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4 pm - Thursday 03 December 2020

買票買來的政權,沒有資格講民主法治

週日 2014年04月13日, 11:5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4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王伯仁
資深記者。主跑省議會及省政新聞廿餘年,對台灣地方自治的演進發展與關鍵人物均有深刻觀察,著有「看千帆過盡~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一書;退休後仍筆耕不輟,目前亦經常於報端發表精闢評論文章。


買票買來的政權,沒有資格講民主法治

太陽花學運初始,學生衝進占領立法院之後,隔半個地球之遠的馬英九總統不貮密友駐美代表金溥聰(今年被媒體界「正名」為愛新覺羅溥聰),也不甘寂寞地發表針對性的評論。以他駐節的美國為例,民眾不得占領國會,也不容許衝入國務院(按,美國是沒有行政院的,國務院則類似各國外交部,也不等同台灣的行政院,更不用說美國總統辦公的白宮)••••••等一堆「罄竹難書」的不容許。統媒聞之,極喜,趁機大作文章,台灣也有一個極端右派的情治人員,甚至發表「當場格斃可也」的肅殺讜論,時光宛如倒流五十年,老蔣動輒用紅筆擅改軍法審判書一樣。恐佈!可惡至亟!

金溥聰在美國發表與他職務無關的評論,這也不是第一次。或許他可以用「言論自由」自辯,然發表評論時,都忘記強調是以「個人立場」來說的。其實,縱使有事先聲明個人立場,但一個國家駐外大使屢次以個人立場批評本國國內時政,不也古怪透頂?外國人聽多了,大概會認為台灣是「未開發國家」或「政治紊亂分崩離析」的狀態,否則正常國家的大使,那一個會像金溥聰一樣,口無遮欄?是自恃與台灣總統馬英九是「密友」或「分身」,甚至是「影武者」,否則怎有在國際外交界視為「錯亂出軌」的言行,常常出籠?若以中國的成語形容,金溥聰在駐美代表的表現,可用「煙視媚行」差可比擬吧。

金溥聰以美國之例,批台灣「太陽花運動」占領立法院、衝入行政院••••••等行為,在美國都不容許。金所說的,筆者全部贊同,其實也用不著台灣第二號大人物來「教」,一個普通大學生就應該可以拿九十幾分吧,因為他講的尚構不成「知識」,絶大部分都是「常識」而已。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一面倒贊同金溥聰的「常識說」之餘,也要冷靜回頭檢視一下,為什麼他所說「美國不容許」的事,事實上也不會發生,而在台灣同樣也不容許,卻發生了?是台灣學生「暴戾成性」,或幾近「恐佈份子」,否則怎麼會發生自民國創建以來,未曾發生過的占領立法院24天及手無寸鐵衝進行政最高機關—–行政院,「偷吃太陽餠」,換來一頓頭破血流的毒打,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在野黨女立委也打得臉青鼻腫住院數天。

讓我們心平氣和的比較一下,台灣自從國府卅四年派陳儀「據台」以來,尤其1947年在中國「行憲」,即號稱是民主自由法治國家,事實如何,不待吾人多費唇舌去用「照妖鏡」讓之現出原形。就是1987年7月15日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1991年5月1日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翌年國會全面改選,國家恢復正常體制,再經1996年的總統直選,也歷經2000年和2008年兩次政黨輪替,台灣形式上完成民主國家難有挑剔的制度內容。然而,好事多磨,台灣民主一路走來至今還是踉踉蹌蹌,馬金江集團及國民黨國和你我都心知肚明,不必再打無謂的「嘴砲」。

首先,民主政治最基本的要素是「選舉」,公正公平的選舉,才能建立正當合法的政府,也才有基本的統治正當性。君不見,世界上先進民主國家,如美、加、英、法、德、日、大部分歐盟國家等,那一國的政治大選,儘管也常有競爭十分激烈之時,但何曾出現選舉「舞弊」、「買票」、「做票」的指控雜音?沒有,一條消息都沒有。在中國之時,曹錕賄選「豬仔議員」明列史冊,就不再多提。而二戰後陳儀接收台灣,自1946年起開始實施所謂「地方自治」,也選出至中國參加「制憲」的代表,和在縣市及省選舉無實權的「參議員」等。此階段參選者多是地方俊彥仕紳,可說是台灣選舉史上最清明模範之時。但自二二八事件之後,台灣菁英被殺害數萬人,台人正派人士對政治避之唯恐不及,各項選擧開始成為「以票易票」的遊戲,國府為掌握政權,多有「舞弊」及「縱容」賄選之擧,歷數十年而不衰。所謂「黑金政治」在二十世紀末達到最高峰,至今仍是「歷久彌堅」。

這麼說好了,如果每一件賄選案都是「一罪一罰」的話,台灣每次大選,總會發生數百萬件甚至數千萬件的「刑事犯罪」。而破案率呢?不論大小總計,頂多在數百件之譜。以數學觀點而言,分子只有數百或千,分母卻是數百萬或數千萬件,除下來所得「破案率」,頂多是萬分之一,即是小數點後面第四位數的一,太過微小,約等於「零」。這種約等於零的選擧賄選破案率,應該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吧!這樣選出的許多「豬仔議員」和「豬仔立委」,甚至於「豬仔縣巿長」、「豬仔總統」,有什麼統治的正當性?在立法院還洋洋得意實行所謂「代議政治」,更高的總統還可以把「五權分立」變成「五權合一」,朕即法律,朕即天下。

連民主政治的基本要素「選舉」都長期汚穢納垢,見不得天日,始作俑者及發揚光大的國民黨國,不論國際法如何巧玩,但有「治台」的正當性嗎?當基本正當性根本建立在沙灘或泥淖上,還夸夸乎大談「民主」、「法治」,只不過自欺欺人,瞞世人耳目的「欺壓」行為吧!

再者,國民黨統治當局,最喜歡談「民主」、「法治」。筆者曾忝為報社派駐台灣省議會採訪政治新聞廿餘年,聽朝野議員辯民主法治,聽得耳朶都長繭,至今猶記所謂「民主」,就是「數人頭代替打破頭」、「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服從多數」•••••等老掉牙的「定義」。其實沒有錯,但細究起來,所謂「多數尊重少數、少數服從多數」,通常是沒有前半句,只剩後半句,也就是不論政權是怎麼來的,立委議員怎麼選上的,「成者為王」,買票當選的和一票一票選出來的,都一樣。套句粗俗的話:要不然要怎麼樣?像最近高雄市議會統刪巿府總預算,引起綠營議員抗議,國民黨籍的議長還嗆聲:有本領就選多一點人啊!還作勢衝下台要打人。這樣的民代議長只是台灣黑金政治下的產物縮影,國府所謂的民主法治國家,實是忝不知恥「馬不知臉長」的空嘴哺舌。

民主政治所謂「多數尊重少數」,意即不同意見者人數雖少,但也不能因人少而「廢言」,許多民主先進國家議會議事規則,允許以故意的冗長發言進行議事杯葛,一個議員藉故發言數小時甚至一整天,都被允許和「尊重」的。在台灣,多數黨和淺薄媒體一定攻擊得體無完膚,「議事空轉」一天浪費多少公帑,是最常見也是最幼稚的「帽子」,根本不曉得這也是民主政治設計上的一部分。在台灣,只知道「護航者」動輒提議「停止討論,交付表決」,強渡關山,強調民主政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易言之,老子買票贏了多數席位,老子就是「爺們」,不然你們也去買啊?看誰錢多,買票技巧好,萬一出事,還要夠力擺平,真的壓不下來,就判個「選舉無效」,但「賄選無罪」,民刑分離的咄咄怪事,屢見不鮮。以往,所謂「車輪牌」黨證百分之百好用,近年稍為差一點,但斧鑿之痕,猶斑斑可見。地方議會如此,立法院又好到那裡去?沒有龐大的黨產資源做後盾,國民黨早就分崩離析,9%黨主席不待「逼宮」,早就落荒而逃。那裡還有能力集權專制,發動「九月政爭」?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做法自斃」不會光只是歷史典故而已。

次而,談到「法治」,橫看成嶺側成峰,獨夫專制治國,還是有「法治」的,只不過,朕即「法律」而已。在民主先進國家,主權在民,人民最大,人民對政府國家不公不義的欺壓,是有正當的「不服從」和「反抗」權,甚至「造反有理,革命無罪」。但在中國等專制獨裁國家,一個「反革命」罪名,就可以要千萬人的命。在台灣,「涉嫌叛亂」殺掉幾萬人,關了合計幾萬年的牢獄?外國正常以人權為基礎的法治,是「依法而治」,而且其法律及程序是要符合大多數人民的意向的。但我們的法治,通常是「豬仔議員」聽命獨裁主子或「分贜」下的產物,「惡法亦法」,以致形成「以法治人」。法律位階高於憲法是常態,數年一任的民代,選一次可當數十年,總統可以連任到「死而後已」。一部「六法全書」數千萬字,比任何國家法典並不遜色,但那個憲法或法律學者,捫心自問,我們真的是個「法治」國家嗎?如是,那有國會議員卅秒用隱藏麥克風擅自宣佈「審查通過,送院備查」,恐怕連未開發國家的「部落議會」也做不出來的。

綜上,台灣的「民主法治」實在是笑話篇章而已。靠賄選買票取得政權或議會多數席位,怎麼能稱做「民主」。其強姦民意制定的法律,人民有遵守的義務嗎?當一個只有假民意基礎的專制獨夫,要把人民當「仔豬」賣,把人民家園圈給野心者「統一併吞」,人民不能「不服從」,甚至「反抗」嗎?這是由來已久,但被獨裁黨國洗腦或收買而隱忍長年的「隱疾」,在此次反服貿的太陽花運動中,澈底揭穿開來了。以往認為選擧買票是「好意」、不投是「不義」的選民,以後可要好好想清楚:問題實在不是在那幾千塊錢,而在於賣選票就是實實在在賣我們自己和子孫後代的靈肉命運。如想過了,要賣的就繼續賣吧!也不要再囉唆什麼:「自己國家自己救」,大家煞煞去吧!要做牛做馬還怕沒犁可拖嗎?

2014-04-13 17:3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4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