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7 am - Thursday 17 June 2021

太陽花最搶眼綠葉 人氣暴紅 黃國昌 狂電各路名嘴的戰神

週四 2014年04月10日, 12:4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8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日期:2014-04-09 作者:王柔雅 出處:財訊 第 448 期

左戰國民黨立委、右槓藍色學者,前打馬金體制、後批在野黨不作為,這次學運,站出來論述反服貿火力最強大的,莫過於始終與學生並肩作戰的「戰神」黃國昌。

議場內記者會、三三O反服貿遊行晚會等現場,學運總指揮林飛帆拿著麥克風演講時,常可見到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站在旁邊。多數時間,黃國昌只是聆聽,不發言、不搶鏡。場景一轉,立法院街頭上,黃國昌對民眾談起服貿衝擊卻是雄辯滔滔;上政論節目,同樣句句切中要害,左戰國民黨立委、右槓藍色學者,讓一票名嘴瞬間統統閉嘴,「戰神」封號不脛而走。

退居二線 為學運運籌帷幄

事實上,早在學運開始前,黃國昌就多次在記者會、公聽會上公開嗆聲政府高層,大力反服貿;三一八學生衝進議場那天,他也實際參與行動。但在這場繼野百合之後台灣最大規模的學運中,他選擇了「侍衛」一角,從旁保護、輔助學生。

四月一日,白狼放話要帶人直搗議場的這天早晨,黃國昌與本刊記者約在距離立院僅幾步之遙的咖啡館,為的就是隨時應變現場的突發狀況。兩個小時的採訪裡,邀訪、節目通告的電話不斷,但黃國昌總是強調得以「議場為主」,頻頻婉拒。

「我很清楚我在這個團體的角色定位,是第二線,」黃國昌坦言,耕耘反服貿議題最久的是NGO(非政府組織)與學者,但倘若沒有學生衝進議場的行動,恐怕無法號召這麼多人關注,因此當社會、媒體將反服貿運動定位為學運,他也適時退居幕後,擔任軍師運籌帷幄。

外表看起來文質彬彬,但黃國昌對抗強權氣勢截然不同,眼神銳利、語氣堅定、邏輯清晰,每每打得對手啞口無言,因為對這些攸關台灣體制的議題,他早就涉獵甚深。

1973年出生,黃國昌的年輕歲月,正是見證台灣社會從戒嚴過渡到民主階段,一路自建中、台大法律系,參與學運,就是校園內的改革派,也當選過台大學生會會長。

拿到美國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博士後,黃國昌擔任過美國紐約州Supreme Court Hor. Monserrate法官助理。現在除了專職於中研院法研所,同時在台大經濟系、台北大學法學院兼任副教授,研究領域包含國際訴訟、民事程序法學、證據法、法律實證研究。

黃國昌秉持他學生時代對社會運動的關心,深厚的法律素養更讓他堅持該有社會正義,對知法玩法、不惜犧牲台灣核心價值謀取私利的高官權貴,更為不齒,多次槓上政商要角在所不惜。

論述能力強 戰神攻無不克

最鮮明的例子,即是2012年7月的反旺中走路工事件。當時黃國昌與上百名學生到NCC(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抗議旺旺中時併購中嘉案,隨後遭旺中集團旗下媒體抹黑發放走路工,連續一個月被大篇幅「起底」,就連赴美研究都被說成「畏罪潛逃」,家人也被狗仔隊整日關切,引起社會不滿,引爆九○一反媒體壟斷的萬人遊行。

「他是個有行動力、對社會有熱情的人,決定要做的事,就會全力去做,被打壓也不會退卻,」與黃國昌認識多年的律師賴中強說。面對旺中媒體集團追殺式報導,黃國昌仍以一貫冷靜態度回應。他持續進行反媒體壟斷運動,將理論轉化成年輕世代的語言,傳遞到更多人心中:「我們都知道自由很重要,但有時候,一個自由會吃掉另一個自由,接著它會像《神隱少女》的無臉男怪獸,不斷的壯大,並跟著吃掉其他的小自由,最後,我們所擁有的只剩扭曲的、侷限的、奴役的、無知的,你以為的自由。」

另方面,為了要求背棄民意的立委負責,黃國昌找來作家馮光遠,合力發起憲法一三三實踐聯盟,旨在實踐憲法賦予人民的罷免權。黃國昌說,當時朝野兩黨都答應要立反媒體壟斷專法,但去年該法案卻胎死腹中,因此必須有人負責。「我當時第一個挑的對象就是吳育昇,因為是他在電視機前,跟全國民眾說國民黨贊成反媒體壟斷專法;最後卻一夕翻盤。對於已經背棄選民的人,就是要給他教訓!」

就是這種勇於扮演醒鐘,敲醒台灣社會正視價值危機的形象,讓黃國昌贏得新世代的讚賞。當然,也有人質疑,以學者之力對抗權勢,猶如蜉蝣撼樹,實際發揮作用有限。

但黃國昌卻不這麼想,幾次經驗下來,他認為即使人民力量微小,聚集起來持續推動、拉長戰線時間,就會看出成效。一○年,民進黨、台聯依公投法接續發動ECFA(兩岸經濟協議)公投連署,卻遭中選會四度駁回,台聯因此提出訴願及行政訴訟,時任澄社社長的黃國昌,對馬政府駁回公投案作法相當不滿,起身行動。黃國昌協助台聯組學者團、律師團,官司一路打到最高行政法院。歷經兩年時間,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公審會駁回公投提案違法。

意志力超強 堅定拉長戰線

「台灣民眾是健忘的,追兩年後的事情,可能大家沒有耐性,但你不這樣追的話,永遠有一些鳥人做這樣的鳥事,他們的責任卻沒有辦法被釐清。現行的精英政治會搞到這麼破敗,就是這樣的機制造成的,」黃國昌痛批,政府利用政治酬庸控制部分學者,為政令護航、漂白,罔顧民意與憲政民主,是造成官逼民反的主因,例如大埔徵收案即為血淋淋的實例。

重視草根聲音,勇於參與體制內外的政治,台大新聞所教授林麗雲看黃國昌,認為他法學涵養深厚,實際參與行動「有謀有略、不盲動」。事實上,黃國昌是花了許多時間精研法條、準備充分,才能在與人辯論時,引經據典,狂電對手。

對於未來是否考慮從政?黃國昌卻給了否定的答案。他認為自己在政治舞台,同樣位居綠葉角色,「我會去協助、栽培更多人投入政治,不一定要自己去做。我一直鼓勵年輕人要投入政治、才能改變政治,不是投入現在的政治,而是新的政治的想像。」

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組第三勢力,企圖在藍綠之外闢出一條公民社會的路線,協助新政團「公民組合」成立的關鍵推手正是黃國昌。

「公民自由價值的思想運動,不能只淪為學者寫文章,要有思想跟行動去做,」黃國昌強調,這幾波社會運動中,看到年輕人走出來,讓他覺得這條路充滿希望,「我看的不是2016,我看的是10年以後,未來這些人會是社會上的中堅分子,他們對於社會的核心價值是有堅持的,當他們占據各個角落,會有力量的。那些只會炒短線的政治人物,不求改變的玩法只會把自己玩老,被社會淘汰。」

黃國昌對衝撞僵化體制無所畏懼,但他的家人卻相當擔心,從旺中案到反服貿運動,他都受到極大壓力,家裡受到不少騷擾,父母曾勸說,「別再搞這些運動、太危險了,」但黃國昌仍然堅持有所為。

在幾年前的課堂講綱網頁上,黃國昌以「一個浪漫的理想主義者,堅持學術的純度與高度,實現生命價值」自述;現在,他對台灣憲政民主的純度、高度堅持,同樣展現在這場學運、對自由價值的追求上,與他日前的公開喊話如初一轍:「我們一定會跟這個不公義的制度,對抗到最後一刻。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8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