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5 pm - Thursday 29 October 2020

蔡旻翰:今晚,是我從318當天以後,見過最讓我認為於情於理都正當,而且有實質結果的一場抗爭。

週六 2014年04月12日, 4: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2 Comments
  • 94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今晚,是我從318當天以後,見過最讓我認為於情於理都正當,而且有實質結果的一場抗爭。

對,今晚,我就是那個大喊「我要報案」、對警察比中指、大罵X你娘、然後叫方仰寧踹共的暴民。

---

故事從晚上六點開始,人群聚集公園路,逐漸卡住整個十字路口;
而現場有一隻移動式的超級弱麥克風,是那種只要有一小部分人鼓譟,就完全聽不到的弱。起初,警方要驅離的風聲不斷傳出,保安部隊不斷聚集,警備車來挑臖結果被群眾轟走。

方仰寧第一次出面之前,大家所做的就是包圍中正一,帶頭的人喊話根本完全聽不到(因為麥克風超弱,大概只有喇叭方圓2公尺內的人聽的到),大家最早就是各自喊各自的,內容不是「方仰寧踹共」,而是「我要尿尿」、「政府違法」、「我要報案」,目的就是佔領中正一。

其間,舉牌四次。

接著方仰寧出來了。
這裡不得不說,現場其實呈現一種很微妙的狀態,就如我前面所說,在場的大家自我意識強烈,而且不服從任何指示。但又為了要聽清楚麥克風的話,只好勉強多次要求旁人安靜,並且透過轉述的方式,讓太遠的人也可以聽到麥克風裡所說的,
然而,這個麥克風其實不代表甚麼,洪崇晏他不是指揮、也不是現場群眾的代言人,更不是這場抗爭的發起人。他就只是個與警交手(被扛)經驗較豐富的人,自願上去扛起責任,替大家分析情勢,以及給予安全非暴力的提醒罷了。這樣子勇敢的人我們沒有支持他,反而順著媒體抹黑再批評,這樣對嗎?(關於八六(洪崇晏)去年的事件http://a.bbi.com.tw/Gossiping/1HxaHrbc.html)

他全程使用所謂開放式的建議,而非命令式的要求,他給大家他所想到的幾個選項,大家聽了建議後自己做決定。同時只要你有意見,隨時都可以要求麥克風。這是一種我從來沒看過的抗爭形式,好像有個領頭人,但其實大家都有自己的意見和心裡的一把尺。
我認為沒有人要對全部人負責。反過來說就是在場的所有人,都做好了對自己的決定負責的覺悟。這也是為什麼在洪崇晏跟大家提議時有一個建議是講到包圍警政署,卻沒人去的原因,因為成功率太低,自爆率太高,而且地點與態勢會變得太危險(警政署在行政院旁邊,晚上幾乎沒人)。

斷斷續續的,方仰寧講完了。沒有正式道歉、只表示「職位於我如浮雲」而沒請辭、同時對於路權狀態不斷跳針。方仰寧並沒有出面三次。他出來兩次。第一次不斷動資動資叫我姊姊跳針,第二次則是在群眾聚集五個小時,十一點的時候,宣布辭職道歉的那次,也是我覺得差不多而離開的時間點。
算三次的人,可能是把中間黃越綏老師出面「轉述」方仰寧聲明(包含道歉)的那次也算進去吧,呵呵。

中間確實有大家看到的,媒體不斷放送的那句「被暗殺」的話。我有聽到,當下也覺得很好笑,好笑的點在於,方他做中正一分局長都多久了,也不是被嚇大的,你洪崇晏是想嚇唬誰。事實上那句話大概只佔整個晚上的萬分之一的時間,只說了一次,但他就這樣被媒體放送整晚,大家也就產生了成見。反倒是大家喊到喉嚨都長繭的「下台道歉」、「警察違法」、「歸還路權」,好像沒人注意?當下那句話,其實就是洪崇晏根據個人經驗,對方仰寧提出的提醒、警告罷了,他不代表在場的任何人。

同時,在這公權力失控的現狀下,我也完全不懷疑有人真的敢動手,不論能不能成功。

不要以為社會運動只是靜坐唱歌畫畫,喊喊口號噴個漆就以為自己好暴民好棒棒了。今天在場的人,幾乎都是抱著正面對決國家暴力的決心,來到現場的。今晚我們包圍的是負責博愛特區的中正一分局,警棍和水車可不是甚麼好棒棒的東西,不然你去看看324。

至於小孬孬什麼的,對一個整晚躲起來讓我吼到沒力、請黃越綏老師出來"轉述道歉"的人罵,個人覺得沒甚麼不妥,因此不予評論。

有沒有很熟悉?就跟立院當時一模一樣啊,同樣是信任崩解、同樣是對於掌權者的不滿,同樣的跳針,還有同樣的各種抹黑。
因為今晚沒有打破玻璃、跟警方打到有人受傷`,所以媒體只好從言語中挑小毛病。但我想問大家,只因為今天抗議的是中正一分局,不是民意機關,也不是行政院,所以就沒有正當性嗎?

我們對中正一分局咆嘯,因為他們濫權瀆職;
我們對中正一分局比中指,因為他們背信欺騙;
在場的人,就是因為警方摧毀了我們對於公權力的信任,而迫使自己化身為暴民。

暴民這詞正好也是太陽花一開始,被媒體所批鬥的用詞之一,
但我要說,沒見過公權力赤裸裸的在你面前的人,根本不算當過暴民。當暴民很爽嗎?才怪,不只不爽還很恐怖。當國家機器在你面前張牙舞爪的那種恐怖。舉我自己為例,在下午發了那篇號召文後,其實我多次考慮將他撤掉。因為我怕被記錄;同時也很孬的不斷忖度是否要到現場支援,因為我怕這個政府會失控、警察今晚會開槍,而我很怕死。

這都歸因於在324那晚自虐到場,待了一整晚,看到警棍流血水車,還被警方大聲威脅驅離和擋攝影機,心裡留下的陰影。
當時在行政院後門,指揮車上面坐的人,正是方仰寧。

所以今天我們選擇在送頭率最低的地點做號召抗爭:禮拜五晚上、台北車站附近,發出違法公告、欺騙人民的中正一分局。
(最後也證明人真的不夠多。這種人數要去衝行政院、北市府或是警政署,無疑是白白送頭。)

今天警察恣意解釋法律、依上級喜好選擇執法、不合比例原則的執法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這大家都盯著政府的時候,他敢這樣在大家眼皮下幹這種事,現在不抗爭,什麼時候才要抗爭?
至於說要衝警政署、甚至再來一次行政院的人,拜託出來帶頭。號召的人夠多,不會白白送頭,本人絕對支持。(再次強調我真的他媽超怕死)方仰寧是出來坦的,沒錯,但難道你還真他X以為他是無辜的小白兔,我們應該要予以信任愛護和尊重嗎?別因為昨天晚上溫馨的退場典禮,讓自己失去了判斷的能力,偉大的台灣人。

最後,讓我引一下 黃昱儒所說的:「有人擔心方只是出來坦的 惡魔都躲在背後 難道你有辦法先抓那隻狡猾的惡魔嗎? 又沒說方下台就結束了 何必如此悲憤?仰寧別怕 我相信很快就有人會去陪你的XD」

PS.今天江宜樺才在媒體上說要檢討在「新媒體」上的使力,回來後就聽到八卦版上的風向非常奇怪,我只能說抹黑這部份真的是很有效率阿。

PSS.喔還有,今晚有一句很重要的話媒體都沒有報導,就是方仰寧在第一次出面時說:「324當晚下令的單位是警政署。」在場的人應該都有聽到。

來源:蔡旻翰的facebook

20140411000159M

  • 2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43 views

2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1. 這一面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合理。

  2. 這一面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合理。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