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 a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從五四看三一八◎沈政男

週日 2014年05月04日, 11:1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0171091_583192031795237_8097963139864014033_n

又逢五四。今年的中國五四運動紀念日別具意義,因為台灣在不久前發生了對國家未來之影響、對一國人民之啟迪同等深遠的三一八太陽花學運。

五四運動最狹窄的意義,是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爆發的五四事件。巴黎和會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利轉交日本的消息傳來,引發以北京大學為首的數千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集會,隨後在北京街頭遊行示威。當天的學運有多激烈?學生遊行到趙家樓時,發現這裡正是巴黎和會中國代表之一,時任北洋政府內閣交通總長的曹汝霖住宅所在,憤而搗毀曹宅,還放了一把火將趙家樓燒掉。

學運從來就不能傻傻靜坐,你坐穿地板也沒有用。五四運動最寬廣的定義,則是中國從一九一五年一直到一九二五年十年之間,知識界、文化界與其他社會階層興起的救亡圖強、改造國家運動,或說新文化運動。

五四新文化運動為什麼在一九一五年展開?內政上,民國肇造以後,欠缺強有力的大一統政局,北洋政府鬆散統治,提供了百家爭鳴的沃土;外交上,在日俄戰爭中打敗俄國、野心膨脹的日本,晃動槍桿,暗中要脅北洋政府簽訂了<二十一條>,條約內容包括把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利讓與日本,消息曝光,舉國譁然,是為「五九國恥」,民氣開始積累。

影響近代中國史最重要的國家是日本,五四運動興起的遠因之一,就是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戰爭。怎麼說?甲午戰爭後,中國知識分子對清朝帝制徹底絕望,同時對日本維新成果極度欽羨。一八九五年簽訂馬關條約,消息傳來,一千多位當時在北京應試的舉人同感悲憤,於是在舉人康有為與梁啟超的發起下,聯名上萬言書給光緒皇帝,力陳救亡圖存之道,這就是著名的「公車上書」事件。公車是舉人應試之意,因為進京趕考有公家馬車可坐。

舉人是科舉時代的學生,「公車上書」可說是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一次學運。那次的上書沒有成功,光緒皇帝並沒有讀到,但很快的,康梁二人得到光緒賞識,在一八九八年發動了戊戌變法。

戊戌變法導向戊戌政變,政變雖然失敗,康梁二人逃往日本,但變法留下的巨大遺產之一,就是成立了現代化的學校京師大學堂,也就是後來的北京大學。由此可見,梁啟超是引發五四運動的重要人物之一。事實上梁啟超是二十世紀初,中國啟蒙運動與文藝復興最重要的代表人物,對中國近代史的影響罕有匹敵。

梁啟超一生數度前往日本,在那裡接受了西方思潮洗禮,開啟眼界,並透過他那枝「筆鋒常帶感情」的巨筆,把歐美最新學說、理論與實務,介紹到中國,啟發無數後進。譬如社會主義,最早就是由梁啟超在一九○四年撰寫<中國之社會主義>一文引介到中國。有意思的是,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梁啟超曾到美國遊歷數月,而向他鼓吹社會主義的竟然是美國的社會黨人。

梁啟超在日本當然也認識了孫文及其革命黨人,但梁啟超始終主張君主立憲,沒辦法接受推翻滿清的想法,這是梁啟超的侷限所在。跟梁啟超一樣,在日本吸收西方知識養分、擘劃改造中國計劃的還有陳獨秀。陳獨秀早在一九○一年就自費到日本讀師範科與陸軍科,可說觸覺敏銳,聞到了時代變革的氣息。陳獨秀在日本接觸到社會主義,種下了他後來組織中國共產黨的種子。

陳獨秀留日回來後,積極辦理刊物,以文字喚起民眾,用理念糾集同志。一九一五年他發行<青年>雜誌,一九一六年改名<新青年>,這本雜誌是二十世紀初全中國最要的一本文化雜誌。一九一七年一月,還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讀書的胡適,在<新青年>發表了<文學改良芻議>一文,吹響了白話文運動的號角。白話文老早就有人寫,但真正用運動形式來推廣,始於陳獨秀與胡適。

白話文運動是五四運動最成功的一環,將中國人從文言文的泥淖裡拯救出來。留美派在當時屬於少數,胡適是箇中代表。一九一九年五四事件爆發的時候,胡適已經回國,在北大擔任代理教務長,算是學運裡的老師輩。

一九一八年五月,白話文運動最重要的一篇創作在<新青年>刊出,題為<狂人日記>,作者使用筆名魯迅發表。胡適空有白話文理論,但他只能寫論說文,純文學創作要靠魯迅,魯迅證明了用白話文也能寫出偉大文學作品。魯迅也是留學日本,曾短暫學醫。

<新青年>發行以後,迅速成為北京知識界的新思潮前線,許多嶄新、前衛,甚至離經叛道的文章刊載出來,引發守舊人士撻伐,於是陳獨秀在一九一九年發表了<本誌罪案之答辯書>一文。本誌就是本雜誌,罪案是受攻訐一事,而陳獨秀怎麼答辯?

「本誌同志本來無罪,只因擁護那德謨克拉西(民主)和塞因斯(科學)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大罪的。我們現在認定只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為擁護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五四運動最著名的兩個口號,德先生與賽先生,就是這麼來的。

德先生與賽先生,眾人皆知,但底下這幾句陳獨秀發表在他另一本刊物<每周評論>的鏗鏘有力的話,就比較少人知道了。

「我們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監獄,出了監獄就入研究室,這才是人生最高尚優美的生活。」看到沒有?這是五四時代的中國新青年。

陳獨秀是整個五四運動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的思想深度與行動意志,都非常驚人。陳獨秀最重要的事蹟之一,是一九二○年八月,與李大釗等人在上海成立中國共產黨。李大釗曾就讀日本早稻田大學,在那裡接觸了共產主義。一九一八年,李大釗擔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當時底下有一位職員叫毛澤東。李大釗後來與陳獨秀創辦<每周評論>,宣揚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在中國興起,也是五四的重要遺產之一,當時中國知識分子尋找救國之道,東看西讀,很容易就被馬克思主義與列寧思想吸引。共產主義來到中國有兩條線,一條是日本留學生,另一條就是列寧主導的共產國際派人來到中國推展。上面說過廣義的五四運動是一九一五年持續到一九二五年的救亡圖存、改造國家運動,那麼一九二五年以後,為什麼終止了?因為國共兩股政治勢力崛起,中國開始進入紛擾不安的內戰期,所有知識與文化活力就遭到遏抑了。

北京大學能成為五四與新文化運動的搖籃,當時校長蔡元培的辦學風格功不可沒。蔡元培曾留學德國,將歐美大學自由、開放、多元學風引進北大,提拔當代重要知識分子前來教書。錢玄同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師範學校任職,也到北大兼課。錢玄同是章太炎的弟子,中國文字大師,卻在<新青年>發表文章,主張廢除漢字,採用拼音文字。魯迅的<狂人日記>就是受他鼓勵而寫成。錢玄同在一九三五年起草「第一批簡體字表」,成了後來中國共產黨簡化中文字的先河。

五四運動結束以後,國共兩股勢力宰制中國,知識分子不得不選邊站。五四事件當天的學生領導人傅斯年,與學生領袖羅家倫,後來跟隨國民黨來到台灣,而當時上海部分的學運有一位重要份子,才讀高中就已十分活躍,後來成為中國共產黨重要領導人,他叫周恩來。

五四事件,也就是狹義的五四運動爆發後,民意壓力迫使中國代表最後未在巴黎和會上簽字,這是運動的政治成果。而五四新文化運動更不用說,改變了整個新中國的命運。由此觀之,台灣的三一八學運,在政治上雖然有了初步成功,但靜坐與遊行人群解散以後呢?

有人說三一八學運,「行動滿分、思想薄弱」,大概就是拿五四當標竿吧。三一八學運為什麼爆發?代議士的粗魯蠻橫之舉只是近因,就像巴黎和會對五四來說也只是導火線,背後更廣大更深遂的政經社遠因,值得學運參與者繼續探究。

救亡圖存,改造國家。

(圖片來源:http://space.tv.cctv.com/article/ARTI1257231778807246)
〔 資料來源: 沈政男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沈政男 2014/05/03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