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從馬英九為母治喪一事看台灣社會◎邱策法

馬英九的母親秦厚修以93歲高壽辭世,依台灣風俗人情標準,家族成員應無遺憾;加上整個治喪過程僅得新聞五則:守喪期間馬家姊妹現身挺新五四活動、馬家小妹穿紅鞋最後一次向老媽撒嬌、唯一的孫女婿不見人影、立委陳歐珀「鬧場」、喪禮全部花費約8萬元新台幣(據殯葬業者估算)與馬鶴凌喪禮同。不禁觀察聯想到台灣社會的種種如下:

馬英九的治喪風格「低調」到舉世少見,也許有其不得不然的原因,即為免招致傷腦筋的評比,特重雙親之治喪標準一致,表明無軒輊之分,目的在於不讓台灣媒體及國民大眾有機會因治喪標準不同,進而提及當年馬鶴凌死亡處所與死亡原因之難堪往事。有此「深謀遠慮」的確是一高招,令人佩服。

當年馬英九處理完馬鶴凌的喪事後,自己宣稱僅花費約8萬元,挺馬的名嘴們也不停的吹捧這件事以推崇馬英九的「清廉」,馬英九樂得被拍馬屁也不知出來制止;豈料他以台北市市長身分,依法向市政府領了高達74萬元的喪葬費補助的事,被市議員挖掘出來,等於昭告天下:馬英九把剩餘的喪葬費66萬放進自己的口袋,哪是清廉,實則不孝。最後竟逼得馬英九不得不回應會把那筆錢錢捐出來,才得平息落幕。往事殷鑑不遠,馬英九這回應如何處置,當不至於重蹈覆轍。

依照現行「公務人員各項補助請領相關規定」的「生活津貼給付標準」,父母、配偶死亡可得5個月薪俸額的補助,亦即馬英九這次至少可請領200萬的喪葬費補助,因為另有「公務人員保險-現金給付請領」的眷屬喪葬給付部分,可領3個月薪俸額的金額。

日前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去年各級政府潛藏負債高達十七.一四兆元,較前年增加七四五七億元,且短短三年暴增四.一二兆元,增加速度幾近失控。其中,軍公教退休金及勞工保險潛藏負債最多,軍公教退撫新舊制高達八.三七兆元,財務惡化速度驚人。」僅只喪葬費補助一項即不難看出主計總處所指全國軍公教員工待遇(在職月俸及退休後的養老)實在是驚人的負擔。

至於立委陳歐珀的「鬧場」,經過相關專業人士的挖掘,似乎讓人看到台灣社會的媒體已到了病入膏肓、無藥可救的地步;事實上陳歐珀在五月四日(星期日)下午三點許,致電國安局長蔡得勝希望前往向馬總統高堂致意,蔡局長轉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陳永豐聯絡表示,由於家祭為七點不便打擾,認為八點半較為妥適,但為免耽誤九點國防外交委員會的開會時間,因此陳永豐同意請陳歐珀委員八點前往致哀,絕非媒體所說總統府是臨時知悉,陳歐珀是肆意前往。而陳歐珀也準時在五月五號(星期一)上午八點到達;當天吳敦義、江宜樺、郝龍斌也都到靈堂去簽名。導致郭台銘僅憑閱報就難忍氣憤,召開記者會,譴責陳歐珀的行為是「比禽獸還不如」,頓時全台灣國民從資訊所得的印象就是陳歐珀禽獸不如,甚至民進黨立即做出懲處陳歐珀的處分決定。一切起因全繫於一家媒體(年代新聞)的惡毒偏頗,其餘各家白癡跟進,這豈是台灣社會自許現代先進所應有的現象?而民進黨發言人張惇涵指出,民進黨中央在週一上午(8時15分)事情發生後,不久得到消息,並看過錄影帶,於上午11時多發表聲明,要求立院黨團對陳歐珀行為進行議處,民進黨也對社會表達歉意。不弄清楚事實真相,即自己先內鬨,給人家看笑話。現在多數人依然相信媒體報導的一切是真的。民進黨是應檢討一下相關主管人員的辦事能耐與常識。否則要談國家政事,只有貽笑天下。

外界觀察注意到秦厚修唯一的孫女婿不見人影一事,顯然是媒體受命而不敢或不便深入挖掘,以致閱聽大眾也僅知是有其事,但不知真相,故而國民飯後茶餘的閒談不免謠言四起:馬唯中的婚姻已亮紅燈;其實前此台灣有一名人的家務事與此事件相似者,也不符合媒體生態的報導風尚習慣,那就是連戰的女兒連惠心婚後多年不孕,夥同夫婿到美國求助代孕生子一事,一舉帶回三個初生嬰兒且是分由兩個孕母分娩所得的新聞,竟然無後續隻字半言見報,這當然同是媒體受囑命請託不要造次的原因。身為閱聽大眾,不免好奇是何原因道理,不能一視同仁對待,就如前不久狗仔隊長期密集跟蹤守候至深夜,挖出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陳希舜與小他二十歲的台灣科技大學美女教授王韋堯在學運期間密集私會,十天有七次夜探香閨,連帶照片巨細靡遺的公諸於世,導致陳希舜立即回家吃自己。若說官員教授的隱私,不比尋常百姓,只能說,台灣社會存在不公不義的現象與諸多事實,並非要等自身碰上方知荒謬,一般國民百姓只有自求多福。

而馬家大姊與三姊,在守喪期間,出現在新五四運動凱道現場,引來質疑有必要在此時做這明確並強烈的政治表態?唯一合情理的解讀就是馬家大姊不得不還當年白狼的人情,雖是守喪之身也只好不顧傳統禮節放手一搏了。好在馬大姊見過世面:想當年(1966),馬以南是台大外文系的學生,替一名叫陳佳幸的女考生代考大學聯考,該案在次年爆發。當時教育部宣示,涉案槍手及考生如為在學生將開除學籍;畢業生則註銷畢業資格;已出國者,將設法吊銷護照,並取消在台學籍。案發時,馬以南已畢業人在美國,顯然未被註銷畢業資格,也未被吊銷護照,事後靠的就是馬鶴凌的特殊能耐可保自家女兒一切安然無事。與這相比,外出逛逛,現一下身,有何大不了的?這就是馬家哲學。


馬家大姊與三姊,守喪期間出現在新五四運動凱道現場。

說到馬家小妹妹馬莉君穿了一雙紅鞋送行,引發議論。新聞報導說,這是她給媽媽「最後的撒嬌」。也說,馬莉君穿紅鞋是因為秦厚修最愛紅色,而且馬媽媽高齡93,民間習俗算是「喜喪」,事前也與禮儀公司討論過,得知穿紅鞋並無不妥,因此穿媽媽最喜歡的顏色送行。的確,女人家心思有所不同,也就有其一套解說,然則對照其餘家人之涕泣是否又顯唐突。

從馬英九為母治喪看到、想到這些,讓人覺得台灣出現這樣一個總統,實在是台灣的悲哀。

馬氏風格籠罩全台已有六年,如果這套治喪標準有其可取之處,何不推而廣之!?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邱策法 2014/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