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am - Monday 30 November 2020

最黑暗的時代,提出最真實的問題

週二 2013年01月01日, 10:4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9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圖:2013年自由廣場跨年後,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和參與者一起朗讀宣言)

今天我們站出來,不是要告訴大家:『跟著我們吧!放心,我們將解決所有問題!』我們雖然時時自我期許,但絕不如此驕傲自大。我們站出來,主要是要提出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大眾媒體對民主制度、公民社會是如此重要,我們到底該如何面對資本壟斷與中國干預的問題?

媒體被資本壟斷不只是台灣獨有的問題,在市場經濟無孔不入的侵蝕下,媒體越來越無法堅持初衷,不再以挖掘真相、傳遞多元觀點,協助人民判斷作為自律的原則;相反的,媒體卻逐漸成為財團或黨政的公關機器,協助有力者掩蓋事實、打壓異己、誤導公民社會,以鞏固既有政權與財團利益。這是全世界都在面臨的問題:媒體與有力者們狼狽為奸,破壞媒體應該發揮的民主防衛功能。

我們必須認清事實,單就媒體壟斷的問題就已十分棘手。而在台灣,我們所處的特殊情勢,讓此問題更加艱鉅,也更為迫切。在市場自由化的輿論優勢下,中國政府,正企圖透過政商利益交換、併購台灣媒體,進一步掌控台灣的輿論。他們正企圖透過親中的台灣資本家壟斷媒體來削弱台灣的民主體制、抹煞台灣的主權。

這正是所謂的中國因素干預。也是,我們這個世代未敢認真提起的問題。但是,今天不同,我們仍須誠實地把我們所具體面對的困境指出來,因為,沒有開誠佈公的提問,就永遠找尋不到那個被隱匿、遮蓋的解方。要想將媒體公器從有力者手中奪回,我們就必須清楚地認識他們的手段及企圖,在這場力量懸殊的鬥爭中找到出路。

現在,艱難的困境橫擺在眼前。我們的國家,眼看就要在跨國資本的蠶食鯨吞,在強大鄰國的處心積慮之下,一步一步地,成為有力者施展權力的屠宰場,我們身長的土地,將不再成為夢想實踐的所在。我們必須面對的,不只是蔡衍明或者那些買辦、與紅頂商人們,而是成群結黨為了他們在中國的經濟利益,要利用媒體公器來壟斷民主輿論的有力者們。我們也不只要抗拒眼前的中国因素,還必須要建立起足以鞏固公共利益的人民主權。

然而,敵人是如此龐大,我們又到底算哪號人物,膽敢在此登高一呼?在這深沉寒冷的黑夜,我們沒有藥到病除的秘方;我們只知道,我們必須團結,並窮盡一切努力,才能將有權者那金玉其外的堡壘擊垮。我們緊盯公平會,但也知道自限於市場競爭框架中的公平會很難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催生反媒體壟斷法,但也了解當前代議政治所遭遇的侷限和妥協;我們要求編輯室公約入法,但也清楚體認不能將公民監督的責任留待媒體菁英自律;我們致力探索媒體公共化甚至更為基進的可能,但更明瞭眼前有迫切的問題要處理。只要能對這場戰役帶來一線曙光,我們不會放棄任何可能性。

我們所謂更基進的想像,包括了串連既有的校園刊物、建立新興的校園媒體,透過網路,建立貫串全國校園的草根媒體網絡。

我們所謂更基進的想像,包括了串連起全國校園,讓校園成為對抗有力者的基地。

我們所謂更基進的想像,包括了深入公民社會,走入鄉間、社區,讓草根媒體網絡,成為公民社會的眼睛、人民的口。讓全國各地的議題,突破被資本和政治精英壟斷的主流媒體,進入公民社會。靠我們自己的力量,突破媒體壟斷的困境。

今天我們站出來,不是要告訴大家:我們將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站出來,是要提出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那就是:媒體對台灣民主與公民社會的重要性,到底我們該如何面對資本壟斷與中国干預的問題?我們不見得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我們知道,除非窮盡一切努力,否則我們將永遠深陷泥淖。我們的國家將走入危機、台灣民主將要陪葬,而我們的未來將土崩瓦解。

在如此艱難的時刻,我們應該這樣自我期許:『從自身做起,成為領袖,領導台灣社會。站在我們前方的,我們不一定跟隨;站在我們身後的,我們不一定領導;所以,請讓你我並肩站在一起,守護我們所愛的一切,成為改變的力量,成為鼓舞自由的力量!』

________________在此承諾,願窮盡心力、貢獻才能,捍衛台灣得來不易的言論、新聞自由與民主體制。

[我是學生,我反旺中]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寫於 2013年1月1日2:51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9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