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 pm - Monday 18 November 2019

不要核四 五六運動14個月 柯一正聞聲救苦

週五 2014年05月23日, 10:3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1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政府施政粗暴 肥皂箱上匯聚各種公民議題 修憲成為下個戰場
人物專訪/記者陳淑貞 2014-05-23 00:47
不要核四 五六運動14個月 柯一正聞聲救苦

簡介:
編按:三月,以學生為主力的反黑箱服貿運動,占領立院24天;四月,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以禁食方式,召喚學術、社運各界一波波強度漸增的廢核行動,一周內迫使執政的國民黨宣布核四停工。

導演柯一正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紀錄片導演崔愫欣,同為影像工作者,同時在廢核運動中各有戰鬥位置,前者超過14個月,每週五傍晚在自由廣場辦活動,後者自大學時開始關注核能議題,也同時在今年兩場規模、持續時間前所未見的公民運動

編按:三月,以學生為主力的反黑箱服貿運動,占領立院24天;四月,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以禁食方式,召喚學術、社運各界一波波強度漸增的廢核行動,一周內迫使執政的國民黨宣布核四停工。

導演柯一正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紀錄片導演崔愫欣,同為影像工作者,同時在廢核運動中各有戰鬥位置,前者超過14個月,每週五傍晚在自由廣場辦活動,後者自大學時開始關注核能議題,也同時在今年兩場規模、持續時間前所未見的公民運動,投入甚深,本報分別專訪兩人,深談風起雲湧的公民議題。

這幾年廢核行動一波波,大型遊行或以人數取勝,但從去年3月15日開始,每週五傍晚6點在自由廣場牌樓下,不要核四、五六運動風雨無阻,準時在肥皂箱上開講,持續一年多的毅力,成為推動核四停工最堅實的力量,肥皂箱上也從停建核四單一訴求,進一步匯聚各種公共議題,靈魂人物導演柯一正幾乎化身為社會運動中,聞聲救苦、具號召力的人物,也讓活動在核四爭議暫告段落後,仍止不住滾雪球的動能。

六四百日祭 夜闖天安門

講到柯一正,導演、演員是大家最熟悉的角色,對許多偏鄉的小朋友來說,他們可能是在紙風車「孩子的第一哩路─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演出現場,認識這位紙風車基金會的董事長。

大半輩子從事藝文工作,怎會臨老入花叢?「我太太有一天突然說,我65歲過得還不錯嘛!」柯一正笑得挺開心的。

1982年柯一正第一次執導作品《光陰的故事》第三段〈跳蛙〉,探討的不只是兩代價值觀的衝突,連「被八國聯軍欺負都濃縮其中」,柯一正談到片中隱藏著自己的「民族情感」,就是這種黨國教育下的民族情感,讓他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百日時,暗地規劃了一場鮮為人知的「夜闖天安門─六四百日祭」行動。

六四百日那天,街上布滿警察,氣氛十分肅殺,柯一正很早就進入天安門旁的人民公園,一直待到半夜,沒想到還來不及有動作,就被抓到公安局去了,留置時還好有一個警察代為向上級求情才獲釋。(右圖圖說:講起當年六四百日時獨闖天安門,柯一正雖然笑說有時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其實他心裡想的是應該為年輕世代做點事。記者黃謙賢攝)

一人行動雖然沒有成功,但第一次中國行看到的現象,卻翻轉了柯一正對「祖國」的看法。「在中國大陸看到最多的標語是『人民解放軍萬歲』,或是中國共產黨如何如何,大肆宣揚的竟然是這兩個最糟糕、可怕的單位!」,雖然將他從公安局保出來的,是下榻旅店的保全,但他發現,保全跟旅館警衛其實是同一系統,「完全是軍隊跟警察治國的地方」。

12年前已有反核行動

官方體制之外,跟老百姓的相處細節,也讓他深感「有血緣不代表有感情」。比如向別人問時間,在台灣大家都很客氣,當地人卻是拍拍他的肚子,「先生,現在幾點?」或是到茶葉店買茶,明明要看的是展示櫃裡的品項,懶得站起來的店員卻隨手拿罐茶說「這個很好」;到戲院買票,售票員直接說客滿沒票了,求了半天買了票,進戲院一看,卻坐不到四成。完全是:不管東西賣不賣,他們領的薪水沒有不同的國營事業公務人員心態。

就算後來又拜訪對岸幾次,但感覺沒有太大不同,「或許現在比較自由化,可能有點改變,不過我覺得公務員應該改變不大」柯一正說。這些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卻具體而微地顯現人的素質,也讓他深信應將重心放在台灣,思考如何讓台灣過得美好而有尊嚴才是正辦。

12年前柯一正即曾與《當代》雜誌總編輯金恆煒談到核能議題,甚至因閱讀車諾比相關資料後,深覺核四應該停建,印了傳單後,帶著紙風車跟藍月電影公司的工作人員,在自由廣場上發送,只是民眾回應淡漠,覺得無能為力而作罷;時間一久,連他自己都忘了,直到福島核災,震撼一水之隔的台灣,也震醒埋在心中的反核種籽。

馬英九總統2012年5月就職前夕,一席核能政策沒人反對的說法,激起導演柯一正與吳乙峰、陳玉勳、戴立忍等人,在5月底發起「我是人,我反核!」快閃行動,去年3月初廢核遊行超過20萬人上街後,3月15日「不要核四、五六運動」正式開麥拉。

林義雄禁食行動 核四停工達陣

了解核四問題的嚴重性,讓他加入廢核運動,成為五六運動的主力,不過柯一正笑稱,「堅持到底」不是自己的人格特質,若不是王小棣、鄭有傑、葉天倫、戴立忍、吳乙峰等導演,不斷提出各種想法,「我一個人不太可能,早就退卻了」。停不下來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連颱風天、大年初一、元宵節、情人節都不曾掛牌暫停。(上圖圖說:每一集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都是以跳反核操開始。記者陳淑貞攝)

4月15日時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宣布從22日開始無限期禁食,18日晚參與廢核平台討論會議後,五六運動第58集開播,吳乙峰即預告會有大動作響應林義雄的號召,並呼喚民眾參與,「60集的時候我們就成功了,大家在這裡開慶功宴!」

柯一正透露,「沒想到林義雄在這時候做了這一招」,打亂了廢核團體醞釀在核四廠機組插入燃料棒時,發動抗爭的節奏,「不過林義雄既然開始了,就不能停下來」,從24日展開在自由廣場守護靜坐,儘管期間柯一正的弟弟因病去世,他仍忍下悲痛,一直「住」到29日。

而林義雄的禁食行動,有如辛亥革命開出的第一槍,從學界到社運界或政黨雖是倉促響應,卻也迫使國民黨在27日做出核四停工的重大決定,廢核行動獲得階段性的成果。

不過當柯一正詢問台下民眾是否擔心核四死灰復燃?仍有過半民眾舉手讓他相當驚訝,他倒是認為,核四重啟沒那麼容易,因為「封存就是停止,如果真的要拚,我們會有更大的行動,而且可以做到」。但對政府要花錢做安檢及封存後的維護,很有意見,面對10年後核電廠陸續退役,他主張政府應將所有預算轉入開發再生能源等,不該再把錢浪費在核四上,尤其還要投入80幾億經費進行無效的核四安檢,更是莫名其妙。(左圖圖說:對目前的憲政體制,柯一正認為民眾是存有疑慮的。記者黃謙賢攝)

對社會議題的關心不退燒

不要核四、五六運動,本設定核四議題解決就告一段落,但60集時不僅沒有開慶功宴,受訪時一直笑稱自己沒有決心毅力的柯一正,跟吳乙峰討論後,反而宣布轉型為公民論壇繼續辦下去,因為「有太多議題需要關心,政府仍以粗暴的方式進行中」,像是松菸護樹行動的志工潘翰疆,遇到遠雄又有動作時,在柯一正的臉書留言求救,他便像聞聲救苦的菩薩,立刻趕赴現場關心。

近來修憲呼聲又起,柯一正背包裡也放著正在研讀的二十一世紀憲改聯盟版本,憲改議題可能成為未來五六運動公民論壇的主要訴求?「這對我來說是陌生的領域,因為涉及法律問題及程序如何完成,不過司法監察制度的存在,讓我們一直打問號,不管是總統制或內閣制,根本上修憲是一個必要的步驟」,柯一正打趣道,從事藝術工作的人,專業是在胡思亂想,所以討論專業的議題一定要有人來幫忙,聯盟總召洪裕宏教授因身體違和,正聯絡由其他學者協助。

從導演到現在幾乎成為社運中堅,別以為柯一正放棄創作了,就好像走了5年的「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某種程度也帶有運動精神一樣,不只紙風車的巡演的活動仍持續著,看到「仿聲鳥快閃行動」,他在臉書分享感動的同時,影像思維立即運轉,覺得「如果有十幾架攝影機拍下來會更精彩」。

而這場持續14個月的戶外活動,不只柯一正、吳乙峰的熱情不退,人在日本觀看核災展的作家小野,不忘用臉書分享五六運動的訊息。活動正在轉型,歡迎NGO組織利用這個開放平台討論各種公民議題,這樣要持續到何時,柯一正沒有答案,確定的是對社會議題的關心不會改變。(上圖圖說:罷免國民黨籍立委吳育昇的遊行行列中,也可見到柯一正的身影。記者黃謙賢攝)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18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