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3 am - Tuesday 04 August 2020

台灣國的女兒-井上魯鈍(黃聰美)

週日 2012年03月11日, 4:2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58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默默捐款二十多年的「井上魯鈍」…….

1987年11月,在日本的台灣獨立運動組織所發行之刊物「台灣青年」,突然接到一筆一百萬日幣捐款,裡面附上兩行字寫著:

「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了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天寄上香奠的一部分。井上魯鈍之夫啟上。」

此時,「台灣青年」的編輯同仁才明白原來「井上魯鈍」是一位女性,且是六個子女的母親。1987年10月26日去世,享年僅50歲(1937年至1987年)。

***************************************

摘自《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故事》

參見盧俊義撰原來她就是井上魯鈍

台獨聯盟從事台獨運動數十年來,一直都有許多默默付出卻鮮為人知的支持者與運動者,他們出錢出力支持台獨運動,數十年如一日,台獨聯盟無法一一列出他們的大名,更因為他們抱持著「右手做的好事,不讓左手知道」的想法,以下這一則神秘的台獨聯盟長年贊助者─署名「井上魯鈍」的故事,可說是最感人的捐款者事 蹟,值得所有關心台灣獨立建國的人一起分享。

1962年,在日本發行的《台灣青年》月刊,開始收到署名「井上魯鈍」的定期捐款,當時月刊的訂費每年僅日幣一千二百圓,但是每次匯款卻是五千日圓或一萬日圓,接著就是三萬日圓,後來更是每次寄五萬日圓,如此經歷二十多年,從不間斷。

台灣青年社曾寫感謝函,卻因匿名獻金者使用假名假地址,而遭退回,台獨聯盟日本本部認為捐款者可能是一位曾住過台灣的日本老人。 1986年11月台獨聯盟日本本部,突然收到一百萬日圓的巨額匯票,通訊欄上簡單兩行字:「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了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天寄 上香奠的一部分!」署名:井上魯鈍之夫啟。

接到有住址的信和匯款後,黃昭堂與侯榮邦兩人立即依地址前往吊唁。她的遺體安置在濱松醫科大學,等待製成骨骼標本以供學生學習。黃、侯並且再三懇求「井上魯鈍」的丈夫多透露一些有關故人的事情。

原來,默默捐款二十多年的「井上魯鈍」是台南市醫師黃履鰲的千金黃聰美,1956年赴日留學,在鼎鼎大名的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畢業,從事醫療工作的1962年起,就開始資助台灣獨立運動。後來她嫁給日本醫師丈夫。

黃聰美醫師是一位有愛心的基督徒,她和日籍醫師丈夫曾到尼帕爾從事偏遠地區的慈善醫療服務的奉獻工作達八年,可說是今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無國境醫療團」的前身和先行者。

回到日本醫院當婦產科醫師的黃聰美女士,在得到丈夫的支持下,開始每月寄五萬日圓到「台獨聯盟」。但是身為六個孩子的母親,她自己竟過著近乎禁慾的儉樸生活,住在日本三十年,從不添購化粧品,也沒花用過千圓以上的金錢,連身上穿的大衣,也是從尼帕爾回日本後,一位擔心她沒冬季大衣會受凍的護士所送的舊大 衣。

黃聰美過世後,他的丈夫才透露她匿名捐款的心情:一位熱愛故鄉,盼望台灣能早日獨立的台灣女子,在嫁給日本丈夫後,必須負責六個子女的家庭重擔,自己卻不能自由自在地為台灣獨立盡一份心力而煩悶,每次想到為台灣獨立奔走的運動者或被關在黑牢的政治受難者,她總是坐 立不安。因此,她用自己省吃儉用零用錢,捐給台獨聯盟。

她所使用的筆名「井上魯鈍」,則是紀念一位一輩子奉獻給台灣住民的「井上伊之助」而取的。而魯鈍則是取自蘇俄文學家契訶夫的名著《獃子伊凡》,隱喻著台灣諺語:「天公疼憨人」。

黃聰美醫師不但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也是自始至終主張非武力、非戰主義的團體──友和會的資深會員,同時也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熱心支持者。但當她和友人聚 會,談到如果上帝說「只限一件事可以如願」的話題時,有人說:「完美的愛情。」也有人說:「願子女走上正義之路。」黃聰美卻毫不考慮地說出:「願台灣能獨立!」。

四十九歲那年,黃聰美醫師不幸在攀登富士山時摔落身亡,家屬依照故人生前的關懷與願望:(一)願所有病患得到安慰與照顧;(二)願台灣獨立與和平; (三)所有良心囚得以獲釋,因而遵照故人遺志,將香奠分成三部分,分別捐給:(一)日本基督教海外醫療協力會;(二)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一百萬日圓;(三) 國際特赦組織。

聽到了「井上魯鈍」逝世的消息,以及她過世後才揭開她的神秘捐款者身份與故事後,日本台獨聯盟的每一位幹部都感動地哭了!黃聰美醫師過世後,她的丈夫──日本‧濱松醫科大學正教授伊藤邦幸(Ito Kuniyuki)──則繼續延用「井上魯鈍」的筆名援助,而這兩位「井上魯鈍」旅居美國紐約的女兒Mika小姐在父親逝世後,至今仍然秉持母親的遺志,繼續捐款支持台獨聯盟,也是一次就捐出另一個一百萬日圓。

希望井上魯鈍的故事能感動更多台灣人,出錢出力,早日完成台灣獨立建的願望。

******************************************

原來她就是井上魯鈍

盧俊義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在日本的台灣獨立運動組織所發行之刊物「台灣青年」,突然接到一筆一百萬日幣捐款,裡面附上兩行字寫著:「井上魯鈍突然死亡,為了尊重故人的願望│台灣獨立,今天寄上香奠的一部分。井上魯鈍之夫啟上。」

  此時,「台灣青年」的編輯同仁才明白原來「井上魯鈍」是一位女性,且是六個子女的母親。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去世,享年僅五十歲(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八七年)。

  這位名叫「井上魯鈍」的婦女原名黃聰美,台南市惠生醫院院長黃履鰲醫師和夫人楊金枝醫師的女兒,也是一位婦產科醫師,兄弟姊妹全都是醫師,可說是醫生世家。一家人都是基督徒。

  由於雙方父母都深受日本「無教會主義」創設者內村鑒三先生的影響甚深,黃聰美醫師和她的日籍夫婿伊藤邦幸醫師,婚後兩人都加入了日本基督徒醫療傳道協會,並志願到尼泊爾山區去服務。後來因為子女長大中學教育的需要,全家六口回到日本受聘在醫院工作。從那時候起,黃聰美醫師就固定每個月捐出五萬元日幣給「台灣青年」,表示支持該刊物的發行,她用的名字就是「井上魯鈍」。

  黃聰美醫師之所以會每個月寄錢去支持「台灣青年」刊物,起因是她有個弟弟,在中學的週記上評論日據時和國民黨統治之下的台灣,二者之間教育上的差異,結果被學校以「思想有問題」勒令退學。後來靠著多次檢定考試通過才得以完成大學教育,但沒想到畢業之後,卻在金門服兵役時被「部隊凌虐到自殺」,這件事深深地影響到她對台灣前途的看法。

  她曾在日記上這樣寫著說:「在他鄉求學離家鄉遠遠的孤獨一人,遇到一位男性,之後相愛,進而結婚。婚後因為要與夫婿共同負起對六個子女的重擔,自己不能自由自在地為祖國台灣做一點點事而煩悶。偶爾想到要為台灣獨立奔走,有時也會想起那些受害,或被關在牢獄裡的政治犯,實在坐立不安。為了補償,最起碼用自己能夠自由安排的金錢來參與台灣獨立,才會使心情寬裕一點。」(摘自一九九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台灣教會公報)就這樣,在日本台獨運動發行之「台灣青年」刊物就成為她全力支持的對象。

  他的夫婿伊藤邦幸博士說,有一次他們夫妻兩人去參加朋友的宴會,在宴席上大家輪流分享著生活裡有趣的點滴,而談及生命中的大願時,多數的人都許下了類似「完美人生」、「子女考上名校」、「成為事業家」等等之類的未來願景,唯獨黃聰美醫師說「願台灣獨立早日實現」,當時同學們都驚訝她是這樣的願望,一個已經嫁給了日本人,且也已經入籍日本的女醫師,竟然還如此執著要終其一生的職志等著看見台灣獨立才肯受安慰。

  一九九二年九月十四日,我和鄭仰恩牧師去波士頓訪問台灣圖書館學先驅,也是台灣教會歷史學家賴永祥教授,他特地邀請當時正在哈佛大學醫學院進修,準備再次去尼泊爾醫療服務的伊藤邦幸博士來跟我們認識。我問伊藤邦幸博士,為甚麼他的妻子黃聰美醫師會用「井上魯鈍」這個名字?他說這是為了要學習和紀念一位曾到台灣、投入山地原住民部落醫療傳道工作的名叫「井上伊之助」之日籍醫師,她心中最感念的就是這位日本人這麼愛台灣,因此,她就取了「井上」這個前段名字。後段的「魯鈍」,乃是取名自蘇聯作家托爾斯泰所寫的「呆子伊凡」那篇小說,表示自己很「蠢」、「遲鈍」到只能為故鄉台灣做這麼一丁點的小事,卻在期盼「獨立」這個大願望的實現。

  在談及對台灣獨立的看法時,我被伊藤博士的話感動,他說:「所有的獨立是從個人內心真誠的決斷開始,不是求黨派的利益,而是必須重視正義。除了上帝以外,不能畏懼任何存在。除了罪以外,不推辭對任何弱者的關愛。有更多這樣的人時,真正的獨立、自主才有可能達成。」他的這些話對今天在台灣所有投入政治、教育改造、社會運動者來說,應該是很受用才對。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四日,伊藤邦幸博士因為腦中風入院,不久就辭世。但他夫妻兩人對台灣的愛和期盼,永遠留在我心中。
  (作者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

黃聰美醫師於1937年出生在雙親都是醫生的台南基督教世家。出生後不久就隨著父母到日本渡過人生的第一個十年。戰後不久她就又隨著雙親回到台灣來。在完成了中學教育之後,她就隻身重渡日本就讀於東京女子醫學大學。畢業後就再進入京都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那時她結識了一位在同校攻讀哲學博士的日本男友伊藤邦幸。為了與黃聰美結婚,這位朋友竟然也同意黃聰美雙親的要求去就讀醫學。這對情侶終於在 1963 年的7月完成了終身大事。在1967年黃聰美取得博士學位的同時,她的夫婿也從醫學院畢業。

在家裡黃聰美有弟妹各兩位,兩位弟弟與她的年齡比較接近。她的雙親在日本的期間就對故鄉的種種表示了關懷,也常常把他們的家當為台灣人的宗教和政治活動的場所。戰後不久在東京的台灣人便在黃醫師的家裡成立了最早期的台灣同鄉會。回到台灣之後黃醫師也繼續把家門打開做為各種集會的場所。所以黃聰美和兩位弟弟從小就對台灣人的代誌受到耳濡目染之功 ; 二二八事件發生的當時,小小的心靈也必定得到潛移默化之效。更有甚者,在1966年剛從台大醫學院畢業而在服役的二弟,突然從金門的軍隊裡傳來「黃聲義預官自殺」的噩訊 ! 究其因,必定是弟弟的秉直個性看到不義的事就會挺身指責,因而不能見容於長官所使然。可惜也可恨,一條才26歲的寶貴生命就這樣子被國民黨「畏罪自殺」 掉了。 (想來在15年後陳文成教授的遭遇竟然是黃聲義醫師命案不折不扣的翻版 !) 經過這個極其哀悽的切身之痛以後,黃聰美對台灣人不幸的命運有更深刻的了解並且暗自下了決心要盡一己之力參與從事改變台灣人的命運的活動。

弟弟的枉死發生在 1966的年底,黃聰美剛好在 1967 年也開始工作。從此她便以「井上魯鈍」的假名訂閱在日本發行的《台灣青年》月刊。就在這時候她也開始做「出錢」的善舉,一直到逝世為止。她以假名訂報並非顧慮到自身的安全,而是要以這個匿名做幕後的樂捐。雖然訂費每年僅需一千二百元,她一次卻寄一萬元,而且每月都寄 ! 碰到手頭比較緊時,就只寄五千 ; 但在比較寬裕的候時就寄三萬。 1971年他倆夫婦接受「日本基督教海外醫療協會」的指派到窮鄉僻壤的尼泊爾做醫療服務共六年。在這六年期間,物質生活再怎麼緊,對《台灣青年》的捐助卻未曾中斷過。 1977年回到日本之後,夫妻兩人開始在一家醫院工作,薪水自然比以前多了。在得到夫婿的同意之後黃聰美每個月有了她自己 的「零用錢」,因此也開始以五萬元的鉅款每月按時捐給《台灣青年》。就這樣子繼續捐到 1986 年因不幸意外死亡為止。那時她芳齡才49,實在真沒彩,也是真嘸甘 !

去世之後,未亡夫才發現這些年來先妻給《台灣青年》樂捐的秘密。接著他就寫信並附帶一百萬元的支票寄給《台灣青年》。在接到突來的惡訊之後,《台灣青年》便刊出了一篇極其悲憤的「我們都哭了」的紀念文 ! 是的,從1967年到1986年的19年間,黃聰美從未間斷過的愛台灣的熱誠表現在鉅額的捐款,必定對所有《台灣青年》的工作者產生很大的鼓勵作用,而且 也因而加快了台灣人邁向出頭天的速度。如果一個月以一萬元計算,黃聰美在19年之間至少已經捐出了 228 萬元。如果從 1977 年開始換算為每月捐五萬的話,其總額將達 660 萬元之譜,又如再加上遺贈的一百萬就變成 760 萬元了 !

雖然出生在醫生世家,黃聰美從小的生活就非常樸素 ; 稍長之後也從不打扮,不裝飾,也不穿漂亮的衣服。上大學與結婚之後仍然保持著非常簡樸的生活。當她每月以上萬元的金額樂捐的同時,每次為了她自己花的錢卻不超過十塊錢 ! 難怪在要離開尼泊爾回日的時候,有一位共事的當地護士竟然把她自己的一件舊大衣送給黃聰美,其理由是「因為日本的氣候比較寒冷」之故 ! 試想,七百多萬元的捐款足可買到好幾千件的上好大衣,可是她從來就沒有為自己買過一件 !

在此讓我加進一段有關的往事吧。黃聰美克己為台灣的超凡之舉,讓筆者聯想到早期到台灣的西洋傳教師們,他 (她 ) 們都在本國受了高等教育之後志願來到人地生疏,水土不合的異鄉做長期的奉獻。除了傳福音之外,憑著個人的專長,也做醫療,教育,扶導等工作。退休之後有的甚至繼續住在台灣,死後也埋葬在台灣。其中的一位梅甘霧牧師 (The Rev. Campbell N. Moody, D.D.,1866~1940) 的善行更令人難忘。梅牧師克己待人的程度就和黃聰美一樣,以致於有一位傳教師同事曾對信徒這麼說過,「梅牧師的衣著與粗食很像英國的乞丐 !」 可是他郤時常為地方上建造教會的事工而獻出鉅款。比如說,為了彰化教會的建築他就捐出了 4500 元。在當時這筆錢可以買到五甲的上好農地。同樣的,他也捐助了不少其他教會的建造。同時,遇到有困難的會友,他也常在暗中資助。又,日據時代的火車分三個等級,梅牧師外出時都只買三等的車票,投宿時也都找三等客棧。當有人問他為什麼這麼節儉時,他答道 : 「我如果坐三等車住三等旅館,兩年之後節省的錢就可以建一間教堂」。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講話的時候常把「咱台灣人」這句話掛在嘴邊 ! 這位牧師生平寫了十來本書,而大多數是有關台灣的教勢和見聞,因而也得到母校的榮譽博士學位。 他在台灣工作二十多年,後來因為健康欠佳而不得不離台回到蘇格蘭的故居。在他故居的床前還掛著帶回去的枯乾的甘蔗和佈道時使用的樂器等物在思念台灣 ! 看啊,梅牧師和黃醫師的足跡是多麼美好啊 !

1993年一群熱心的台灣人在美國成立了「黃聰美紀念基金會」,也稱「聰美姊紀念基金會」並發行《台文通訊》。在《太平洋時報》也有一塊不定期的「台文通訊園地」。這些活動都用來紀念故人也用來激勵還活著的你和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1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Loading...
  • 458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