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5 pm - Friday 18 June 2021

回顧百年民主追求 周婉窈望為318學運寫歷史

週五 2014年04月04日, 12:1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0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375816_813168558712365_1121835452_n

文/呂伊萱 圖/彭筱婷

下午四時許,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抵達濟南路現場,分享她從臺灣史角度看318學運的心得。她將這段短講命名為「百年追求」,構想來自臺灣史書籍《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她說:「這書的主軸是臺灣住民從1920年代開始,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現在是2014年,離1920已經94年了,一百年來我們如何走到這一步?這個過程延續到今天,非常曲折、艱苦」。

周婉窈以《百年追求》作為引子,第一冊《自治的夢想》主要描寫的是一九二〇年代日本大正時期時,一群留日臺灣學生創辦刊物《臺灣青年》,喊出「臺灣是臺灣人的臺灣」,開啓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先河。周婉窈說,臺灣青年不只是刊名,這群人也以此身份自居,而「青年」這個概念,與在此刊物出版之前福佬話或客家話的「少年」有所區隔,「青年」指的是受教育的公民,不只是年輕人,也是關心國家社會議題的人。「318學運中主要參與的正是臺灣青年,九十年後的現在,我看見有另外一批臺灣青年起來,捍衛我們的生活方式,我覺得這是百年前後相互輝映。」

周婉窈說,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是體制內的反殖民運動,最高訴求是建立殖民地議會,雖然經過十五回請願,最後失敗了,但卻是臺灣最大規模的反殖民運動。加上臺灣文化協會的設立,留給臺灣一個精神、思想上的重要遺產:「臺灣人這個概念,是以臺灣為本位、以臺灣為思考單元」,對臺灣民眾的啓蒙、與爭取權利做出很大貢獻。周婉窈也將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核心內涵與318學運作連結:「當時總督大權獨攬,議會請願運動爭取的就是實質立法權和預算審議權,我們現在還是在爭取、鞏固真正的立法權,這是關乎我們臺灣前途的立法權,應該先立法,再審查」。

對於臺灣追求民主自由的漫長歷史進程,周婉窈認為,民主運動經過一百年還在路上奮鬥,「很大的問題在於戰後巨變」周婉窈分析道,二戰結束時日本戰敗投降,盟軍派中華民國來接收臺灣,當時全球殖民地正掀起爭取獨立的浪潮,但臺灣在思想上受制於議會請願運動的體制內論述,因為殖民地獨立從來不在公共論述裡面,而在1945年八月以後,「祖國」、「光復」等概念馬上被引進到臺灣,「很多人被這些名詞吸引,當其他殖民地追求獨立時,臺灣就接受了國民黨的統治」。

周婉窈以列車過站比喻戰後臺灣的政治情勢轉變:「假設有一輛獨立號開來,很多殖民地被殖民者都跳上去了,臺灣知識份子和民眾看到,恍神之中,列車開走了。接著,又有一輛光復號開來,在對『祖國』不了解的情形下,就被吸引、跳上去了,結果發現搭錯車,要跳下來也沒辦法了。」

周婉窈也提出,330當天林飛帆的最後談話:「臺灣前途由臺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是臺灣自決精神的再度展現。周婉窈說,這個概念在戰後不斷出現,例如1964年彭明敏的《臺灣自救宣言》、或是1977年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發表的《人權宣言》,都是自覺的呼聲。周婉窈也說,像《臺灣自救宣言》還沒發出去就被攔截,當時根本沒有人看到,在追求臺灣民主自由的路上,很多抗爭都被屏蔽、消聲,這個社會根本不曉得。但這個概念一直延續到今天,在330再度出現。

「這條路走這麼遠、走這麼久,我覺得真是非常曲折。」周婉窈提出,這個精神延續的核心是「以臺灣為本位的思考」,這個思考重複不斷地出現,例如這次抗爭中出現的標語「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也是表達命運自決的決心。

周婉窈回想學運爆發前的三月十七日,她說,「假如沒有318學運,勢必在那週五,院會就會通過服貿。」她提到三月十七日當晚,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舉行記者會,當時賴中強律師、黃國昌教授與徐偉群教授等人,帶著極端的憤怒和焦慮表示「這是臺灣民主的崩解。」周婉窈也陳述那天自身的情緒經驗,「317那天其實我非常非常難過,想說難道我的工作就是要從現在開始記錄台灣淪亡史嗎?」「我希望青年朋友可以想想,當時這些人乘載的憤怒有多龐大和沈重,如果沒有318學運,服貿就過了。」周婉窈說,衝進立法院某種程度上是體制外的做法,但是,我們現在還是在體制內爭,要爭到真正的立法權、真正的民主。

周婉窈也提到《百年追求》第三冊,就是寫1987年到1991年間劇烈的政治運動和社會運動,她表示,是經過這些抗爭,才讓我們有基本的民主制度、思想自由。「我們走在前人的道路上繼續奮鬥,他們的犧牲才有意義。」周婉窈說,未來百年追求第四冊,就是一直寫到今天的318運動,「希望我們能寫這一段歷史,因為失敗者沒有歷史。」

演講結束時,雨勢越來越大,周婉窈在雨中鼓勵在場民眾,「我們在思考上一定要跳脫體制,在手段上維持體制內抗爭。」她強調,她知道這裡不只有學生,也有很多關心的公民和團體,所以她要用「臺灣青年」這個詞:「最後我要講的是,1920年臺灣青年救臺灣,2014年我們的臺灣青年也出來救臺灣。這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我們必須走出光明的未來,再失敗的話,還有另一個九十四年嗎?已經這麼漫長了,我們必須撐下去,確保捍衛臺灣民主,先立法、再審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0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