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8 am - Monday 14 June 2021

台獨武裝行動 – 1970年泰源監獄事件

週日 2014年05月11日, 1:4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03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距今四十四年前的台獨武裝行動1970年泰源監獄事件 1970年2月8日,台東泰源監獄臺獨政治犯鄭金河、陳良、 詹天增、鄭正成、謝東榮、江炳興聯合駐紮該地執行警衛 任務的臺灣籍士官兵幾十人,以及當地的臺灣原住民知識 青年等共100多餘人,發動監獄革命,並計劃奪取輕裝師 武器,佔領廣播電台,向全球廣播宣傳台獨聲音,失敗後 6人中除了鄭正成外全部壯烈成仁 當時預計要佔領電台播放的錄音帶內容為何,迄今仍是一團謎 經高金郎走訪當年與江炳興在革命工作較頻繁接觸的相關人士, 拼湊出大概的內容:

吾等軍民一體,用扁鑽突擊國民黨的槍桿子,主要目的在向世人宣告:台灣人有權利、有能力、更有勇氣在這個美麗島上建立一個健康、富裕,尤其是進步、友好的台灣民主共和國。

台灣人忠厚被人欺,委曲求全400年,所得的教訓是:寧可與國民黨相玉碎,也不能容忍外來政權的繼續統治。所以吾等在此時此刻此地宣布台灣要獨立自主,徹底反對所有台灣的鎮壓、欺凌、蹂躪和剝削。

外來勢力主要靠特務和軍警鎮壓,我們在此要特別說明:軍警再多,多不過百姓和學生;槍砲再猛,也敵不過老百姓對貪得無饜的外來政權的怒火。

無懼10億中國人 國人先震懾於征服者的殘暴,再惑於中國10億人口的恫嚇,遲遲不敢舉起獨立的大旗。其實,10億中國人絕對無權,而且也阻止不了1500萬台灣人為求生存、謀幸福的建國努力。

今天台灣青年決定對獨裁者開砲,因為搶救台灣的時日已經不多,長痛不如短痛。但我們也懷疑,國民黨在心膽俱寒之時,反動勢力可能作困獸之鬥,所以我們要特別提醒台灣人,防範敵人重施23年前228事變的欺騙與屠殺的伎倆,因此緊急籲請全民匯集智慧、能力,共同為及早建立一個可大可久的世界樂園之國而努力。

1500萬同胞不嫌多,3萬5000平方公里也不嫌小,因為我們有能力和條件創造出世界最高 的個人所得,更有信心和決心可以發展出高貴的科技和超然的醫療技術,為世界人類而服務。

以此與包括中、日、美、蘇等世界強國及鄰近國家和平相交,積極參與並主動促進世界50億人口的福利,願世界人類亦能待我1500萬同胞以平等之道。尤其對中國,我們堅持獨立自主的精神和意志,但友善才能建立可長可久的,相互依賴的兩岸關係。 願我列祖列宗保佑斯土永遠美好和芬芳,也保佑斯民永遠團結和幸福。

只是這些真正的英雄將來如被遺忘,真的不稀奇。他們的景況還真慘,江炳興等五人被槍殺前交代鄭正成希望以後五人能葬在一起。滿頭白髮的老政治犯蔡寬裕說:「那六個兄弟,當時警總如何的刑求,我們都可以想像的到;但我想像不到他們竟然在那樣的刑求之下,沒透露任何一個姓名,使得我們幾百個人得以活了下來;但至今,我們甚至連個紀念塔或碑都沒能給他們⋯⋯讓他們的骨灰集中在一起⋯⋯」

==================================================

僅以此文紀念39年前泰源事件被槍決的五位烈士
研究生 2009/05/29

圖片為1969年元旦四位在泰源監獄的難友泰源監獄留下的合照。左起:陳庚辛、詹天增、鄭清田、陳良,引用自台灣公論報網站,連結為:http://www.taiwantribune.com/op-ed/2006/10/06/shih-sells-out-friends/

五月即將結束,夏天將至,天氣總是悶熱,白天艷陽高照、夜晚卻偶或微雨,氣候時暖時涼!白晝變長早上五點就可見到晨曦,夜晚到七點多還些許明亮,夜晚在路燈下可見到眾多昆蟲縈飛繚繞,在這心悶氣煩的五月底,請容我紀錄一段發生在1970年,39年前五個年輕人被槍決的故事。

一直以來從事台獨運動的人都被稱之為「懦夫」、「膽小鬼」,被批判為浪漫革命情懷,只敢說不敢作,但其實在遙遠的1970年,被關在在台東泰源「國防部感訓監獄」的幾個受刑人,卻實際因為台獨理想,在籌備一段時間後,在監獄動員發起一個台獨的反抗運動。當年的二月八日(農曆正月初三),江炳興、鄭金河、詹天增、陳良、謝東榮、鄭正成等六個年輕人正式行動,這些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犯與駐紮該地擔任警衛的台灣籍士官兵50人,及當地原住民青年等120餘人,以「臺灣獨立」為目的發動監獄革命,計劃奪取武器,占領廣播電台,奪取台東軍艦,聯合原住民在山區打游擊,發動全島革命。他們在替換衛兵時,被一名外省籍上士班長龍潤年發現不對,質疑為何沒向報備,鄭等人便將班長刺昏,到彈藥庫取子彈準備回牢房開門放人,因班長未死大叫「暴動」「殺人」,於是事蹟敗露,監獄大門鎖起。當時用槍也無法將大門打開,合作的警衛連連長只好叫鄭金河等6人攜槍械逃亡。當年在戒嚴體制下,軍方立刻動員海防部隊以及警察及居民協助,分別在當年的二月十三日、十六日、十八日將六個人陸續逮捕,其中除了鄭正成僥倖逃過一死一外,剩下的五人都在同年五月三十日被槍決,也是在這樣悶熱的五月。

當年由警備總司令部在三月三十日由軍事檢察官藍啟然開庭,審判長聶開國、審判官孟廷杰、審判官張玉芳共同出席,並在四月三日由書記官胡穎之署名,作成判決書說這五位年輕人:「爰均處以極刑,褫奪公權終身,用昭炯戒。」主文如下:

「江炳興、鄭金河、詹天增、謝東榮、陳良意圖以暴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各處死刑,各褫奪公權終身,各全部財產除酌留其家屬必需之生活費外沒收之。鄭正成預備以暴動之方法顛覆政府,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褫奪公權十年,依法拘禁之人逃脫,處有期徒刑一年,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六月,褫奪公權十年。『台灣獨 立宣言書』稿二冊沒收。」

而這份警總判決書紀錄了這幾個年輕人的年齡:

江炳興 年三十一歲 台灣省台中縣人(亞細亞同盟案)
鄭金河 年三十二歲 台灣省雲林縣人(蘇東啟案)
詹天增 年三十二歲 台灣省台北縣人(蘇東啟案)
謝東榮 年二十七歲 台灣省嘉義縣人(亞細亞同盟案)
陳良 年三十二歲 台灣省雲林縣人(蘇東啟案)
鄭正成 年三十二歲 台灣省台北縣人(蘇東啟案)

唯一沒有被槍決的鄭正成被殘酷刑求,後被判十五年六個月徒刑,連同他原本涉及蘇東啟案的刑期,總共二十八年。最後他們六人被關到台北新店軍人監獄。1970年5月30日,其他五人於同一天行刑槍決。

其中必須另外提出的是江炳興,他原本是陸官三年級學生,我們都只記得施明德就讀陸官因台獨被捕坐牢,但其實江炳興也是。他是台中一中優秀的畢業生,家人認為其成績應該可以考上台大,但因家境貧困轉投考軍校,陸軍官校三年級因台獨案被捕,他原本在1970年2月距離刑滿出獄只剩下兩三年,他到泰源監獄才三個月,獄中輔導長是其軍校同學,就把他調做外役工作,而施明德當年也關在泰源監獄,他也告訴江炳興他準備起義的計畫,但真正起義施明德並未實際行動,這部分歷史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陳儀深教授所做的《口述歷史-泰源監獄事件專輯》(2002年8月出版)的資料。

整個事件雖然不成熟,甚至在一開始刺殺一個班長未成功後就宣布失敗,但根據證據,這幾位年輕人其實籌畫了一陣子,並且說服了當地的部分監獄警衛軍人,其餘準備響應者不少,其計畫是打算控制監獄、佔領附近電台,並發表不同語文版本的宣言。根據陸軍總部事後的一份處理報告,有提到江炳興、鄭金河兩位嫌犯「意圖拉攏囚犯及警衛,欲以擴大組織發動政變」,但後來根據現場勘察及與哨兵談話紀錄,並無「發現該連官兵與兇犯有串通之可疑情事」,最後除了依法偵辦兩名倒楣的哨兵外,並沒有牽連其他人。

當然研究生知道,這些稀少的歷史出土,有人會說不過就是幾個年輕人自己想逃獄,但是我剛提到像江炳興只剩下兩三年刑期,他是不需要參加逃亡的。當時施明德也在泰源監獄,其角色有人說是背後總策劃、有人說因為他被關禁閉無法參與,也有人說因為怕他打小報告而導致事情洩漏,所以沒告訴他。當事人其實都在有機位也許歷史真相會大白。也有人會批評這不過是個小兒科的失敗革命,但請注意當年孫中山多次革命,不也很多次都是倉卒失敗,你怎不去說他小兒科?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Perkins曾有研究,90%思考錯誤肇因於知覺的錯誤而非邏輯的錯誤。1931年著名的哥德爾不完備定理(Godel’s incompleteness theorems)證明,我們永遠無法證明一個系統內邏輯起始點的真實與否,如果你的知覺是錯誤的,那麼無論你的邏輯有多優異、多傑出,得出來的答案都將是錯誤的。研究生僅以此文紀念39年前在此悶熱季節失去年輕生命的五位台獨前輩,同時也以最後這一段邏輯送給一堆藍丁:知道嗎?當你的知覺錯誤,再怎樣正確完美的邏輯,得出來的答案都會是錯誤的。

延伸閱讀:

◎引用自台灣公論報網站,標題:「施明德出賣泰源事件烈士─難友口述歷史摘要」,作者曾心儀,連結為:http://www.taiwantribune.com/op-ed/2006/10/06/shih-sells-out-friends/

◎引用自(HI-ON)鯨魚網站,標題:「泰源事件三十二週年」,作者陳儀深,連結為: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43950

〔 資料來源: 研究生的呢喃自語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

2/6 紀念泰源起義、發揚民族精神 20130525 鄭金河烈士遺書

YouTube Preview Image

發佈時間:2013年5月26日
轉貼請保留連結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http://taiwantt.org.tw

有誰還記得43年前,一樣襖熱的夏暑,一樣的南國景色-鳳梨、釋迦和椰子樹,有一群剛­滿或未滿三十歲的台灣年輕人,為了台灣獨立建國,奉獻出年輕的生命。最終雖然命運如落­山風暴掃菅芒花般吹起五月銀花,但花穗播散撒出台灣民族主義與獨立建國的意識卻在國境­之南之北生根發芽,雖尚未能稱枝繁葉茂,但與其就義的年代相較,確實有更多的台灣人認­同他們的理念並付諸行動。這些人,名為:鄭金河(雲林北港人)、陳良(雲林土庫人)、­詹天增(新北瑞芳人)、江炳興(台中大里人)、謝東榮(嘉義六腳人)。此為二二八起義­後,台灣本島以武裝革命行動反抗殖民政權與爭取獨立建國的吶喊-泰源起義。

根據參與者口述,此起義事件籌畫近兩年,在監獄中討論此事除了要避免獄中管理人員發覺­外,並要防範消息走漏,所以僅能兩兩相望傳遞訊息並同時警戒對方的背後是否有人經過偷­聽。起義後因在替換碉堡衛兵時被發現而失敗,走避台東大山中,但仍不敵殖民政權如瘋狗­似的搜捕,最後五人被蔣介石指示槍決,從容就義。

政治意義而言,從鄭金河烈士身上攜帶的「台灣獨立宣言」與「對外文告」可知此行動絕非­統治者所抹黑的殺人越獄。從後來的參與者口述中可了解若成功控制泰源監獄,便計畫奪取­輕武裝師武器、佔領廣播電台、奪取軍艦、與原住民聯合並發動全島革命。是二二八事件後­台灣人反抗中國外來政權殖民台灣的政治發聲,「台灣獨立」正是清楚明確的政治主張。江­炳興烈士在起義時高喊:台灣獨立了,你們交出槍來!在四十三年後的今天仍震撼人心。

監獄的廊道、刑場的暗角仍聽得到五位烈士慷慨赴義時的呼喊:「台灣獨立萬歲」。鄭金河­烈士生前交代其人生觀時豁達說出:若怕死就不用生,有生就有死,死得其所、死得其時,­更加要死的有意義。陳良烈士就義前對同志陳庚辛交代遺言為:我要活的是當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斯人斯語,生是台灣人的氣度,死是台灣人的氣派。

今年在台大校友會館的追思會中,台獨聯盟主席陳南天先生在烈士與大眾面前起誓:台灣獨­立建國這條路走到成功為止。公投盟蔡丁貴教授亦誓言:阮不但會繼續各位的腳步「主張台­灣獨立」,阮願意承擔您所留下來的工作,阮有信心會動用「台灣民族意識」團結作伙,共­同來完成「台灣民族獨立,住民自決建國」的目標。獨台會史明歐吉桑更以九十六歲高齡帶­領大家唱誦:台灣民族主義,追思為台灣獨立消逝的年輕生命。

五月三十日是烈士的就義之日,台灣人不可忘卻這段將被遺忘的歷史。勿忘泰源起義!

==================================================

泰源事件:台灣革命《火種》/番仔火

1970年2月8日(農曆正月初三),國防部台東泰源感訓監獄爆發台獨政治犯的二次革命,這是二二八事件後,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史上第一宗真正動用槍械,而且也有實際戰鬥的武裝起義行動。史稱「泰源事件」,官方稱之為「泰源監獄叛亂犯刼械逃獄案」。

事件主要核心人物鄭金河(雲林北港人)、陳良(雲林土庫人)、詹天增(台北瑞芳人)、鄭正成(台北泰山人,以上四人原是海軍陸戰隊1074部隊充員兵,參與1960年蘇東啟台獨案入獄)、江炳興(台中大里人,原陸軍官校學生,因亞細亞同盟案入獄)、謝東榮(嘉義六腳鄉人,原在新竹湖口裝甲兵部隊服役,因「軍隊是人民公社」反動文字案入獄),舉事未成,乃携所刼槍彈逃入台東山區,軍方動員一個師團兵力進行圍山搜索,六人於一週內先後被捕獲,鄭金河身上猶帶有「台灣獨立宣言」及「對外文告」。

本案爰經國安部門及軍方聯手偵辦,蔣介石於4月16日接獲參謀本部上報後批示:「如此重大叛亂案,豈可集中綠島管訓了事,應將此六犯皆判刑槍決,而賴、張、李三犯以警衛部隊士兵而竟預聞逆謀不報,其罪難宥,應照法重處勿誤。」


五烈士槍決行刑前檔案照片由左至右依序為: 陳良、 鄭金河、謝東榮、江炳興、詹天增

5月30日,鄭金河、江炳興、陳良、詹天增、謝東榮於新店安坑被執行槍決,五人從容就義,行刑中猶振聲高呼「台灣獨立萬歲」,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鄭正成被判刑15年6月,連前案共計刑期28年6月。

鄭金河等烈士發出了革命的第一槍,震撼了台灣統治當局,振奮了潛蟄台灣的正義人心。二進宮良心犯林樹枝(枝伯仔)多年來汲汲於「泰源監獄革命」的真相追尋,廣搜各方資料,又親身密訪今猶「一息尚存」的當年參與者,著成《火種:泰源監獄革命演義》一書,抽絲剝繭,綴織環節,還原「泰源起義」從秘密籌劃、內外串聯到具體行動而最後功敗垂成、壯烈成仁的全部經緯過程,寫來絲絲入扣,真的有如繪聲繪影。


本書採歷史演義體方式寫作,作者特別聲明:除「已進入歷史」的泰源五烈士以真實姓名呈現,其餘事件參與者及當時牢內牢外相關人等,均用杜撰名字,「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03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