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0 am - Thursday 17 June 2021

1721 台灣民族英雄-Taiwan Brave Heart 朱一貴

週日 2012年03月11日, 3: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00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Taiwan Brave Heart
1721 朱一貴大革命
永和台灣國~中興大元帥
被出賣的臺灣威廉華萊士-朱一貴
台灣史上最轟動的一次反清復明戰爭

朱一貴被捕時面對中國福建水師提督施世驃(施世驃為施琅之第五子,父子二代前後為清國攻略台灣,真滿人之功狗也。)

猶昂然自立,自稱孤家,後被解送北京五馬分屍裂骸處死。32歲的青春!

鴨母王

朱一貴生於1690年(清康熙二十九年)即清統治台灣的第7年,少年時名「祖」,20歲來台,來台之後他經常見到滿清政府的官員都是貪官污吏急徵暴虐,使得民怨沸騰。

在如此環境中不得不變成反清份子,後移居內門鄉鴨母寮(今高雄縣內門鄉),是介於台灣、鳳山兩縣之間,地勢險阻。

朱一貴以養鴨為業,任俠好客,有「小孟嘗」、「鴨母王」之稱,與草莽群雄來往頻繁,每每宰鴨煮酒待客,痛談被滿清統治之恨,暗中結盟,伺機準備起義反清復明。

1720年(康熙五十九年),適遭大地震和兇荒一起襲來,人心惶惶,謠言四起,以為亂兆,社會動盪。滿清在台官員文恬武戲,地方官吏只知圖利,駐台之兵也腐化不堪。

又在次年即1721年(康熙六十年)春,鳳山縣令出缺,台灣知府王珍為了私利,派遣其次子為鳳山知縣,並掌握實權。因派出的目的就是公然來污錢,運用官職的方便,進行大規模貪婪的私人利益。

所以王珍及其子立即對轄下的廣大百姓嚴其苛徵重斂,他向百姓無休止攤派各種苛捐雜稅,怨聲四起。

是年台灣地震,引起海水泛漲,民間謝神唱戲,王珍以「無故結拜」為理由,捕四十多人。又人民入山砍竹,王珍以「違禁」為理由,又抓200多人。

這些被官府所抓的人,若交了錢就放人,不交錢則打40大板,並驅逐過海,攆回原籍。民間所擁有的耕牛、糖鋪,若要使用則必須交錢方許可營用。

這種滿清官員的騷擾,台灣人民如何忍受,所以民怨四起。 一月台灣知府四處捕殺天地會結盟結會者,三月天地會幹部黃殿吳外翁飛虎李勇等十六人在朱一貴家會商革命起義。

1721年(清曆康熙六十年)4月19日,眾人推朱為盟主,焚表結盟,樹立黃旗,製「大元帥朱」旗幟,又稱「中興大元帥」,正式發動革命,參加者愈來愈多,數小時之間,得1000餘人。時朱一貴年30。

是夜以民間無訓練、無組織的群眾,進攻岡山之塘汛 ,滿清兵逃走,繳獲鳥槍、藤牌十數件。

馬上擴大攻擊,又攻占新園汛、南路營、諸羅山、埤頭汛、濱榔林汛、下淡水汛等營汛,奪取了武器。壯大革命聲勢。

此時南路各地,亦相繼響應,參加者都是被滿清政府所壓迫的基層人民,只起義數日即有2萬人參加,並對台灣府城進兵。

台灣本地人集體以武力反唐山抗清,殺滿清官員這種警報突然傳進台南府治,滿清官員不知所措。

台灣鎮總兵歐陽凱應急下命遊擊周應龍來援,其部下的把總張文學朱一貴打敗,都拋下武器而逃。

朱一貴一開始就獲得民眾的支持,勢如破竹趁機攻佔大湖。同時在下淡水溪檳榔林(內埔庄)的客家人杜君英,見到朱一貴的抗清,感到同樣身受滿清高壓統治,也立即響應朱一貴的革命並率同族數百人以武力行動。

杜君英乃先攻破下淡水汛之後,與朱一貴會師,合攻周應龍於赤山,殺其千總,擒其把總,27日攻陷縣治鳳山,迫使守備馬定國自殺。

朱一貴率四萬大軍,其中含有杜君英等人,於30日攻打台南府城。

分巡台廈兵備道梁文火宣,台灣知府王珍,海防同知王禮,台灣知縣吳觀域,諸羅知縣朱夔等住城的文武官員攜眷而由台江(安平港)駕舟先遁逃至澎湖,兵亦相率竄逃。南路參將苗景龍敗走至萬丹,為朱一貴軍首領郭國正所殺。

總兵歐陽凱,安平水師副將.許雲,北路參將.羅萬倉,安平水師遊擊.游崇功等尚保有軍力,但也不知如何對抗這一群憤怒的台灣本地人。

5月1日朱一貴終於攻下府城,清軍的把總楊泰見大勢所趨,刺殺總兵.歐陽凱而投降朱一貴

清軍守備胡忠義、千總蔣子龍、把總林彥石琳被擊斃。其他把總.千總.游擊.守備等被俘殺者甚多。

朱一貴佔有台灣府城之後,立即開府庫,收貨幣,出示安民,禁止殺掠,更獲得民眾好感。同在5月1日,諸羅縣治亦被賴池.張岳所率領的革命義民軍攻陷,守城的北路參將.羅萬倉為革命義民軍所殺,如此這群為眾人所憤的貪官污吏,眾人毫不猶疑下手即殺。

台灣全島光復

如此,自朱一貴揭竿起義以來,僅過13天(自四月十九日揭竿起義至五月一日共計13天),全台灣島(台灣.鳳山.諸羅三縣)幾乎全部都落入起義革命軍手裡,其餘,只有留下北路淡水地區未經攻克而已。

這就是全民起來抗暴的具體現象,由此可知滿清在台灣的統治是如何受到台灣人的怨恨,等到這一天,在台灣各地的人,不論是否有武器,拿起鋤頭、鐮刀、菜刀、竹桿,不計成果,就攻向滿清的官屬衙門。

5月初,朱一貴攻下府城(今台南),國號大明,年號「永和」,大家不約而同將那滿人的衣著即旗裝脫下、長辮剪斷,恢復明朝時的服裝及傳統漢人的髮式。

於是朱一貴乃開赤崁樓,獲得鎗砲武器甚多,眾見台灣全島業已光復,進一步建立以「永和」為名的新朝代,承襲明朝的制度,並祭拜天地、列祖列宗及延平郡王鄭成功。

同時大封諸將40餘人﹔發布文告,號令天下。全體起義人士尊奉朱一貴為「中興王」,並封各地民軍領袖為平台國公、開台將軍、鎮國將軍、內閣科部、巡街御史等。朱一貴居於道署為「王府」。5月上旬又有數萬人投奔起義軍。

到最高峰時,參加起義人數達30萬人。

客家台奸「大清義民旗」

攻克府城不久,因朱一貴所定軍律甚嚴,每到一地,安民告示,嚴禁殺掠。

此時杜君英要求封其兒子杜會三為王,但朱一貴不允,杜君英即懷恨,憤而率領其同族部屬,渡過虎尾溪,並駐紮貓兒干以觀望形勢。

同時在下水莊粵籍客家的候觀德李直三等人,忘了自己也是受盡滿清欺壓的台灣人。

受了滿清人員的分化,為了小利轉向,竟聯絡各客家莊,甘自低首,忘了自已也是台灣的主人,立於作客的立場,忘了多年的屈辱,再度成為滿清的奴隸。以樹立「大清義民旗」的方法,向滿清搖尾乞憐。

施世驃

另一方面在中國本土,閩浙總督.覺羅滿保接到台灣急變的警報,除了奏報清廷外,另一方面也親自兼程趕赴廈門,先派大約1700餘名士兵前往淡水援助。

即派福建水師提督.施世驃(施琅之子)和南澳總鎮兵.藍廷珍率兵12000人和兵船600,趕赴台灣。

滿清從中國派來的施,藍二將先會師於澎湖,再於6月10日分二路進發澎湖,6月16日黎明抵達鹿耳門。

朱一貴蘇天威防守,蘇天威見滿清援軍到來,以砲擊之,不幸砲台的彈藥庫被清軍擊中爆炸,蘇天威退守安平。雙方血戰7日,朱一貴部不敵只得退守台南府城。

朱一貴不顧敵勢兇猛,即日派翁飛虎.張阿山.顏子京.楊來等首領,帶兵8000再赴安平向清軍反攻。翌日,加派李勇.吳外.郭國正等增兵數萬,與清軍死戰於二輥身。

清方水師提督施世驃率兵由七鯤鯓打入府治的南郊,藍廷珍率5000水師自西港仔登陸。陳策率援淡水之兵,南下諸羅與滿清大軍會合。

6月21日,施世驃藍廷珍分兵來攻府城,朱一貴親自率領革命義民軍出城應戰。可是,敵我火力懸殊,朱一貴及革命義民軍苦鬥終日 終於退出府城,退守大目降。同在此時,鳳山亦為清軍所佔。

朱一貴及革命義民軍與中國派來的大軍大戰退守大目降時,藍廷珍以分化的技倆,用官職、銀兩、撫卹、祀典、免租稅、建忠義亭、及頒匾表揚等方式向台灣人民誘騙。很可惜駐紮虎尾溪北之杜君英居然上釣,自視為機會到了,向滿清表達自甘為奴。

所以率部降清,並反襲朱一貴。同時召集下淡水溪的別派客家人侯觀德李直三等人,同舉「大清義民」之旗,失去了台灣人的立場,甘願為台奸,並掩護清軍而從背面攻擊朱一貴軍。

這就是中了滿清的以漢制漢的圈套,這也是分化政策的具體事實。 於是,朱一貴及其革命義民軍因此戰敗。

朱一貴被俘

朱一貴敗走灣里溪,再轉於水溝尾(嘉義縣),而入民房索食。莊民楊石善暗通藍廷珍,以酒醉之,計縛朱一貴,黑夜以牛車載赴八掌溪,解至施世驃營旅。

藍廷珍見朱一貴長立不跪罵道 : 「朝廷深仁厚澤,待你不薄,為何造反?」

朱一貴回答:「我乃大明臣子,興義師光復國族,何能說是造反,你乃堂堂漢人,竟甘心為清帝走狗,才是真正的造反。」

於是藍廷珍令人敲朱一貴的足踝,以至不能站立。同時被捕的翁飛虎也展出台灣人的英雄本色,不屈不降寧可拋棄生命也不願為滿清走狗。

台灣民族英雄朱一貴與同志多數,遂被檻送於北京,受刑吏審訊,盡被磔死於異邦。

「義民」台奸的下場

另一方面,向滿清示好的杜君英及其子杜會三,為了官銜降敵,又出兵攻打朱一貴的背後,立下了對滿清的巨大貢獻的走狗,自以為將可得官職,竊竊自喜,結果被騙往廈門,同被清吏解赴北京。

杜君英及其子杜會三父子二人同時被斬頭。如果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叛朱一貴而降清,在歷史上被冠以台奸之名。

滿清再度重掌台灣的統治權,於是全面施展報復的殺戮,凡是參加武裝起義的諸先烈也先後就縛,其他尚波及無辜的民眾甚多

就是歸順滿清的杜君英侯觀德李直三之家鄉,雖然在後來全部背叛朱一貴並為滿清出力從背後攻殺朱一貴的部隊,但滿清官員得勢後只記得這些客家籍的人也是台灣反清人物,所以也歸入報復殺戮的對象。這就是愚蠢的杜君英相信外來政權的謊言等所始料未及。

分化

朱一貴起義被鎮壓之後,滿清學到一事即是分化台灣人就可防止再次的革命。如何全面性的分化台灣人,於是施世驃以客家人偏袒清軍為理由,奏准解除客家人來台限制,其實客家人業已大量來台。但錦上添花是藉以策動河洛人和客家人分裂相鬥,以資「分而治之」。

泉州人、漳州人、福州人及客家人同樣地遭受滿清的壓制是禁止來台,客家人來台人數較少的根本理由是在福建客家人大都居於內陸,來台灣較不方便所以人數自然少。所以居於沿海的泉州、漳州、福州人成為台灣的主流。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福州人並沒有遭受到滿清官員的分化所以福州人的後裔全部如同泉州人漳州人皆成為台灣的主人。

這次施世驃解除客家人來台限制其實際的意義是在鼓勵人數少的客家人多多來台,以客與主的區分,將造成一個不團結的台灣做下伏筆。

英雄之死

西元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朱一貴李勇吳外陳印張阿山等人,被五馬分屍裂骸而死,親屬一同罹難,朱享年卅二歲,鄉民傳聞他死後被封為「台南州城隍綏靖侯」,在台南市小南門城隍廟被祀為主神。

內門朱一貴起義發源地「鴨母寮」,卻至1998年才正式落成奉祀。

全台唯一的「鴨母王祠」,經過276年正式落成,在內門鄉。

到了21世紀台灣高雄縣內門鄉長龔文雄朱一貴的讚頌詞如下:

他是羅漢門人的光榮………….
他有臨危不苟 勇往直前的民族氣慨
就像將軍山一般的雄偉高壯
二層行溪一樣的遠遠流長

(來源:臺灣人的臺灣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00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