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pm - Tuesday 07 July 2020

自古至今台灣從未進入中國版圖

週日 2012年03月11日, 5:2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0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自古至今台灣從未進入中國版圖
1945年起台灣才被中華民國所竊據
可是中華民國卻說自古台灣屬中國
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想分一杯羹

那種說法才經得起檢驗?

中華人民共和國想得到台灣做為軍事基地,以與美、日爭霸太平洋,而中華民國想繼續佔領台灣以無窮貪污與揮霍,都聲稱,在歷史上,自古台灣原就是中國領土一部分。
其正式的文件如下,其內容的真實性應予檢查、揭發:

1993年8月31日「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問題」白皮書

1993年8月31日,中國向全世界發表,「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問題」白皮書,其第一節說,「台灣古稱夷洲、流求。大量的史書和文獻記載了中國人民早期開發台灣的情景。距今一千七百多年以前,三國時吳人沈瑩的臨海水土誌等,對此就有所著述」。這一段,是「自古台灣就是中國領土一部分」典型的說詞。

2000年2月21日「 一個中國政策」白皮書

2000年2月21日中國國務院又發表「 一個中國政策白皮書」,又說,「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關台灣的全部事實和法律,都證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2000年5月20日「國統綱領」

2000年5月20日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就職後,保證不廢除「國統綱領」,亦即保留「台灣是中國領土」的原則。因為1991年3月14日「行政院」通過的「國統綱領」明示,「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

檢驗古書記載

為了澈底釐清台灣和中國的關係,以擺脫中國的糾纏和中華民國的非法統治,恢復台灣主權,在此我們不只要討論一千七百多年以前的中國古籍,更要把在台灣的中國人所曾經提出的,最早的,四千多年前夏禹時的「夏書禹貢篇」拿出來討論,澈底檢驗所謂的「中國人民早期開發台灣的情景」,讓真相呈現使中國人心服口服。

檢驗古人的說法

另外,我也要舉出135位古代的中國人,或者住在中國的人,從皇帝到作家都有,做為證人。他們都不約而同的說,自古中國不知台灣在何處,更不用說收入版圖!這些人的話,證明了江澤民及「國統綱領」胡說八道!

檢驗滿清據台範圍及其血統

滿清入侵台灣長達212年,但它的控制範圍僅及沿海地區,而且沒有設省,直到讓給日本前7年,光是這點就足以證明台灣並非滿清的領土。而滿族有它自己的歷史並非中國人,所以,即使台灣是滿清的領土,也不是中國的領土。

作者:沈建德,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自費專職研究台灣主權,及相關的史地、政治、文化、血統等問題共10年。現為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

第一部分 檢驗古書記載

1.夏書禹貢篇記載:
「島夷卉服,厥包橘柚鍚貢,沿於紅海,達於淮泗」。中國人的解釋是:島上產橘子,當然是指台灣。夏書有此記載,當然証明了中國人早就知道台灣在什麼地方。幼稚可笑!
2.列子湯問篇「夏革」記載:
「渤海之東不知幾億萬里,有大壑焉,實為無底之谷,其下無底,名曰歸虛。其中有五焉,一曰岱興,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曰瀛洲,五曰蓬來
云」。
中國人的解釋是:由「岱興」、「員嶠」各取頭一字組成「岱員」。「岱員」和台語的「台灣」相同,因此「夏革」所言必定是指台灣。
3.山海經之海內南經記載:
「伯盧國、離耳國、彫題國、北胊國、皆在鬱水之南」。
中國人的解釋是:離耳國似指海南島,而彫題國民黥面紋身,類似台灣山胞,故彫題國必定是指台灣。
4.史記秦始皇紀記載:
「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來、方丈、瀛洲,仙人居之云」。
中國人的解釋是:三山依北而南排列,蓬來為日本、方丈為琉球,瀛洲當然是台灣。
5.漢書地理志記載:
「江南多濕,丈夫多夭,會稽海外有東鯷人,分為二十餘國,以歲時來獻見」。
中國人的解釋是:東鯷和彫題音相似,彫題既指台灣,東鯷不是台灣為何?
6.三國志孫權傳記載:
「將軍衛溫遣諸葛直以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亶洲在海中,所在絕遠,不得卒至。但得夷洲,數千人而返」。
中國人的解釋是:亶洲,有人認為是海南島或菲律賓,而夷洲為日本或台灣,不敢確定。
7.沈瑩「臨海水土誌」記載:
「夷洲在臨海東南」,「土地無霜雪,草木不死」,「女已嫁,皆缺去前上一齒」,「戰得頭,著首還,中庭建一大材,高十余丈,以所得頭差次挂之,歷年不下,彰示其功」。衛溫、諸葛直到達夷洲後,「士眾疾疫死者十有八九」。
按:本書成於公元268至280年之間,所描述者和台灣山胞、平埔的習慣相同,是「孫權傳」的旁証。但「台灣大年表前編」卻說,「徐福率童男女往夷洲及亶洲」,顯然夷洲及亶洲是日本的島。又,今在日本熊野山有徐福墓,附近有蓬來山及秦家村。依此看來,夷洲及亶洲是日本而非台灣。
8.隋書東夷列傳記載:
「琉球國居海東,當建安郡東,水行五日而至」,
「將軍陳稜要求土著投降,被拒,遂擄其男女數千人,載軍實而返」。
中國人的說法是:這當然是指台灣,所以彰化有陳稜路。但有學者認為是琉球或澎湖。
9.元人馬端臨的「文獻通考」記載:
「琉球國在泉州之東,有島曰澎湖,煙火相望,水行五日而至,旁有毘舍耶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類」。
按:到底毘舍耶國是菲律賓還是台灣,中國人自己也不清楚。
10.鄭舜功「日本一鑑」記載:
「台灣為小東島,小東島又稱小琉球,而小琉球就是台灣」。
11.周寀於明萬曆17年稱台灣為小番。
12.1603年陳第「東番記」記載:
「東番從烈嶼諸澳,乘北風一晝夜至澎湖,又一晝夜至加老灣(有學者認係台南附近),近矣」。
按:此時台灣的地理位置及名稱已可確定。而明既稱
台灣為「東番」,顯示台灣不屬大明帝國無可爭辯。
13.「明史」記載:
「雞籠山在彭嶼東北,故名北港,又稱東番,去泉州甚邇」。
按:雞籠山可確定為今之基隆,但又稱北港、東番,而東番是指台灣,北港在雲林。若以今視昔,必一片混亂。下同。
14.「蓉州文稿」記載:
「台灣係海中番島,昔人所謂乾坤東港,華嚴婆娑
洋世界,名為雞籠」。
15.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記載:
「彭湖為漳泉之門戶,而北港即為彭湖之唇齒,失北港,則唇亡齒寒,不特彭湖可慮,漳泉亦可憂也。北港蓋在彭湖之東南,亦謂之台灣,天啟以後皆為紅夷所據」。
16.「台灣通誌稿史略」記載:
「元世祖征日本後,置巡檢司於澎湖,未涉及台灣本島」。
中國人的說法是:澎湖也是台灣。所以為了「認識台灣」教科書漏列「元置巡檢司於澎湖」,李慶華及中國統一聯盟就群起而攻。事實上,元是蒙古人的國家,若真有設巡檢司於澎湖,則中國及澎湖地位相同,都是蒙古的殖民地,澎湖當時是蒙古的,並不是中國的,有沒有設「巡檢司於澎湖」和中國何干?

從上舉16例可見,不但「中國人民早期開發台灣」沒有根據,而且連到過台灣也沒有,若有,只是劫掠而非開發。
再從古籍稱呼「台灣」為某某國、夷洲、東番、小番等來看,中國明顯的視台灣為另一個國度。另外,中國人對台灣的方位、名稱模糊不清,連專門研究的學者也無法分辨,這是自古台灣不屬中國的絕佳旁証。
最直接的證據要算宋高宗紹興7年(公元1137年)的「華夷圖」,上有韓國、海南島獨缺台灣,證明當時中國仍不知有台灣。大明皇帝於嘉靖33年(1554)請航海先進葡萄牙人畫台灣地圖,所畫的是四方形的土地(見拙著「台灣常識」第355頁)。可見,時至1554年中國對台灣仍茫然無知,自古台灣怎麼會是中國的?
最諷刺的是,儘管中國人為了併吞台灣藉古籍假造台灣自古屬中國的証據,本人卻從300本中國古書中,輕鬆的找出了135位古人,皇帝、文官、武將、作家都有,異口同聲的說,自古台灣不入中國版圖!這些被找出來作證的多是中國人的老祖宗,舉例如下。
面對他們的證詞,江澤民等現代中國人,顏面、尊嚴盡失,不知還有何話可說?

第二部分 檢驗古人的說法

「中國」的古人都說:自古台灣不屬中國
陳第:1603年說【東番夷人不知所自始】。
鄭經:1663年說【東寧與中國版圖渺不相涉】。
黃宗羲:在明末曾言【台自破荒,不載版圖】。
康熙皇帝:1683年【台灣得之無所加,不得無所損】。
郁永河:1698年【台灣迄未與中國通一譯之貢】。
雍正皇帝:1722年【台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
證據: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出版的台灣文獻叢刊。

不但古人說,自古台灣不屬中國,連毛澤東、周恩來也都認為台灣不屬中國

(1)孫文聲明支持台獨
孫文說:「在台灣的中國同胞被日本壓迫,我們必須鼓吹台灣獨立,和高麗的獨立運動互相聯合」。
西元1925年「孫中山與台灣」書中轉述。

(2)毛澤東蔣介石也表示支持台獨

毛澤東
「如果朝鮮人民希望掙脫日本帝國主義者的枷鎖,我們熱烈支持他們爭取獨立的戰鬥,這點同樣適用於台灣」。
證據:「紅星照耀中國」1936年7月1日毛之談話。

蔣介石
「總理以為,我們必須使高麗、台灣恢復獨立自由,才能鞏固中華民國的國防」。
證據:1938 年4月蔣介石「抗日戰爭與本黨前途」。

(3)胡適、周恩來協助台獨

周恩來:「我們同情民族國家的獨立解放運動,我們不只協助朝鮮與台灣,也同情印度與南亞諸國的民族解放運動」。1941年1月5日。
證據:周恩來發表的「民族至上與國家至上」。1941年周恩來的這些話,白紙黑字寫在文章上,已經成為歷史文獻。可是當你看本網站
www.taiwannation.com.tw 的「中國謊言」時,看到周恩來一再說謊,從1950年說到他死,一口咬定自古台灣屬於中國,你就會厭惡中國的政治人物。

胡適:「中國對日宣戰的目標,在恢復滿洲、熱河、察哈爾、綏遠、以及中國本部的被佔區」。未提及台灣,表示台灣非中華民國領土。1941年12月31日在美國政治科學協會的演說講辭。
證據:重慶大公報1943年5月15日

讓中國歷史自己說話!

為了證明自古台灣不屬中國,最好的方法是,讓中國歷史自己說話!以下證據,係從300本中國古書中找出,證人名字排在最前面,書名其次,以小括弧表示。所示年代係證人說話或者是該古書出版時間。若證人名字眾多,則僅標出書名或篇名,故實際證人不只135名,其中滿洲人、「漢人」、福建人、日本人、美國人都有,從明末至民初,時間橫跨300年以上。末句所記係證人的身分,未記者待考但均為名人。
本篇前40名的證詞,內容上實已涵蓋全部135名,顯見自古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古人老早就有共識,並不會因為江澤民等現代中國人說什麼就可改變。

陳第:(閩海贈言),1603年,【東番夷人不知所自始,居 澎湖外洋海島中】。作家。東寧偏隅,遠在海外,與中國版圖渺不相涉
鄭經:(閩海紀要),1663年,復靖南王耿繼茂招降書:【東 寧(台灣)偏隅,遠在海外,與中國版圖渺不相涉】。鄭成功之子。
黃宗羲:(賜姓始末)、(鄭成功傳),明末
鄭成功傳:【台自破荒,不載版圖。前明宣德太監王三保舟下西洋,因風過此。嘉靖末年,海寇林道乾作亂,遁入台;都督俞大猷追之,知水道紆曲,時哨鹿耳門外以歸。道乾既逸,顏思齊勾倭屯聚,芝龍附之】。賜姓始末:【台灣者,海中荒島也……後為紅夷所奪,築城數處:曰台灣、曰雞籠、曰淡水】。明國遺老。

台灣自開闢以來,不通中國

沈光文:(重修台灣府志),鄭據時代,東吟社序:【閩之海外有台灣,即名山藏中輿地圖之東港也。自開闢以來,不通中國。初為顏思齊問津,繼為荷蘭人竊據】。明遺老,太常寺少卿。
賴塔:(清史講義選錄),康熙19年,招撫鄭經之詞:【台灣本非中國版籍,足下父子自闢荊榛,且睠懷勝國,未嘗如吳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一彈丸地,不聽田橫壯士逍遙其間乎】。滿清將軍。
施琅:(靖海紀事),康熙22年(1683),恭陳台灣棄留疏: 【台灣一地,原屬化外,土番雜處,未入版圖也。然其時中國之民潛至,生聚於其間者,已不下萬人】。附錄八閩紳士公刊原評:【台灣削平之後,持議者莫不曰,此一塊荒壤,無用之地耳,去之可也。漢劉安諫伐閩疏曰:得其地不足以耕,得其人不足以臣,即此之謂矣】。壯襄公。
康熙皇帝:(清聖祖實錄選輯),康熙22年,大清聖祖仁皇帝實錄卷一百十二:【九卿、詹事、科道以海寇底定,請加尊號。上曰:加上尊號,典禮甚大。台灣屬海外地方,無甚關係;因從未響化,肆行騷擾,濱海居民迄無寧日, 故興師進剿。即台灣未順,亦不足為治道之缺……朕但願以平易之道, 圖久安長治, 不願煩擾多事】。大學士等奏:【諸臣言台灣雖在海外, 乃海賊歷年佔據, 憑恃其險, 侵擾沿海居民……非加上尊號,無以慰臣民仰戴之願】。上曰:【海賊乃疥癬之疾,台灣僅彈丸之地,得之無所加、不得無所損。若稱尊號、頒赦詔,即入於矜張粉飾;不必行】。大清帝王。

台灣府本古荒裔之地,未隸中國版圖

金鋐:(康熙福建通志台灣府),康熙23年,建置:【台灣府,本古荒裔之地,未隸中國版圖。明永樂間,中官鄭和舟下西洋,三泊此地。以土番不可教化,投藥於水中而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高拱乾:(台灣府志),康熙33年,建置:【台灣濱山阻海, 居要荒之外】。沿革:【台灣,古荒裔地也。前之廢興因革,莫可考矣。所得故老之傳聞者,近至明始】。自序:【台灣蕞爾土,越在海外,遊氛餘孽,蔚為逋藪;煢煢番黎,茫然不知有晦明日月】。台廈道。

台灣孤懸海外,歷漢、唐、宋、元所未聞傳

楊廷耀:(台灣府志),康熙34年,楊序:【台灣孤懸海外,歷漢、唐、宋、元所未聞傳。自明季天啟間,方有倭奴、荷蘭屯處】。布政使。
蔪治揚:(台灣府志),康熙34年,蔪序:【台灣孤嶼環瀛……千古以來,番民處之,邈若蠶叢;中國視之,幾同甌脫】。台灣府知府。

台灣遠在東海外,自洪荒迄今,未與中國通一譯之貢者郁永河:(裨海遊記),康熙37年,卷上:【台灣遠在東海外,自洪荒迄今,未與中國通一譯之貢者,迺遂郡縣其地,設官分職,輸賦貢金,艅帆往來,絡繹海上,增八閩而九,甚盛事也】。第一位遊台作家。
周元文:(重修台灣府志),康熙49年,沿革:【古荒地也】。自序:【台灣自古為荒服奧區,聲教所不及】。知台灣府事。
周鐘瑄:(諸羅縣志),康熙56年,建置:【諸羅縣故統名台 灣,海外荒裔,地不知所屬】。自序:【台灣海外荒島,諸羅僻處台之北鄙,禹貢無傳,職方不紀,向存而不論之列】。諸羅縣知事。

台灣本海外荒裔,斷髮文身之俗,從古未入中國

吳桭臣:(台灣輿地彙鈔),康熙52年,閩遊偶記:【台灣本海外荒裔,斷髮文身之俗;從古未入中國。故老相傳;明天啟間,有日本國顏思齊為甲螺,帶領倭人屯聚於此。既而荷蘭人由海道風飄至台,愛其土地閒曠,借居於倭。倭未許,荷蘭人紿之曰:只有牛皮大地,我不惜多金,何用吝為!倭許荷蘭人,荷蘭人將牛皮翦如繩縷,周圍圈匝得數十丈地,遂假而不歸。尋又欲得全台,願歲貢鹿皮三萬張;倭人嗜利,從之】。

台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

雍正皇帝:(東華錄選輯),雍正元年,兵部議敘福建
官兵功得旨:【台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皇考聖略神威,取入版圖。逆賊朱一貴等倡亂,占據台地;皇考籌劃周詳,指授地方官員遣調官兵,七日內剿除數萬賊眾,克復全台。皇考常春秋高邁,威揚海外,功德峻偉;官兵感戴皇考教養之恩,奮力攻取,甚屬可嘉】。大清帝王,康熙之子。
黃叔璥:(台海使槎錄),雍正2年,赤嵌筆談:【台灣於古 無考,惟明季蕭田周嬰著遠編載東番記一篇,稱台灣為台員,蓋閩音也。然後以為古探國,疑非是】。又:【雞籠山島,野夷亦謂之東番。萬曆四十四年,倭脅取其地,久之始復國。東番之山,其人盛聚落而無君長;習鏢弩,少舟楫。自昔不通中國】。繡衣使者。台地宋、元以前並無人知
藍鼎元:(治台必告錄),雍正6年,鹿洲文集,檄台灣民人:【台地宋、元以前並無人知;至明中葉,太監王三保舟下西洋,遭風至此,始知有此一地。未幾,而海寇林道乾據之,顏思齊、鄭芝龍與倭據之,荷蘭據之,鄭成功又據之。國家初沒郡縣,管轄不過百餘里;距今未四十年,而開墾流移之眾,延袤三千餘里,糖、穀之利甲天下】。廬州知府。
沈起元:(台灣理蕃古文書),雍正年間,治台私議:【夫台灣片土,自開闢以來,幾千萬年無論入版圖,即淮南志怪山經紀異,亦所未及,致紅毛明末鄭賊更據此稱亂,至我朝剪除氛孽而台灣始入版圖】。台灣知府。

台灣宋元以前,不登經傳策楞:(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策序:【台灣附近閩南,儼如屏障,非若不夜之城無雷之國,列在墨鯽魚支貢者也。然自宋元以前,不登經傳,至明季以後,而知有荷蘭屯聚,繼為鄭逆逋逃藪,迨康熙癸亥始入版圖】。閩浙總督。
英崿:(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英序:【台灣僻處重洋,禹跡不至,而諸番依山阻水各自為聚,不相統攝,歷代罕通中國,非如越裳、肅慎,猶著典謨。明紀之末,始為逋逃藪】。台陽使者。

台灣僻處重洋,禹跡不至

劉良壁:(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建置沿革:【台灣府,古荒地也。先是,未隸中國版圖。明宣德間,太監三保,舟下西洋,因風泊此】。自序:【台介閩海之東……..顧自有明之前,中國皆未之知】。台灣道按察副使。重修福建台灣府志詳批,(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台灣居荒服之外,勝國始見傳聞】。

台灣,古未隸中國版圖

范咸:(重修台灣府志),乾隆11年,建置:【台灣府在東南大海中……古荒服地】。附考:【台灣,古未隸中國版圖】。封域:【海外蒼茫島嶼,自古未有建郡者】。御史。
余文儀:(續修台灣府志),乾隆25年,附考:[明給事中何楷疏;台灣在澎湖島外……中國版圖所不載】。自序:【台灣……其地孤懸海外……文物未通於上國者,蓋數千百年】。兵部侍郎。

台灣,故事多荒咯,其地亦莫可考
鐘音:(續修台灣府志),乾隆25年,鐘序:【閩之台灣為東南環海之區,自昔為逋逃藪,故事多荒咯,其地亦莫可考】。太子少保。
王禮:(重修鳳山縣志),乾隆29年,王序:【台灣遠在重洋,雕題黑齒之族,從來未奉教化,自康熙22年始隸職方,建為台郡】。台灣府海防同知。台郡越在東南大海中,自前代不隸華夏
楊廷理:(台灣南部碑文集成),乾隆55年,改建台灣府城碑記:【台郡越在東南大海中,自前代不隸華夏,里居僻陋,村落參差;即鄭氏竊據,亦非中國規制。是以有可設之險,無捍衛之固】。知台灣府事。
薛志亮:(續修台灣縣志),嘉慶12年,薛序:【台灣孤懸海中,在禹貢揚州之徼外……又自還古以迄有明,版圖弗屬、言語弗通,雖文獻通考有毘舍耶之名,名山藏有婆娑洋之號,後人或以台灣實之,亦景鶄之譚耳】。北路理蕃同知。

台灣自還古以迄有明,版圖弗屬

川口長孺:(台灣割據志),道光2年,【台灣古荒服,福建海中孤島也。在澎湖嶼東北,故舊名為北港,又名東番,以地似彎弓,後有台灣之稱】。【台灣地,原土番居之,不知所自始】。日本彰考館編修總裁。
謝金鑾:(治台必告錄),同治6年,蛤仔難紀略:【台灣之在昔日,則鄭氏以前,紅夷踞為窺伺,海寇處為巢穴】。嘉義縣學教諭。福建通志台灣府,同治7年,沿革:【大清一統志:台灣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明天啟中為紅毛荷蘭夷人所據,屬於日本】。台灣府志:[台灣古未隸版圖】。

台灣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

李仙得 C.W. Le Gendre(台灣番事物產與商務),同治7年,1868後,論台灣漢番來歷:【據台人云:島內土人,中國並未嘗在此設官管束,不算是服屬中國的地方;眾人皆可遷往,若土官允准,則樟腦之事即可舉行,某思此議大錯】。【台灣地方,本非中國命名。於1430年時,方有中國人到此。自是至今,而全台所有地方,中國仍未週知】。美國駐廈門領事官。

Reports on Amoy And The Island of Formosa
by C. W. Le Gendre, U.S. Consul at Amoy(廈門)1871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丁紹儀:(東瀛識略),同治12年,卷一建置:【台灣之稱,於古無考。文獻通考云:澎湖旁有毗舍耶國,言語不通,袒裸睢盱,殆非人類。頗與土番情狀相似。然中國及東西洋人均末嘗至,即明初鄭和、王三保遍歷東南洋,亦未言及有台灣也】。

台灣之稱,於古無考,鳥語鬼形,殆非人類

龔柴:(台灣輿地彙鈔),光緒11年後,台灣小志:【台灣,本城名;後以名全島。閩人初時為大琉球,因其孤懸東海,遠望如琉球而土地更大也。西人初至島中,稱為花在毛撒(Formosa)……島嶼中央直亙數大山;如屋之有脊,分全島為東西兩境……山之東境……從未入中國版圖……山之西境……其居民,本係生番。康熙二十二年,朝廷收入版圖】。
唐贊袞:(台陽見聞錄),光緒17年,卷上建置:【台灣不知所自始,地迤長千餘里,諸番種類不一……府舊志云:台灣古未隸中國版圖,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舟下西洋,因風泊此。天啟元年,漢人顏思齊為東洋國甲螺(頭目),引倭屯於台。鄭芝龍附之。尋棄去,久之,荷蘭紅毛舟遭颶風飄此,愛其地,借居土番(多曰倭),不可,及紿之曰:得一牛皮之地足矣,遂許之。紅毛剪牛皮如縷,圈匝數十丈。因築安平鎮、赤嵌城,漳、泉商集焉】。按察使。台灣亙閩海中,鄭氏以前,中國無至其地者
李鶴田:(哀台灣箋釋),光緒戊戍,李鶴田先生哀台灣箋釋:【台灣亙閩海中……鄭氏以前,中國無至其地者,皆生番據之】。
程家穎:(台灣土地制度考察報告書),民國3年,第一章第一節荷蘭時代:【台灣,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元末始置巡司(於澎湖),其時之土地制度渺無可考。明天啟間,荷蘭人佔領其地,授田於民,令之耕種輪租。其組織,合數十佃為一結,結各置首,名小結首;合數十小結首舉一富強有力、公正服眾者為之首,名曰大結首】。中華民國司法部編纂。

台灣固東番之地

連橫:(台灣通史),民國七年,開闢紀:【台灣固東番之地,越在南紀,中倚層巒,四面環海。荒古以來,不通人世,土番魋結,千百成群,裸體束腰,射飛逐走,猶是游牧之代】。序:【夫台灣固海上之荒島爾,蓽路藍縷以啟山林,至於今是賴】。作家。
張繼:(台灣通史),民國34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日,張序【自開羅會議決定台灣復歸我有,舉凡台灣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益成為國人研究之對象。然有系統之著述,尚不多觀,學者病焉】。台灣古毗舍耶國;至明中葉,始有台灣之號
吳子光:(台灣紀事),光緒初,淡水廳志擬稿,義民:【台灣古毗舍耶國;至明中葉,始有台灣之號。本朝因之,設郡縣,以次伋於淡水】。作者。
陳朝龍:(新竹縣采訪冊),光緒20年,沿革:【新竹縣,古荒裔地。自康熙22年始入版圖】。
魏源:(治台必告錄),同治6年,聖武紀略:【台灣亙閩海中……自鄭氏以前,中國人無至此地者,皆生番據之】。
丁曰健:(治台必告錄),同治6年,自序:【台灣一郡,自國朝康熙年間始入版圖。地廣民稠,人心浮動。其民漳、泉、閩、粵,與屯番各籍雜處,素不合,每多分類械鬥,劫奪樹旗之案】。

台始見於隋,其在荒服無可沿考廖鴻藻:(清一統志台灣府),嘉慶25年,建置沿革:【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奉敕總纂官。
宋永清:(重修台灣府志),康熙49年,宋序:【台灣荒裔僻處,21年慕德向化,亦附版圖】。鳳山知縣。
莊年:(重修台灣府志),乾隆11年,莊序:【台始見於隋,泊明荷蘭据其地;鄭逆角逐之,立郡邑…….其在荒服無可沿考】。署台灣道。
明 福:(重修台灣府志),乾隆11年,明序:【閩地,為古無諸之國;而閩之台灣,本土番部族琉球之故壤。漢、唐開疆以來,皆以海外置之】。糧驛使者。

台灣,漢、唐開疆以來,皆以海外置之
高山:(重修台灣府志),乾隆11年,高序:【台灣一域,為海外荒島,禹貢之書不載,職方之紀無聞】。福建布政司。
陳大受:(重修台灣府志),乾隆11年,陳序:【東南環海之區,元、明以前率為逋逃藪;故事多荒略,而其地亦莫可考…….台灣,則明季始稱其名;然不過為日本、荷蘭停泊互市之地,既無「代廢興沿革、是非得失之概可資考鏡,亦無文人詞客游歷尋覽之蹟可以感慨流連」】。太子少保。
桂周:(彰化縣志),道光丙戌年,封域志:【台灣跨海而東,地在中華之外。自康熙初列入版圖】。縣事臨。

台灣,元、明以前率為遁逃藪;故事多荒略

柯培元:(噶瑪蘭志略),道光17年,分野:【噶瑪蘭為台北界,向未隸中原,我朝平定鄭逆,始有台灣】。建置志:【噶瑪蘭,台灣府志作蛤仔難,為36社土番散處之地。自昔不隸於中華】。噶瑪蘭通判。
吳孝銘:(噶瑪蘭志略),道光17年,吳序:【噶瑪蘭在台郡東北,地最荒遠,社番所居;自古不通中國,故記載均未及之】。全閩督學使。
齊体物:(台灣府志),康熙34年,齊序:【今之天子聖神文武,御宇二十有二年,以台灣越在海表,梗我聲教,爰命樓船之師,直搗鮑鯢之窟】。台灣府總捕同知。

地最荒遠,社番所居;自古不通中國

董天工: (台海見聞錄),乾隆18年,建置:【台灣去福州1,260里,古荒服地,未隸中國】。
毛大周:(台海見聞錄),乾隆18年,見聞錄序:【台灣古毘舍耶國,近以我朝德威遠播始入版籍。其地島嶼孤懸波中,城市獨闢海表。山川既殊,風土亦異,民情物產,均多不侔內地】。
王瑛曾:(重修鳳山縣志),乾隆29年,建置:【縣治距府東南70里,古荒服地,倭與琉球別種。自前明嘉靖末,流寇林道乾掠海上,都督俞大猷逐之,道乾遁附倭,羲舟打鼓山(按:高雄壽山)下,始通中國】。鳳山縣知縣。

古荒服地,倭與琉球別種

梁文瑄:(重修鳳山縣志),乾隆29年,梁序:【聖天子大無外之化,雖海外窮荒之島,自古不通中國者(台灣),皆臣妾】。台廈道。
施世驃:(鳳山縣志),康熙58年,施序:【台灣地當海外,從古職方所不載】。水師提督。
蔣允焄:(重修鳳山縣志),乾隆29年,蔣序:【台地舊隸荒服,罔所考】。翰林院檢討。

海外窮荒之島,自古不通中國

李丕煜:(鳳山縣志),康熙58年,建置:【台灣地極東南,孤懸海外,無所謂鳳山縣也,前此莫可稽矣】。鳳山縣知縣。
洪亮吉:(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台灣府),光緒5年,
卷四十:【台灣府,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明天啟中,為紅毛荷蘭夷人所據,屬於日本】。翰林院編修充,國史館纂修官。
陳夢雷:(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台灣府部),康熙45年,台灣府建置沿革考:【台灣古荒裔地也,前之廢興因革,莫可考矣。所得故老傳聞者,自明始】。台灣府星野考:【台自破荒以來不載版圖】。
張嗣昌:(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張序:【台之列於郡也……是未登圖籍,以先地處規外,重洋限之,洪濤瀾汗滅沒千里槎使所不浮,輶軒所不入,有明以前皆荒遠弗可考】。布政使。

台之列於郡也是未登圖籍,以先地處規外

張湄:(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張序:【是郡(台灣)遠隔重洋,自昔未歸職方,不見紀傳,宋元以後,稍從雲霧晦蒙中,指而識之曰琉球國,曰澎湖,絕無以台灣稱之者】。五巡台學使者。
王恕:(重修福建台灣府志),乾隆7年,王序:【台僻在海島,介於百蠻】。御史。

台灣遠隔重洋,自昔未歸職方

王必昌:(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沿革:【台灣古荒服地,未入中國版圖。明史載:雞籠山在澎湖嶼東北,故名北港,又名東番。去泉州甚邇,地多深山大澤,聚落零星無君長】。
王禮:(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王序:【台灣僻在海外,原為聲教不及之區,聖天子德威遠屆,闢疆土、設郡縣】。海防總捕同知。
王 珍:(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王序:【台灣昔屬荒裔,今歸版圖,曆年不啻三紀。其為聖天子深仁厚澤之所涵濡及封疆大臣承宣德意以致】。台灣府知府。

台地遠隔重洋,僻在荒服以外

魯鼎梅:(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魯序:【台地遠隔重洋,僻在荒服以外,我國家披荊闢草始入版圖,其故事之散見於載籍者,荒渺而無所稽】。海防同知。
金溶:(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金序:【台地僻在遐島,周禮不載,禹貢無稽,上古無論,已自唐宋以暨元明未入中國。明天啟間,荷蘭屯集海舶往來東方與中華通,台灣之名始著】。按察使司副使。
立柱:(重修台灣縣志),乾隆17年,立序:【台灣故奧區也,按文獻通考稱毘舍耶國。名山藏稱東港、婆娑洋,從古未有開闢者。我朝德威遠播,歸入版圖】。巡台使者。

台地僻在遐島,周禮不載,禹貢無稽

上古無論,已自唐宋以暨元明未入中國

清華:(續修台灣縣志),嘉慶12年,清序:【台灣海島隩區,古圖牒所未載,語言不能,袒裸盱睢,僅據毘耶國、華嚴婆娑世界之說一一書之,其能無羼以糅手】。按察使。
章炳麟:(台灣通史),民國16年,章序:【台灣在明時,無過海中一浮島,日本、荷蘭要相奪攘,亦但羈縻不絕而已,未足云建置也】。
林資修:(台灣通史),丙辰年,林序:【台灣之名不一,或曰大宛,或曰台員;審其音,蓋合岱輿、員嶠二者之名而一之爾。其地自鄭氏建國以前,實為太古民族所據,不耕而飽,以花開草長驗歲時,以日入月出辨晝夜,巖居谷飲,禽視獸息,無人事之煩,而有生理之樂】。

台灣在明時,無過海中一島

趙爾巽、柯劭忞:(清史稿,台灣資料集輯),民國17年,地理志:【台灣,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清史館。
江 瑔:(嶺雲海日樓詩鈔),光緒年,丘滄海傳:【台灣在大海中……其地土廣人稀,土蕃復巢穴於中央,罕與人民交接。元、明以前,除漁舟外,鮮通於中國】。
吳春蘭:(台灣中部碑文集成),道光11年,重修邑學
碑記:【台灣原海外荒服,自康熙二十一年歸入版圖,設府一,縣三,曰台灣、曰鳳山、曰諸羅】。彰化縣教諭。
文開書院:(台灣中部碑文集成),道光6年,新建鹿港文開書院碑記:【台灣至本朝康熙二十二年始入版圖,前此猶定荒服,豈有國故?不得不仰重於寓賢】。

台灣在大海中……其地土廣人稀,土蕃復巢穴於中央罕與人民交接。元、明以前,除漁舟外,鮮通於中國
天后宮:(剌建天后宮碑記),乾隆53年,碑文:【台灣僻處海東,自康熙壬戌入隸版圖,商賈貿易,橫洋來往,咸賴神庥濟】。
明倫堂:(台灣教育碑記),乾隆39年,重修府學新建明倫堂記:【台地僻在東南海外,從古未沾王化,罔識賓興。迨我朝開闢之後,置郡縣,立學官,凡取士之典,皆與內地同,始彬彬稱治,為海邦鄒魯矣】。
覺羅四明:(台灣教育碑記),乾隆22年,新建文書院記:【台陽古島彝地,人不知學。自我朝收入版圖,百餘年來,聖聖相傳,涵濡教育,風尚于以一變】。台陽使者。

台陽古島彝地,人不知學

台灣府學:(台灣教育碑記),康熙52年,重修府學碑記:【台灣,荒島也,夫子廟在焉。聖人之教,與皇化並馳,周無海內外之隔。而歲久弗治,有自來矣】。
陳培桂:(淡水廳志),同治10年,陳序:【台灣,海外荒服耳。淡水居其北,闢治甫百餘年,抑更荒矣;文獻無徵,冠裳初著】。淡水同知。
黎兆棠:(淡水廳志),同治10年,黎序:【台灣為海外不治之天,不賦之地,盤薄鬱積,日亭毒乎萬彙百產;我朝始扼險而郡縣之,非天開而地闢也】。按察使。

台灣為海外不治之天

台灣總圖:(台灣地輿全圖),光緒年,台灣前後山總圖說略:【竊惟台灣四面皆海,前明始知海外有此地,為鄭氏据之。自康熙二十二年討平,收入版圖。蓋有明以來,即以台灣名;設府,仍以名之】。
李 桓:(清耆獻類徵選編),同治年,國朝耆獻類徵初編,國史館本傳,施琅:【台灣原屬化外,土番雜處,未入版圖。然其時中國之民潛往生聚於其間,己不下數萬人】。
查繼佑:(東山國語),咸豐9年,台灣前語,東寧國:【台灣者,係荷蘭國入貢泊舟侯命處,城接爪哇、大泥,與佛郎機密通】。

台灣四面皆海,前明始知海外有此地

蔡振豐:(苑裹志),光緒23年,日據第二年,建置
志:【謹按台灣一島,本係土番生聚之區;迨至王朝開墾,始有生、熟番之名;其歸化而結社平洋者為熟番,未歸化而僻處山林者為生番。嗣後生齒日繁,土地日闢,近山者遂不免有生番滋擾之苦;於是乎設隘禦之】。前清附生。
貽羿仁:(靖海志),乙末年,卷三:【台灣者,在東南海中,東依山,西薄海,北界雞籠城,與福州相峙,南則河沙磯,小琉球近焉。周袤三千里,與土番雜處……人民饒樂,不知甲兵戰鬥】。

台灣原屬化外,土番雜處,未入版圖

顧祖禹:(崇相集),民國17年,附錄六琉球,讀史方輿紀要卷九十九附考:【琉球……更南,則東番諸山;其人盛聚落而無君長,習鏢弩、少舟楫,自昔不通中國。又東隅有夷,鳥語鬼形,殆非人類;或云即毗舍耶國云】。
覺羅滿保:(台灣理蕃古文書),雍正3年,題報生番
歸化疏:【台灣原屬海外,民番雜處,習俗異宜。自入版圖以來,所有鳳山縣之熟番力力等十二社,諸羅縣之熟蕃蕭攏等三十四社,數十餘年,仰邀聖澤,俱各安民物阜…見內附熟番賦薄徭輕,飽食煖衣,優游聖世,耕鑿自安,各社生番亦莫不歡欣鼓舞,無不願附編氓】。閩浙總督。
朱景英:(海東札記),乾隆34年,卷一記方隅:【以海中荒島而置郡邑,實前所未有。其以台灣名者,襲乎舊,策未知昉自何時。或曰地在東隅, 形似彎弓;或曰山橫海嶠,望之若台,民居廛市,又在沙曲水匯之處;地之得名以此】。海防同知。

台灣,於古無考……山甚高,周圍五十里。自有土番居之,無所求於中國
徐懷祖:(台灣輿地彙鈔),康熙34年,台灣隨筆:【台灣,於古無考……山甚高,亦多平原可耕藝,周圍五十里。自有土番居之,多巢棲而不火食者,無所求於中國。明天啟時,漢人顏思齊引誘日本人屯其地,鄭芝龍附之。末幾,荷蘭人由洋中而來,假地日本,久而不歸,遂築城而有之】。

台灣,閩海諸島之饒也。明以前禁弗與通魯之裕:(台灣輿地彙鈔),康熙年間,台灣始末偶記:【台灣,閩海諸島之饒也。幅員南北約三千里,東西踰六百里。漢番生齒,百有餘萬……其番有生者、熟者;其聚族而居所以曰社,合台灣之社有三百五、六十焉。其社有生番,亦熟番。生者何?不與漢群,不達吾言語者。熟者何?漢番雜處,亦言吾言,語吾語者也…….明以前禁弗與通】。
陳雲程:(台灣輿地彙鈔),雍正、乾隆年間,閩中摭聞:【台灣本古荒服,未入版圖。明嘉慶間,俞大猷追海寇林道乾,道乾遁入台灣;俞駐澎湖,時哨鹿耳門外。道乾殺土番,取膏血,造舟遁去占城;後倭人居之】。
許鴻磐:(台灣輿地彙鈔),道光16年,台灣府方輿考証;建置沿革:【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明天啟中,為紅毛(大西洋之總名)荷蘭夷人所據】。

台灣遠處東海,自古不通中國

自隋迨元以琉球或澎湖統稱之卞寶第:(台灣輿地彙鈔),同治8年,閩嶠輶軒錄:【台灣府;本海外荒服。明天啟間,漢人顏思齊為日本國甲螺,引倭屯聚於此,閩鄭芝龍附之。後荷蘭人遭風飄至台灣,借地以居;因與倭約,歲貢鹿皮三萬張,倭遂以全台歸之】。福建巡撫。
劉錦藻:(台灣輿地彙鈔),光緒30年後,清朝續文獻通考,台灣省輿地考:【台灣遠處東海,自古不通中國;或謂即後漢之東鯷,亦莫能徵信。自隋迨元以琉球或澎湖統稱之,隋書所謂:琉球在泉州東,有島曰澎湖,煙火相望;元史所謂:琉球在南海之東,澎湖諸島與琉球相對者也。明初,指雞籠山、淡水洋,謂之東番。明史謂:永樂中,太監鄭和舟大西洋,諸夷靡不貢獻;獨東番遠避,不至。中葉以後,始知有台灣】。

台灣亙閩海中,天氣常暖,一歲稻三熟

顧僻處海外,中國人昔無知之者
李元度:(清先正事略選),同治年間,國朝先正事略;卷一姚啟聖:【台灣自古不通中國,明末鄭芝龍居之。順治丙戍,降於朝;其子成功不從,率所部據廈門、金門二島。己亥,大舉窺江寧敗去,始定台灣為巢穴】。
台灣關係文獻集零,光緒21年,皇朝蓄艾文編,青台嶠紳民電稟後:【台灣亙閩海中……一山橫亙,起基隆,南盡沙馬埭,約一千里有奇……天氣常暖,一歲稻三熟。顧僻處海外,中國人昔無知之者】。
陳國瑛: (台灣釆訪冊),道光10年,【閩之有台灣孤懸海外,歷漢、唐、宋、元所未聞傳,自明季天啟間方有倭奴】。

閩之有台灣孤懸海外, 歷漢、唐、宋、元所未聞傳

李元春: (台灣誌略),嘉慶11年後,卷一:【台灣在福建布政使司東南大海中……為古荒裔地,不入版圖。元之末,於澎湖設巡檢司以隸同安。中國之建置於是始】。
夏琳:(閩海紀要),卷之上:【台灣在東南海中,綿亙數千里,土番雜處。明天啟末,紅夷據其地築城,一曰赤崁,一曰王城;與中國、日本、廣南貿易。以夷長揆一鎮之,立法甚嚴,土番皆聽約束,歷三十年餘無敢犯者】。
彭孫貽: (靖海志),明末清初,附錄二,記荷人據台灣事:【萬曆中, 台灣為日本倭所據,未年,荷蘭紅毛人自西洋來……投日本於台灣,歲納鹿皮三萬,求台灣互市也。適日本倭居台灣者新奉天主教 遂許之,築赤崁城以居,今安平鎮是也】。

台灣本海外島夷,不賓中國

姚瑩:(東槎紀略),道光己丑年,埔裏社紀略:【台灣本海外島夷,不賓中國。自鄭氏驅除,狉獉始闢。入籍時止三縣;半線以北,康熙之末,猶番土也】。台灣班兵議(上):【台灣自古海外荒服之地,明末鄭氏竊据,為閩、浙、江南憂者數十年】。台灣縣令。
沈葆楨:(福建台灣奏摺),光緒元年,台北擬建一府
三縣摺:【竊惟台灣,始不過海外荒島耳。自康熙間收入版圖,乃設府治,領台灣、鳳山、諸羅三縣。諸羅即今之嘉義;嘉義以北未設官也】。欽差大臣。

台灣,始不過海外荒島耳。自康熙間收入版圖

佚名:(台灣通志),光緒21年,建革:【大清一統志:台灣縣(附郭),本東番地,鄭氏偽置天興、萬年二州,屬承天府,國朝康熙23年,廢二州,改台灣縣為府治】。
徐珂:(清稗類鈔選錄),地理類,台灣渡海開禁:【台灣自古不通內地,名曰東番。明天啟中,荷蘭人居之,屬日本。順治己丑,鄭成功据之而逐荷人】。
文 煜:(清季台灣洋務史料),光緒2年,奏請專派葉文瀾駐台督辦煤場事件:【台灣為洪荒以來初闢之新 島, 精華未洩,蘊儲宏深;如硫磺、礦油、樟腦,悉為地產。近日台北新茶行於外洋,土人但知種穀、種蔗之利,而不暇旁求;外人則早刺探得知,垂涎久矣】。閩浙總督。

台灣為洪荒以來初闢之新島

王之春:(清朝柔遠記選錄),光緒6年,記鄭克塽降:【台灣在閩海中……其地古不與中國通,罕有至者;即宋史所謂澎湖東有毗舍耶國是也。明嘉靖後,海賊林道乾竄據;後為鄭成功所有】。
汪榮寶:(清史講義選錄),清末,鄭氏佔領以前台灣歷史:【台灣自鄭氏佔領以前,為馬來種生番所據,未嘗受中國之統治。隋大業中,虎賁將陳稜嘗一至澎湖,東向望洋而返。宋史謂澎湖東有毘舍耶國,即其地也】。譯學館教席。
熊學鵬:(台灣南部碑文集成),乾隆8年,重修府學
崇聖祠記:【台灣向為海外荒服,自入版圖,設立學校,仰沐聖朝教化,養賢造士,迄今己六十餘年】。欽命巡視台灣兼理學政。

台灣自鄭氏佔領以前,為馬來種生番所據,未嘗受中國之統治

陳璸:(台灣南部碑文集成),康熙54年,重修台灣孔
廟碑:【台灣,荒島也,夫子廟在焉。聖人之教與皇化並馳,固無海內外之隔】。御史。
王之麟:(台灣南部碑文集成),康熙41年,重修台灣府學文廟新建明倫堂記:【台地僻在東南海外,以前未沾王化,罔識賓興。迨我朝開闢之後,置郡縣,立學官,凡所取士之典,皆與內地同,始彬彬稱治,為海邦鄒魯矣】。按察使副使。
張傳耜:(劉壯肅公奏議),光緒20年後,紀劉省三宮保守台灣事狀:【台灣者,本孤島, 為地數千里,懸海外。國初,降草竊者鄭成功之孫克塽,始入版圖,置郡縣隸於閩,而為東南海疆之屏蔽】。

台地僻在東南海外,以前未沾王化

鄭亦鄒:(鄭成功傳),康熙45年後,卷上:【台灣為土番部族,在南紀之曲,當雲漢下流……台自破荒,不載版圖】。內閣中書。清史稿鄭成功傳,第十二節台灣之根據:【台灣孤懸海外,其地多硝礦,素未通中國。鄭芝龍昔嘗佔領其地,漸入中國矣。芝龍果有大志,當闢其地為新立國,西方華盛頓由此其選也,而奈何歆於將軍,總兵之名號,舍台灣入閩,又委棄故國,蹌踉北去?哀哉!台灣之民乃輾轉奴屬於異族者有年】。
林豪:(東瀛記事),庚午,叢談(下):【台灣本海外荒島,明末南安人鄭芝龍載沿海貧民以闢之】。
趙翼:(海濱大事記),康熙末年,平定台灣述略:【台灣自古不隸中國。文獻通考云:泉州之東有島曰澎湖,澎湖之旁有毘舍耶國,蓋即是也】。督臣幕府。

台灣在支那東南海中,古無聞焉

齊藤正謙:(鄭氏關係文書),1850年以前,海外異傳:【台灣在支那東南海中,古無聞焉。明天啟初,海澄人顏振泉聚眾據之,招我邦邊民入其黨,因自稱日本甲螺。甲螺猶謂頭目;我日本謂頭目為加志良,音近甲螺,故遂訛稱耳】。日本津藩。
屠隆:(閩海贈言),明,平東番記:【東番者,澎湖外洋海島中夷也。桓亙干里,種類甚繁;仰食漁獵,所需鹿麛,亦頗嗜擊鮮。惟性畏航海,故不與諸夷往來,自雄島中。華人商漁者,時往與之貿易】。
陳學伊:(閩海贈言),明,題東番記後:【東番之去吾泉也,僅幾日程耳,乃其裸體結繩,不異古史所云;則信乎輿圖之廣,古今記載之不及者猶多也……國家承平二百餘年矣,東番之入記載也,方自今始,不可不謂奇】。

台灣乃開闢未通之地

清代官書記明台灣鄭氏亡事,康熙23年後,跋:【台灣乃開闢未通之地,一旦畫入版圖;鄭氏乃積紀梗化之寇,迄今悉為臣僕】。
鄧傳安:(蠡測彙鈔),道光庚寅,海外寓賢考:【台灣未為鄭氏竊據,先來沈太僕光文,借荷蘭之一廛,比得興之碩果】。台灣府署。
劉獻廷:(廣陽雜記選),康熙年間,台灣大略:【台灣向為番地:嘉靖中,紅毛國取其一角為諸國貿易之所】。
鄭兼才:(文亭文選),道光年間,代台郡清廣解額及學額第二呈:【台灣向係荒島,康熙二十二年始入版圖】。台灣縣學教諭。

台灣向為番地

董夢龍:(使署閒情),乾隆十二年以前,台灣風土論:【古為海外荒區,王化不及。明永樂間,
宦者鄭和始至其地】。
褚祿:(使署閒情),乾隆十二年以前,重修台灣府志跋:【台自洪荒以前,無可考;明周嬰遠游篇有東番記,蓋東番地也。天啟間,顏思齊踞入,始有民人】。
沈雲:(台灣鄭氏始末),道光16年,卷一:【台灣懸大海中……舊稱澎湖之東為毘舍耶國,或曰毘舍那國;袒果睢子,習鏢拏……台地之闢,實自鄭芝龍父子】。

台自洪荒以前,無可考

陳淑勻:(噶瑪蘭廳志),咸豐二年,建置:【噶瑪蘭,府志作蛤仔難,乃三十六社土番之地,自昔不隸中華,前明謂之北港,亦謂之東番】。縣舉人。
董正官:(噶瑪蘭廳志),咸豐二年,董序:【閩書溯始漢初,閩隸已載周禮,台灣府志創始康熙年間。前明中葉,舶使王三保舟下西洋。遭風吹泊,己知有台灣】。福建鄉試同考試官。
六十七:(重修台灣府志),康熙年間,台海采風圖序:【台灣古傳毘舍耶國,荷蘭以一牛皮占之。繼則鄭逆據土,立郡縣。康熙二十有二年,我朝聲威震讋,航師直下;遂回首面向,隸閩版圖焉】巡台御史。

第三部分 檢驗滿清據台範圍及其血統

滿清是滿清,絕對不是中國

自古滿洲人有自己的族名和國名

證據1:孫文革命名言「驅逐韃擄恢復中華」,證明滿族乃是韃擄,非漢族類,不容統治中國。就像江澤民所說,「統一」後,台灣人最高只能當中國的副主席一樣,證明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證據2:滿清有自己的國家和歷史,並非中國的一部分。下表說明,從黃帝到宋元明清,滿清都有自己的國名和族名。
時代 黃 舜 商 周 秦 漢 魏 隋 唐 五 宋 元 明 清 民
帝 晉 代 國
族名 息 息 息 肅 肅 挹 勿 靺 靺 女 女 女 女 滿 滿
慎 慎 慎 慎 慎 婁 吉 鞨 鞨 真 真 真 真 洲 洲
國名 肅 肅 肅 肅 肅 挹 勿 靺 靺 亡 金 亡 金 清 滿
慎 慎 慎 慎 慎 婁 吉 鞨 鞨 國 國(清) 洲

來源:四庫全書滿洲源流考等等。

有人說,甲午戰爭滿清戰敗,依馬關條約將台灣讓給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所以,台灣應該還給中國。可是,我們要問,台灣原是滿清的嗎?滿清是中國嗎?假使不是,日本戰敗物歸原主,台灣應該還給原來的主人台灣人才對。
台灣曾被滿清佔領過,但是滿清不是中國。孫文革命時說過,「驅逐韃擄,恢復中華」這句話,說明了滿清是滿清,中國是中國。乾隆的「四庫全書」等,也將滿洲和中國分開。書中說,自從漢人有始祖黃帝的時候,滿洲人就有自己的族名和國名(請看上表)。像,宋的時候,滿洲人的國名叫做金,族名是女真。金兀述曾和宋岳飛交戰過,金國亦滅了宋國使它南遷,這件事大家都知道。金國和宋國的戰爭,是國際戰爭,不是中國的內戰。滿清和中國確實不是同一個國家。

民初滿洲人復國的獨立宣言證明漢滿為外國滿洲國獨立宣言

「滿蒙舊時本另為一國,今以時局之必要,不能不自謀樹立,應即以三千萬民眾之意向,即日宣告與中華民國脫離關係,創立滿洲國」。1932年2月18日。

清帝退位,中華民國尊清帝為外國君主

清帝退位優待條件:

第一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1912年2月12日。
證據:「中華民國史事記要初稿」。

滿清是滿清,中國是中國,證據還很多,1912年滿清皇帝退位時,中華民國和它簽的退位協定,明文規定要「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從這句話來看,中華民國承認滿清是外國。還有,在1932年滿洲人復國,它的獨立宣言說,「滿蒙舊時本另為一國」,顯然滿洲人也不認同中國,認為中國是外國。既然,滿清和中華民國都承認對方是外國,還有什麼人有資格說滿清是中國?

清帝退位優待條件全文今因大清皇帝宣布贊成共和國體,中華民國於大清皇帝辭退之後,優待條件如下:
第1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尊號仍存不廢,中華民國以待 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
第2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歲用四百萬兩,俟改鑄新幣後,改為四百萬圓,此款由中華民國撥用。
第3款大清皇帝辭位之後,暫居宮禁,日後移居頤和園;侍衛人等,照常留用。
第4款 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其宗廟、陵寢,永遠奉祀,由中華民國酌設衛兵,妥慎保護。
第5款 德宗崇陵未完工程,如制妥修,其奉安典禮,仍如舊制,所有實用經費,均由中華民國支出。
第6款以前宮內所用各項執事人員,可照常留用,惟以後不得再招閹人。
第7款 大清皇帝辭位之後,其原有之私產,由中華民國特別保護。
第8款 原有之禁衛軍,歸中華民國陸軍部編制,額數俸餉,仍如其舊。

台灣並未進入滿清版圖

一般人的錯覺:以為台灣全部被併入滿清版圖有212年。
事實:滿清從未征服整個台灣。而設省在1887年10月才開始,1895年5月就讓給日本,設省時間才7年多,證明台灣並非滿清的領土,更不是中國的領土。
1. 1683年滅鄭,所得土地僅台南而已,面積為1萬8千甲。
2. 1871年牡丹社事件日本問罪,滿清答以 「生番既我化外,伐與不伐惟貴國自裁之」。證明滿清所控制的地區頂多是平地而已,佔2/3面積的山地都是「化外」。
3. 1885年10月清廷議准設省:
a. 8月左宗棠上奏:「台灣舊制設官之地,僅海濱三分之一」。
b. 11月劉銘傳上奏設省從緩:「台灣沿海八縣之地,番居其六,民居其四」,「必先漸撫生番」。但慈禧太后批駁。
4. 1887年9月劉遵旨設省,10月奉准成立。
5. 1887年設省之後至1895年馬關條約轉讓台灣時,7年多「番族」抗暴12次,平均1年約2次,台灣人顯然未被征服。法理上,台灣並非滿清的領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03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