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6 pm - Monday 24 February 2020

台商淚總匯:赴陸辦學 逃亡3千里偷渡回台

週三 2012年12月26日, 9:2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2 Comments
  • 128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投資中國紀實 / 林志升體悟到:「去大陸投資不管政商關係多好,都是死路一條」,經歷過痛苦的心境轉折後,他從「不政治」變成熱中政治,想藉此揭穿共產黨謊言、救台灣。(林志升提供)

(大紀元記者張台馨、賴月貴台灣報導)台商林志升享譽台灣補教界,是日本名城大學的法學博士,看似精明果斷的人,卻也創下第一位台灣人「要從中國大陸偷渡回台」的紀錄,戒嚴時期的台灣只有聽說陸客偷渡來台,或駕機投奔自由的故事,林志升卻是從中國出逃,逃亡3千公里,渡海搶灘金門回台。

林志升原來只是抱著「不政治」的態度,然而一個不想當「台奸」出賣台灣的人,在中國卻成了階下囚,這時他才恍然大悟,所謂的「政經分離」從來都只是中共的幌子,是台灣人一廂情願的想法。

經歷過痛苦的逃亡,心境轉折後,林志升熱衷起了政治,他認為,如果搞政治能揭穿共產黨謊言,能救台灣,有何不可?於是,他大力奔走提倡「台灣民政府」的政治理念,顛覆民眾既有的思維模式,規劃一個理想國的美麗藍圖。他說:「台灣人,醒醒吧!不要被中共併吞。」

或許有人未必贊同林志升的政治理念,但他的故事卻是真實的,值得所有台商作為投資中國的借鑑。

—————————————————————————————–

雄心萬丈赴上海辦學校

滿腹理想赴中國辦學,想以教育方式改變中國人,卻慘遭滑鐵盧,林志升自我調侃說,這是真實故事,不要以為是誇大的肥皂劇,希望後繼者不要再花大筆學費去親身經歷……

林志升的舅舅是台北市「學文補習班」的創辦人,林志升自初中一年級開始就在舅舅的補習班幫忙印考卷、掃地。即使是就讀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高雄醫學院藥學系的寒假、暑假期間,都在補習班打工。

有了補習班的任教經驗,28歲時,林志升以新台幣80萬元創辦台北市「學文補習班」,開始了一連串補教事業,八年後,林志升以新台幣1,200萬元賣掉所有補習班,退出爐灣補教業。

結束了補教事業,林志升燃起了辦學校的宏大熱情與目標,在一次因緣際會中,前總統李登輝的一句話:「為何不去中國辦學校,從基本面改變他們?」種下了他前往中國辦學的因子。

無意淌政治混水 只醉心投資賺錢

因赴上海投資設校,擁有一些人脈,林志升受邀當了兩岸談判的配角,兩岸政局詭譎多變,他跟隨謝隆盛副議長,代表李登輝赴北京密談,其後,也參與了國共兩黨(連戰代表和中國代表)在日本的密談,政黨鬥爭中為己為私、可怕的醜陋嘴臉,讓林志升心寒,對他衝擊很大!

林志升很慶幸自己只是配角,否則不知哪一天一不小心就陷入泥沼,當了「台奸」,出賣了台灣都不知道,政治真的不是他想玩就能玩的!

但是也因為多次陪同謝隆盛參加「談話」,林志升和中共中央辦公廳的人,成為來往密切的「朋友」,彼此間的互動常常讓他很感動,例如:他太太在美國生產,中央辦公廳裡包括副主任邢運明等4人,專程從中國搭十幾小時的飛機前往探望,讓林志升感到很窩心!

好幾次,他陷入這樣的迷失:「如果抽掉『政治』因素,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但是事實果真如此嗎?林志升事後感慨說,以「交朋友」這個範疇而言,他們稱得上夠專業,他自嘆不如。

林志升也曾想過:「只要將教育辦好、事業顧好,不要管政治如何,有錢賺就行了。」這大概也是一般台商去大陸投資最初、最基本的想法,但所謂的「政經分離」,對中共而言從來都只是一句口號,經濟只是一種手段,政治才是背後真正的目的。

1991年,林志升雄心萬丈,信心滿滿地到了上海,他希望把最先進的觀念、設備帶進中國大陸,創下台灣人在中國辦學的首例。

開辦「上海太平洋職業技術學校」,當時的條件是,林志升出資600萬元(人民幣,下同)購置教學設備、用具,一年交給「上海交通學校」40萬元管理費,一校兩個牌子招生。交通學校提供校舍、辦學一切設施,林則提供從美國進口的奔騰Ⅲ電腦150台,當時美國禁止奔騰Ⅲ進入中國,他輾轉從新加坡轉入上海,帶入最新的教學與器材。

這個合作案直到正式招生後才發覺被騙了,第一:當年職業學校畢業生不准考大學,而且規定上海普通學校招生完,沒錄取的學生才能來念這所學校,注定了這所學校從此沒有遠大的願景,成了三流學校。第二:「上海交通學校」是這所學校的主管,校長由它指派,人事權由它控管,錢卻是林志升出,既沒有保障也沒有自主權。

創立職校被迫停辦 受邀到成都辦學

事隔一年,他花了1,800萬元(人民幣,下同)在青浦買下70畝地,這裡原來是一個未蓋好的文化中心,再花一些開辦費,把學生從「上海交通學校」遷到青埔。林志升把學校問題改善了,卻和上海教育局教委的關係搞壞了。

第一,他改變了學生能上大學的策略,既然在中國中國不能考大學,他就將學生送去美國唸書,每個學生都拿得到簽證,卻犯了當局的大忌,在當時學生是不能隨便出國的。第二,學生遷到青埔,未經當局同意。第三,任命校長的人事權,也不經教委同意,只用報備方式,因為林志升認為他辦的是私校,不需他們同意。

後來,由於出國的誘因,學生逐漸增多,教委擔心影響太大,就以違反職業學校學生不能出國的規定為由,不讓其繼續招生。

隨後來了一位教委辦公室的林姓副主任,稱可以5萬元擺平此事,林志升卻以寧可關掉學校也不屈服的個性拒絕了,就這樣,投入近3,000萬元,花了3年的時間(1991年~1993年)辛苦建立的學校,就被一紙草率的行政命令停掉了。

在1993年《解放日報》、《人民日報》都以大篇幅報導「上海太平洋職業技術學校」創校之事。林志升也因此收到很多來自各地的信,其中有一自稱成都博達電機公司總經理的葉耀鵬,寫了一封長達8頁的信,字跡非常工整,引起了林志升的注意。

大意是說:自1992年起辦了成都匯德中學,但因朱鎔基總理在1993年公佈了對全中國的經濟宏觀調控,所有銀行貸款全部停止,因此校舍蓋了一半,已無現金而被逼停工,若林志升有意辦學,願無條件交出。

林志升當即購買機票前往成都,在成都雙流機場葉耀鵬與其助理小彭接機,葉很有計劃的把成都市的地圖拿出來,指著中央的位置說:「地點就在成都市中心。」林一看,心想,既然是市中心肯定是好地方。

遂驅車前往,車子穿過許多小巷道,終於到了獅子山頭的匯德中學的校址,簡直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這是全成都唯一沒水沒電的地方,高及人肩的雜草、地上泥濘不堪,工程廢料堆得到處都是,現場有三棟未完工的建築。

不防有詐 掉進第二個陷阱

林志升與博達公司董事長劉祖高,總經理李昌健,在當天下午就見了面,他們替林在成都辦學構築了一幅美麗的遠景。博達公司人員說:「以現有的一切佔20%,你林董負責將學校修起來,設備補齊佔80%,董事長一職由你擔任。」當天晚上,新上任成都市長王榮軒和教委主任葉長堅,一起在有名的錦水苑餐廳請林吃飯,見面非常客氣。

由於林志升的財力投入,蓋好了學校,改名叫「成都太平洋學校」,此時卻發現,葉耀鵬竟然拿了房產證去銀行貸款了800萬元,跑到新疆烏魯木齊去開酒吧,直到後來博達公司人員說,林志升欠他們800萬元,他才如夢初醒,大呼冤枉。

到招生時更是招不到學生,原來中國的高中聯考是依重點中學、普通中學順序錄取,連續兩年太平洋學校招生情況很慘,1994年只有7位成績很差的學生來報到。

積德行善 濟助清貧學子提升校譽

情急之下只好請校長到四川一些貧困縣去找成績優秀的學生,提供吃、住、學費全免的條件,此時來了15位,一般稱之為獎學金班,中國則叫「希望工程班」,一方面是希望藉由學生優秀的成績提升學校知名度,一方面也是積德做好事。

中國貧苦孩子的遭遇是很可憐的,有一位學生名叫張飛虎,父親是河邊挖砂石的工人,每月工資75元,張飛虎成績很好,考取重點中學,註冊費卻要300元,父親負擔不起,自覺愧對兒子,喝農藥自殺了。林志升得知後安排張飛虎到他的學校就讀,類似的例子共幫助了300多人。

第二年與共青團合作招來了80位新生,加上30位「希望生」,因為希望生的加入帶動莘莘學子的讀書風氣,在市裡的考試中屢創佳績,逐漸在成都市及四川省打開了知名度。第三年由於國家重點學校的校長張興美到任,招到了200餘位學生,也有30位希望生,學校在一片讀書聲中向前邁進。

林志升當時人住台北,並未長居成都,所以都是回台拿美金旅行支票去成都,交給博達總經理李昌健,由他換成人民幣,支付一切開支,問題就出在李昌健透過學校做帳時,把錢當成是博達公司的投入,反變成林志升向博達借錢。加上博達又自己承包學校工程,更是帳務不清,於是林再次決定放棄太平洋學校。

成都辦4校家喻戶曉 莫名假債權出現

1999年7月25日林志升與博達公司達成協議,將學校以1,150萬元轉賣給一位做電腦生意的曾理先生。但曾先生在付了250萬後,發現劉祖高與李昌健兩人是騙子。

原來劉祖高早就從他當市委秘書長的太太那裡得知內幕消息,那就是太平洋學校的土地政府要徵收。換句話說曾理如果買了學校,將會血本無歸,曾理當然不干。劉祖高和李昌健兩人卻將責任推得乾乾淨淨,要林自己處理。

1998年林志升還買下了成都嘉好實驗學校,合約載明「嘉好」的總債務是2,400萬元,林幾經盤算,還有餘力可投資,且有市長和副省長當靠山,就接了下來。

林志升任命張興美為校長,由他自己組閣,包括財會人員,並整頓學校,調整師資陣容,將一些學歷差、年紀大的解聘,另外找優秀的老師取代;另一方面召開家長會穩定想要轉學的學生,慢慢地一切上軌道,校務蒸蒸日上。

1999年又辦了大學,主要是替嘉好的畢業生安排好的出路,創辦恩立德學院,獲得全國有名院校的大力支持與合作,完成本科或專科學業的學生,將獲四川師範大學本科或專科業者證書,有志於赴國外深造者可到美國夏威夷太平洋大學、日本大阪外國語學院等深造。

2000年林志升繼續接辦「私立星星外語學校」,接手整頓成全國綠化第一名的學校,學校建築采迪士尼造型,彷彿置身童話世界,招收幼兒園及小學生。

4年待在成都,林志升總算闖出名堂,全盛時期共創辦了4所學校,包括成都太平洋學校、嘉好實驗學校、恩立德學院和星星外國語學校;尤其嘉好在成都私校中敗部復活,家喻戶曉,成為人人擠破頭想進的學校。

正當一切邁向正軌,蒸蒸日上的同時,開始有一些人拿著嘉好學校1994~1996的借據(上面雖有學校印章,但經查財務室並沒有這些借款)上門要求給付,其中包括了鄒嘉(原來的創辦人)的弟弟鄒嘉全150萬元、鄒嘉的妹夫趙紅堅80萬元、程雯60萬元等,一批接著一批。

剛開始為了息事寧人,林志升總是交代財務室照付,慢慢地數目超過了5,600萬元,林才覺得不對勁,開始與這些人談可否打折還錢,由9折開始到了最後5折也同意了,這才懷疑這些債權的真實性。

法官進佔學校鬧事 學生不敢來報到

林也曾要求這些人依照合同,去找鄒嘉,但他兩手一攤,說:「我是下崗職工,沒錢。」所以根本無法解決;也曾向法院提出告訴,但雙流縣人民法院根本不受理。
2001年有人建議何不拿嘉好學校的資產去銀行抵押借款還債,經向銀行查清後發現嘉好學校的產權根本不清楚,再一查原來有158畝卻只剩69畝,而且未交地價稅,所以不能貸款。

2001年初有位楊傳宗先生持1994、1995年的學校收據向成都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說學校向他借了380萬元,問他以什麼形式拿給學校,因學校的財務室帳冊只有45萬元而已,又問他從什麼銀行轉帳這麼多錢到學校,他的回答更可笑,他說:「從我家的床下拿的。」

這樣的官司學校竟然也輸了,實在不可思議。楊傳宗還當著學校的律師放話說:「我花了20萬元給法院,10萬元給律師,官司一定會贏,我一定會踏平嘉好。」

2001年9月1日,星期日,雙流法院代表成都中級法院派了7名法官全面進佔嘉好學校的校長室、財務室、辦公室、圖書館。這麼多法官放棄星期日的休息,認真辦公,真令人大吃一驚!

更甚者有兩名法官公然進入教室,因為他們要在當天替學校收學生的註冊費,這一舉動引起許多家長不滿,為了維護子女而與法官們在圖書館打了起來,高三的學生為了護校也與法官打成一團,全校陷入一片混亂。

學生們開始狂吼鬧事,學校校長告知了林志升,林立刻打電話給市政協副主席吳培賢,得到兩點指示:一、以穩定為優先,台胞不可鬧事。二、做好學生工作,學生一切以讀書為最重要任務,不能鬧事。

轉達給校長後,校長召集教師講話,但因法官們蓄意挑起與家長的對立,效果並不好,一直到下午三點,政法委副書記在警車護送下來到學校,法官們才撤出,經過這一鬧約有150名新生及50名舊生不敢來報到,這就是中共官員公然的強取豪奪的行徑。
林志升是醫學院畢業,雖然不是當醫生,但自認頭腦不錯、邏輯性也強,但在中國發生的事,卻一樁樁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被綁架向法院求援 反遭拘留

2002年發生了綁架案,1月5日林志升從住處要到學校,出電梯口時兩個壯漢手持利刃把林逼回住處,其中一個打了他一拳,又摘去他的眼鏡,另一個迅速地拉上窗簾。林志升問:「要錢要命,痛快一句?」,綁匪只說了一句:「請配合。」

之後,綁匪對外打了幾通電話,聽得出來幕後有人指使,又要林叫司機把車開過來,林就利用打電話時暗示他被綁架了,所有林親近的幕僚都聽得出來,只有教育集團總經理張光明一人裝著聽不懂。(事後證明了他是幕後指使者)

綁匪還帶林到一家飯店,有3位投資學校的董事,他們造假了一份100多萬元的假帳,逼林簽字承認這筆帳,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只得簽了,林又被帶回住處。

他猜出綁匪是為了錢來的,而且與辦學有關,於是林對綁匪說:「學校有500多萬元被雙流法院查扣,明天早上,我們一起去法院找法官,讓他簽字,你就可以領到錢。」
第二天早上綁匪一個跟林上車去法院,一個留在房裡,到了法院一位彭宏劍書記來了,沒想到他竟然跟綁匪打招呼,真是傻眼了。

林以字條示意遭綁架了,並要彭報警,姓彭的竟然把林寫的字條給綁匪看,綁匪氣得要揍林,幸好警察及時趕到制止了綁匪,接著到警局作筆錄,做完筆錄彭書記當場以「不履行私立成都嘉好學校之欠債」為由宣佈把林拘留。

當時嘉好學校經法院判決確定的債務是800萬元,法院已查扣了600多萬元,只剩100多萬元沒還,而且還在處理中。更何況綁架案林是原告,法院居然扯到財務問題去,到了這步田地說什麼也沒用了,反正,林被拘留了,當天下午他被送到華陽拘留所,而兩名綁匪卻帶著搜刮的財物在他面前晃著,之後從警察局揚長而去。

這一幕幕像電影情節,卻如實地上演,官兵勾結強盜,林志升說真的是太不合邏輯了,好像懸疑推理劇一樣,旁邊一個個貌似好人,原來竟是同謀的兇手,實在是太可怕了!

遭關押絕食抗議 被迫簽字放棄權利

從種種官兵勾結強盜,如此不合邏輯的行為,林志升得到一個結論,就是:中共常呼籲「一切以穩定為優先」,卻以穩定作幌子行「殺仕紳、搶土豪、分浮產」之實,而台商在他們眼中就是仕紳。

所謂的「邏輯」,是在正常法治社會運作下的思維模式,一個流氓本質的政權哪有什麼合理不合理,反正拳頭大就有理,這是林志升後來才警覺到的,但已經太遲了。
到了拘留所已是下午4點,在法院提不出任何拘留林志升的理由下,他宣佈要絕食抗議,他的持續絕食造成了轟動,所方人員一個個找他談話勸他,獄中男女犯人都對他好奇。

絕食的第三天所方和院方的人開始急了,國台辦副主任張順國、法院戴得軍副院長都來看他,他一概不為所動,此時又拿來接管嘉好學校的文件,要求籤字並威脅若不簽,就會是無限期的關下去,迫於形勢只好籤了。

第四天戴得軍副院長帶來了跟隨林志升11年的老管家,淚流滿面地對他下跪說:「董事長,您受的委屈我們都知道,但您身犯高血壓,又絕食,我們不忍看您發生意外,留得青山在,才有機會報仇。」拗不過這位老管家對他的忠誠,林志升只好恢復進食。

第五天法院的人又來了,並帶了一大堆的文件要林志升簽字,威脅說若不簽字就要關他一年,至此他已無心再為這些事煩心,基本上法院拿來的文件都簽,也不得不簽,但林也聲明在此期間,他是失去自由及自主權情況下所為,都不具效力。

到了元月19日,法院戴得軍副院長及彭宏劍書記拿了一個寫好的「要求保護申請書」要林照抄一份並簽字,若不簽無法保證他的安全,也就無法放他出去,那當然只好籤字了,遂於21日放其回租宿的府邸。

2002年元月23日開始正式對他採取保護,也就是所謂的軟禁。軟禁的方式是4個人分兩班輪流看管,每日上午9點交班,事實上,他們就是負責控制林志升的行動。

被軟禁 水陸大逃亡到金門

林志升雖然被軟禁,但還是有對外聯繫的方式,他買了7個電話號碼,經常換來換去,每天晚上9點就要睡覺,早上6點起床;事實上並不是真的睡覺,而是躲進房間的廁所打電話,他和台灣媒體朋友聯絡都是利用這段時間,對他後來成功逃亡有很大幫助。

林志升開始計劃逃亡的路線,第一站幾經思考及詢問友人後,決定先到重慶,剛好那年世足賽足球賽在南韓舉行,亞洲人更是風靡,使得保護人員的戒備也放鬆了。

一天早上10點多林志升說:「啤酒沒有了,請你們到超商去買點,一個人抱不動,二個人一起去好了!」他二人不疑有他就去了,等他們一出門,林就拎了事先準備好的小包包,搭上一部預約好的計程車,直奔重慶,一路上似乎沒看到追兵,才稍緩一口氣。

這天是2002年6月21日,下午6點多抵達重慶市,為了減少風險他沒和任何人聯絡,確定坐船不需要身份證,他選擇水路由重慶到奉節,再轉到武漢,又搭火車到安徽合肥、蘇州、上海等地。

雖然已經到了上海,但該怎麼回台灣呢?經與友人商量,決定用傳統的大陸客偷渡方式,經過兩天的隱密安排,終於找到蛇頭老大,談妥了價碼,2002年6月29日,他逃到臨海的廈門,然後搭上舢舨偷渡到金門北山上岸。

中途漁夫給了他條破褲子和一雙膠鞋,要他換上,約1個小時後船伕把他放下,要他自行往金門方向走,林志升心想,自己在中國投資了上億元人民幣,竟然只換得這身破舊衣物回來?如此地狼狽,真有說不出的感慨!

然而還來不及多想,後面的船伕已經迫不及待地將船掉頭開走了。後面是大海、前面是淺攤,他沒有任何選擇,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走,走在海灘上到處有碎貝殼刺痛、割傷腳,海灘的沙也會讓腳陷入,絆住雙腳使人舉步維艱。

海風呼呼地吹,眼前一片漆黑,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爬上岸,撐著柱子歇息了一會兒,忽然發現手機閃著黃光,太興奮了!馬上和朋友取得聯繫,請他們報案找金門警察來救援,大約晚上10點多,警察找到了他,他終於獲救了!

林志升躺在金門飯店太興奮了,整夜無法入眠,隔天中午他從金門搭乘復興航空班機回台北,坐在機艙內,望著窗外深藍的海洋,內心真是無比的快樂,重獲自由的感覺真好!

獄中巧遇法輪功學員 感慨與沉痛呼籲

林志升也提到在獄中看到的一件事,讓他印象深刻!入獄一週後,他發現隔壁住的是8位年輕女孩,一問之下原來是法輪功修煉者,她們每天打坐、煉功,表現很平和,林志升問她們為何被關?會不會害怕?聽說寫悔過書就可以被釋放,為什麼不寫?

8位女孩異口同聲地回答:「法輪功在中國是被打壓的,被關不會害怕,沒有錯哪來悔過書?」天啊!林志升第一次看到有人意志比他堅強,不禁豎起大拇指,對自己的恢復進食感到自卑。

林志升為求自己生命的安全,他放棄了在大陸1億5千萬元人民幣的資產,選擇出逃,他逃亡3千公里回到台灣。

其後,他出版了《從中國大陸出逃》一書,是第一本台商對中共控訴的血淚史,熱銷20萬本,震驚當時的台灣政壇、社會。

然而遺憾的是,到中國投資的台商受害案件至今不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而且沒有任何一件控訴案得到妥善的解決,十年前如此,相信十年後仍然如此!

一個個受迫害案例似乎喚不醒台灣人的心,當政者沉迷太深,甚至推波助瀾,讓台商到中國投資前仆後繼,讓林志升憤慨不已。

當被問到,去中國投資應如何保護自己的身家性命財產安全?林志升認為不去投資就是最好的自保之道,其實很多台商在中國已一無所有,但為了面子,寧可忍氣吞聲,寧願虛耗在當地也不願回來,其中一大部分是因為不甘心被坑騙,總想討回公道。

但是林志升認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要壯士斷腕才是明智之舉,才不會越陷越深、越賠越多。

林志升也沉痛地呼籲:「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尤其是台灣人,抱著『同文同種血濃於水』的思維,昧於中國共產黨『假、惡、斗』的撒旦真面目,失敗者前仆後繼,受難者水深火熱;僅用一顆善良的心,是無法在充滿貪婪、殘忍和鬥爭的社會中生存的,台灣人醒醒吧!」(全文完)◇

【台商淚總匯點評】

你不管政治 政治還是會管你

作者:童文薰

緬甸人權鬥士翁山蘇姬的紀錄片《以愛之名》在電影最後有一句發人深省的話:「你不管政治,政治還是會管你!」198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布羅茨基則說:「文學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幹預文學為止。」

究竟「政治」是什麼?開創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說:「政是眾人之事,治是管理,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而「眾人之事」涉及人類社會的一切活動,從文學、藝術、經濟、教育、信仰、家庭、婚姻到生育等等,都是「政治」。

可是有一種奇怪的主張,把政治視為「骯髒的」、「奸滑的」、「危險的」或「陰暗的」東西,把遠離政治視為「清高的」、「善良的」、「安全的」與「光明的」選擇。

這樣的主張一直有不小的市場。家長會這麼告誡自己的孩子,「你要遠離政治」;但矛盾的是,自己卻在街談巷議的時候對於油電費、退休金、勞健保制度、教育改革有強烈的主張。其實,哪一樣不是政治?

台商林志升挾著在台灣補教界的成功經驗到中國辦教育。在1991年的中國,誰不清楚中國的政治狀況?但林志升當時也是「不政治」的擁護者,不須管誰當政,又怎麼當政,只要在中國投資有錢賺就行。

殊不知,所謂的「政經分離」從來都只是中共的幌子,更是「不政治」一族,自我麻醉的想法。

直到林志升被中國的政治一路迫害到必須逃亡三千公里,渡海搶灘金門回台,成為第一個從中國偷渡回台的台灣人,兩袖清風地站在金門的海灘上時,他才放棄了「不政治」的觀念,成為一個戮力揭露中共真面目的積極參政者。因為,如果參與政治能揭穿共產黨謊言,能救台灣,他寧可投入政治。

林志升在中國辦學,這是中共最嚴控的項目之一。洗腦教材與嚴控學生出路,是中共維持政治的重要手段。林志升以自己在台灣成功的補教經驗,搬到中國去照本宣科,或許能夠取得成功,也能夠幫助許多想要勇闖世界的年青學子,可是卻過不了中共當權者的那一關。

林志升在中國遇到的官匪勾結不足為奇,但他的千里逃亡卻是頭一家。林志升的經驗再次印證,政治的清明,是法治的根本,也是保障經濟活動的根本。那些總愛說「政經分離」的當權者,其實是在要求獨佔的政治權。

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的名著──《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一針見血地指出,所有的集體主義社會,從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到史達林的共產主義,都無可避免地會邁向專制極權。

因為實行中央計劃的經濟體制必須有一個小團體(統治階級)決定資源和產品的分配和發放。最後這個小團體將成為踩在民眾頭上的專制極權者,他們所做出的決策,為的只是一小撮人的利益。

於是,民眾就成了極權者的奴隸。簡而言之,如果你「不政治」,那麼大家就走上通往奴役之路,離奴隸地位不遠矣!

人人都說,要創造一個和平的世界。如果我們只管賺錢,總把「政經分離」當成不顧人權、不管媒體壟斷、不管政治迫害的藉口,那麼就像在一條大街上開店做生意,卻不去管街上流氓的惡行,這樣的「和平世界」是真和平嗎?

我們或許可以不管政治,但想想我們的下一代,是否因為我們這一代欠缺勇氣與擔當,最後成為骯髒與獨裁政治的被管理者?那麼,這句話就值得當成座右銘,時時提醒自己:「你不管政治,政治還是會管你!」◇

【大紀元2012年12月24日訊】

  • 2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89 views

2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1.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運動成功-皆是由所有背叛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員組織而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其建國宗旨不能接受任何異己-一黨獨大還把未隨著蔣中正撤退的部隊或是未逃出來的中華民國人民仍然住在中國大陸上的中華民國國民黨都殺光了-一黨獨大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獨立運動成功後加入聯合國的-共匪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者以叛國論-殺無赦! 共匪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將中華民國抄家滅族了-不但使用軟,硬,刁,憨,驚,撇,騙,拐,拉,坑手段洗劫台灣人民-六四不但使用毒氣還開坦克車直輾過靜坐學生身體-竟然還敢自稱為祖國-自稱強盜土匪國還比較貼切. http://www.worldpressphoto.org/photo/2011guangniugn-2
    http://www.epochtimes.com.tw/n88265
    http://www.epochtimes.com.tw/n88368/烏克蘭青年報揭中共活摘器官黑幕.html
    http://www.wetalk.tw/thread-8373-1-1.html

    http://tw01.org/m/blogpost?id=1970702%3ABlogPost%3A1453368
    http://bo.io.gov.mo/bo/i/1999/constituicao/index_cn.asp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http://www.6law.idv.tw/6law/law/憲法.htm 中華民國憲法

  2.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運動成功-皆是由所有背叛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員組織而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其建國宗旨不能接受任何異己-一黨獨大還把未隨著蔣中正撤退的部隊或是未逃出來的中華民國人民仍然住在中國大陸上的中華民國國民黨都殺光了-一黨獨大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獨立運動成功後加入聯合國的-共匪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者以叛國論-殺無赦! 共匪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將中華民國抄家滅族了-不但使用軟,硬,刁,憨,驚,撇,騙,拐,拉,坑手段洗劫台灣人民-六四不但使用毒氣還開坦克車直輾過靜坐學生身體-竟然還敢自稱為祖國-自稱強盜土匪國還比較貼切. http://www.worldpressphoto.org/photo/2011guangniugn-2
    http://www.epochtimes.com.tw/n88265
    http://www.epochtimes.com.tw/n88368/烏克蘭青年報揭中共活摘器官黑幕.html
    http://www.wetalk.tw/thread-8373-1-1.html

    http://tw01.org/m/blogpost?id=1970702%3ABlogPost%3A1453368
    http://bo.io.gov.mo/bo/i/1999/constituicao/index_cn.asp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http://www.6law.idv.tw/6law/law/憲法.htm 中華民國憲法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