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倒退嚕──三國的民主演義◎邱垂亮

週五 2014年05月16日, 3:2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0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倒退嚕──三國的民主演義
澳洲民眾上街抗議/臺灣太陽花學運攻佔議會/泰國紅衫軍

民主政治要從人性善惡開始,深入分析、瞭解,講一大堆的道理,當然可以,可以寫一大堆的線裝書。不過,民主就是人民作主。古希臘的直接民主,由公民(其實有限的「少數」城市公民)直接投票決定國家政策。17、18世紀後發展的現代民主是間接民主,就是Joseph Schumpeter說的,經過公平、公開的制度選出政府領導人,制訂、推展國家政策。

制度的建構,說難很難,說容易也蠻容易的。二戰後,Samuel Huntington的第三波民主化到21世紀的阿拉伯茉莉花革命,民主國度如雨後春筍,冒出來了一大堆。但都是有制度卻不能有效運作,看不到實質民主,還亂象百出,很難看。

問題很多,原因很多,要詳細說明,還真麻煩。不過,萬變不離其宗,民主就是民主,沒有東西南北之別。制度設計不完美,就要修正,讓它盡量完美(天下沒有完美的民主)。民主文化不足,尤其是東方儒教和阿拉伯回教文明,故有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就更要堅持民主制度運作,推動民主教育,心態、文化的民主化。民主的問題要經過民主程序解決。

話說得很白,很好聽。做起來,人性無常、多變,還真說易行難。最近亞太地區有3個國家、澳洲、泰國和台灣的民主政治面臨嚴峻挑戰,值得比較談談。

資本主義大反彈

2014.05.13,是澳洲政治行歷表上最重要的聯邦預算日。去年9月新上台的自由和國家黨(LNP)聯合組成的保守政權,第1次提出下年度(2014-15)的國家預算,大幅度修改、翻轉執政8年的勞工黨(ALP)的重大政策,大肆刪減社會福利,小孩、大人、老人、學生、殘障者、失業者的福利被大砍特砍,全民健保、教育和援外(foreign aid) 、共公電視(ABC 和SBS)的預算大縮水,政府機構、公務員人數被大肆消減,公共工程、企業(如汽車製造業)補助被取消。還違背選前諾言,增加稅收,打擊低收入的家庭。

這是我在澳洲40多年看到的最大政策翻轉,由福利社會的社會主義急轉彎到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其彎度沒有360也有180,真是政治經濟的大地震。

震得澳洲人目瞪口呆,一片譁然,雞飛狗跳,抗議的叫聲,走上街頭的吶喊,此起彼伏。一定有人走上街頭,那是民主常態。但會不會引發動亂,有人殺人放火?應該不會。不過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貧富差距與階級之戰(class warfare)、LNP與ALP的意識型態與政經政策的分裂、紛爭,可能惡化,難免。

不過,怎麼看,都不會暴亂,不會殺人放火。因為,澳洲民主政治固如磐石,民主程序選出的政府的合法性(legitimacy)不容置疑。大家都接受、擁護這個憲政體制。LNP的政策大轉彎有嚴重的意態作祟,但民主政治不會受傷,朝野各黨不會脫離政黨政治正常運作的軌道。

這樣兩極化的意識型態紛爭,拿去長期動蕩不定、爭權奪利得烽火連天的泰國,一定火上加油,更是野火燎原。

40年的軍事政變

要把泰國的政治爛賬算清楚,真難,10本帳都算不清楚。記得1976年,我的一位泰國博士生,論文寫泰國的民主化,快寫完了,突然就爆發泰國第N次的軍事政變,把他快要寫完的論文搞得天翻地覆,必須從寫,一寫就多花了1年,真慘。

1930年代就開始的軍事政變,因有泰王的「默認」,一再發生,但大都和平收場,常被稱為不流血政變。二戰後第三波民主化,泰國也受影響,但在泰王有權有勢及權貴勢力有力維護下,傳統保守主義的政治文化歷久彌堅,民主化舉步維艱,常常走2步退1步。

1932-73泰國被軍人長期專制統治。1973爆發Thammasat 大學的學生民主運動。軍事強人Thanom 下令武力鎮壓,被迫下台,展開了泰國的現代民主化。1973年後,不僅民主主義,連社會主義思潮在知識份子,尤其在Thammasat 的學生、學者們鼓吹下欣欣向榮,導致1976學生和工人的示威暴動及1976、77的2次軍事政變。1981,年輕的軍官發動政變,被壓制,才導致溫和派的軍事強人、總理Prem和泰王Bhumibol協手建構的「半民主」憲政制度、議會政治,運作多年。1983、86,舉行了2次民主選舉,並追隨亞洲4小龍之後拼經濟,有成。

可惜,因為派系利益爭執,1991又爆發軍事政變。1992, Suchinda將軍想再建立軍事獨裁,被眾多民主人士反對。泰王Bhumibol 被迫插手,逼迫Suchinda下台,並於9月舉行民主選舉,選出民主黨的Chuan Leekpai文人政府。之後經過多次民主選舉、政黨輪替執政,泰國民主化應算鞏固。

2001大選,民主黨的Chuan和新興電子大亨Thaksin Sinawatra大戰。Thaksin 的競選主軸是反對舊政治、貪瀆、組織犯罪和販毒,主張提升窮人、尤其是農人的生活,要由國家保證稻米價格,讓稻農收入增加。他的民粹主義廣受鄉下農民、工廠工人的回應,得票是泰國歷史最高。

大家都上街頭作亂

但是他也得罪以曼谷為中心的傳統保守勢力。2006,民主黨的政經領袖菁英和軍方領導,背後得到泰王撐腰,以Thaksin賺大錢、貪大污(違犯證券法)為由發動軍事政變,把Thaksin趕下台、趕出國。2006預定的大選被取消。2007年底的大選,Thaksin的新黨(People Power Party)又選勝,由他的忠實支持者出任總理。泰國民主恢復運作。

前民主黨的政客改名People’s Alliance for Democracy, 也即作亂到現在的黃杉軍,繼續反Thaksin。2008八月,他們走上曼谷街頭示威,要求Thaksin 的PPP政府下台。PPP的Samak總理拒絕。黃杉軍變本加厲激化街頭運動。

2008.09.09, 泰國位高權重、靠山是泰王的憲法法院,宣布Samak違憲違法,逼他下台。之後6年,保守的黃杉軍和Thaksin的紅杉軍在曼谷街頭打爛仗,打得昏天黑地,一下子黃、一下子紅,令人看得眼花繚亂,搞不清楚他們黃紅相爭是「瞎米碗糕」?為何而來?為何而戰?真是歹戲拖棚。

黃杉軍的民主黨和Thaksin妹妹Yingluck領軍的愛泰黨之間的權力鬥爭,爛泥巴紛飛。雖有兩極化意識型態和權勢利益之爭,也有在國會殿堂、選舉戰場和憲法法庭的交鋒,但都荒腔走版,缺乏實質民主合理、合法性,缺乏民主憲政應有的分量、高度。

最終導致2014的憲政危機。在2013年11月到2014年3月間,黃、紅兩軍大戰街頭,造成23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民主黨國會議員集體辭職,Yingluck解散國會(2013.12.9)。並宣布2014.02.02舉行大選(snap election)。2014.01.13, 黃杉軍發動「佔領首都」群眾運動。

在黃杉軍的罷選下,2014大舉,投票率達47.7%。3月21日憲法法院卻宣布2月選舉無效。

2014.05.07, 在黃杉軍的壓力、泰王和軍方的支持下,泰國憲法法院下令解除Yingluck和她的內閣閣員的職位,理由是「2011非法解職一位國安局的官員。」憲法法院以官員任免理由命令民選總理和內閣閣員下台,雖合泰國法令(別國沒有)卻不合民主政治常規,頗有爭議。

結果,黃、紅兩軍又大動肝火湧上曼谷街頭,造成死傷,歹戲拖棚地抗爭下去。下一次大選如何選?問題多多。如仍由Yingluck的愛泰黨的看守(caretaker)政府舉辦,民主黨堅持罷選。如選,法院可能判Yingluck有罪無法參選,但一般預料,愛泰黨還是會贏(2001以來每選必贏),民主黨還是不能接受,黃杉軍又上街頭大吵大鬧。這場歹戲要演多久?如何演完?還真霧裏看花,看不出理性民主的大和解、皆大歡喜的結局。

泰國民主最近幾年是在倒退嚕,已由2006年前的「民主」變成目前的「半民主」。不過,我倒樂觀,認為,泰國民主已經渡過第三波民主化的風浪,雖會進2步退1步,但大勢所趨,會一步一步邁向既定的民主目標,終成鞏固運作的民主國家,應勿庸置疑。因為泰國是一個歷史悠久、文化豐富、國家認同明確的現代化的國家。

一絲民主曙光

最後看台灣,真令人越看越洩氣。台灣的民主化已成功、鞏固。這次太陽花學運及林義雄禁食抗議核四,最後都迫使馬英九讓步,服貿協議和核四興建都根據民意停擺,可喜可賀。

但是,籃綠兩極分裂、鬥爭的台灣政治,實質民主化了嗎?和解了嗎?國、民兩黨政治民主正常化,達陣了嗎?台灣支離破碎的憲政體制,合乎民主原理原則嗎?可以正常民主運作嗎?能在台灣的水土裡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嗎?

一系列的大哉問,明顯地,答案都是一大堆的NO。

蔣介石的國民黨和毛澤東的共產黨,在中國打內戰打了近20年,殺了數千萬中國人。老蔣被打敗逃來台灣,父子獨裁統治台灣40年,228殺了2萬台灣政經社會菁英,之後殺了更多台灣人。

1988小蔣暴斃,阿輝伯開始推動台灣民主化,大有所成,成為台灣的民主先生。2000阿扁領導民進黨選舉得勝,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2004連任成功,繼續阿輝伯的「兩國論」推動「一邊一國」,但朝小野大,國民黨逢扁必反,阿扁的台灣路走得寸步難行。

2006馬英九領導國民黨奪回政權,2012又連任成功。6年來大肆推展傾中的大一統路線,先經後政快速落入「一中」陷阱。他否定阿輝伯的兩國論,推動反台灣、親中國的終極統一政策,把台灣的國家認同、民主政治撕裂,統獨兩極化。

藍綠分裂、鬥爭,因而惡化,國、民兩黨在國會叫罵、打架外,根本無法民主解決台灣面臨的日益嚴峻的政經、文化、社會問題。經濟上,台灣已不是亞洲4小龍之1。政治上,台灣的民主倒退嚕。

終於導致318太陽花學運,一舉突破了台灣困頓多年的政治困局,為台灣的民主發展製造了一個難得的突破契機。

馬英九被迫接收了學生的要求,理性和平地解除了侵佔國會的政治危機。接著也對林義雄的反核四禁食義行給了善意的回應。台灣民主看到了一絲曙光。大家鬆了一口氣,心想台灣民主還有希望。

馬英九無可藥救

可是,怎麼看,怎麼想,馬英九和國民黨就是冥頑不化,就是無藥可救。

君不見,2014.04.25,針對核四議題,蘇貞昌前往總統府拜會馬英九,2人會談1個多小時,就吵了1個多時。蘇說「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其實就是吵架,不是民主和解、問題解決的理性對話。沒有1個重大國政議題,他們找到對話的交焦,而是各說各話,雞對鴨講。馬英九把核四、公投的爭議,都推給阿扁和民進黨,千錯萬錯都是阿扁的錯。

為林義雄的禁食,蘇講了很多感性的話,但我看不出馬英九有所感動。之後,他們絕地反攻,秋後算帳,又恢復了國民黨一黨獨大、專制復辟的惡貌、惡行。在鳥籠公投法的修正、監委的提名上,他老兄依然如故,就是不讓步,不根據民主政黨政治的運作規則,有取有給,該改正的就改正,該讓步的就讓步,以求政通人和、國泰民安、民主萬歲。

至今,除了籃營的政治、媒體人物呼籲,台中監獄醫院也依據醫療理由認為,應讓被關了6年、百病叢生的阿扁回家治理,但是,馬英九就是鐵硬心腸,不動心、不動情,就是要把他關死黑牢。

馬英九已經讓台灣人沒有別的選擇餘地。有台灣心、台灣情的學生、台灣人,一定繼續走上街頭,太陽花一定遍地開花。下一次,學生們不是侵佔國會,而是直攻總統府,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很可能發生的台灣演義的劇情。

彭教授要暴力革命

最近,連一向溫文爾雅、謹言慎行、相信民主和平的彭明敏教授,都忍不住說出暴力革命的重話,令人動容。馬英九再不信邪,那就等著歷史腳步踏過他,歷史論定吧!

台灣民主比不過澳洲,可以理解。台灣有黑衫軍和白杉軍,泰國有黃杉軍和紅衫軍,都在街頭大鬧,開民主的玩笑。台灣民主和泰國民主比成半斤八兩,很丟臉。

問題是,目前看來,台灣民主會輸給泰國民主。理由很簡單,因為人家是貨真價實的主權獨立國家,台灣不是,台灣有國家認同危機,泰國沒有。

邱垂亮 2014-05-16 09:58 民報
前國策顧問、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生於台灣苗栗鄉下,成長於台南山上,客家人,有原住民血統。台灣大學唸外文,想當文學家,不成,去美國改唸政治,專攻國際關係、政治文化和民主發展。拿到加州大學(河邊)博士後,在澳洲昆斯蘭大學執教40多年,身在象牙塔,心在台灣和中國的民主化。寫了政論文章40載,還偶爾涉入台灣的政治事物,在澳洲為台灣發聲,爭取台灣的國際承認、生存空間。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0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