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4 am - Saturday 26 September 2020

非首謀 學生衝政院第一時間 魏揚沒到場

週一 2014年03月24日, 9:5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5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非首謀 學生衝政院第一時間 魏揚沒到場

被檢警聲押的魏揚(藍衣者)在佔領行政院第一時間根本不在現場。(余志偉攝)

佔領政院行動總指揮、清大社會所學生魏揚24日在檢警完成偵訊後,認為他涉嫌公然聚眾、毀損、妨礙公務及竊取文件等6項罪名,向法官聲請羈押,魏揚委任律師顧立雄、尤伯祥傍晚帶著2名清大社會所學生出席聲押庭為魏揚作證,這2名學生是魏揚清大社會所碩二班同學,且在23日晚間6時40分才和魏一起從新竹坐客運北上參加抗議行動,當晚間7時許第一波佔領行動展開時,魏揚其實人還在車上,來不及抵達政院現場,更不可能及時參與佔領政院辦公大樓的行動。

23日晚間7時30分左右,數百名學生轉往行政院展開佔領行動時,清大社會所所長姚人多也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關心學生們的安危,因為魏揚等多名參與佔領政院行動的清大生均是姚的學生。昨日他知悉魏揚遭檢方偵訊、聲押,急著赴保一總隊和台北地院了解魏揚情況,他表示,檢警根本是刻意羅織魏揚莫須有罪名,因為魏揚在佔領政院行動第一時間根本還沒有到場。

魏揚24日清晨遭警方當場逮捕,並上手銬載走後,學生義務律師團隨即由律師顧立雄、尤伯祥和朱芳君為魏揚辯護。魏揚被警方及檢方偵訊時,全程有律師團陪同,之後檢方聲請羈押,律師團特別請23日晚間和魏揚一起北上參與學生抗議行動的2名清大社會所學生,擔任魏揚聲押庭的被告證人。

學生們陳述,魏揚23日當天傍晚人在清大,和2名同學晚間6時40分才一起自新竹搭乘客運北上,直到晚間7時30多分知悉部分同學已佔領行政院,魏揚當時人仍在車上,客運甫進台北市區而已,時近晚間8時,魏揚才抵達行政院院區內,也因此魏揚23日整個下午人不在台北,不僅不曾參與下午策劃攻佔行政院的決策會議,甚至根本來不及參與第一波學生衝入行政院的佔領行動。之後優勢警力進駐,把政院大門圍住,魏揚甚至站在政院大樓外和保警對嗆,因此他根本不可能在之後進入政院辦公室內毀損或竊取文件。

魏母:魏揚自承總指揮 為hold住現場

不過,檢警堅持魏揚在佔領政院行動現場手持麥克風,自承是行動總指揮,因此認定魏揚是此次學生佔領行動的主謀。但魏揚的母親楊翠說,實際上,魏揚不曾參與當天下午的行動決策會議,他只是在知悉同學們的行動後,才在臉書上一起號召同學參與,並非第一時間聚眾、到場者,魏揚只是長期參與抗議行動,早已為學生運動的領袖成員,當他抵達政院現場已有部分學生攻入政院辦公室內,為穩住廣場上學生情緒,他毅然決然拿起麥克風,向大家宣布他是總指揮,現場的一切行動法律責任由他承擔,這無非是為了「hold住現場」,警方不應不分青紅皂白地就將他認定為首謀。楊翠說,警方根本是不管證據,只為了胡亂抓了學生運動的熟面孔魏揚當「替死鬼」。

對於檢警對魏揚有關妨礙公務的指控,楊翠更喊冤說,從魏揚受傷的部位就可以清楚看出,「魏揚根本沒有打人,而是被打」。魏揚告訴她,當時有20多位鎮暴警察包圍他,他們均手持盾牌推擠他,在學生標榜和平非暴力行動下,魏揚只能以雙手交叉護胸,但鎮暴警察仍持續推他,因此楊翠上午看到魏揚時,他雙手手背都被警方的盾牌壓傷了,而非手掌受傷,顯然魏揚並未出手推警,而是以手背護胸,所以這只是魏揚的正當防禦行為,根本談不上妨礙公務。

司改會號召逾30名律師,包括高涌誠、羅秉成等,一起到北檢聲援魏揚,痛責檢方濫權,為何非押不可,難道是要對誰交待?高涌誠指出,學生的抗議、佔領行動根本不到被羈押的地步,檢方提出聲押的作法,真的非常離譜。如果檢方真的要一視同仁,就應連警方在政院驅離學生的過當作法也一併蒐證、偵訊才是,否則檢方選擇性辦案,不過坐實了檢方自失司法官立場,自甘淪為行政官。

全文網址: 非首謀 學生衝政院第一時間 魏揚沒到場 | 政治 | 新聞 | 風傳媒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news/detail/5deda23d-b35a-11e3-a29c-ef2804cba5a1/?uuid=5deda23d-b35a-11e3-a29c-ef2804cba5a1#ixzz2wtpPYCZ6
蔡慧貞 2014年03月24日 21:4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5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