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 p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太陽花世代 向中國說不!反中?恐中?經濟問題之外的深層憂慮

週四 2014年04月24日, 10: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6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日期:2014-04-22 作者:曾嬿卿 出處:財訊 第 448 期

學運大進擊,除了反映對兩岸政商密室談判的不滿外,也凸顯了對中國的不信任,未來勢將衝擊國共合作的節奏,也迫使北京不得不正視這股強大的公民力量。

「學生們和無數公民社運團體……不但阻止了馬政府強令《服貿協議》闖關的企圖,徹底凸顯馬政府完全喪失統治正當性,更揭發了在國共兩黨私下交易的兩岸互動模式下,圖利跨海峽政商資本集團、犧牲大多數人民利益之事實。從此兩岸協商再也不允許密室協商,任何政權再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出賣台灣。」

這是反服貿學生退場聲明中的一段話,也是這場學運最關鍵的部分:他們不信任中國,更不信任由台灣的跨海峽政商集團,與中國簽署協議。

反服貿,從來不單單是經濟問題。

「我寧可被邊緣化,也不要中國化!」一位財經智庫的助理人員,這樣告訴她的主管,為什麼她會在下班後,還要到立法院「占領國會」。政府宣傳,台灣若不簽訂服貿,將會被「邊緣化」,但就是有許多像她這樣的人,「反服貿」才會號召出那麼多「黑潮」。

寧可邊緣化 也不要中國化

反服貿者從質疑黑箱作業,到質疑內容,甚至質疑是否該簽訂《服貿協議》,中間其實有一條軸線貫穿:台灣跟中國,究竟該維持什麼關係?為了經濟利益,我們該跟中國全面交往?會不會最後獲利的是少數政商集團,而一般人卻只能像這些年簽了ECFA(兩岸經濟協議)後,薪資不漲、房價飛騰,自己反而成了受害者?甚至台灣經濟被中國掐住,將逐漸喪失現在擁有的民主跟自由?

香港獨立媒體作者萬逢達在看到台灣學運時為文《台灣人,你們沒有輸的本錢》,他指出,香港在與中國簽訂等同服貿的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後,生活資源、社會福利、房租物價,都讓港人痛苦,香港不再是過去的香港,「香港人成為了自己地方的異鄉人」。更讓港人失落的,還有過去引以為傲的法治與自由,也在節節敗退,根據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告,2002年香港新聞自由在全世界排名18,現在已退到第61名。

台灣與中國簽訂服貿後,會不會也跟香港一樣,民主倒退、人權不彰、自由滑落?這是反服貿者心中最深沉的疑慮。

律師賴中強就質疑,行政院版的兩岸監督條例,將兩岸定位「一國兩區」,難道可以為了經濟而犧牲主權嗎?他進一步批評:「今天兩岸進程完全按照○五年4月連戰訪中簽訂的《連胡公報》走,誰授權他?他是什麼身分?」他說,大家看到所謂國民黨大老,帶著台灣商人,頻頻進出中國,這些人的家族都在中國有龐大的利益,他們卻毫不避諱自己當談判代表。

「連基本利益迴避都不做,你要人民怎麼相信你們的交易?」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直言:「這種最基本的政治倫理都沒有,以為這些年輕人都是笨蛋看不出來嗎?他們看到兩岸權貴彼此往來,觥籌交錯,把他們的未來當作可以擺弄的籌碼,他們為什麼要接受?」他狠批:「你們這些做決策的人,有多少人的小孩是真的留在台灣奮鬥加油的,不是在中國就在外國,你把大家當傻子嗎?」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吳介民則從兩岸經貿角度分析,台灣對中國經貿的依賴在近幾年發生質變,三角貿易比重降低,內需市場上升;他表示,做外銷時,廠商可以不必經營那麼深的政商關係,當轉作內需市場時,「你要不要跟他們建立更緊密的政商關係?」

經貿失衡 台灣經濟遭綁架?

根據吳介民的研究,在兩岸經貿關係中,中國於○五年超越美國和日本,成為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一一年台灣對中國出口佔貿易總額為29.6%;相對而言,中國對台灣在一○年僅占1.9%。再以貿易依存度觀察,20年間,台灣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也提升顯著,到一一年已高達38%;反觀中國,對台灣的貿易依存度則一直很低,迄今不過2.5%。

吳介民說,這顯示,中台的貿易依賴結構極度不對稱,「全世界有哪兩個國家依賴那麼高?這是不對稱的互賴,是片面的,它切斷我們,我們就完了,我們的經濟根本已經是鎖進中國了。」

然而,台灣走了20~30年的民主政治,會這麼脆弱、不堪一擊?尤其研究也發現,這20年來,台灣人愈跟中國往來,台灣認同就愈強,也對中國愈有負面評價。在學運每天舉辦的民主講堂上,其實有許多參與的民眾都有「中國經驗」,自己或家人都曾在當地工作,他們上台分享時,都提及這樣的經驗讓他們更反對台灣對中國門戶全開。

一位長期研究台灣人遷移到中國工作現象的研究者,在學運期間到北京訪問,發現該地台灣人普遍對《服貿協議》不信任,他們在北京見識過中共以政領商的力量,對兩岸交流特別警覺,認為「讓利」背後要付出政治代價,他們的心聲是希望有朝一日回到台灣,不是回到另一個中國。他們也觀察到,相較之下在上海的台灣朋友,將《服貿協議》定為為純經濟議題,也比較站在「開放對台灣有利」 的立場而支持服貿。

吳介民觀察這群學運世代:「這一代年輕人對中國的看法,已不是過去國民黨教育底下的反共跟恐共邏輯,他們意識到中國已是高度資本主義國家,他們會把兩岸政商特權、把政治經濟學意義底下的中國因素攤開在台面談。」

吳介民表示,年輕人的台灣認同很高,7~8成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這一代沒有上一代的省籍包袱,他們的台灣認同,跟過去的藍綠分歧、省籍無關,是相對於中國的。「他們對中國最在乎什麼?主權威脅、崩世代危機,讓他們會去思考,與中國往來,究竟誰會受益誰會受害,」他說。

「中國因素」的確影響了台灣的總體經濟,以及個人就業與薪資,但對台灣的政治是否發生影響?2012年總統大選前,被炒作的「九二共識」議題,以及台商企業以此明顯選邊站的操作方式,很難說毫無影響;政大國發所教授童振源就曾做出影響6%選票的研究。無論如何,以民進黨這幾年來亟欲洗脫「逢中必反」形象,顯然深知此議題的罩門。

沒有省籍包袱 拒主權威脅

中研院社會所則從研究中,試圖說明中國因素對投票行為的影響。研究指出,過去影響投票行為的重要性依次為:政黨認同、省籍、國家認同(統獨)。但在加入中國因素(「對九二共識態度」與「兩岸經濟關係下擔不擔心失業」兩個變項)後,重要性依次為:政黨認同、九二共識、省籍、擔心失業。這表示,中國因素影響投票行為,僅次於政黨認同,而考慮對中國的關係,統獨影響就不重要了。

這個研究,難怪讓民進黨頭痛。但經過這一次「服貿洗禮」,會讓社會大眾思考,台灣究竟要如何跟中國相處?它會怎樣影響台灣內部?在馬政府跳針式回答「服貿協議利大於弊」之餘,也該想想,如何化解眾多年輕人的疑慮:他的利我的弊,我為何要接受?賴中強就質疑,根據中國官方公開說法,兩岸經濟整合是為了政治整合鋪路。「人家的陽謀都明白告訴你了,我們政府做了什麼事讓民眾釋疑?」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評論台灣學運時表示,中國為了追求兩岸統一,一直很有耐性地採取將台灣經濟與其掛鉤的策略,這種作法過去似乎很有效,現在卻受到嚴重挫敗。他說,這場太陽花學運的政治意義,遠超過經濟意義。吳介民則表示,這次學運是第一次直接衝擊國共合作節奏,北京不得不正視反中國因素的公民力量,「這是公民啟蒙覺醒運動,在催生一個新世代的運動,新世代的台灣認同、中國觀、世界觀,正在一步步發酵改變。」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6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