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我反服貿,鎮暴警察說要我的命

週一 2014年03月24日, 2: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189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324凌晨,台灣行政院外有抗爭民眾被打到頭破血流。攝: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 作者:323行政院反服貿公民 】

我不想轉移焦點,但一邊哭還是要把過程跟大家說,因為我真的很生氣,很生氣。

我們從3/23晚上7點,佔領行政院廣場,這期間就是和平理性的喊話、靜坐,從12點開始就一直有警方要攻堅的消息傳來,聽到擋住北平東路大門的同學被帶走400人,我們在場內的人一直很緊張,也很疲累。

4點多的時候,跟我所在區一直對峙的在中山南路廣場內側警力開始增加,糾察要大家做好「不合作抗爭」的基本動作手拉手往後躺,但我們很快就被鎮暴警察包圍了。我一直聽到哭聲,鎮暴警察一開始就拿方盾砸我的腳,不斷叫囂恐嚇罵髒話,我很冷靜,一直喊著「退回服貿,捍衛民主」,一直到我被警察拉開人群,丟到警方圍成的人牆之後,我開始害怕。

現場很多人嚇壞了,不敢講訴求,一直叫警察後退,我不斷喊訴求,一名警察因此不爽,跟同伴說要先把我處理掉,我以「不合作抗爭」原則,全身放軟,不讓警察順利把我搬走。

我被丟進警方圍成的人牆中,我試著不站起來,讓警方用更多力氣處理我,但是四面八方的人都用腳狂踹我,我完全無法反抗,整個人縮在地上,雙手護住頭部,死不起身,然後我被警棍打中大腿,我站起來了。

我好生氣,我對著警察的臉大喊訴求「退回服貿」,這時一名員警轉身拿警棍對我衝過來。他操台語對我說;「幹你娘,你在講看看,我打給你死。」

我轉身逃走,警棍沒有正面擊中我的肚子(要害),我逃離警察人牆,看見有另一些群眾仍手拉手抗爭,立刻加入他們。這時候噴水車開進來,我們往後躺喊口號,水柱直接對著第一排排頭的臉往另一邊掃射,水柱衝著我的後腦杓,我好冷,全身濕透,然後我看見一個跟我同一區的老人被丟出來。

老人年紀很大,一直哭一直哭,但嚇壞了癱在地上起不來,警察以為他還硬要賴在地上妨害公務,不斷推他踹他,我完全失控了,我對著警察大喊:「他是老人欸!他是老人欸!!!!!」,然後警察竟然想要用警棍把老人再次架回警察人牆,我心想不行,於是用雙腳把老人死命夾住,後來老人被拖走了。

我在另一邊的地上看見兩灘血,鮮血,我突然明白警察拿警棍朝我衝過來說要我的命,不是在開玩笑,我若沒死也只是因為警棍太鈍罷了。

我被警察推擠到出口,有個女生昏倒在地上,我對著警察大喊:「有人昏倒了!!!!有人昏倒了!!!!!」

「叫救護車!!!!叫救護車!!!!」

警察當著我的面把女孩扔到旁邊的草叢,我生氣地把他的手撥開,對他說:「拿開你的髒手!!!叫救護車!!!!」他不理我,他說沒辦法,救護車在外面,我說:「讓救護車進來!!她昏倒了!!!」,他不理會,叫我把女孩抬出去,我只好跟一位同學合力把女孩抱出大門。

我知道這是鎮暴警察的攻堅策略,因為裡面幾乎每個人都受了傷,只要讓救護車一直在外面,我們就一定必須走出大門,這個攻堅計畫告訴我,對警察而言,完成任務比拯救人命還要重要!

陸續有人從大門被扔出來,好多人哭得好傷心,他/她們嚇壞了,我們真的不知道警察會下這種重手對付我們,我們完全沒有武器,只有肉身,我不斷安慰走出來哭慘的夥伴。

突然,有人叫住我,是所上的同學,他一邊哭一邊發抖,問我:「為什麼會變這樣?」我一直很冷靜,冷靜走到醫護站看傷勢,冷靜走到停車處,冷靜騎車回家,但一走進家門,我就在也無法冷靜了,我想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原諒台灣警察了,我想著前幾天的抗爭活動,我們對警察說辛苦了,幫他們加油拍手,我就好氣好氣,我好不甘心!!!

我真的好不甘心!!!!!!

我好累,我想好好睡一覺,我一定會回到街頭!

2014-3-24 12:27:08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893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感謝你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