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7 am - Monday 19 April 2021

「網軍」有違法問題◎許仁碩

週二 2014年05月06日, 3:0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反制」顯然已脫離了資訊蒐集的範圍,並無法源依據。

2014年05月06日00:03

作者:許仁碩(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交換留學生)

日前警政署組織網軍,進行網路社運言論的全面監看與反制,並強調按照內政部警政署組織法第2條第10項與警察職權行使法第17條,搜集公開資訊並無違法,僅是「網軍」名稱不妥。然而,真的改個名(如「網路評論員」)就沒問題嗎?事實上,網軍不僅毫無法源依據,更嚴重侵害了人民權利。

首先,警政署只提蒐集資訊的部分,卻故意忽略了網軍尚需「反制對警察不實或不利的言論」。並舉例若警察打人,要以「可能是舊傷」等回應,避免抗爭者得到民眾聲援。

但是「反制」顯然已脫離了資訊蒐集的範圍,並無法源依據。公務機關面對批評,若有理,則應改正;若不實,則應公開澄清,並接受公評。網軍的違法之處,就在於其執行公務,卻偽裝身分逃避監督。人民無法檢視網軍是否會違反行政中立,選擇性對付特定對象,或者是否會以不實的發言,掩蓋「對警察不利的真實言論」。這已違反警職法第4條對警察執勤時需揭露身分的規定,也牴觸民主體制對於責任政治的要求。

然而,單純蒐集公開資訊是否可以?其實不然。警政署主張的組織法雖規定了職掌,但並未規定行使方式,只有具體的作用法(如警職法)能做為職權行使依據,避免濫權。但警職法第17條是規定依警職法蒐集資訊(如跟監)時,要合乎目的性與必要性,是對已有法源下資訊蒐集的「限制」而非「授權」。網軍情蒐並無法源依據無疑。

網軍不但違法,政策面也非常不妥。抗爭若要達成訴求,必現身於大眾面前,跟犯罪需暗中進行完全相反,因此警察不應將情蒐資源投注於監視人民行使集會自由,而是應投注於犯罪偵防上。而網軍情蒐搭配近來警方濫用「煽惑罪」惡法,或是先前集遊「黑名單」的做法,更容易造成民眾的寒蟬效應。

以治安為名,組織網軍對付社運,正顯示出了將集會遊行視為犯罪,而非公民權利行使的威權心態。所謂「治安」到底是政客的治安,還是人民的治安?說到底,真正「危及治安」的,恐怕不是在網路上串聯的社運團體,而是為了政客高枕無憂投入大量人力預算,而無視基層員警過勞的警政署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