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中國觀點:“新八國聯軍”將把中國逼上樑山◎司馬平邦

司馬平邦

南海之爭,對中國來說,就像一塊膿瘡,縱然用了最好的保守療法,休克護理,但仍不能將其療愈,最後和最好的辦法就是求助一把手術刀,一刀剜掉了事。

刀,還掌握在咱手裡。

其實,在南海打,還是在釣魚島打,包括之前在台灣動手,最大的也是惟一的忌憚都只有那麼一個,而不是兩個,就是美國。

美國的“無瑕號”海洋偵測船在中國南海進行水下聲音資料測量時(據俄通社報導,美國五角大樓官員承認,“無瑕”號海洋監測船在南海水域活動的目的確實是為了從事蒐集中國潛艇情報的間諜活動),遭到中國海洋局、漁政部門和海軍的5艘船隻“騷擾”,美國並向中方提出抗議。 賊有意思的是美國方聲稱事件發生在海南島以南120公里的海域,聲稱那裡是國際水域——真TM笑話,我在上初中讀到的課本上就知道別說是海南島以南120公里,就是620公里,也是屬於中國的海域,是中國領海——這其實正反映出南海之於中國長久以來難以啟齒的痛處,雖然在中國的中學生教材上,南海被劃進中國領海,但實際上,這麼多年來,這裡一直是諸國爭奪之海,並非如中國自己的教科書上說的為中國專美,所以才有美國方會似言之鑿鑿地指責中國船隻的做法不專業,違反有關國際法要求,而即使中國的抗議即“中方指出,美國監測船侵犯了中國的200海裡專屬經濟區”其實也不能讓中國老百姓們滿意,因為本來整個南海及群島都是中國的,還談什麼200海裡或者300海裡呢?

南海,居然也被國內許多媒體以訛傳訛為“南中國海”,“南中國海”和“中國南海”這兩個只是形容詞位置不同的詞彙其實正說明了南海實際控制權的窘境,而現在中國軍隊要做的是如何把“南中國海”快快變成“中國南海”,否則東海有朝一日也會變成“東中國海”,黃海有朝一日也會變成“黃中國海”。

2001年的中美撞機事件與此次“無瑕號”海洋偵測船被中國5隻船“騷擾”事件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前次是在天上,領海界限不清,而此次在海裡,美國船已明目張膽地開到中國的領海裡來搜找中國潛艇,更肆無忌憚的是做完了侵略行為居然還要高調抗議,可見中國對南海的實際控制力有多麼廢馳。

如果只有菲律賓或者越南,我相信絕大多數中國人是支持中國海軍火速出擊一舉殲滅的,偏偏它們的背後總是站著一個美國的大影子,好多中國人是因為害怕美國這個大老虎,才不敢在支持其在南海動手的,他們把這種害怕叫做理智,就是拖,拖到現在的中國人都死光了,教科書也都改了,上面說,曾母暗沙是外國的。

全國人民都會鬆一口氣。

難道美國真有那麼可怕嗎?

跟美國干一次又能如何?

讓某些中國人做一個“愛國者”是有條件的,那條件就是“愛國”的前景肯定是勝利,他們把勝利前景不明時就奢談“愛國”的人叫“憤青”,我就被他們劃到此類裡,好,那我要告訴你,在南海,你們至少可以放心大膽於做一個“愛國者”,因為美國軍隊並沒有你們以為的那麼強大。

第一,美國在南海還沒有如伊拉克和阿富汗這樣明確的國家利益,它沒有極其的必要條件在南海和中國用兵。

第二,中國南海,也就是別國所說的南中國海,利益悠關方並非只有中美兩家,而是多家,美國想插手,反感它的並不一定只有中國,也一樣會危及越南和菲律賓等國的利益,只是現在中國是主要一方,但實際上此處矛盾要復雜的多,美國以和平姿態漁利何樂不為,但讓它因此牽連進戰火之災,恐怕也不會那麼容易。

第三,美國不可能毫不猶豫地跟擁有“海量”核潛艇的中國海軍直接對抗,而且美國軍隊最大的本事,如當年日本足球的天皇巨星三浦知良,遇弱則強,遇強則弱,近幾十年來,美國從來沒跟人口超過1億的“大國”軍隊動過手,它也絕對承受不了那麼大的損失。

第四,讓美國退縮還取決於對手的決心,如果中國軍隊抱定遇佛殺佛遇魔殺魔的決心,美國就沒有必須跟中國交手的條件。

第五,中美之間狗牙差乎的利益交織捆住了中國的手腳也同時捆住的美國的手腳,一樣的,成百上千成的在美華人和巨量的美國在中國投資,還有雙方建築了幾十年的進出口事業,不可能只被中國珍視。

第六,正義和公理不在美國手裡,這才是一個它巨大的虧欠,今天的美國已不再是50多年前可以調動聯合國17國聯軍登陸朝鮮半島的美國,也不是再是面對薩達姆那樣人所公認的獨裁者,跟中國在中國地領海裡交火,明明就是侵略,師出何名?

所以,如果考慮到美國的因素而中國不敢在南海動手,聽我的,儘管打。

當然,我們也不一定直接打美國。

從日本海到南海,“新八國聯軍”對中國的干擾合圍勢態已然形成,與西線的上海合作組織夥伴和“巴鐵”不一樣,由美國牽頭,日本、菲律賓、印尼(排華傳統最嚴重)、越南、印度,再加上馬來西亞,還有那個剛剛聲稱要跟中國搞軍備競賽的韓國(李明博),它們確實不會如當年的八國聯軍那樣攻下北京火燒圓明園,但他們蠶食的是中國的領海主權和領海資源,八國聯軍在北京放一把火搶走一些寶貝就走了,但這次“新八國聯軍”卻依仗地緣之利對中國利益的掠奪是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除了美國、韓國之外,其它6個國家都和中國有領土或領海的爭端,而在人類歷史上,這類的爭端的最後解決的惟一有效方式從來就是戰爭,只是打得大打得小的問題。

而且,東線含在“新八國聯軍”嘴裡的中國利益,已經積少成多,如連成片的牛皮癬一樣不遏止。 雖然,中國官方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放的模式,試圖以中國式智慧解決和緩解這些領土和領海爭端,但現在看來,這種貌似聰明也一度管用的中國智慧越來越不被買帳,或者就因為“新八國聯軍”已經從原來的各自為戰變成了南北聯動,“無瑕號”事件後美國的態度或者會推動其它國家更加膽肥起來。

中國,除了要了解自己之外,現在更要學會研判對手的所想所思,設身處地從“新八國聯軍”們自己的切身想像它們在不間斷地聽到來自釣魚島、黃岩島和南海諸島上接連傳來於己有利而於中國不利的消息後的振奮,這樣想來,它們的得寸進尺就看似天經地義,遇到了個軟杮子哪上不是不捏白不捏。

所以,南海之戰早晚要打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新八國聯軍”一步步把中國逼進一個死角,想逃也逃不掉,不是中國自己要打,而是人家逼著你動手。

3月11日,軍委主席胡錦濤在出席十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時強調,全軍要深入紮實做好軍事鬥爭準備,著力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全面提高履行新世紀新階段我軍歷史使命能力。 他在深刻分析國際國內形勢後指出,要充分認清國家安全形勢的新發展新變化,進一步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憂患意識、使命意識,大力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為維護國家發展利益和社會大局穩定提供強大力量支撐和保證。

“新八國聯軍”對中國的合圍與騷擾算不算濤哥講話中的“國家安全形勢的新發展新變化”呢?

我亦不同意許多人建議的立法明確南海主權,給軍事維權提供法律依據。 因為南海的主權是不用立法一樣可以明確的,我們不能被菲律賓牽著鼻子走,它對黃岩島立法,是因為之前並不擁有黃岩島,而讓中國的全國人大為已經明確主權幾百年的南海諸島立法追索,在那樣的軌道裡想收回南海諸島與向法國人追索圓明園銅獸首的難度沒什麼區別,而且將貽誤戰機。

所以,現在的時刻就像高太尉派陸虞侯來到草料場陰謀加害林沖的那個關頭,中國自己是實在不想動手的,但時勢比人強,“新八國聯軍”的環環相扣步步緊逼的勢態如果不能改變,必然林教頭會大喝一聲長矛在手躍出那間低矮不及身量的小廟,不殺到剜出那廝的腸子肚子心肝肺而不痛快。

打比不打好。

早打比晚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