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 a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從太陽花學運談重振台灣人民自我管理能力◎蔡百銓

週三 2014年05月28日, 9:5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5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964年顏水龍教為太陽堂繪製向日葵鑲嵌畫,戒嚴當局說他為匪宣傳。

太陽花學運波瀾壯闊,為台灣開創歷史新紀元。學運本身是從政治議題激發產生的,但也造成更深遠影響,例如打破台灣父權傳統。宋楚瑜也讚許太陽花學生「用行動證明自己會管好自己」。台灣人民本來就懂得自我管理,不必勞駕共產黨前來管理我們。太陽花學運不妨加強論述,以免曇花一現,美學與圖騰也不例外。

打破父權傳統

太陽花學運興起,迫使台灣政界更重視青年世代,打破「孩子有耳無嘴」與儒家父權主義的社會傳統。台灣如把參政權與選舉年齡降到18歲,青年必將全面提前關懷國家大事,培養對於國家與社會的責任感。而年輕世代擁有發言管道,「憤青」走上街頭的機率自然也會跟著降低。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只保障18歲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18歲以上就算成年而必須對自己的行為與命運負責。

有趣的是,根據《禮記》規定,中國青年以20歲為成年,《中華民國憲法》也規定20歲才有投票權。台灣青年則根據民俗宗教信仰而在16歲舉行成年禮,俗稱「做16歲」。兩岸習俗自然形成一邊一國,毫無政治因素介入。民進黨今年七月即將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很可能修改黨章而把入黨年齡從18歲降到16歲,入黨兩年即可參選黨公職。

馬總統與所謂「青年顧問團」

中國國民黨方面,馬英九總統承諾將在行政院成立「青年顧問團」。他顯然對於太陽花學運猶有餘悸,企圖改變國民黨自從228事件以來把台灣青年當作敵人的歷史傳統。但是去年馬政府才把青輔會併入教育部,怎麼現在想要成立青年顧問團?馬總統這麼關心青年,2012年大選投票日卻設定在學校期末考前,剝奪許多青年學生的投票權。2016年大選會不會重施故技?

5月20日馬總統就職六周年演講,以青年為主題發表《傾聽青年心聲、實現世代正義》,嘗試撫平世代焦慮,並對青年提出五大承諾。最後,他還帶領與會官員蹲下。其實他們應該跪下。

太陽花學生當然不可能遭到愚弄。林飛帆與陳為廷組成的「島國前進」就質疑「青年顧問團」的設置說:「馬執政六年來,青年不斷透過實際行動,要求政府正視反迫遷、反媒體壟斷、廢除核電、修正鳥籠公投法等議題,馬政府卻始終無視。與其如此,不如針對當前體制缺失,儘速進行改革,例如推動公投法修正,還權於民。」

吳崢等人組成的「民主鬥陣」也指責馬政府是形式主義至上。吳崢指責馬總統「反貪就弄個廉政署,跟不上網路就弄個新媒體小組。現在為了應付學運,就成立青年顧問團,只是徒具形式」。

但是台大李承值同學似乎替馬英九打抱不平。他說馬英九很重視青年。馬成立「中國國民黨青年團」,且讓首任團長林益世高升至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曾說「行政院這麼大,其實只有三個人上班」,可見馬總統確實「讓青年參與決策過程」。

蘋果日報發表社論,揶揄該「青年顧問團」神似國民黨的「青年反共救國團」。它也評論國民黨「把年輕人黨國化、衙門化、建制化、官僚化,正是年輕人最討厭的事。用年輕人厭惡的方式來收編年輕人,是矛盾與悖論。想要吸引年輕人,政黨自己要先有年輕氣息」。舊酒袋如何裝新酒?

自我管理:台灣人民固有能力

拙文「偉哉,太陽花學運」提到,太陽花學運延續台灣固有的歷史傳統(行使抵抗權)與民族精神(冒險犯難)。拜讀宋楚瑜讚許太陽花的評語後,我發覺學生也重振台灣人民的固有能力(自我管理)。

太陽花學運秩序井然,有條不紊。數百名學生入關二十多天,居然沒有打架吵鬧!五月初宋楚瑜會見習近平(宋習會),讚許太陽花學運。他說學生「用行動證明自己會管好自己,這是台灣幾十年來公民教育的成功。」宋楚瑜曾經深入台灣社會而貼近民意,但是他畢竟不很了解台灣歷史。他不知道學生展現的這種能力,其實是台灣人民的固有能力,學生只是隔代承襲而把它恢復而已。

回顧1945年從8月15日日本政府撤離台灣、直到10月25日國府前來託管之間的兩個多月期間,台灣沒有政府存在,沒有警察與軍隊。但是台灣人民展現優秀的自我管理能力,社會秩序井然。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是人類歷史奇蹟,台灣人民應該自豪,重振自信心。如果是在其他國家,只要幾天沒政府就很可能發生殺燒、搶劫、姦淫。台灣是在國民黨政府與軍警來臨以後,才開始發生動亂。

台灣人民擁有這種優秀的自我管理能力,應該是在日本統治時代逐漸培養的。在那段期間,台灣人民曾經組織政黨與社團,發動很多次公民運動。這種自我管理能力強調自律而非他律,台灣人民根本不必勞駕國民黨或共產黨前來統治灣。滿清時代台灣為甚麼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因為官逼民反。228為甚麼發生?因為官逼民反。太陽花學運為甚麼發生?因為官逼民反。

太陽花學生光復立法院議場,當然牴觸法律。但是整個學運過程溫和理性,任誰都不忍心把他們醜化得有如汪洋大盜。宋楚瑜讚許太陽花學運,但是國民黨「心底未徹底解嚴」,對於學運的評價都是負面的。例如郝柏村指控學生發動政變與暴動,文化大學楊泰順教授甚至主張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而520馬總統就職演講也暗批學運說,台灣的前途不能用這種「不民主、不和平、不理性方式」來決定。執政黨與在野黨立場基本不同。

不變質:直接與社會對話

21日晚上林飛帆與陳為廷上電視節目,宣傳「島國前進」的巡迴活動。民眾叩應提醒他們莫忘初衷,他們卻表示「千萬不要相信我們不會變質」。如要防範他們走向腐化與墮落的道路,唯一途徑是每天持續監督他們。其實大人政客從來沒有人承認自己變質,他們把變質詮釋為「與時俱進」。但是不變質、不與時俱進的話,卻會被人譏諷為「孤芳自賞、頑固不知變通」。學生隨著年齡與心智成長,有些觀點自然會跟著改變而更成熟,否則就是沒有成長。至於會不會變質,這就要看自己的人生價值觀而定,也看是否具備足夠的學識來做最佳判斷。會不會變質只能靠自我鞭策,別人無從著力。

太陽花美學

太陽花學生步出立法院後,適好有人舉辦《畫家心中的太陽花系列》畫展。不知何時何人也來辦個《太陽花學運畫展》?太陽花學運繪畫題材不勝枚舉。立法院議場內,孫中山肖像高高懸掛著,底下學生站在講台上下,層次分明,形成壯觀的三角形。他們英勇進攻行政院,類似巴黎人民圍攻巴士底監獄。而江宜樺前來乞降、白狼前來挑釁、凱道閱兵、紮營守夜…等等高潮迭起,皆可精彩入畫。

中研院學者接收學生繪製的海報與漫畫,或可整理出一篇「太陽花美學」報告。太陽花學生撰寫或補寫學運日記,書名參考《少女安妮的日記》或《地下室手記》,準備出版與賺取人生第一桶金。學運缺少進行曲與自由女神像。下次光復總統府時,記得補上。

太陽花圖騰

太陽花學生愛吃太陽餅。太陽餅餅餡或可放入向日葵種籽,添加故事性。或可取名太陽花民主餅,紀念這場學運與畫家顏水龍。1964年顏水龍曾為太陽堂繪製太陽花馬賽克壁畫。警總特務以「為匪宣傳」罪名前來騷擾,迫使林老闆用木板封閉這幅壁畫。當時中國文化大革命方酣,其國歌《東方紅》高唱東方紅太陽升,童歌《我愛北京天安門》高唱天安門上太陽升。

太陽花學生步出立法院後,台北適巧舉辦《畫家心中的太陽花系列》畫展,展出台灣當代膠彩教父陳永森等人作品。國外最著名的向日葵畫家當推梵谷。在他的系列靜物油畫中,三幅繪有十五朵向日葵,兩幅繪有十二朵,呈現向日葵由盛放到凋謝各階段形象。蔣勳教授曾在愛樂電台介紹梵谷。他建議高雄小港機場外邊廣種太陽花,形成一片美不勝收的花海。

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太陽花學運扮演承先啟後的角色,法國太陽王路易在芭蕾舞發展史上亦然。芭蕾舞發源於義大利,傳入法國。1653年路易十四在芭蕾舞劇《夜之芭蕾》裡扮演太陽神而有太陽王之稱。他腦後勺戴著金色頭飾,猶如陽光四射而出,從臉龐看來就像一朵太陽花。他在羅浮宮裡創辦皇家舞蹈學院,把芭蕾學術化與專業化,法文也成為芭蕾舞世界官方語言。

蔡百銓 2014-05-28 10:09
AB型、 獅子座、 西洋星相聖櫃型、河洛歌子戲團顧問。從事全球研究,跨領域、跨文化。 譯著等身, 參見”瞧蔡百銓這傢伙”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5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