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am - Monday 25 January 2021

太陽花、向日葵、旭日旗、太陽餅與學運◎朱真一

週六 2014年05月17日, 12: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7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今年3月18日開始的學運,大家稱「太陽花」學運,以後用「播種太陽花」或類似題目的文章不少。20幾年前剛換了新房子,空地的樹蔭少,在後院靠路那邊空地,種了幾顆太陽花。大概那時想或許可當檔路過的車子或行人的視線,太陽花長得又高又大,枝葉及花茂盛,後院會有較多隱蔽。後來沒再種,理由雖已記不太清楚,或許值得一談。最近可真因為「太陽花」學運,再去播種太陽花。

後來沒再種的理由可能不少,我知道不再種的原因之一,因為我不喜歡「向日葵」這名字。記得差不多那時在報紙上看到一文,說中國的國花是向日葵,因為「東方紅」的歌詞: 「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_」。二十幾年前剛開始閱讀台灣歷史文化,認同台灣並有強烈的台灣意識,當然不喜歡代表中國的國花。對毛澤東更因為中國的大文化革命,認識他更多,對毛非常反感,這反感引伸到那時大家通稱的向日葵,尤其那向日葵的「日」是來褒揚毛澤東。


圖片來源:維基圖庫

學運剛開始,民眾送上太陽花給學生致意,本沒人有意以此命名。我剛看到時也很介意,怎會用中國國花為此學運命名。有我這種想法的人或許有些,最少我在一些email的論壇看到有人一樣地質疑,為何用中國的國花當學運的象徵。心想台灣的學生們,尤其參與者,大都有強烈的不認同中國意識。所以去查太陽花的資料。

上維基百科看,原來中國的國花一直沒確定,向日葵不是中國人現在喜歡的花。文說毛澤東個人極喜愛梅花,因此傾向於定梅花為國花,人民則喜歡代表團圓與富貴的牡丹花。意見傾向於「一國兩花」,即將梅花和牡丹定為雙國花。曾舉行國花評選,因分歧太大不了了之。最多的「一國五花」方案(牡丹為國花,蘭、荷、菊、梅分別為四季名花)也有歧義。

維基之文還說文革時許多紅衛兵組織,如上述東方紅歌詞傾心向日葵為國花,原來向日葵當國花是紅衛兵的產物。顯然我及同時代的「老」人落伍了,落伍得很,不知時代變了。紅衛兵早已是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或「過街老鼠」,現在的中國,很少人會喜歡紅衛兵的主意。怪不得沒人再出聲說用向日葵當國花。

我喜歡「太陽花」的名稱,最主要的仍昰「太陽」兩字。太陽本身就是光明的代表,當然最適合這次學運的最主要的目標之一,「打破黑箱」作業。用太陽來照亮黑箱,是最好的象徵。直接或間接地,太陽是地球能源的最主要來源。在這反核四及談廢核能之際,多提倡與太陽有關的太陽花來命名更是好主意。

我一向收到不同陣線的email,綠、藍、紅各營都有人送來。想不到「太陽花」這名稱,反招來一些藍、紅營人士的攻擊抹黑,或許該說是「抹陽光」或更該說「抹日」。上面談過向日葵的「日」是紅衛兵用來捧毛澤東的。現在這些人的宣傳,把「太陽花學運」的太陽花說成代表日本國旗的「太陽旗」或象徵日本軍旗的「旭日旗(日本軍旗)」。所以「不難想象這次學運他們的居心和背景了。」「皇民化台獨的隂魂不散」。送來的email上還有日本的國旗或旭日旗。

其實這些「抹日」及挺「中國」及「讓中國併吞」人士,應該很知道但不願說。台灣在戒嚴時代,太陽花(向日葵)的藝術品有「為匪(中國)宣傳」嫌疑。學運後台中太陽餅銷售大增,跟想要抹黑學生的行政院官員有關,這也算是託太陽花學運之福了。


太陽餅本因以麥芽糖為原料,當初稱麥芽餅。「太陽餅」名是由1953年成立的「太陽堂」所命名改良。太陽堂創始人,當時還委託國寶級好友畫家顏水龍,於1964年在剛完工的自由路太陽堂新店留下一幅太陽花的馬賽克壁畫(上圖)。

這壁畫惹來警總等情治單位及特務騷擾,稱太陽堂有「為匪宣傳」嫌疑,理由就是我上述向日葵與東方紅歌詞及毛澤東的關聯。因為警察經常登門騷擾,老闆乾脆用木板將此壁畫封閉。一直到1989年李登輝前總統主政時,才拆除封住壁畫的木板,壁畫重現天日。顏水龍晚年常說他最喜歡的馬賽克作品,就是「台中太陽堂的向日葵」。

上網查看國際對太陽花學運的看法時,日本人一般很支持學運,一再出聲要為學運「加油」。看到一網站討論標題,用太陽花加上「加油」兩字,不過也看到些國際上,對「旭日旗」的「餘音」。一些日本及韓國人上網搜尋時,可能看不甚懂中文,對汙衊學運的宣傳圖片的「旭日旗」倒看得出來,對旭日旗的關聯批評,在一日本人的討論論壇中,提到他對太陽花學運中「討厭日本旭日旗的群眾們是可以理解的」的說法。

以上不是論說,只是些我個人的的小觀察及聯想,不是很重要,或許算是歷史的小見證。

朱真一 May 17, 2014
1940年生,新竹中學畢業,1965年臺灣大學醫學院醫科畢業。赴美後先在柏克萊加州大學研究,獲營養學哲學博士,後又繼續小兒科及小兒血液及癌瘤學訓練。1975年起任職聖路易(St. Louis)大學醫學院及Glennon樞機主教兒童醫院小兒科,曾任小兒血液科及繼續教育醫學部主任。2006年8月退休擔任名譽教授。在專業領域之外,特別關懷臺灣的歷史文化,尤其是醫學史、醫學人物故事、教育、人文及客家文化等。曾獲「賴和紀念特別獎」、「客委會客家貢獻獎」、「美國臺灣人生物科學會服務獎」、列名Marquis Who’s Who in America 等殊榮。
除專業著作外,尚有《府城醫學史開講》、《早期留學歐美的臺灣醫界人士》、《從醫界看早期臺灣與歐美的交流》、《看臺灣文學寫臺美人文學》、《臺灣熱帶醫學人物》等文史著作。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7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