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5 pm - Thursday 02 February 2023

龍應台的苦惱 2005.5.22

週日 2010年12月26日, 11: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作者: goetz (曹錦輝真的好神!!!) 看板: a-bian
標題: [閒聊] 龍應台的苦惱
時間: Sun May 22 10:41:49 2005

人,在心靈中常常都要尋求一個歸宿。

因為無法長久忍受孤單,所以在空虛與不安的時候,人總是需要一種可依靠的事物,好讓自己的心靈能夠平靜;因此,有的人唸到了臺大,還是一天到晚向形形色色的神棍跪拜;也有的人說自己有多愛多愛死去的老妻,結果老妻死不到幾個月就寫出一堆肉麻的情書去追求年輕女明星,原因無他,人之常情耳。

既然人是這樣的生物,被視為人類社會菁英的知識份子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某些知識份子會在這樣的空虛外面覆蓋一層偽裝,這種偽裝往往是用很冠冕堂皇的詞彙,比方說「文化的根源」,「終極的價值」等等,然而究其根本,我們往往發現,他們所強調的這些東西,不過是想像出來,用以自欺欺人的產物罷了。

在這些知識份子裡,以寫「野火」著名的龍應台算是包裝得最好的一人。想當年,一把「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的野火燒遍全台,龍應台以犀利的文筆和大膽的針砭,成為當代文化界的健兒;然而,在西化的外表背後,隱藏的卻是大中國主義的傲慢嘴臉。

最近幾年,龍應台自德國返國,先後受馬英九之邀擔任台北市的文化局長,以及香港中文大學的教職邀約。在這段期間中,龍氏履履在報上大放厥詞,她認為臺灣人沒有「國際觀」,臺灣的民主也不過是一種「去中國化」的「亂象」;所以,臺灣的現狀是很不可取的,如果臺灣的未來不以「中華文化」為依歸,那麼將不會走向歷史正確的方向。龍應台這種傲慢的言論,讓身為野火世代的在下初見時相當吃驚,不過想一想,卻又覺得龍氏會做出這樣的發言,事實上並不讓人意外。

當一個人將自身的信念與價值觀置於一切之上時,無論所受的教育有多高深,結果都只是表現出另一種的偏執與無知,原因無他,不寬容的心,貶損了理性的價值判斷,龍應台正是最好的例子。

自命為「中華文化」的傳道者,龍應台將自己的命運和「中國人」、「中華文化」綁在一起,深信自己有責任展現儒家「撥亂反正」的精神,為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人」找出一條更好的道路;然而,為了追尋這個理想中的「中國」,龍應台使用的卻是一種不理性的二分法。在她的觀念中,中華文化是偉大的,所以一切其他的文化—包括臺灣文化、德國文化,都應當去「接受」她的「中華文化」,這樣才會「豐富」它們的文化內涵,所以,龍應台不管住在哪裡,都不曾試著去理解當地的文化與風俗人情。當她的孩子把德國文化當成本土文化時,她還在興沖沖的要送孩子去德國的學校「補才藝班」;做台北市的文化局長,重視的文化卻都是大中國的文化。在她的觀念裡,從來沒有所謂「多元文化融合」的思維,原因無他,因為堂堂的中華文化,哪裡可以紆尊降貴去和其他文化融合呢?

然而,理想的中國,實際是不存在的。

不論走到世界哪個角落,所謂「往聖繼絕學,萬世開太平」,足為世界標榜的「中華文化」,實際上也是不存在的。不,更正確的說,這種儒家口中的「中華文化」,只是他們腦海中的理想觀念,但如今卻變成了某些知識份子眼中神聖不可侵犯的圖騰。扛著「中華文化」的神主牌,這些人以一種不寬容的態度,對其他的文化任意的輕蔑、貶低,當別人質疑神主牌後面的東西並不存在時,他們還會惱羞成怒,聲嘶力竭的批評別人「去中國化」。

然而,所謂的不寬容,其實只是掩飾自己的空虛。

因為沒有可以勝過別人的東西,所以只好抱著空洞的「優越文化」,以保持自己的一份自尊;因為根本不懂德國的文化和教育,所以只好躲在華人社區裡面,每天晚上講西遊記故事給小孩聽。兩百年前費希特搞的東西,和兩百年後龍應台等人在提倡的東西,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同樣都只是自欺欺人之談罷了!

理解這一點,我們就能清楚看出龍應台的「苦惱」到底是什麼了:
龍氏的所做所為,無非竭盡心力想證明自己所深信不疑的東西是正確的,然而冷眼旁觀的人們卻早已看出,她所信奉的只是一個不曾真實存在過的虛像;結果是,德國人不理她,臺灣人抨擊她,中國人只注意到她的統派觀念,事實上根本不把她當一回事,而龍氏卻還自以為義,繼續的在宣揚著她那套沒人理會的「道」…

落到這種進退兩難的窘境,龍氏的自欺欺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可笑亦復可憐,然而,意圖將自己的自欺化為眾人共通的準則,卻只透露著野蠻與無知!我輩畢生追求理性與自由的知識份子,應以龍應台的困局為戒,勿被意識形態的幽靈所束縛才是!

p.s.: 龍應台今天又在報上嚎,說"我教孩子中華文化,是要讓德國文化的內涵更加豐富…"自欺欺人的病看來又更重了一些:)

作者: goetz (曹錦輝真的好神!!!) 看板: a-bian
標題: 龍應台的煩惱(2)
時間: Sun Jun 12 10:43:25 2005

繼上次母親節和子女相互吐槽,無意間暴露出自身習焉不察的大中國主義後,為了紀念《野火集》出版二十週年,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又在6/12接受了《聯合報》的專訪。當討論到《野火》的批判性時,龍氏說了這樣的話:
「我並不想要變成黨外雜誌。黨外雜誌很激烈,可是沒辦法影響中產階級。所以我不要變成游擊戰,要強調自己是基於愛國的立場進行批判,這樣才能留在主流媒體影響中產階級…」。上次我曾批判過龍氏的大中國主義是她傲慢的根源,然而,看到今天她提出的這種論述,我發現,對於龍氏的傲慢,實有更進一步分析的空間。

在上述的論述中,我們可以發現龍應台使用了一種武斷的二分法,也就是「中產階級=主流=愛國」,「黨外=非主流=不愛國」這樣的區分;然而,只要稍微讀過臺灣社會運動史的人都知道,龍氏的說法從來都不是事實。自一百年前「臺灣青年」成立以來,在臺灣人民反威權壓迫的抗爭歷程中,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的身影歷歷可見。賴和、蔣渭水、杜聰明、許世賢、吳三連…,臺灣本土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不但勇於維護人民的權益,而且也願意為身處弱勢的下層民眾挺身而出,這種精神也延續到了後來的黨外與民進黨。鄭南榕,江鵬堅,謝長廷,呂秀蓮…,這些在黨外運動中起著重要作用的人物,幾乎無一不出自龍應台所稱的「中產階級」。所以,臺灣的社會運動,其實自始至終都是中產知識份子與下層民眾攜手並進的成果,龍應台的「恆等式」,從一開始就是大謬不然的!

以上論述了龍應台觀點的謬誤,然而,在拆解龍氏的謬誤之際,我們可以發現一個真正饒有興味的地方:其實,龍應台的謬論並不是單一現象,翻開報章媒體,每天都可以看到一群以「中產階級」、「社會菁英」自居的人士發表的文章,而他們的講法和龍應台其實沒有什麼差別,都是充滿了歧視的二分法,以及傲慢的言詞;那麼,是怎樣的脈絡,創造出這一群所謂的「知識份子」呢?

就我個人的觀察,這群所謂的「知識份子」,大多有幾個共通的特徵:40~50歲,新住民第二代出身,曾在國民黨或者泛國民黨的媒體(如兩大報)栽培下出國深造或擔任重要職務。這些人不是眷村老兵的小孩,而是移居臺灣的黨國要員、高級公務員的子弟,在舊威權體制的時代,他們憑藉自身的優勢社會地位,享有一般人難以獲得的教育與政經資源,並以此為根本,壟斷了對文化的詮釋權力;在他們的壟斷下,社會開始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扭曲,臺灣本土的文化被這些所謂「知識份子」視為一種次級文化,而臺灣的歷史也被摒除到黑暗的角落,取而代之的是實際上不存在的大中國幻想;對威權的反抗與質疑被視做是「亂民」,依附權威、高唱「愛國」,才是知識份子的唯一真理。後來,這種依附權威的知識壟斷更進一步的發展,這一次加上了都會意識形態的傲慢,於是就形成了所謂「中產階級北部人」對「南部鄉下人」的優越觀念,以及「臺灣人沒有國際觀」的傲慢論述,,這就是龍應台所稱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所認為的「主流」。

然而,這個「主流」的神話在這幾年來遭受到嚴重的挑戰,一方面是臺灣人民的意識開始覺醒,另一方面則是兩岸的開放,使中國的種種劣行攤在臺灣人民的眼前,從而戳破了大中國的幻想;面對這種情況,那些以「主流」自居的所謂「知識份子」無法接受,
於是便以各種光怪陸離的論述充滿由其掌控的各大媒體,更有甚者,為了害怕既得利益的喪失,這些人不惜以挑動族群的方式,對於臺灣本土意識的推廣加以抹黑、打壓,稱之為「臺獨」,污蔑為「去中國化」,最近一連串關於歷史、國文教育的爭論,其實也都是這群人所搞出來的亂象。

所以,龍應台說,她一提到臺灣,「臉就垮了下來」;然而事實上,不是臺灣糟到讓龍氏的臉垮下來,而是龍氏這群人自以為是的「主流」,被揭穿了其虛幻的面目,所以「見笑轉生氣」,拉不下臉罷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3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