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3 am - Monday 26 October 2020

風中物語:被「邊緣化」的經濟學家

週日 2014年05月04日, 8:5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4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呂紹煒 2014年05月04日 16:02

街頭抗爭熱潮中,經濟學家的專業沒人理,被邊緣化了!圖為反核民眾占領街頭。(吳逸驊攝)
從318學運以來,學生與公民團體的力量昂揚抬頭,幾乎主導了國內重要政事。也因此有人認為「政府被邊緣化」了,朝野兩黨也一起被邊緣化。不過,不止於此,國內不少經濟學家,大概也都覺得自己被邊緣化了。

從與中國簽下ECFA,到今日的服務業貿易協議,再到後續的貨貿協議,是以自由貿易、開放市場為主軸,其背後的理念來自國際貿易的比較利益法則,這也是大部份經濟學界接受且遵守的主流思想。不過,反服貿活動不僅只是「反中國」而已,同時也是反自由化、反FTA。接著的核四爭議,供電對經濟與產業的影響,完全無人搭理

經濟學者在這段時間,不是講的話無人理會而已,甚至連發言權都失去,百分之百被邊緣化。身陷正反爭論熱潮者,似乎沒多少人願意聽聽經濟學家的專業意見。

某一著名的經濟學者說,沒有人願意理性、專業的談這些問題。他曾與一位反服貿的學者討論服貿問題,當他引述條文內容時,對方卻回答他沒看過、也不會去看服貿的主條文與附件,「因為都是胡說八道」。這讓他很訝異、也很沮喪。

「你要反對服貿,我尊重;但好歹看過服貿內容再反對嘛!看都不看就反對,就沒有對話討論的空間,更甭提專業交流了。」他如此說。

另一位曾任政務官的財經學者,對近日的街頭主導財經政策則是激動的哇哇叫;「這樣下去,台灣經濟要完蛋了….」他說,原本產業競爭力已經出問題了,現在又要面對沒有FTA,出口都比競爭國多一道關稅,再來是核四停建後的電價上漲,最慘則是怕供電不穩定,對企業的傷害更大。

在全球各國都邁入歷史學家黃仁宇說的「以數字管理」的現代國家後,加上經濟好壞是所有政府與民眾關注的重點,經濟學家算是最受重視與寵愛、也擁有相當影響力的一群專業人士。雖然,這批經濟專家被視為「永遠爭論不休」,更被認為只看數字「冰冷、沒人性」的一群人,但忽略、踐踏財經專業,也有可能是災難一場。

最著名的就是上世紀30年代的美國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這是國會議員基於農民壓力下提出的保護主義法案,它把2000多種的進口商品關稅提升到歷史最高水平。專業的看,這是極度愚蠢的作法,因為會引發其它國家報復,掀起貿易大戰,最後的結果必然是經濟嚴重受創。

當時,包括費雪在內等1028名經濟學家簽署一項請願書抵制該法案,要求胡佛總統否決此法案。汽車業巨頭亨利·福特在白宮花了一整個晚上力圖說服胡佛否決法案,他稱它為「一項愚蠢的經濟政策」。而金融鉅子摩根的首席執行官則形容當時他「就差跪下來乞求胡佛否決這項愚蠢的關稅法案了」。

胡佛簽署了法案,吹響貿易大戰的號角,不僅歐洲國家,連友好的鄰國加拿大都大幅提升美國商品的進口關稅,美國的進出口貿易在2年內萎縮超過50%, 1929到1934年間,世界貿易規模萎縮了大約66%。此一法案及其引發的貿易大戰,加上美國聯準會(FED)當年的「不作為」,被認為是引發30年代大蕭條的主因─當然,經濟學家至今仍對此爭論不休。

另外一例是尼克森為因應石油危機帶來的通貨膨脹,決定祭出物價管制措施,經濟學家全部反對,因為管制只會帶來黑市及物品不足,扭曲價格機制也讓資源錯置,產生龐大的管制成本,最後當然以失敗收場。

這些都算是踐踏經濟專業的悲慘結果;至於2008年的金融海嘯,在整個社會與議員的反華爾街情緒、反救援聲中,專業出頭,FED挹注了數兆美元到市場及金融機構,至少讓全球免於另一次可能更恐怖的大蕭條。

當然,不是所有經濟學家都被邊緣化,以反服貿懶人包而成為台灣最知名經濟學者的台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在反服貿浪潮中,她的觀點、論述、懶人包成為反對者最佳利器,其影響力堪稱無遠弗界。但在享受榮耀之餘,卻也未必好受。

事後檢驗,這位原該算是經濟專業人士的論述,卻被支持服貿者抓出不少錯誤;不僅經濟部出來駁斥、指其有「X大謊言」、「X大謬誤」,連網路上不少部落客都狠狠的給她「打臉」,說她寫的東西是「荒腔走板、立場偏頗的文章」。

問到經濟學界的學者,大概就是私下嘀咕說「那是什麼專業阿?不丟人嗎?」還有學者說她現在是社運界的明星紅人了,但在經濟專業領域,「可能被除名」。

大概是感受到這個壓力,鄭秀玲在上月發出一封「告全系同學書」,細數她從北一女時求學開始的過程,說她申請美國學校時「拿到眾多名校如Cornell University 和 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入學許可。」還有其經歷「讓我和一般純粹的經濟學者不同,一直著重於跨領域研究並發表論文於跨領域期刊」。

也因此,「我才會這麼敏銳且憂心的看出蔡衍明旺中倂購案對我言論自由的影響; 看出此兩岸服貿協議對我國家安全、中小企業生存和貧富差距的嚴重影響。」最後強調「我自認對得起台大經濟系這個光榮而驕傲的傳統」、「我想告訴各位同學,你們的系主任是個認真負責的老師,禁得起任何道德良知的檢驗。」

結果還是典型的經濟學家作風:各說各話、爭論不休。但系主任要寫這麼一封自我辯白、同時也自我標榜的信給學生,也算是開先河的事。

大概要等到各種反XX的熱潮退,或是經濟負面效應真的產生了,大家才會冷靜、且願意聽聽專業意見。在此之前,經濟學家們,可能只能繼續在邊緣坐坐冷板凳吧!

全文網址: 風中物語:被「邊緣化」的經濟學家-風傳媒 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51c374e6-d299-11e3-9580-ef2804cba5a1/?uuid=51c374e6-d299-11e3-9580-ef2804cba5a1#ixzz30kd3jNTl
Powered By StormMediaGroup.com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4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