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3 pm - Thursday 03 December 2020

張懸:不服從是新的公民義務

週三 2014年04月02日, 2:0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6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0157323_637930626280812_428481133_n

台灣反服貿運動持續,當地創作歌手張懸在facebook專頁發表文章〈不服從的愛〉,與樂迷分享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意義。

她認為練習不再服從是一種公民新義務,不讓不該服從的人們成為「令人追悔的瘡疤」,直到政府運作出現真正思維與施行上的質變為止。

全文如下:

〈 不服從的愛 〉

學會必要的不服從。

當服從已無法作為生活的衡準,
也只是失去或幫忙去曲解權利與義務,
劃分著,所以分化著處在同樣處境的不同群體,
在我們誰都自認關心社會與自身利益的身分上,
不服從,
在每個年代中都有在關鍵時刻的必要性。

而關鍵時刻,就像迫害一樣,
文明社會沒有誰擺明了在迫害你,是不?
文明社會裡的權勢都有完美的發言人,和附加的公益付出。
於是,迫害變得比戰時和集權制度時模糊得多。
所謂關鍵時刻需要的公民不服從,
也因為 “到底何時是關鍵時刻” 而讓人遲疑。

對我來說,我生長的這片土地,
沒有任何一天是公定關鍵時刻日。
但若是我們開始往前後去看,

民選制度後的台灣在經過十多年後,
這一代可以是關鍵時刻。
對我們自己,
我們的一生都是關鍵時刻。
(因為你沒有另一個一生可以用來完成今生了)

爭論葷素,爭論死刑,
爭論土地與開發,
文化和管理,
讓每個人都容易厭倦於”自己可能是個共犯”這樣的憂慮。
那麼,讓我們因為可能就是個共犯,
所以重新定義共犯的另一種解釋吧-

我們是可以停止已有與將有的惡質運作,
各處各種的公民。

眼前公民停止服從,不是挑戰法律,
而是挑戰法律中的陋習與遺落。
身處其中的我們,
才有力量改變包圍著我們的這樣一個社會,
和其中運作的一切。

不服從的公民,與暴民之間,
甚至不需要知識與資訊,我們一定能夠分辨。
一個人的不服從,可以是高傲的知識份子,
可以只是某件事的倒楣鬼,
可以只是無法字字珠磯訴說著的窮苦人。
他們所遭遇的事件也許萬千種類,
一旦這些事情的背後直指著同樣一種法條的缺失,
同樣一種對於人權的背棄與行事上的便宜,
比起固有的教育帶來的觀念-
順從帶來照護與平安-
練習不再服從就是一種新的義務。

寫在工作和潮水般湧來各種要求的午夜,
我常在想,我的不願服從,
一路從中輟生到怪歌手,
到如今彷彿是個人形立牌。
放在每個人生中的階段,即使表達方式成熟了些,
背後的念頭對我來說還是一樣的,
但對於每個旁人來說解讀都是那麼不同…
此刻,除了被信件與各處的傷心事淹沒,
我還在深深地思考
目前像人形立牌的我能為這些苦難做些什麼。
今夜,我能做的
是用盡心意對著各處的你/妳說真實的話。

請更固執,將自己謀生與擅長的事情做到最好,
然後請你/妳因為盼望沒有隱憂的生活,
所以練習不再服從,
不讓不該服從的人們成為更多社會中令人追悔的瘡疤。
直到我們不再被各個擊破,
直到我們的政府運作出現真正思維與施行上的質變。

不服從。
公民的不服從。
這份”新的義務”,
將讓我們不再需要靠服從而平安。

張懸敬上懸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6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