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pm - Sunday 20 June 2021

【新新聞】中國因素讓台灣企業長大沒長智慧

週日 2014年05月11日, 5:0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418期新新聞已於全國出版上架

2014年05月08日18:22

本內容由新新聞提供

文/林宗弘

日本青年漫畫家諫山創的作品《進擊的巨人》從日本紅遍全球,也是台灣太陽花世代的最愛之一。

故事描述人類被來路不明、缺乏智慧的食人巨人攻擊,只能退守到巨型城牆之內。有一天,巨人突然攻破一段城牆,造成嚴重傷亡,男主角眼見母親死於巨人口中,決意加入討伐巨人的軍隊,卻隨著戰爭與陰謀等劇情,逐步揭開巨人真面目──原來他們是遭到某種生化實驗後,由人類變成的巨怪。

三星在韓雇員十萬,鴻海台灣七千

過去二十年間,台灣企業的平均規模出現驚人成長,早已不是中小企業為主。最近,筆者研究顯示台灣的企業相對規模有可能不低於韓國。

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二○一三年的報告,台灣中小企業(製造業與營造業二○○人以下、其他服務業一○○人以下)受雇人數比率為七八%,韓國(三○○人以下)卻有八六%,中研院與韓國合作的東亞社會調查採取相同規模來計算,顯示台灣企業規模平均並不低於韓國,翻轉了我們對台灣產業結構的傳統印象。

讓我們拿台灣產值最大與市值最大的兩家企業鴻海與台積電,跟韓國的三星比較,可以凸顯台灣企業突然「巨人化」的影響。眾所周知,三星集團不但是韓國最大的財閥、營業額為韓國GDP的二二%左右,其他財閥規模多半只有三星的一半以下,其雇員近二十二萬人(近半在韓國),一三年的資本支出為一二○億美元,平均每員工的資本支出大約六萬美元,該年的利潤率為一八%。

台灣企業規模比韓國小嗎?連年排名第一的鴻海集團營業額占了台灣GDP的二一%以上,比率不輸三星、產值不亞於韓國第二名的現代集團。依據澒海財報,其雇用人數從○五年約二十萬人暴增為一三年的一二九萬人,是三星集團雇員的六倍大。其中台灣人只有不到七千,其一○年的資本支出為七億美元,平均每位員工的相對資本支出不到六百美元,非常勞力密集,而一二年的利潤率為二.四%。

我們再來看看經常是台灣股市市值冠軍的台積電,其營業額約占台灣GDP的四%,一三年的雇用人數為三萬九千人,只有不到三星的五分之一,而且大多數是台灣本土就業。一三年的資本支出達九十億美元,平均每位員工約二十三萬美元,將近三星集團的四倍,非常資本與技術密集,一二年的利潤率為三一.七%。

近年來台灣的產業集中度顯著提升,一千大企業的產值與資產已經超過所有企業總值的七成,出口總值突破八成。而前十大企業集團的產值已經達到五○○大企業的四成,即使把鴻海扣除掉,前兩千大企業的平均雇用人數也從二○○○年的一千人提升到一二年的三五○○人。總之,與韓國相比,台灣的企業並不小。

在全球化的競爭壓力下,台灣企業台積電與鴻海,各自代表不同的巨人化策略,前者從股市中的法人吸取全球金融資本來做本土產業升級,後者則是大量吸取中國農村外流的廉價移工來搶全球品牌商訂單。

父死子繼的企業貴族愈來愈多

從就業與利潤率來看,本土產業升級的效果遠大於錢進對岸。然而與韓國三星的品牌創新與資本/勞力比例的平衡策略相比,台積電所創造的投資與市值遠高於就業、鴻海所創造的就業則大多數都在中國,兩者對於改善台灣的青年就業幫助有限。大財團的策略差異,可能是台灣青年失業率高於韓國的原因之一。

不僅如此,與韓國相似的是,企業集團的巨人化漸漸扼殺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從數據來看,台灣中小企業的平均歲數十年以上者占了將近四十八%,大企業則多在二十年以上,現有企業壽命延長,意味著台灣中小企業正隨著第一代企業家老化。

根據中研院社會所學者李宗榮的研究,近年來,台灣家族企業在上市公司董監事占比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這意味著企業主正在交班給自己的後代、或利用家族聯姻交叉持股,造就台灣的權貴階級;因此不僅是基層員工、就連沒有權貴血統的優秀青壯年經理人,最後也被權貴階級排除在權力核心之外。

台灣媒體經常對企業家賦予兩種形象──要不是損人利己的黑心廠商、不然就是吹捧為經營之神。

確實,台灣有黑心廠商也有相當努力的企業家,然而近年來大量投資中國的「跨海峽政商集團」,其真正樣貌更像是「進擊的巨人」──一種自我膨脹的惰性物種,重複過去已知的經營方法、但是迅速擴大勞動力與營業額,壟斷市場兼併弱小同業,其權力核心則是家族血脈。

中國讓台灣企業成為惰性物種

筆者訪談過大型集團高層台幹多半認為,集團內部還是亂得像個中小企業、每個事業單位主管各自為政,核心技術在國際品牌商手上,因此只能拿「毛二到三」的利潤率。

在兩岸經貿往來是否應該更加開放的論戰中,有企業家跳出來說要調解反服貿運動,實在是「事主變公親」。相對於高獲利的本土台積電,中國台商利潤率低下,不是因為對中國不夠開放、而是因為採取了最偷懶的經營策略──自我複製,這些惰性的、巨人化的企業,膨脹了企業版圖卻喪失了智慧。(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