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 pm - Wednesday 04 August 2021

荷蘭時期台灣的西化進程

週四 2011年12月01日, 12:4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98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荷蘭人統治台灣時期的荷蘭本國最高統治者與其妻畫像

在後殖民論述中,歷史學者漸漸採用殖民者如何利用統治制度的運作強化政權正常的運作模式來討論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關係,在這種脈絡中,兩種相異的文化進行交流,甚至強勢文化進入弱勢文化達到文化霸權侵略的目的,被殖民者在吸收這種文化時,他們如何面對與因應,如何在外來文化進入後,仍保有自身傳統的文化或是全盤接受外來文化勢力?

透過十七世紀下的台灣土著與荷蘭公司的殖民統治下,荷蘭人如何利用統治制度,像是地方會議、荷蘭人的權威與權力授與方式來論述荷蘭人與台灣土著的關係,更透過後殖民論述中探討土著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與公司統治制度對土著的影響,在這一過程中,位於底層的被統治者,如何以自身主體的立場,挪用荷蘭統治象徵者物的原意,言下之意就是說,權力與權力下放後的過程,土著在掌握權力的過程中,創造出一種甚至許多種對其子民的權威方式,藉以穩固土著首領在社中的政治權威地位。

討論親王旗與原住民統治關係中,公司透過親王旗實踐擁有在地主權,即是一種「主權化」的過程。親王旗除了當成辨識敵我的標誌外,也內化成對土著的統治權威,使得土著可以順服於公司。可是土著眼中的親王旗並非與荷人眼中的一致,這些原住民經由強勢文化入侵後,為了避免災禍降臨,他們選擇把親王旗當作避難的工具或圖騰。

除了親王旗外,公司還透過村社首長制的統治制度,用藤杖作為對原住民的權力歸屬。擁有藤杖的首領或頭人就成為公司對其村社的有效統治模式,公司的藤杖除了象徵村社歸順於公司外,也代表公司交由村落首領進行行政權力統治,但是此一權力來源於公司,並非來自於首領本身。藤杖除了更加豎立頭人權威外,也使得荷蘭人勢力更深入於土著社會。

荷人運用高科技的武力或西方「文明」達到威嚇土著的效果,而原住民則透過這些外來的感官刺激改變對荷人的看法,進而服從荷人。從殖民統治面來看,征服一個落後地區,經由武力展現,達到對異族統治權威的威力。對原住民來說,親王旗或是藤杖,或是武器等西方器物,經由強勢輸入,造成一種權力不平等的狀態,也就是說,原住民被迫從事西化,不管原住民願意與否,西化成為荷人統治上的利器。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98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