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 pm - Tuesday 29 September 2020

施明德:給年輕人的一封信…關於統獨

週五 2014年05月30日, 9:4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8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還是一句話:國號台灣,加入聯合國,才是終極目標,中華民國是三小!


希望年輕的台獨分子,靜下心來理性的思索,因為國家需要你們。

2014年05月29日00:06

統獨問題在台灣,從1947年二二八的屠殺之後,台灣人就從「祖國夢」中驚醒,認知到台灣是台灣人唯一的祖國。到今天,這個問題始終是台灣最核心的政治敏感議題。因為多少鮮血、青春、不公、不義在其中蕩漾。

1962年,我所以被判處無期徒刑,一部份的理由是因為在辯論中華民國聯合國的會籍問題時,我主張「容毛不排蔣」二者並存,最後我被以「亞細亞同盟」又稱「台獨聯盟案」做叛亂罪判刑。1971年聯合國通過大會2758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得原由中華民國政府擁有的聯合國代表權。蔣介石死後,1977年我獲減刑出獄,立即投入反抗運動中,以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為旗幟,不久發生中美建交,台美斷交,台灣的國際處境越來越艱困。

但作為一個從年輕時代就胸懷結束台灣殖民地宿命的工作者,我沒有失志,長久監禁的歲月裡,我投注心力最多的就是「國際法」的研究,我深知「長期的事實就是最強有力的法理基礎」,這也是我為什麼1980年在美麗島的軍事法庭前公開表示:「台灣應該獨立,事實上台灣已經獨立三十年,她的名字現在叫做中華民國。」,結果我又贏得了另一個無期徒刑。

我一生沒有關心過第二個「主題」,我只思考我的國家「台灣」。我為此提出許多主張,常常都惹來非議,有些來自當局,有些來自同志。1977年我為了解決「萬年國會」問題,主張「增設第四國會芻議」,差點遭到當局逮捕,以「和番保身」短暫逃過一劫。美麗島時代我們主張廢除民主五大害「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跟司法不獨立」,最後終於又被捕。1994年我主張「金馬非軍事區化,金門廈門兩門對開」,被攻擊的很慘,但也成為「小三通」之始。

1995年夏,作為民進黨主席,我在華府召開記者會,公開對國際社會澄清疑慮,我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告獨立。」,內部開始無情地攻擊我「賣台」?同年底,我主張「政治大聯合,社會大和解」,更是被鬥成出賣。政黨輪替後,陳水扁執政,個人與家族貪腐醜聞歷歷在目,我因此主張「反貪腐阿扁下台」,我認為必須與貪腐的阿扁切割,才能挽救民進黨為主的本土勢力,令人難過的是,迄今還有不少人替阿扁的海角七億做出種種辯護。

統獨其實不是爭議,台灣現在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她的名字,這是事實。統獨情結牽涉的其實是「我們作為一個人」的感受和「台灣作為一個國家」的尊嚴,其中老一代的本省人和外省人在這個點上經常衝突與對立,現在也演變成台灣人vs中國人。然而隨著歲月我發現,對年輕人來說,統一已經消逝,只剩下街角的統一超商。幾乎所有解嚴後出生的年輕人,每一個人都是自然天生的台獨頑固份子。我對你們未來繼續守住台灣的主權,充滿信心。

國家的未來在你們手上,垂垂老矣的老台獨叛亂犯,我只是想將一生坐牢25年半的時間累積的智力,與諸位兩岸工作者與學者一起,提出為糾纏不清的兩岸問題「打破僵局」的「兩岸問題處理五原則」,而這只是一個破題。目前這個套餐被各界矮化為拋出「大一中架構」,完全忽視了其「定義現狀,維持獨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和「加入聯合國」的部分。對於一些扭曲與惡意,我已無興趣再戰,但希望年輕的台獨分子,靜下心來理性的思索,因為國家需要你們。小國能存活於世,永遠不是靠熱情,都是仰仗智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8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