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6 am - Sunday 16 May 2021

你的炸彈客,他的聖戰士◎有樂

週日 2014年05月25日, 5:1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6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下午看到了一則新聞,某大學教授說鄭南榕很像「伊斯蘭的炸彈客」,鄭南榕的故事大家或許聽過,但什麼是「伊斯蘭的炸彈客」呢?

基本上,我們的大學教授,其求學的經歷,除了土博士以外,大概不是留學歐美,就是留學日本,至少我還沒聽過留學阿富汗、伊拉克或是非洲、南美洲的。也因為如此,我們的老師在接受了西方的學術訓練後,有時候也就順便接受了西方的價值觀念,甚至是西方的宗教。所以對他們來說,「中東」(現在還加上中亞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不僅是一個遙遠的地理名詞,有時候還成為異教徒的聚集地。

所以我們的大學教授可以把「伊斯蘭」與「炸彈客」簡單的連結起來,並輕易的用「對生命的尊重」,來否定「伊斯蘭的炸彈客」,彷彿伊斯蘭教徒不僅不重視自己的生命,更不重視他人的生命,才會自願去作「伊斯蘭的炸彈客」。然而,事實真的只有一種看法嗎?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極少數的宗教鼓勵集體自殺或傷害他人以外,絕大多數的宗教,都強調生命的重要性,伊斯蘭教自然也不例外。對於伊斯蘭教徒來說,生命既然是真主所創造,那麼保護自己的生命,便是一種天職,所以自殺或是殺人,都是背叛真主的重罪,也因為如此,真正的伊斯蘭教徒,絕對尊重生命,甚至是他人的生命。所以對於那些抱著炸彈而死的伊斯蘭教徒而言,他們並不是不尊重生命,他們是為主道而戰,亦即《古蘭經》第4章74節所云:「誰為主道而戰,以致殺身成仁,或殺敵致果,我將賞賜誰重大的報酬。」這對他們來說,不是自殺,而是殉教。

當然,這樣說並不是指我贊同那些「伊斯蘭的炸彈客」的作法,因為他們的作法不僅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無辜的平民百姓,成為我們(或者歐美政府)口中的「恐怖分子」。然而,如果我們只是一昧指責「恐怖分子」的行為,卻不去反省究竟是誰製造出那麼多的恐怖分子,那麼恐怖主義將永遠存在,美國政府所謂的反恐戰爭,將是一場永遠也無法結束的戰爭。

但究竟誰有資格指責另一個人是恐怖分子呢?或者,讓我換個方式提問,為什麼有人願意去當個必死無疑的「伊斯蘭的炸彈客」呢?如果連曾得過諾貝爾和平獎,最近才逝世的曼德拉(NelsonRolihlahlaMandela),直到2008年以前,也就是他90歲的生日前夕,都還被美國政府認定為「恐怖分子」,那麼美國政府所謂的恐怖份子名單,難道沒有值得懷疑的地方嗎?如果我們說抱著炸彈,企圖傷害平民以報復歐美的伊斯蘭教徒是恐怖份子,那麼躲在舒服的冷氣房中,透過衛星遙控無人機殺害阿富汗、巴基斯坦、葉門、伊拉克、利比亞、索馬利亞和迦薩走廊平民的美國軍方,難道就不是恐怖分子嗎?(你可能不知道,對於美國軍方而言,凡是達到從軍年紀的男子都算作好戰份子,只要一群男子聚集被發現,美軍無人機即可能發動攻擊,殺死他們都不算是殺害平民。)

歷史學是一門很有意思的學問,一群手握筆桿的人,坐在書齋裡面,抱著殘缺不全的史料,試圖拼湊出千百里外,幾十年甚至千百年前的「前人」,究竟作了什麼事,並且還想給前人打上個分數,企圖對前人的一生,作出「客觀的歷史評價」。但有趣的是,每當我們回頭省思,就會發現關於前人的評價,總是不斷地在改變。所以在清代被稱為「海寇」,還曾經「偽置承天府」的傢伙,到了現在,我們卻用他的名字替大學命名。如果後現代以來日新月異的史學理論,不斷提醒著我們在研究歷史、閱讀史料的時候,要注意「知識」、「權力」、「文本」、「論述」、「當代」、「結構」、「認同」、「記憶」等多角度、多面向的差異,使我們能更進一步的去探求真相。那麼,當我們在生活中閱讀新聞的同時,是否也能注意到不同的聲音呢?所以,想請問教授,同樣是「伊斯蘭炸的彈客」的新聞,你是從CNN聽到的?還是從半島電視台(Aljazeera)聽到的呢?


15名平民結伴去葉門共和國 (Yemen) 參加婚禮,卻在路上被無人機誤認為蓋達組織的軍隊而遭飛彈攻擊,15名平民全部死亡。

有樂 Jan 17, 2014
本文作者是歷史學博士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6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