍方的不作為。
拉法葉問世當時,匿蹤(stealth不易被偵測)科技層次獨步全球,至今仍然位居世界領先集團。就連近十年急速追趕先進海軍的中共,也不過新建數艘具有類似或接近匿蹤性能的軍艦。可是檢視拉法葉艦上貧乏的武器系統,跟它領先的匿蹤性能明顯難以匹配。
受限於法國不願一併出售性能較佳的防空飛彈,急就章的做法是回國後由海軍自行在艦首加裝四枚美製海欉樹Sea Chaparral防空飛彈。它是響尾蛇空對空飛彈的艦上發射版,以較為老舊的紅外線尋標器追蹤目標和八公里的有效射程,讓拉法葉艦對抗飛機的能力相對薄弱,尤其當來襲的是一枚目標更小的反艦飛彈時,海欉樹的防禦力幾乎不存在。這時,祇能寄希望於最後一道硬殺防線,可以自動接戰的方陣式六管旋轉快砲近迫系統,希望在電光石火間以彈幕擊碎來襲飛彈。
然而,中共已經部署多種型號的超音速反艦飛彈,以方陣系統迎擊攔截的公算再次急劇下降。最後,祇能靠「軟殺」的電子反制、熾焰彈幕和雷達干擾絲來引誘來襲反艦飛彈找不到目標了。於是,我們常說拉法葉艦有匿蹤能力,卻很少提到它防空能力不足的致命缺點。這種令人尷尬的狀況,竟連續十多年沒有改變,難道不令人奇怪?孰以致之?
這當然就是尹清楓命案及拉法葉等軍購弊案的後遺症。

武三戰系,規畫令人讚嘆

多年來,海軍不是沒有研議各種方案以取代海欉樹飛彈,填補防空戰力空隙。但卻沒有人願意承擔責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作祟,包括法國的西北風Mistreal、紫苑Aster,美國的公羊RAM,我們中山科學院自己研製的天劍二型等各種艦載防空飛彈,全遭擱置,虛度青春十餘年,毫無建樹。
再回頭看看尹案、拉案爆發之前的十多年期間,也就是中美斷交前後,我們海軍表現在同一種事業上卻是滿懷企圖心和創造力。海軍裡一群專業又具野心的將校,自民國六十年代起接續實施三個「武進」計畫,引進美國和以色列的科技,將二次大戰等級的美軍中古驅逐艦,換上新式飛彈兵器與作戰系統,戰力脫胎換骨。此外,海軍到荷蘭買回兩艘海龍、海虎柴電潛艦,到德國以中國石油公司的名義買回四艘先進獵雷艦,到義大利買回一艘海洋測量艦,在世界海軍史上堪稱一大成就。
其中最值一書是採取分散式電腦資料鏈路架構的「武進三號」作戰系統,可以視需要添、換各個分支作戰裝備,而又能與全系統連成一氣,不論在當時甚至三十年後的今日,都堪稱世界一流。更當裝配了武進三號戰系的陽字號飛彈驅逐艦因為艦身和動力系統老舊而汰除後,拆下來的武三戰系,近年還被裝上諾克斯巡防艦和錦江級巡邏艦,強化了前者的區域防空戰力,增添了後者的雄風二型攻船飛彈海上打擊戰力,實在令人讚嘆當初規畫研發武三戰系的高瞻遠矚。

盛極而衰,軍人自尊崩盤

緊接著海軍不稍息地推動建立「二代兵力」,向美國買到派里級飛彈巡防艦的藍圖,由高雄的中國造船公司「國建國造」;同時又基於政治外交突破考量,向法國爭取到拉法葉艦。各項計畫如火如荼展開之際,基於軍方行事保密的習性,無可避免帶來龐大金錢利益和舞弊空間,招惹不法之徒上下其手鋌而走險,並以學長學弟、同僚故舊發展成內神外鬼關係,終於在八十二年十二月演成尹清楓命案,成為盛極而衰的轉捩點。國人驚覺,軍方彷似無案不弊,購案機密文件大批大批出現在軍火商辦公室,職業軍人的專業信賴度跌到谷底。面對輿論大壞,職業軍人的自尊自信也近乎崩盤。
這還不夠,同時政壇上演國民黨流派李郝之爭,李登輝主政八年中,軍系不少建軍購案,遭到政治干預,其實拉法葉購案就不乏李郝鬥爭的硝煙味。等到揭弊起家的陳水扁當選總統,宣示「不惜動搖國本」也要追查尹案、拉法葉案,以民進黨大老康寧祥為首的監察院五人小組大張旗鼓完成調查,很具爭議地將參與的海軍將校如雷學明、姚能君等移送法辦。而檢調機關更有在證據薄弱情況下,硬將將校收押起訴。
縱然報章輿論不乏期期以為不可之聲,但過程中監院、檢調似乎拿著陳水扁總統的尚方寶劍而一意孤行,炒熱追弊查辦氣氛,置當事人基本人權於不顧。如此連番轟擊,軍人僅存的一點企圖心慘遭一錘打死。於是不僅海軍,整個國軍一切自保為上,不作為的結果,「凡事找老美,一切走軍售」,坐等美國釋出的軍備,這樣的建軍模式,直到今天還深深植入在職業軍人腦海,台灣距自主國防祇會愈來愈遠。□★ 2011-06-15 12:30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9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