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 a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十三行遺址

週日 2012年03月11日, 7:52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31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十三行遺址,是台灣北部重要的考古遺址之一。該遺址位於今新北市八里區淡水河海口交界處的南岸,挖掘出陶器、鐵器、墓葬等各類豐富的史前遺物。該遺址的主人生存於距今約1800至500年前,在文化上屬於台灣史前時期的前鐵器時代,是目前台灣確定幾乎接近擁有煉鐵技術但功虧一簣的史前居民,很有可能是台灣平埔族凱達格蘭人的祖先。該遺址被中華民國內政部訂為國家二級古蹟,目前保留遺址面積約一公頃,並在遺址旁設立十三行博物館,是台灣第一座縣立(今為新北市市立)考古博物館。

遺址發現及挖掘過程簡介

1955年秋天,中華民國空軍的飛行員潘克永少校隨機飛越八里鄉觀音山上空時,突然發現飛機的羅盤出現了磁力異常的反應,他以為是發現了鐵礦,所以才會影響到羅盤的運作。

1957年,潘克永找上了在國立台灣大學任教的地質學家林朝棨,會同中美鑽探公司工程師黃瀛東到八里鄉頂罟村現地勘查,才知道在地面上到處可見的鐵塊與鐵渣,其實是土法煉鐵失敗所遺留的殘渣。因為當地並無漢人或日本人煉鐵的紀錄,他們乃斷定這些殘渣為史前人類的煉鐵失敗之遺址。由於遺址所在地、時台北縣八里鄉(今新北市八里區)頂罟村有個別名叫「十三行村」,於是以該名稱將此考古遺址命名為「十三行遺址」。至於頂罟村別名的由來則有不同的說法,一說是因為清朝時,這裡曾為重要商港,有多達十三行郊(商家)在此經商,所以將此處稱為「十三行」。可是,也有學者認為「十三行」可能來自原住民語言的音譯,為原住民稱呼該地之名稱。

1959年,石璋如教授率領學生們到該址短期試掘,獲得陶器、石器、鐵器和玻璃器等文物以及二座墓葬,並推斷十三行遺址屬於台灣住民凱達格蘭及噶瑪蘭系統的史前文化。1963年,當時台北縣文獻會委託劉斌雄教授在該遺址開挖二個深坑,發現遺址有二個文化層重疊,下層為赤褐色網紋硬陶文化層(即十三行文化層),上層則是近代的漢文化層。1980年,交通部觀光局將八里鄉(今八里區)十三行文化遺址列為重要考古遺址。

1988年,考古學家臧振華和劉益昌,由於對台灣平埔族和早期漢文化之間之接觸這個研究議題感到興趣,而決定選擇十三行遺址進行考古挖掘,卻意外引爆了一場文化保存和工程建設的衝突事件。原來,十三行遺址已被前台灣省政府住宅及都市發展處畫定為「八里污水處理廠」用地,即將動工。經過文化及學術團體兩年多的抗爭,1991年,十三行遺址被中華民國行政院內政部指定為國家二級古蹟,保存範圍長約144公尺、寬約22公尺、總面積為3,161.9平方公尺,但事實上保留的部份只佔整個遺址的九分之一左右,其餘大部分的遺址都在興建污水處理廠時所破壞,但諷刺的是,此一破壞台灣如此珍貴的遺址的污水處理廠仍因許多的問題,至1999年7月開始正式運轉。1995年,中央各部會決議在污水處理廠旁撥地成立「十三行遺址文物陳列館」。1998年,該館更名為「十三行博物館」,同時也開始博物館的興建工程,2003年,博物館正式完工並開館。

十三行文化

由於十三行遺址在台灣史前史中的重要地位,考古學者通常將台灣北部地區史前時代晚期文化通稱為十三行文化。除了十三行遺址之外,位於台北市中山區的西新莊子遺址,也是十三行文化的代表性遺址之一。

十三行文化屬於北台灣地區的金屬器時代,時間大致從2,300年前開始,到漢人進入本地區之後才結束,是台灣史前文化的代表文化之一。十三行文化的主要特徵是石器減少,只剩下凹石、石槌等無刃器。從出土的鐵渣、礦石等礦物,因無煉鐵爐,僅有鐵渣,無法顯示當時人已知煉鐵。除了石、鐵外,還有為數不少的陶器,主要是紅褐色夾砂陶,特徵是手工製作,含細沙,火候高、質地堅硬。

如果以史前文化較寬的定義而言,台灣北部地區擁有赤褐色或淺褐色拍印幾何紋硬陶的史前遺址,都屬於廣義十三行文化的範疇。就此而言,十三行文化的分布地區,在西海岸地區由淡水河沿著海岸向南一直分布到大安溪,向東則沿著北海岸、蘭陽平原一直分布到奇萊平原北側的三棧溪。

根據考古學者劉益昌的看法,根據時間、分布區域及文化內涵,十三行文化可以再區分為早、晚兩期及七個不同的類型。其中早期為年代距今2000-1000年之間,包括十三行類型、後龍底類型、番社後類型;晚期年代距今1000年以內,包括埤島橋類型、新港類型、舊社類型與普洛灣類型。

十三行遺址出土的主要器物

陶器

十三行遺址所發掘出土的文化遺物中,陶器是數量最龐大的一批標本。其中,完整或可復原的陶器約126個,破碎的陶片佔最大宗,估計約超過80萬件。十三行遺址出土主流的紅褐色夾砂陶片,依據其施紋方式的不同,可以分為素面、拍印文系統、及壓印、刻劃、刺點、劙劃、捺點等。一般而言,紋飾多施於器物腹部及延伸的底部,大部分皆通體施紋,亦見紋飾呈環帶狀分布。

在各種出土陶器中,淡褐色陶器雖然數量不多,但卻有其他器物少見的粗條紋紋飾。灰黑色泥質陶器數量也不多,但是頗具特色,器型有小口大腹的罐與瓶,質地細緻,表面經常抹平磨光,肩部外表裝飾有刺點紋及圈點紋,紋樣常環繞器表一周。

在所有出土陶器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被十三行博物館譽為「鎮館之寶」的「人面陶罐」。該陶罐在口緣、足部的表面均勻散佈圈印、櫛點等裝飾圖樣,在陶罐腹部則有生動的人面造型:微凸的眉脊、狹長的雙眼、微張的嘴角、再配上臉頰旁立起的雙耳。人面陶罐為墓葬出土文物,據學者推測可能為宗教用途。


(引自台大人類學系 1995 臺灣史前文化與原住民文化展簡介)
陶器主要以紅褐色的夾砂陶為主,稱之為夾砂陶,是因為十三行人為了避免陶器在燒窯過程中龜裂,所以在陶土中參雜細沙。陶器為手製,用高溫火喉燒出,固質地堅硬。器型較常見的有小口大腹的圜底罐及圈足罐,它們的口緣直起然後向外敞開,唇部加以修平。陶器外表的裝飾,主要以拍印的幾何文為主,其中又以方格紋和斜方格紋最多;少數盆形器並在唇口壓印有圓圈紋或刺點紋。

鐵器

從十三行遺址出土的鐵渣、礦石的研究看來,並未發現煤炭的使用,因此並未顯示該遺址主人己知煉鐵,且鼓風爐、煉製高爐、坩鍋、重錘沒有一項製作成功或證明存在,因為必須有金屬鋸與刀具去製造密封的鼓風爐木器和鼓風皮製件,高爐必須密封,至少得有烤披薩的高爐製造水準才能將溫度提高到攝氏1千度以上,還得有坩鍋盛接鐵液,以便倒入模型進行焠火,從鋸子、煤炭、坩鍋、重錘、高爐、鼓風爐的缺乏得知,通過青銅器時代,是進入鐵器時代的基本要件。在十三行遺址從未發掘出成功的煉鐵作坊,因此無法證實成功的煉鐵在聚落內進行。

沒有真正出土的鐵器,除了因為氧化腐朽不易保存,真正原因在於技術差距過大,以致出土器物數量根本沒有。目前出土的鐵器皆器型不明,無法推斷是用來做武器,尤其鐵器是進入國家的強制力象徵。一般來說,如果具有農耕文化,未必應有金屬製的農具,或是類似物。目前十三行人的農耕技術還停留在使用木製與陶製器具階段,農耕技術並不高明,他們同時也會畜養家畜。


在十三行遺址,發現了許多鐵渣,以及龐大的煉鐵作坊,因此可以推知十三行文化人應該已經具有煉鐵的技術。鐵的來源,學者認為很可能取自八里海岸附近的磁鐵礦或觀音山附近的褐鐵礦。這些發現,使得十三行文化成為北台灣地區開始邁入鐵器時代的代表。
(引自臧振華 1995:60)

其他器物

除了日常用具外,十三行遺址也出土很多瑪瑙珠、玻璃手燭、玻璃耳玦、玻璃珠,以及其他質料的珠子。現址還發現金飾、鎏金青銅碗、銀管飾物、銅刀柄、銅碗、銅鈴、銅幣等罕見遺物。由於這些器物或者來自台灣其他的族群、或者來自南洋、或者來自中國,因此可能是與外界貿易交換所得來的。由此推斷,十三行在當時是台灣島內外重要交易地點,與外地的聯繫相當頻繁。


十三行文化的石器
十三行文化出土的石器數量已明顯地較先前其他史前文化減少,石器種類主要是凹石、砥石與石紡輪,少見切割工具,這種現象受到使用鐵器工具的影響。(漢聲出版社 1991 頁19、38)

墓葬相關人骨及器物

十三行遺址還出土了大批和墓葬相關的人骨及器物。依出土的姿勢與方向,人骨的姿式可分為九大類型,而其中最值得討論的便是屈肢葬。十三行遺址之主人的埋葬習俗,以頭朝西南臉向西北的側身屈肢為主,凶死者則往往以頭向東北的直肢葬方式埋葬,常見的陪葬品包括裝飾品陶罐、青銅柄、鐵刀等器物。在十三行遺址出土之前,台灣史前遺址中從無屈肢葬的葬式出現。而屈肢葬郤是台灣先住民主要的埋葬方式。


十三行遺址的墓葬最具代表性的特色是屈肢葬的發現,在十三行文化之前,台灣史前文化人的葬姿多數是直肢葬。由於在台灣原住民早期的紀錄中,不少族群採取屈肢葬,暗示其與原住民的關係。不過,十三行文化人的葬姿,除了屈肢之外,還有仰身、俯身、直肢與無頭葬等多種組合;在葬式方面也有單人葬、合葬及少數的二次葬等形式。除此之外,多樣的陪葬品也是十三行文化的一大特色,包括陶容器、金銀器、銅鐵器、及玻璃環、瑪瑙珠等等,這些說明了他們的財富價值觀,以及對死亡和靈魂的觀念。

此外,由無頭葬出現可知聚落或族群間可能有戰爭或獵頭的行為。

十三行遺址反映的生活型態

曾經居住過十三行遺址的三群人

十三行豐富的出土文物,對我們理解該遺址主人的生活型態有不小的幫助。根據考古學者所作的研究指出,在十三行這片土地上,曾經先後有三群不同的人在此居住。最早一批人是所謂的「圓山文化人」,他們大約在2,000多年前、新石器時代晚期定居於此,由於遺留下來的文物不多,可能表示居住的時間不長。

其次,大約在1,800年前,有另一群人遷入十三行,考古學者稱他們為「十三行文化人」,很可能就是平埔族凱達格蘭人的祖先。他們在這裡居住的時間相當長,至少住到距今大約800年前,前後長達1,000年以上。他們除了留下豐富的遺跡與遺物外,也留下了大量的墓葬。十三行遺址上所挖到的文物,大多數是這一群人所遺留的。

最後一群人則是清代中葉之後從中國福建渡海來的漢人移民,他們在此建立了一個村莊。

「十三行文化人」的食衣住行

十三行人以農業為主要生業,種植稻米等農作物。除了種稻外,漁獵也相當發達,他們到淡水河邊採取貝類、捕捉魚類、海中哺乳類,並到鄰近的山區狩獵鹿、山豬、羌、山羊等野生動物,充分利用了河海口及山林的豐富資源。吃完貝肉後,他們多會將貝殼丟棄在同一個地方,形成考古學家所稱的「貝塚」。

由於遺址上發現了史前人用來織布的陶紡輪,可知十三行人應會利用簡單工具來做衣服。但是因為這些衣服埋在地下太久而腐爛,已無法知道它們的顏色和樣式。

十三行人住在由木頭架高的屋子裡,藉以避免潮濕,並防止野獸的侵襲,學者稱此為「干欄屋」,而台灣原住民部落也都有類似建築。

在行的方面,十三行人和台灣島內、中國東南沿海以及南洋地區應有密切往來,所以才會在遺址上發現外來的陶器、青銅器、漢人錢幣、琉璃珠等。此外,十三行人的工藝技術相當發達,他們不僅會煉鐵,用鐵製作各種生活用品,還拿來和其他族群交換物品;他們也會燒製精美而細緻的陶瓶、陶罐等,閒暇之餘,還會利用陶土製作生動而精巧的人或動物形的陶偶。

從墓葬看來,十三行人的埋葬方式多是側身屈肢葬,且頭骨多半朝向西南方,可能有某種文化或信仰上的意義,並以陶器、珠飾、金屬器等陪葬。學界對於出土人骨的研究也顯示,十三行人很可能和台灣原住民一樣,喜歡嚼食檳榔、煙草,並常蹲在地上聊天、吃飯。

相關學術書目

(依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邱敏勇,2002,家豬或野豬﹖:再論十三行遺址出土豬的畜養和狩獵。古今論衡:24-36。
林嘉偉,1995,十三行遺址出土凹石研究。國立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碩士論文。
劉斌雄,1963,台北八里坌史前遺址之發掘。台北文獻:52-64。
Liu, Chin-hsin. 2005. Childhood Stress of an Iron Age Population from Taiwan: Using Linear Enamel Hypoplasia and Porotic Hyperostosis as Stress Indicators. MA Thesis.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University of Florida. Gainesville, Florida.
Liu, Pin-hsiung. 1963. Excavations and Discaveries at Tapenkeng and Other Prehistoric Sites of Pali District. Asian Perspective 7, no. 1/2: 214~223.
Lu, Aggie Wen-Fen. 2009. Lower-Limb Biomechanics and Habitual Activities in an Iron Age Skeletal Sample from Northern Taiwan (Formosa). MA Thesis. School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Pietrusewsky, Michael and Chang, Ching-fan. 2003. Taiwan aborigines and peoples of the Pacific-Asia region: multivariate craniometric comparisons. Anthropological Science 111:293-332.
Pietrusewsky, Michael and Tsang, Cheng-hwa. 2003. A preliminary assessment of health and disease in human skeletal remains from Shi San Hang: a prehistoric aboriginal site on Taiwan. Anthropological Science 111:203-223.
卲慶旺,2004,趨向科學的造形:從考古出土頭顱再現古十三行人的面貌為例證。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碩士論文。
臧振華,2001,十三行的史前居民。臺北縣:臺北縣立十三行博物館。
臧振華、劉益昌,2001,十三行遺址:搶救與初步研究。臺北縣:台北縣政府文化局。
臧振華、劉益昌、邵慶旺、Pietrusewsky, Michael,2001,十三行人面貌復原工作過程。北縣文化:23-28。
臧振華、劉益昌、塗勤慧、Pietrusewsky, Michael,2001,十三行遺址出土人骨初步報告。北縣文化:18-22。
翁佳音,1998,論十三行遺址的主人:荷蘭時代的十三行番社。臺北縣立文化中心季刊:14-26。
楊君實,1961,台北縣八里鄉十三行及大坌坑兩史前遺址調查報告。國立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45-70。
張菁芳,1992,十三行遺址出土人骨之形態學與病理學分析及其比較研究。國立台灣大學考古人類研究所碩士論文。

參考文獻

高燈立,2003,十三行博物館:看煙波湧現八里岔的千年傳奇。台北:人間福報電子報。7月6日(引用於2004年11月16日)[1]。
劉益昌,1995,台灣北部沿海地區史前時代晚期文化的分布與互動關係,見學園:平埔論文。台北:中央研究院平埔文化資訊網。(引用於 2004年11月14日)[2]。
mikogaminerika,2005,十三行遺址影片觀賞心得。台北:Yam Blog 樂多日誌。12月27日 (引用於2006年1月22日)[3]。
滕淑芬,2003,溯尋二千年前的先民足跡:十三行博物館。台北:光華雜誌。(引用於 2004年11月16日)[4]。
王以瑾,2003,來去台北/發現左岸/十三行遺址 讓飛機羅盤異常?。東森新聞報。6月24日(引用於2006年1月21日)[5]。
中央研究院,1996,十三行類型。台北:中央研究院。(引用於2004年11月16日)[6]。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31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