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4 a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鄭捷克段於鄢◎天地有政氣

週日 2014年05月25日, 4:0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8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這篇是打算給馬總統最愛的左傳故事【鄭伯克段於鄢】來個仿作。對於鄭捷在捷運上殺人的事件,我這幾天已經連寫了【誰誰誰與鄭捷】的系列文章,本來想寫一篇【國民黨與鄭捷】或【謝龍介與鄭捷】,可是看到網友台灣阿Q也寫了篇【林飛帆與鄭捷!】怕會撞文,也怕被人笑標題沒創意,只好做個新的嘗試。

這裡的【鄭捷克段於鄢】,”鄭捷”當然是替代史上跟馬總統同樣奸邪骯髒的鄭伯,是真的會殺人的。而“克段”,只是形容如果鄭捷的弟弟也在捷運車上,鄭捷也會照殺不誤。“於鄢”比較難解釋,像這個鄢字,遠看好像是一隻鹿被指為馬,耳朵還長出鹿茸的模樣,啊,都說不解釋了。

左傳原始的故事,可以概分兩段,前段講的是鄭伯怎樣施展奸謀殺弟,後段談的是鄭伯對他媽媽的矯情假孝,那就從這段開始好了,日前,中時有一篇過期的馬屁文章,

【馬用回收紙寫家書伴母長眠】

馬總統節儉成性,除了親友、政壇人士皆知,民眾還可透過總統臉書,分享總統的節儉心得。
馬總統也曾在8月20日的結婚周年紀念日,在自己臉書自曝家中兩床涼被,是結婚時夫人周美青的姊姊送的結婚禮物,一用34年,讓他覺得「有點對不起寢具業者」。
據指出,馬總統在台北市長任內有次出訪美國,買回3雙特價的鞋子,結果穿了覺得大了點,就請大姊馬以南赴美國時幫忙帶回去更換。疼弟弟的馬以南雖然幫忙換回合腳的鞋子,也不禁小小地啐念「先前幫忙換牛仔褲,現在又得幫忙換鞋子。」
由於節儉,馬總統無論辦公、留字條給家人,都習慣使用回收紙。這次寫母子間最後一封信,仍然使用回收紙,字裡行間及所用的紙張,在在流露他的真性情。

悼母親筆信 險被當廢紙

5 月5日秦厚修大殮當天,家人陸續把秦厚修生前最鍾愛的物品放進靈柩,包括一本長期閱讀而陳舊的《三民主義》、外孫余靖寫的自傳式小說《特戰綠扁帽:成為美 軍反恐指揮官的華裔小子》等幾本書,及女兒送的小布偶等。馬總統也把未裝信封的信直接擺在母親胸口,葬儀人員一度誤會,嘀咕「誰把『廢紙』放在這裡?」
葬儀人員後來發現,「廢紙」其實是馬總統寫的信,趕緊把信捲起來,放到秦厚修的手邊。
這次處理秦厚修後事,馬家依循過去處理父親馬鶴凌後事簡樸、莊嚴的做法,不設治喪委員會、不發訃聞、不設靈堂、不公祭,也不採任何宗教儀式,低調簡單。且都選在清晨7點前民眾稀少時,到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為母親大殮、火化,再迅即送到富德靈骨塔,5天內就辦妥全部後事。

(轉貼到此)

記得有本商業書叫做【回收紙的背面不要用】,這本書作者條列這種節省的方式,反而會造成公司重大損失,這個道理從這篇馬屁文章就能學會,設若馬總統拿來寫悼母文的回收紙正面寫的是

【總統 媒體拍您在打瞌睡 霏】

時,不知道馬媽媽在天之靈的感覺如何。當北捷發生鄭捷殺人重大社會案件時,馬總統果然一如外界預期,跟全世界廣納型民主國家領導人反應全不一樣,發 揮起反社會的習慣,忍著三天不說話,這其實不算甚麼,在洪仲丘案他忍得更久,張大春說他一面拜託拜託的要選黨主席,就正好是洪仲丘被一群後來判罰金的軍官 活活虐死的時候。不過,這些都比不上他在廣大興號喋血案,忍了不知道多久,終於在一場追悼會上,帶領大家默哀時,忍不住數起數做玩兒來,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喔,是從一數到十,然後統一停止默哀,再假裝難過的會被打屁股。

直到第三天,他終於講了一番正常國家領導人該講的話,他如果活在侏儸紀,大家就知道恐龍是怎麼滅絕的了,啥?不知道?就是給當時的鄭捷在尾巴割一 刀,過了三天倒下來,看到自己的尾巴流出大量的血,「咦?我的尾巴怎麼流血了,難怪這三天頭都昏昏的」,然後就變成李白,詩寫..失血過多而死。

大家別以為他這三天是在家裡默哀,大家只要看他辦母親後事五天搞定,並在家祭一結束的八點多,就開始故態復萌,搞藍綠對立,惡鬥起一個小小的國會議員,說他鬧場禽獸不如的就知道了。

那麼馬總統這三天,又幹些甚麼好事呢?我認為他這三天,已經火速草擬了三個大計畫,是可以比美安倍三箭的計畫:第一,就是果如林飛帆說的,他又要派出他的邪惡兵團國民黨立院黨團開臨時會通過服貿, 大家別不相信,上一次他就是這樣偷偷通過教授貪污特別費除罪法案,只是後來被發現半夜幹這種骯髒事時太心急,少打了一個”教”,變成【ㄕㄡˋ貪污特別費除 罪法】,馬總統說這樣也可以,反正到時候就說這個ㄕㄡˋ一定是指教授,可是老成的江宜樺不肯,他怕有的老百姓不識字,靠用聽的,聽到甚麼授甚麼授,搞不好 想成是【叫獸貪污特別費除罪法案】,案子只好不了了之。

第二,就是藉機挑起廢死論戰,好好的多打一些死囚,啥?馬媽媽快死前已經打光一批了?那就再抓一些來打呀。可是..報告總統,以您這種去化死囚的速度,選前要打,民調太低也打,被人丟鞋時要打,媽媽快死前還打的..我怕死囚很快就不夠打了。

第三,就是繼續進行你死我活的藍綠惡鬥,這場惡鬥,ㄜ~我想..去年以前,太古老的我就不提了,馬總統在今年過農曆年時,許下新年新願,他說過完年他不再拼政治,要改邪歸正給台灣老百姓好好的拼一拼經濟。可是過完年,我這裡的部落格文記下的,第一個拼的是改課綱,強調日本人殺光很多中國人與台灣人,卻有台灣人自作賤,把教科書編成自願去當日本軍伕與慰安婦。第二個拼的是服貿,跟太陽花學運對幹。第三個拼核四,跟林義雄與陳歐珀的禁食嗆賭,這些不管內涵是甚麼,無一不被馬總統視為藍綠惡鬥,於是,當全國人民沉陷在鄭捷殺人的巨大創痛之際,馬總統卻見義勇為,社會大亂,民調大好的,學起了馬面領銜主演的【讓子彈飛】,其中最奸邪的一幕

對賭不認輸?國民黨:賴清德應退出政壇】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表示,針對台南市議員謝龍介因吳乃仁案兌現政治承諾請辭議員,台南市長賴清德卻不願兌現退出政壇的承諾,對照民進黨只會無端要求首長下台,但賴清德卻不守政治承諾,政治誠信破產,再次突顯民進黨一貫的雙重標準。

民進黨大老吳乃仁與前立委洪奇昌涉及賤賣台糖土地案,賴清德曾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宣稱,「我願意用政治生命來保證他們的清白,若有不法,可退出政壇」;當時謝龍介在議會質詢此事,賴清德先向謝要求對賭,如果吳、洪兩人無罪,要求謝用政治生命擔保辭掉議員。

陳以信表示,謝龍介以最高標準兌現承諾,雖然只有洪奇昌一人無罪,但謝龍介仍毅然請辭議員,展現政治誠信,相對地,賴清德當時大聲護短,現在吳乃仁 被控背 信案,再審仍被判九個月徒刑定讞,即將入獄執行,賴清德卻噤聲避責;陳以信強調,誠信是政治人物的基本條件,賴清德連兌現承諾都做不到,如何還能帶領台南 市發展?

陳以信呼籲賴清德出來面對,勇於兌現政治承諾,也要求民進黨不應該雙重標準,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應該勸賴清德遵守承諾,退出政壇。

(轉貼到此)

————————————————————————————-

這份判決書我又去看了,嗯,這麼說好了,日前洪智坤問中鋼是怎麼幫林益世喬廢爐渣配額貪污的,結果被中鋼告,判 刑了三個月,而這裡如果把台糖想成中鋼,謝龍介說不定也不用自己辭職這麼麻煩費事了..喔,不,我是說,鄉親啊,大家有看過同樣是叫國營公司圖利,一個是 找不到一毛錢的贓款,另一個前頭拿了6300萬,後頭還要8300萬,結果一個謝龍介是願賭服輸自己請辭,另一個是洪智坤被判三個月。

至於吳乃仁的台糖案,內容我請大家自己去看維基,法官很多心證都被打臉了,尤其是有一句心證【已經有人住的房子,怎麼還會有人買?】,不好意思,則是被我打的臉。看完這個笑死人的判決書,我又看到了一個新的古怪,依照背信罪的定義,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為背信罪。

可是台糖案的吳乃仁與洪奇昌都不是正在為他人處理事務,那個為他人處理事務的,真正的董事長與總經理,怎麼都沒事呢?萬一任何後來接手的,好比說是鄭捷好了,當鄭捷在北捷上殺了這麼一拖拉庫的人,馬的法官也要判吳乃仁與洪奇昌是殺人死罪嗎?

這個案子,本來已經要把洪吳兩人抓去關,卻突然暫停重審,這在真正有民主法治的國家裡,也是絕無可能,反而比較像是北韓或獅子山共和國的司法制度。 更神奇的是這兩個人同犯一個烏魯木齊,莫須有的背信罪,經過這番離經的重審奇遇後,竟然完全符合我在很久以前嘲笑某法學教授用的笑話ㄟ,

有一個教授老爸教兒子甚麼叫做智慧。有兩個人掉到煙囪裡,一個人很髒,另一個人很乾淨。那麼,誰會去洗澡呢?兒子說:「當然是那個身上髒了的人!」 你錯了,那個乾淨的,看到髒的人,心想:『我身上一定很髒。』所以是乾淨的人跑去洗澡。身上髒的人,看到對方身上很乾淨,反而沒去洗澡。

我 再問你,他們兩個人,又掉到同一個煙囪;你說,這回誰會去洗澡?兒子心想,我可不是笨蛋:「哈,當然是那個身上乾淨的人跑去洗了。」教授老爸笑了笑,又錯 了。身上乾淨的人,發現上次洗的時候並不髒;而身上髒的人則相反。他頓悟了上次乾淨的人為什麼急著洗澡的原因。所以這次是身上髒的人跑去洗澡了。「嘎!」 兒子下巴差點合不起來。

最後一個問題,他們倆人第三次從煙囪掉下來,誰去洗澡?兒子氣了起來,大聲回答:「當然是那個身子髒掉的人!這還用問?」法律系教授露出詭異的笑容,緩緩的說:「你看過兩個人掉到同一個煙囪,一個髒了,一個卻很乾淨的事情嗎?」教授吞了口口水:「這個就是『司法』。」年輕人如悟證道:「我也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智慧。」

可是國民黨跟謝龍介,卻拿這明顯是打假球,出老千,騙羊祜,黨證無敵的司法嗆賭,一個議員要配人家一個明日之星的市長。欸,人家陳歐珀禁食了大半 天,連馬總統的一根鹿茸腳毛都沒配到咧。在電影【讓子彈飛】裡,把馬總統跟國民黨想成黃三郎,派出一個像謝龍介的人,嗆張麻子縣長的義子,說他吃兩碗麵線 只給一碗的錢,是耍特權欺壓良民。義子說我只吃一碗,那人說不,你吃兩碗,在座買通好的媒體記者與鄉民小販們都是見證,不然你拿證據來呀。義子說好,我證 明給你看,跟著一刀剖開自己的肚腹,把腸子全拉出來,瞧!果然只有一碗。那人說,好,你說的對,是你贏了,然後跟所有人一起跑掉..義子就這樣死了。

我說這個謝龍介真的很好笑,有這麼高的道德標準,幹嘛跟著633的馬總統幹..喔,我是說,這個案子是在2014年3月26日,再審判決,洪奇昌無 罪,吳乃仁判刑9個月,都快過兩個月了,說起這個反應之慢,還真跟馬總統沒兩樣,只不過謝龍介早不幹,太陽花學運時不幹,林義雄反核四禁食不幹,馬媽媽快 死馬總統打死囚時沒嗆賭,陳歐珀被栽贓鬧場馬總統綠卡肥咖稅爆發時不辭職,偏偏要挑鄭捷剛剛殺完人,全國人民都沉浸在深深哀痛的時候,幫馬總統出頭搞這個 藍綠惡鬥。大家這一會兒,可以想想馬總統,再切換成鄭捷,然後看回左傳的【鄭伯克段於鄢】,那種視人命如草芥,不管媽媽還在不在都想殺人的模樣,有誰真能 分得清,鄭捷是鄭伯,還是馬總統是鄭伯,抑或是馬總統根本就如同鄭捷..

他們倆的冷血,通通都一樣。

2014/05/24 01:06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8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