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 am - Tuesday 29 September 2020

【林正修專欄】台灣的克里米亞在哪裡?

週二 2014年05月06日, 11: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7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4-05-06 12:30
【林正修專欄】台灣的克里米亞在哪裡?

20140506231452
台灣人在忘情地觀看著烏克蘭問題時,忘了問:台灣的克里米亞在哪裡?不在藍軍雲集的天龍國,而在自古就隸屬福建的金馬兩群島。北京也許一時沒有促統能力,卻有能力像俄羅斯對烏克蘭一樣裂解台灣。

林正修

普丁在克里米亞公投併入俄羅斯聯邦後,一天之內射出了三支政策之箭。

一是平反歷史,主要是針對韃靼人及二戰時期曾與德國合作的少數民族;二是放寬國籍歸化門檻,歡迎各國的俄語族裔回到大家庭;三是核發全俄的第五張賭場執照給克里米亞,以振興當地經濟。

這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政策組合,不只考慮了克里米亞內部的特殊性,其影響也會延伸到俄裔人口占多數的烏東與其他地區。局勢也一時曖昧難解,俄羅斯與歐美的地緣博弈,將會持續下去。

一個烏克蘭,兩岸多種解讀

而兩岸官民在面對萬里之外的烏克蘭局勢,表現出多重的歧義(ambiguity),當對立的偏見被平行呈現,反而形成一個極具生產性的開放語境。

首先是中國的民間主流意見,認為俄烏衝突牽制歐美,讓美國無法同時與中俄為敵,是中國自「二十一世紀初九一一以來最大的戰略機遇」。網路上許多同情俄羅斯處境的聲音,但因為中國國內的藏維情勢,網民對克里米亞公投的則意見分歧。

其中王希哲(中國知名異議分子)對公投的歡迎值得關注。他認為主權國家與疆界的格局是二戰所確認。克里米亞是一九六二年蘇聯畫歸烏克蘭,公投重回俄羅斯反而為中國「回收故土」開了先例。至於疆藏台,則因為違反二戰秩序,「沒有任何片面住民公投可言」。

殊不知指蒙古國為中國的克里米亞,其實就是違反二戰的格局。而循著這種「故土」思惟,其人自然也不會認知,北京控制西藏是在二戰結束後的一九五九年,而兩岸過去百多年來,只有四年的短暫相連。

對比於民間的激昂與錯亂,中國在安理會的對烏決議案中,投了棄權票。不只因為中資在烏克蘭的巨大利益,以及兩國間有的軍工合作,其實更反映了北京在美俄之間的困難抉擇。做為一個志在全球影響力的大國,中國對烏局勢的失語,體現了中國在長期外交政策上的空白,而這個根源則是立國精神與核心價值的匱乏。

中國缺乏立國精神與核心價值

回到台灣,即使有人把克里米亞類比釣魚台爭議,但更多網民則是將台灣自比烏克蘭。表面上看,台灣藍綠對立,經濟依賴對岸與烏克蘭的確類似,連政爭的引爆點,也與台灣的服貿爭議都有相似之處。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時,有人脫口說出:「我們寧願做今日烏克蘭,也不做明天的香港。」

即便如此,烏台的比喻也有樂觀與悲觀兩種情緒之別。有人認為,台灣在經貿與社會的成熟度遠甚於烏克蘭,中國對台也不至於直接陳兵相見;另一方面,也有人物傷其類,覺得以烏克蘭的人口與領土已經不是小國。烏克蘭況且如此,台灣必定如何得在中美之間做出抉擇,而形勢對台灣則是愈來愈不利。

北京無力促統,卻能裂解台灣

在眾多類比的意見中,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李中志顯得特別。他認為,台灣應該是克里米亞而非烏克蘭。克里米亞地理位置對俄國不可替代的重要性,正如台灣之於美國;即使烏克蘭持續主張對克里米亞的主權,但公投結果表達了回歸俄羅斯的正當性。寄望國際支持台灣自主的人,理當支持克島公投。

只是美國從來沒有考慮,讓台灣當成波多黎各一般的域外州屬,美國也不會為台灣的安全與長期發展,提供配套性的政策。

台灣人在忘情地觀看著烏克蘭問題時,忘了一個與己身有根本利害關係的的問題,就是台灣的克里米亞在哪裡?

如果兩岸關係惡化,或是台灣本位主義無限上綱,北京也許一時沒有促統的能力,卻有能力像俄羅斯對烏克蘭一樣裂解台灣。台灣的克里米亞不在藍軍雲集的天龍國,而在自古就隸屬福建的金馬兩群島。

大國的承諾口惠不實

金馬兩縣的人口也許在台灣比例不超過五%,但台灣目前的內外處境,已經是一個困難的平衡;台澎金馬是不只是治權所及的範圍,也是在最重要的國際組織WTO的登記名稱,任何一個局部名實的變動,都會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烏克蘭的案例告訴台灣人,面對中國之前,必須整合內部的共識。

其實稍微深入烏克蘭的脈絡,就會發現危機的根源,其實是烏國內政不修,而歐盟偽善與無力,讓烏克蘭版的脫俄入歐,並未提供一個社會改革的清楚道路。

烏克蘭反俄的宣傳愈是超現實,俄羅斯國民的非理性情緒反應就會愈真實,小國的挑釁與大國的虛榮,都會引來同等力道的反作用力。若無法公正地對待歷史,只會用宗主國的史觀看待自己,會讓代理人互鬥內耗。而小國在無關根本利益的問題上一再刺激大國的國民情緒,就屬不智。

小國內部敗壞讓大國有機干預

烏克蘭的局勢還在發展中,但俄羅斯對無能的親俄總統毫不保留的鄙視,當可成台灣藍軍領導人面對中國時的殷鑑;而北約對克里米亞局勢的無力與背信,也應該讓綠營對美國的口惠實不至深所警惕。

烏克蘭的啟示在於:地緣未必注定是祝福或詛咒,必須先有內部的糾葛與敗壞,大國才有干預空間。小國的戰略必須掃除歷史的鬼魅,替之以更多清醒的計算與自主決心。

歧義的語境帶來疏離,讓吾人反省慣常的思惟。東亞的世界史啟蒙必須繞過國族的蔽障,在不斷錯比與覺醒中,努力找尋自身的鏡像,無論是荷蘭、芬蘭或烏克蘭。●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7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