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9 am - Tuesday 27 October 2020

【白米不是炸彈】和土地站在一起 環境律師詹順貴◎呼叫政府

週六 2014年06月07日, 2:2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5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Ting Cheng

不論在反徵收的抗爭現場、佔領立法院的二十多日、與各式社會運動中,總是有一群人來回奔波,貢獻自己的專業維護抗爭者權益,讓他們不致遭受司法清算,亦不讓法院淪為恫嚇的工具。這些身著黑袍的律師,不僅給予抗衡財團與官員的平民百姓更多法律建議,更投入後續的訴訟之中,在法庭上爭取人權、公平,用判決肯定抗爭團體訴求的正當性。

美麗灣渡假村自2007年被判違法,纏訟至2013年在最高法院判決停工定讞;大埔案犧牲了朱阿嬤與張藥房男主人,最終由台中高等法院宣判拆遷戶勝訴……這些都是近期抗爭運動在法律上獲得勝利的案例。在這之間積極參與訴訟的律師群中,詹順貴律師的身影從未缺席過,美麗灣、中科三、四期、六輕大火、大埔徵收案,為了阻止不當開發造成的環境浩劫,他都是義務辯護,努力不懈地貢獻律師專業。

詹順貴與志同道合的律師們所創立的「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除了一般的商業案件,他與幾位合夥人更是花費了將近一半的時間,在無償的環境訴訟與弱勢議題上。他還曾經自嘲:「我大概是年資相當的律師中,最不會賺錢的一個。」卻也因此幫助了許多弱勢與無法說話的大自然。

安比小姐

從環境到農村  看見開發的殘酷

從銀行業轉職律師的詹順貴,並非本來就是環境法律專業,一切都是進入社會後重新開始學習。被問到為什麼投身環境訴訟,他談及大學時代開始的興趣─登山與賞鳥。「和需要精準計算時間的登山不同,賞鳥更隨興,鳥況好的話就會逗留很久,也可以一再重複去同一個地方,詳細觀察當地其他的動植物。漸漸地,在一次又一次的拜訪中,明顯看見了環境的變化。」

整片山頭改種成檳榔,或被開闢成高爾夫球場,大片自然資源被鯨吞蠶食,在發展主義的美夢下卻不值一顧。看在詹順貴眼裡,心痛難以言喻,也讓他日後奮不顧身投入了環境訴訟,提供環保團體法律協助。

而從小在鄉村長大的他,也看著台灣農業一路以來相似的經歷。自古農業對人類的貢獻不可或缺,農民卻最容易遭受輕賤,大多數的他們知識水平相對較低,受了委屈也不懂如何表達訴求。農民最常說「我們是拿鋤頭的,無法跟拿筆的對抗」,在媒體上也不受重視。

Edd Jhong

在開發商與利益者的操作下,農田紛紛成為工業用地,許多農民胼手胝足奮鬥而來的畢生血汗,一夕之間化為烏有,「他們能怎麼辦,最多就是自殺,看見了徵收的可惡,我二話不說也投入這個領域。」

而後台灣農村陣線的成立,開始帶領年輕人深入農村、了解農業,也讓農民知道自己是有權力對抗不公義的開發。漸漸地,農民們願意站出來,和許多幫助他們的人一起捍衛權益,甚至也讓更多社會大眾看見了土地徵收的問題。

以法律對抗徵收   挑戰發展主義思維

除了一般大家看見的幫抗爭團體打官司,其實法律還可以在更早的著力點介入,比方以法律論述改變政策走向。內政部的區域計畫委員會、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等,掌握了土地能否開發的權限,都是詹順貴律師遊說的目標;若是政策真的通過,只好才以訴訟的方式抗衡。

「政府說經濟要發展,所以要開發、建設,也就有人要犧牲,但常常犧牲的是農民,享受的是財團。打這些官司確實很難,因為要挑戰的是整個發展主義的思維,也是挑戰法官的思維。」詹順貴說,他開始打環境訴訟已經十二年,前六年都沒有打贏過,後來才逐漸有環評撤銷的案例,也就是法院開始會認真審視環評是不是足夠嚴謹。

他認為大埔是相當具有指標性的案子,起初高等法院也將人與房屋、土地分開來看,一切都可以補償,所以讓劉政鴻先行強拆。後來,張藥房男主人不幸為此犧牲,法院最終也判決拆遷戶勝訴,詹順貴回過頭問法官:「你還認為人命可以補償嗎?」在他看來,這也是對法官的再教育。

如果一切都用財產權來判斷,那有錢的財團愛買哪裡就可以買哪裡,窮人就應該離開嗎?詹順貴說,有時要跟社會大眾對話相對容易,要說服高知識分子反而困難,因為他們有著知識份子的傲慢,對常理的無知,活在精英封閉的象牙塔裡,需要慢慢改變。

他也認為,最近幾年社會氛圍漸漸不同,有越來越多不把賺錢當成第一要務的律師,在工作之餘也願意關心社會事件與弱勢族群,尤其像318佔領立法院的行動,就看見許多律師組成律師團準備幫學生辯護。
「政府常說他們是依法行政,但真的是合法嗎?如果法律人將決策過程攤開來檢驗,我們才知道他們到底合不合法,產生了監督政府的作用。」這也是為什麼詹順貴持續以法律人的身分參與社會運動。

p4552841a368633402

推動優良法案  需有豐富的學理涵養

除了訴訟,詹順貴也投入《環境基本法》、《國土計畫法》、《環境損害賠償法》、《海岸法》等法案及民間版草案的研擬,對環境保護起了預防勝於治療之效,最近還成功讓溼地保護法三讀通過。

投入社會運動二十載,詹順貴長年提供相關專業資料供立法委員參考,有助於推動法案上路,更加接近保護環境的目標。他說,研擬法案得要有嚴謹的學理論述,或是實務上的操作經驗,才能擬出比較沒有後遺症的法案;年輕人要一下子做到這些是不容易的,一切都需要時間與知識的累積,才能有公信力、受人信任。

詹順貴相當肯定現在年輕人們關注社會議題,但也提到,「我發現年輕人過度使用手機、臉書,其實用這樣的方式擷取資訊常常都是瀏覽而不是精讀,精讀才能有深度論述,累積好的學養。」

他鼓勵年輕人勇於嘗試,認為年輕就是最大的本錢,透過一次又一次的不小心,可以慢慢修正往對社會有幫助的方向。現在關心社會、甚至站出來發聲已經普遍化,年輕人不用怕犯錯,真的做錯了要勇敢面對、慎重道歉,才能快速回到正軌上。想對關注社會的年輕人們說些什麼?詹順貴笑道:「我的建議是,放下智慧型手機,用眼睛和心去看這個世界。」

Jozy Chang 2014 年 06 月 05 日 呼叫觀點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56 views

Leave a Reply