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9 am - Thursday 02 July 2020

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許阿棟

週六 2014年04月12日, 3:2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2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先來談談八六=洪崇彥好了。

10014992_10201051973855199_1749544982328262591_n

1185380_10201051973255184_3534992965228870083_n

第 一次知道八六這個人,是農陣號召在馬英九開車經過的時候在路邊喊口號舉牌抗議,然後那天徐世榮教授只是在「坐在人行道上喊口號」,就被警察以違反集會遊行 法硬拖上警車。然後同一時間,有個傢伙在閃警察的過程中,因為推擠摔倒摔得頭破血流,然後竟然堅持嗚著頭留著滿頭鮮血不斷大喊「今天拆大浦、明天拆政府」…..然後立馬被送去中興醫院。

真正和他認識則是在大埔張藥師告別式回台北的路上。然後接著就開始在大大小小的抗爭中都看的見他高大的身影(他鐵定已經超過186了)

十 月十號黑島青號召在景福門包圍凱道。那時候我們正背對著總統府前的一整排的警察在原地靜坐,抗議毀憲亂政和服貿。我前面就坐著我超愛的徐世榮教授(大心+ 擋太陽)。這時有一群國小的小朋友因為要國慶表演,所以一大群浩浩蕩蕩的從我們面前走過,並且對我們這一大群人投以好奇的眼光。

這 時候一般人的反應通常是「小朋友不懂沒關係」或「小朋友真可愛」之類的。但八六不是。這時候他竟然急急忙忙地跑過去,對著這些小朋友大喊「小朋友們,你們 知道我們今天為什麼要在這裡抗議嗎??」 「你知道你們等一下要去表演的時候是要表演給一個毀憲亂政的總統看嗎??」 然後巴拉巴拉巴拉的開始認真地追著小朋友的隊伍跑,認真地大聲疾呼對著這些才國小的小朋友講道理、講毀憲亂政、講服貿。

八六就是這樣的傢伙,他沒事就想把整個國家的未來,社會的發展全部攬在自己的身上,不管什麼時候都想要努力地喚醒所有的群眾,連國小的小朋友都不放過。他恨不得在改革的過程中,所流的每一滴血都是他流的,所有責罵所有痛苦他自己一個人背負。

這裡有一篇關於八六以及這次行動的說明。內容很詳細幾乎就是我認識的八六以及我所知道的這次行動的樣貌。強力推薦給不了解事情始末的朋友可以讀一下。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397251496.A.86E.html

這次包圍的起因很簡單,就是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任意的廢止公投盟合法申請的路權,並且發新聞稿在官方的網站上公佈今後將不再同意公投盟的路權申請。

10251921_10201051974055204_5699990593235639310_n

10247380_10201051974415213_2069411032804785523_n

體制內我們做了什麼?? 有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當天早上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質詢方仰寧為什麼任意的廢止公投盟合法申請的路權的時候,方仰寧強硬的回覆議員說,往後蔡丁貴再申請集會遊行,他決不會同意,若因此衍生違違憲之責,他不會逃避。

體制內的訴求,方仰寧有王卓鈞靠,王卓鈞有江宜樺靠,江宜樺有馬英九靠。所以他很皮,而且常參加社會運動的人都知道,他皮不是第一次了。方仰寧根本根本就不鳥你市議員,他根本不怕。

所以民眾的憤怒只能用體制外的方式來表達。

到了晚上,當群眾包圍中正一分局之後,方仰寧不僅口頭請辭,還同意放寬蔡丁貴的路權申請,也承諾濟南路目前合法申請的路權不會去驅離他。

你看見了嗎??從服貿到這次的包圍中正一分局事件,台灣的代議制度已經完全失衡了。我們的議員,我們的立法委員,完全對於行政的職權無法有效的監督制衡,導致人民必須被迫訴諸直接民主才能和掌權者有對話、溝通、制衡的機會。

目前台灣整個現狀就是「國家違法,曲解法律,但人民無法制衡」。關場工人案曲解律,洪仲邱案曲解法律,檢察總長都可以曲解法律,為了服貿過關,法案30秒過關,國家繼續曲解法律。

白狼帶著兩百多人舉著一堆大旗和宣傳車大聲公,停在忠孝東路超過兩個小時。現場方仰寧竟稱白狼是「路過、請願、不違法」,然後蔡丁貴教授的請願就是違法、暴力,是暴民,這就是執法標準?

而今天凌晨原本答應「不驅離」,到了早上突然強製驅離,然後方仰寧又油腔滑調的說「我晚上承諾的是不強制驅離阿~~所以早上只有柔性驅離阿……」

然後中正一分局以違憲的方式,永久禁止公投盟的集會遊行申請,在沒有法律授權情況下,直接把公投盟列為黑名單,當被議員質疑違憲時,方仰寧竟然說:「即使違憲也要做」!

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

民主當然不能無限上綱。但「包圍警察局提出訴求,要求不理會議員質詢、違法違憲的警察局局長回應」,我實在看不出來哪裡觸碰到了民主的底線。如果這樣就觸碰到了民主的底線,那麼我覺得我們的下一代除了投票之外大概只能等著政客權貴用各種手段玩到死。

此 外我也不認為透過包圍警察局來達到訴求會導致以後動不動就會有人沒事跑去包圍你家我家或任何政府機關。拜託仔細想一想,社會運動不是請客吃飯,就算你真的 是要請客吃飯,你有辦法隨隨便便就能找到上百上千個人願意跟你去吃飯嗎?? 你平常揪人吃飯時間有這麼好喬你說了算嗎?? 單純請客吃飯都這麼難揪人了,佔領行政機關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你怎麼會覺得很容易常常發生呢??? 假若真的以後常常出現,那麼要檢討的不是人民,而是我們的政府。

最後我真的無法理解一直貼鴿派、鷹派的標籤以及不斷地宣稱這樣的行動會毀壞學運的形象之類的巴拉巴拉的重要性到底在哪裡。我們的憲政體制的失衡,代議制度失靈,本來就不只是學生的事情

嗜血的官員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人民,不願面對真相、不願回應訴求,而反觀令人永遠不解的是,為什麼這個社會對掌權的政府官員這麼寬容,卻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民卻這樣嚴苛。

還是要說,當一個國家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他違憲也沒關係」,請問是國家暴力?還是抗議暴力?

2014年4月12日 11:20 來源:許阿棟的FACEBOOK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2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