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1 am - Sunday 02 April 2023

警眷挺洪崇晏:社會不改善 警察永遠燒肝

週一 2014年04月14日, 2:36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7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警眷挺洪崇晏:社會不改善 警察永遠燒肝
318學生撤出國會議場,卻為了公投盟在立法院周邊的路權包圍中正一分局,讓警察局破天荒的拉下鐵門。(余志偉攝)
回顧歷時24天的318反服貿運動,越到後期,越多人呼籲盡快收場,表示「警察也很辛苦!」而警聲會的警眷們更在第12天對學生獻上康乃馨,呼籲「孩子們回家吧」。

警察勞動權和社會運動是對立且衝突的問題嗎?警民必須是敵人?日前在「路過」台北市警局中正一分局行動擔任場控的台大哲學系學生洪崇晏,遭外界幾乎一面倒抨擊,但他去年5月在網路上看到警聲會要抗議的消息,趕忙在網路上整理資訊、發起聲援活動,也帶著「支持警察組工會 捍衛警察罷工權」標語親身前往,雖然警聲會的訴求只限於勤務制度的合理化,洪崇晏更進一步支持修法、讓警察組工會。

而日前在PTT八卦板發文,還原「路過」中正一分局事件過程、力挺洪崇晏的網友kk13942001,則是台大法律系學生邱丞正,爸爸正是年資剛滿30年的警察,媽媽的資歷更有30多年,邱自己也常跑社運場合,和洪在台大學生會共事時就是好朋友,12日傍晚與洪一起接受專訪談警察勞動權與抗爭的議題。

Q:如何看待警察勞動權問題?

邱:我覺得洪崇晏的主張很對啊,警察應該要組工會爭取自己權益,我看我爸他們好多同事每個都加班加很多肝臟都好幾顆腫瘤,連我爸都3顆耶,不管良性惡性,正常人怎麼會長好幾顆腫瘤,這一定有問題啊!有一些縣市的較偏遠地區甚至每天固定給8小時薪水,管你上幾小時的班,活該捐給國家的。

國家對警察照顧是很多沒有錯,但那不代表他們就應該承擔這種沒日沒夜的生活。因為工時等關係,警察承受很大壓力,警眷也連帶承受很大壓力,已經成為社會上一個特殊的群體,作為特殊群體的警眷一員,我認為警察現有的福利不錯,但遠遠不足以抵銷他們為這個社會所作出的犧牲。有些人認為警察罷工權的行使會導致治安下降等,講實在話,罷工權行使也是可以商議的,不一定需要全罷,例如罷1/2或1/3。

Q:街頭抗爭增加社會成本,害警察更累?

邱:對我爸他們來講那就是「責任」。他結婚沒多久1個星期吧,連蜜月都沒有渡,就去睡高速公路,因為有黑名單的異議人士回國闖關。但那對他們來講那是一種責任,反正長官一句話就什麼都擔下來,他們其實已經被規訓到已經不懂爭取自己權益了,所以才要靠其他聲援者和警眷去爭取,警察連一個人都不會出來講,有的是「不敢」講,有的是已經「不會」講了。警察根本就沒有反抗意識,是台灣最「順民」的一群勞工。

洪:以台灣人的行為模式來說,其實可以很好地管理自己,但這個政府還用過去鎮壓人民的手段來管理人民,造成這麼大衝突,既然我們可以把垃圾通通掃好,連噴漆塗鴉都盡量恢復原狀,是不是警察真的有必要一直站在人群的對立面,而不能在旁邊確保大家意見能夠完整表達就好?

Q:怎樣看待部分外界曾以「警察很辛苦」的理由,呼籲318運動停止?

邱:這樣講的人,沒有看到背後的結構性問題,警察什麼時候不辛苦了?我支持抗爭啊,318運動我爸也差點被調上來,我對於該動用多少警力,覺得是專業判斷範圍,不予置評,但蠢到不讓警察輪休,蠢到沒辦法讓警察找到一個好的休息地點,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他們就直接睡在大馬路上、露天沒有遮蔽的地方,我不相信警方沒有弄到地方讓大家休息,這不太對勁。

而事實上,本來台灣就是所謂的弱弱相逼。警察在他所屬的勞動環境裡是最大的弱勢,他根本沒有反抗上級的意志力,是基層中的基層,像方仰寧在警察裡地位蠻高,在整個國家體制下也是很弱勢的一個人,他沒有對行政院長江宜樺說不的權利;我們不是常常引用柏林圍牆判例,說警察可以把槍口抬高一厘米嗎?台灣警察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這個「能力」,但當然,一定存在少數個體「以打人為樂」,這是任何社群都有的問題。

Q:怎麼看部份警眷發起「康乃馨活動」,呼求「孩子們回家」?

邱:每個人立場不同,我尊重他們的發言權利,但我不覺得這樣問題有解決啊!如果今天這個社會不改善,改天只是換另一批人上街,換另一批警察出來燒肝而已,所以根本不是大家當作沒事回家,而是要真正改變這個社會上的問題,真正要改變造成警察辛苦的值勤制度,真正改變學生會上街的原因,也就是社會制度,不是嗎?整天在那裡吃止痛藥,拿康乃馨當止痛藥,牙齒不拔吃止痛藥有什麼用?

Q:究竟要從何解決警察勞動議題的困境?

邱:分成兩個面向,第一是政府要試著從這次抗爭當中,發現已經過度使用警力,而警察身體不可能是鐵打的,我們已經看到各式各樣的警察健康在走下坡,在這種狀況、現有的值勤制度之下,國家官員們應該思考的問題是如何讓警察有好的休息,值勤品質提高?

接著最根本的問題在於,警察要怎樣團結起來爭取自己權益?我覺得這是最困難的東西。

Q:要警察爭取自己的權益,為什麼很困難?

邱:其實這麼久以來,警察本身也只出現過去年那一次抗議,而且幾乎都是警眷,20多位太太,但像我爸媽和大部分警察,就是看到那些人避之唯恐不及,你一加入這種團體就被貼標籤,黑掉了。也基於工作模式和生活型態,警察是很封閉的群體,跟一般人生活有點脫節,不能理解不是這個群體的人來幫他們,覺得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而他們的終極目標,其實就只是透過那個「恩庇關係」,跟上級爭取到更多的利益,他們就會乖乖回去做事情。

洪:某種程度來說,如果警察自己不出來爭取,我們也很難介入,其實其他抗爭運動也都是他們自己願意站出來。我後來一直在觀察警聲會和相關的人,但不容易合作,我覺得他們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處境,也不知道學生在幫什麼。我覺得要從一些勞教,也就是勞動權相關教育著手。

邱:但警察的對外防衛心很重,所以會看到像現在他們全部挺方仰寧,全部罵洪崇晏。他們會極度、極度傾向「體制內」解決問題,所謂體制內就是跟長官講、跟長官喬,通常也喬不到,更別說敢於反映的時候,往往就是一些嚴重到無法改變的問題。有人跳出來爭取時,他們會棒打出頭鳥,把那個人打下去。至於像洪崇晏,他們會說謝謝喔,繼續棒打下去。

王立柔
2014/04/13 02:06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7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