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am - Saturday 24 July 2021

權力中毒的病人◎鄒景雯

週一 2014年05月26日, 11:4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6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513740_668129923260882_75557744346813289_n
鄒景雯/特稿

有人說,馬英九已經沒救,不要理他就好。很不幸,他不僅存在,而且掌握權力,可以決定你的遊戲規則,你非理他不可,儘管,經常時候,你一點辦法也沒有。

人民感到無計可施,是不少國家共有的經驗。原因都出在遇到了權力中毒的政治領袖。這點,羅素說得很傳神:謙卑用以抑制傲慢,不曉謙卑,就會走上瘋狂的道路,也就是權力中毒。以馬英九的養成過程與內涵指數,注定他與謙卑絕緣,如今成為病人,自有清晰脈絡可循。

媒體訪問病人,讓他自述病徵,例如:「十一月APEC會議,馬習會的舞台早就搭好了。」「理盲與濫情,讓服貿無法理性討論。」「恐中的學生不是多數。」很容易即可診斷他的病情,但這不夠,至少要勸他接受治療,不然也要做好自我防衛,否則豈不是眼睜睜要看著他傷人傷己的憾事發生。

歸納世界各國針對政客中毒發狂的因應,按照民主發展等級的差別而有不同作為,效果與後遺症當然也相異。包括:政府自制、政黨內控、國會制衡、媒體監督、政權轉移、政變、國際制裁,甚至軍事干預。

對於台灣來說,前面幾項顯然作用有限,因此自三月起連續發生了學運與禁食抗爭,才把服貿與核四撞離了政策軌道,即是公民對體制困境的反抗,這樣的情勢升高,這位病人如果事過境遷,其所屬同僚與同志無法把他拉回去「自主管理」,那麼下一步已可推演預判。

即使退一萬步,公民要對付這種不負責任的病人之同儕,也不是毫無努力的空間,那就是把馬政府與國民黨內,所有包庇病人的同路人,全都視為一體,不論他們掛上了什麼青壯代的符號。十一月二十九日,以選票來「後送」病人去徹底地就醫。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6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