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1 a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沉默的零◎人渣文本

週一 2014年04月14日, 2:4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7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959973_10152388163454388_1858445250_n
圖片與本文無關

最近社會議題的衝突越升越高,有人說我們社會趨向於兩極分裂。

就我看,現況也只是學運方和警方、府方一直衝突,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全面性對抗。學生可以弄出幾十萬人,而另一方弄不太出來什麼人,對抗力度不均。

真正的對立分裂,是要像泰國那種,紅黃兩色各幾萬人,在街道上大戰。台灣這邊,挺府院的民間力量實在低到破表。

我想府院方應該也希望能有幾十萬人站出來挺他們,但現實上的西瓜靠大邊效應,以及下述的五點理由,讓他們的支持者從現實世界中消失了,只剩網路意見發聲。但網路講講其實沒有用,學運方早就發現要站出來鬧才有用。過去的「萬人響應一人到場」魔咒,學運方已成功破除,但在「挺府院方」卻非常嚴重。

挺府院的百姓不站出來,理由大致如下:

1. 不想造成政府方面的困擾。人多就要警力維持,警察已經夠忙了。
2. 政府的行政機器所產出的力量已足以代表自身的意見。
3. 愛好和平,不想起衝突。

這是表面的裡由,還有其他的隱藏原因:
4. 沒有能一呼百應的民間領導中樞。別忘了紅衫軍還是找施明德這種外人領導。
5. 沒有錢可以領,就不想出來挺政府。學運會有一般百姓掏錢,國民黨相關的活動,就算百姓再怎麼挺,也覺得應該是國民黨掏錢。

不管理由是否合理或太過現實,其共通結果就是沒人站出來。許多挺府院派認為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只是不出來表達意見。我想,這些「沉默者」就算不是真的多數,至少也有個三成人口吧,但他們若不具體反應,就等於是「零」。

他們其實是「沉默的零」,在政治上等於不存在。這種退縮態度造成政爭力道上的不足。

這些不出面的人,只有在投票時會發揮作用,但投票機會越來越少,兩年才一次,也就是他們的力量要兩年才能發揮一次。而學運抗爭者隨時都在要東西,而且越要越多,你可以發現府院方被迫不斷讓步。這代表挺府院者的權力(與權利)一直在流失。

因為挺府院方只打算用選票表達意見,是以會不斷訴求「代議制度」,但若學運方一直影響代議制度的運作,他們將無從應對,只能在家跳腳。這就是把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裡,人家把籃子搶走,你就完了。雖然這種「全押在代議制度上」的作法可能是「道德上的正確」,但也是「策略上的失敗」。

學運份子現在甘冒道德批判,全力的攻城掠地,而警方、府方、各方只是空談道德高度,在實務防線上一再崩潰。到現在,我看挺府院方仍堅持「潔身自愛」,其作法依舊是「網路按讚和發表意見」「打電話投訴」「以傳統媒體猛攻」,其實都和在房間裡打手槍差不多,沒辦法擴大實質影響力,只有擠在一起的取暖力。

這是政爭,不是中華民國道德清談大賽。除非挺府院方全是那種「即便被人整盤端走,也要堅持清談」的竹林九點二閒,否則是該想想具體的作法為何了。

自己沒人?你知道陳為廷之前去劉政鴻家潑漆時有幾個人嗎?要不要做的差別而已。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根本就沒有「沉默的大多數」,也沒有「沉默的多數」,更沒有「沉默的相對少數」,只有「挺府院的極少數」,所以生不出人頭,也沒有人才。這就不是「沉默的零」,而是「根本的零」。

那就悲情了。我想實情應該不是如此,對吧?

2014年4月12日星期六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7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